正念正行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 二零零一年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负责传递十几人的真相资料,同修们都参与到讲真相中来。不管大街小巷、菜市场、医院、公交车上都有我们的讲真相救众生的身影。二零零三年两位同修被绑架,在看守所酷刑折磨下,承受不住时,说出了几位同修,导致同修也受到了不同成度的迫害,有的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勒索罚款。孩子们在恶警们的恐吓下,瞒着我被迫交了六千元罚款。后来同修们就这件事情切磋,发现我们讲真相执著数量,没有真正站在法上救度众生。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得法

一九九七年四月份经一位老年同修介绍,我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得法前,我疾病缠身,患有全身关节疼痛坐立不安、心脏病、萎缩性胃炎、颈椎病等。在痛苦中挣扎着。得法第五天,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给了我生存的希望,让我得以重生。于是我把大法的美好、殊胜、神奇以及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告诉我的亲朋好友、同事,让他们与我分享。那时我们也是正如师父所说的:“因为学了功,总喜欢炼”(《转法轮》)。每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还经常骑自行车到几十里以外的乡下洪法,使更多有缘人得法。

坚信师父 坚信大法

正当我沉浸在师父洪大慈悲的救度中,沐浴着佛光普照,风云突变,大法遭到了中共恶党的残酷镇压,一时间,到处都是诽谤大法、诬蔑师父的谣言。这时我们几个同修找到一起,我们心中都有一念: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最正的。我们坐不住了,于是同修相约去北京上访讲明真相。出租车到了北京郊区,警察把我们拦住,不让進京。回来后,派出所、单位派人来我家,说不让炼了,国家定性了。此后天天有人来骚扰,不让我出门。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的点头;有的不愿听还威胁说:“再说把你送到派出所。”不管这些人怎么说,我心有一念:坚修大法心不动。

二零零零年迫害还在升级,弥天大谎愈演愈烈,师父遭到恶毒的诽谤,我伤心的流出了眼泪,心想,当师父遭诬陷,大法遭迫害时,我们这些弟子在干什么呢?师父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们决定向众生讲明真相。第二天,我到商店买了不干胶、纸,开始写真相标语,自己写自己贴,还挂真相条幅,后来有了真相资料,同修们大多数走出来,把手中的资料发到有缘人手中。

有一天晚上正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发现,拽着我,喊出十来个人,不容分说把我按倒在地一阵乱打,还说要报警,我心里一动,怕心上来了。这时我脑子闪现出师父的话:“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他们打得我疼痛难忍时,我不由得喊了一声“妈呀”,但我马上想起师父说:“很多当被打的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去保护他,这些旧势力它就不干了,因为它在维护着旧的宇宙的理。它认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这个时候师父真的被它们指责的无话可说呀。”(《北美巡回讲法》)想到这我立刻喊:“师父,师父啊!”恶人马上停下溜走了。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深深感到师父的慈悲。

还有一次发完资料,有几张不干胶,刚贴到电杆上,一回头,一个骑摩托车的警察从我身边过去十几米远,马上掉头回来,停在电线杆前。这时我心里说:我做的是最正的事,让世人明白真相得救。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他掉头走了。这真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在保护我呢。

二零零一年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我负责传递十几人的真相资料,同修们都参与到讲真相中来。不管大街小巷、菜市场、医院、公交车上都有我们的讲真相救众生的身影。二零零三年两位同修被绑架,在看守所酷刑折磨下,承受不住时,说出了几位同修,导致同修也受到了不同成度的迫害,有的被绑架、有的被非法勒索罚款。孩子们在恶警们的恐吓下,瞒着我被迫交了六千元罚款。后来同修们就这件事情切磋,发现我们讲真相执著数量,没有真正站在法上救度众生。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做事不能代替心性的提高,要达到法对自己的要求,就必须下功夫修自己的这颗心。

平衡家庭关系,讲真相

二零零五年初,我的老父亲来到我这儿,女儿生了孩子,老伴又得了脑血栓。这些事情把我拴在家里出不去,救不了众生,我心里很是着急。这时师父看到我的心,巧妙安排众生到我家来,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有时也挤时间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六年老伴卧床不起,吃喝、大小便甚至翻身都由我照顾。那时我学法不入心,又不能走出去救度众生心里着急,心性有时守不住,发脾气。后来觉得这种状态不对,还不如常人哪,这是被邪恶钻了空子。我随手拿起《洪吟二》从〈无阻〉中看到“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是师父点醒我哪,又让师父操心了。从此,我利用环境修自己,向内找,提高心性。家人邻居、亲朋好友都赞扬说: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把病人照顾的这样好。赞扬的话听多了,我心里一震,感到不对劲,我想决不能为这些赞扬的话动心,我不求这些。

后来我想:我不能出去,就挤时间在家做真相资料。没几天协调人告诉我去一个地方把刻录机带回家,这真是师父精心安排。第一次刻录排除不正的想法后,做的很顺利,心里暗暗高兴,当时有一念,千万别起欢喜心,这样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要给我来一把怎么办?就这一念导致第二次刻录出现了问题。我马上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制作光盘的一切邪恶因素,然后对着机子发正念,并沟通,共同清除邪恶干扰。一会儿,一切正常了。后来刻录师父教功盘,我很细心,生怕不清楚,做好后,拿一张光盘一试放很好,心里高兴,然后進行分类,剩下最后一张盘不知什么内容,一试放图像断断续续,心里一急是不是都这样?马上对着电视和VCD发正念,并把所有的光盘都试放一遍,结果都很好,就连断断续续的那张盘也正常了。

由于我们这个住宅区住的人员较复杂:有乡党委书记、部队退休的团长、还有单位领导,这些人受恶党毒害很深,搞运动搞怕了,又由于听信电视媒体对法轮功的污蔑谎言,所以有一个女离休干部见到法轮功发放的资料就撕,扬言还要举报。针对这种情况,同修们在一起切磋,认识到:除了加强发正念以外,还必须单独的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虽然他们没有三退,但已明白了真相,他们的子女大部份都三退了。现在我们的环境宽松多了,学法小组也一直正常的运转着。

只有用心学法,才能清醒、理智、稳定的走好走正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我所做的这些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情,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做的,与精進的同修相比,差距还很大,今后一定按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