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淡名利 正念反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时光飞逝,转眼过去十四年之多了。十四年前,一九九四年,是我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点。那一年我二十二岁,正值青春年少,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学习、玩玩乐乐,对人生、对未来没有任何想法。

九四年三月,我妈妈退休了,我就请假陪妈妈到石家庄亲戚家。那时候正赶上师父在石家庄办班讲法,晚上,妈妈和姨妈、表妹们去听讲法,因为我要提前回家上班,就没有去参加,其实当时对这些脑子是一片空白,也没想去。晚上就和其他人出去玩。第二天晚上,妈妈把《中国法轮功》这本书带回来了,我说我也翻翻看,当我翻了两页之后,我心里发出强烈的一念:我一定要炼这个功。现在想想,这可能就是我们生命深处久远的等待吧,师父生生世世接缘在看护着我们,在那一刻,让我这个迷失的生命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

妈妈回来后,还请来了师父的法像,有一天,我双手合十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一定要跟您修炼到底。”从此,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得法初期

同年六月,我请假参加了师父在济南黄亭体育馆举办的传功讲法班,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千学员聚集在一起,亲耳聆听师父讲法。每次师父一出现,大家都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师父,师父讲法时,会场总是特别安静,这在社会上的任何会场上都是很难出现的场景。因为师父的讲法深深吸引着每一个学员,触动着人们封存已久的善念,对于人生的意义和目地都豁然开朗。师父给我的感觉是和善且威严,短短八天时间,无论是师父讲法传功,还是闲暇时间学员们在一起,到处笼罩在一片祥和之中。因为我那时还很年轻,不少老学员都很羡慕我能得法,是啊,有什么比在今生今世能得此大法更幸运的呢!

时至今日,经历了得法的幸福,经历了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我越来越信师父,信大法,觉的师父讲的法是千真万确的。

在济南传法班上,第二天讲开天目,师父还没有讲课,我的前额就开始发紧,聚起来往里钻,很明显的体会到了师父给开天目的过程。大约在第四节课后,我就象得了重感冒一样,浑身酸痛,趴在床上都不想起来,坚持到学习班上听课,很快这种状态就过去了,然后我的腿上出现了大片的紫印,特别痒,过一段时间之后也消失了。这也是我亲身经历的师父给清理身体的过程。得法初期,我还经常感受到师父给下的小腹部位的法轮在旋转,身体周围的气机在运转,而且感觉很强烈。

在以后的几年中,我经历过很多次消业,但是我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怎么难受我都能挺过去。除了身体上的承受之外,更重要的是学法,不断净化自己的思想。在社会上整体道德水准下滑的状况下,我们难免也会随波逐流,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和真正的坏。通过学法,并在日常的生活中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了道德水准。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跟常人的思想境界真是天壤之别了。

正法修炼时期

江丑和中共邪党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大法弟子从个人修炼转入了正法时期修炼。迫害初期,因为法理不清,不知道如何做。但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师父告诉我们要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缺一不可。我们自然是围绕这几件事在做在修。下面我就简单从几个方面谈一谈。

(一)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反迫害。

迫害开始后,“六一零”等相关迫害法轮功的部门和我单位以我進过京和我曾经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为名,将我列为所谓的“重点”。由于我当时法理不清,无奈承受了一系列的迫害,单位办“洗脑班”也去,派出所找谈话也去,结果在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开“两会”之前,以“扰乱公共秩序”和“妨害社会管理秩序”为名,将我从办公室里抓走并投入看守所拘留。后来,家人因为我反复被迫害,恐惧加上不理解,甚至将我送到精神病院進行所谓“治疗”,导致我身体损伤很大,很长时间才恢复。接下来我被迫下岗,被下放到车间里去劳动,干活环境又黑又脏,干的是重体力活,而且只给少的可怜的一点生活费。过了九个多月后,由于另外一个被迫下岗、下放到爱委会劳动的同修承受不住压力,违心的写了所谓的“转化书”,恢复工作回原单位了。

这样一来,有人以为也可以把我“转化”,把我也调入了爱委会劳动。大陆的人知道,爱委会这样的单位就是栽花种草扫大街,原本坐办公室的人一下子到这样的地方,一般人肯定会觉的丢脸,他们就是想在名誉上、经济上、身体上拖垮我们。而且这地方还经常有心眼不好的人监督我,甚至打小报告。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怎么对我,我知道我修大法是没错的,我总是精神饱满的对待每一天,知道这一切早晚会过去。

在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师父发表了《正法与修炼》这篇经文,看到其中“大法弟子在正法中与过去的个人修炼是不同的。在面对无理的伤害、在面对对大法的迫害、在面对强加给我们的不公时,是不能象以往个人修炼那样对待、一概的接受,因为大法弟子目前处在正法时期。如果不是我们个人的执著与错误而出现的问题,那一定是邪恶在干扰、在干坏事。”这几句话时,我突然觉的我这样的消极承受实在是不对了。怎么办呢,我开始给单位的书记写信,写法轮大法好,写对我的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做法是很不对的。同时我也经常请假在家待着。这样前后经过九个月后,单位给我调到另外一个部门,但还是在室外干体力活,只不过经济方面有所缓解。

到了新单位,稳定一段后,那里的调度让我帮他打一些单子,这样就暂时可以不干活了。同时在此时起,我也开始改变了“网盲”的状态,这为以后上网做事打下了基础。其实我本不应该是“网盲”的,只不过是这场迫害给我耽误的。

没过多久,波折又出现了。单位换领导,我想是有人故意捣乱,结果就是新领导让我去干活,不要打单子了。因为那一段时间,师父有关正念的法讲的很多了,我决定必须正念对待。我找到本单位的书记,说:“书记,比这重十倍的活我能干吧?我能干,但是我说什么也不干了,这是对我的迫害。您到上面去说吧,给我恢复工作。”

自己正念足了,师父就会帮着做。结果没过几天,书记找我说:“上面办着费劲,我在内部给你解决一下吧。”过了几天,我就到了这个部门的办公室工作了,但是并没有恢复我的全部应有的东西。这件事看起来实在不可思议了,常人实在理解不了,认为我是不是找人了,现在社会就是这样,办事就得用不正当手段。他们哪里知道,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自己正念足,师父自然给我做主了。

安安稳稳的在办公室工作了一年后,后来机构又调整,又换了领导,结果我又被安排了另外一个比较重要的工作,跟我原有的业务还沾点边。

讲述到此,其实我做的不是很好,每走一步之后,都停下来享受安逸,并不是勇猛精進。觉的现状还可以,周围环境也不错,就懒散下来了,这也是我应该突破的。不过有一点,在这几年中,不论遇到身体的不适或其它麻烦,我经常保持一念,就是“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认。”

说到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还有一点跟大家交流一下。这几年同修们都经历了不同成度的迫害,其实这对讲真相是有一定影响的。今年新唐人新年晚会中,关贵敏先生唱的歌中有一句“法徒受魔难,毁的是众生”。就拿我丈夫来说,去年他得知一位他认识的一位同修被害死后,跟我闹了好几次。因为常人没有我们这样的法理认识,他就看表面现象,看到一个个被抓、被打、被迫害,他们心里是害怕的,甚至心里不相信天理公道了,反过来指责我们。所以我们为了众生负责,真应该正念正行、少受损失啊!

说到这,再说说我自己,我每天出去都把自己收拾的特别利索,给人感觉很清新、很舒服,这当然有我们修大法所带出的内在气质。这几年邪恶给我们造的谣毒害了很多人,我们从方方面面都得做好。今年我买了汽车后,丈夫说,单位里象大喇叭一样传开了。别人买汽车是很平常的,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迫害,看到我们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当然我自己心里放的很淡),可能对他们的心里撞击是很大的。我们大法弟子应该有我们正常的生活,有我们的福份,我们不是苦行僧,决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

(二)修好自己,身体力行证实法。

师父每次讲法都反复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既然师父告诉要多学法,那就多学法。这几年我都是背《转法轮》,现在背第七遍了,相应再看其他的讲法,兼顾改字。我发现法学的好时,心性也能守的住,讲真相也比较顺,学法少时,明显感到各方面都不太好,所以每天的学法必须得保证。炼功方面,我尽量赶上集体晨炼,如果没起来,再找时间补上。

师父在后几次的讲法中,经常讲向内找,其实这都是我们修炼的最基础的东西,我们却有些忽视了。在外面还可以,说实话我好象也没遇到什么矛盾。主要是在家里和丈夫一遇到矛盾,总觉的他太没道理了,这事也不怪我呀,他怎么那么不可理喻呀,还是向外找,还要与他争执几句。

不过现在我能强迫自己心里说“向内找,向内找,向内找”,过后我想我可能还是没有体谅他的难处,觉的他就应该怎么怎么样,所以觉的不符合自己的心思,从而觉的他不对了,造成对他的不满、怨恨。有时候,丈夫气哼哼的甩一句:“我看你这么多年也没好哪去!”我听了很不是滋味,觉的因为自己没做好给大法抹黑,没有起到大法弟子应有的证实法的作用。我们平时的一言一行常人都在看着,所以我们真得按照法的要求做好。

说起向内找,我再给大家讲一件最近我和女儿之间发生的一件事。我学法这么多年,女儿也是来得法的。女儿现在每天能坚持学会法,并和我一起做些讲真相的事。在同修的启发下,女儿在五、六岁开始(以前我没悟到),遇到病的状态就不再打针吃药了,我都和她讲道理,她自己也能悟到,这样我们每一次都能正念闯过来。前几天,女儿有些重感冒的状态,直闹人,我就有些烦,就指责她说:“你看你象个小弟子吗,为什么不正念对待呢?”过几天还是这样,我突然想,哎呀,我自己是怎么做的呢,让孩子自己承受,我也没有正念加持她,还指责她,我错了。向内找之后,我心态平和的和女儿说这件事,就好多了,她也不闹不烦了。

好的例子也有。我学开车时,我哥借给我一辆旧车,有同事陪我练车。开车就涉及到加油的问题,有一次几个人一起出去,我说去加点油。其中有两个人直说到哪到哪弄点油,何必自己花钱哪。现在好多人都这样,这揩点,那蹭点,占点便宜还觉的自己有本事。我说不行,我必须花钱自己加油。我平时也给他们讲过真相,他们也都觉的我人不错。他们说:“你学法轮功就这样要求啊?”我说:“对,不是我的东西我决不要。”其中一人立刻接了一句:“法轮大法就是好!”

(三)讲真相,救世人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也就不存在讲真相的问题。这场迫害真正被伤害到的是所有的生命,他们被谎言毒害,从而敌视大法,轻视大法弟子,我们只有遵照师父所讲,讲清真相才能救度这些众生。

我和大家一样,用发真相传单、光盘、粘贴、条幅、以及后来的花真相纸币等多种方式将真相传播出去,并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与亲戚、同事、同学、朋友和偶遇的人面对面讲真相。状态好时,大法给我们的智慧源源不断,让世人明白了真相,并且很佩服大法弟子。真相讲的好,周围的环境也会宽松。

刚开始到外面劝世人“三退”时,我感到特别难,本来就被有些不理解的人说成“搞政治”,这样世人会接受吗?师父让我们做的肯定没有错,难行也要做。慢慢突破了自己心里的障碍后,果然就有進展了,这几年陆陆续续也劝退了些人。当然在这过程中什么人都能遇到,有听你说半天一笑了之的,有在背后笑话你的,有的是朋友见你都躲着跑的,有给打小报告的,有的时候真有些尴尬。不过这些除了魔炼了我们的心性外,影响不了我们,我们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也许再有机缘,他们还会得救,因为我们已经给他们铺路了。

从现在起,就得多学法,不断归正自己,去掉安逸心、嫉妒心、情欲之心等等不好的东西,抓紧救度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