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七载,又陷“暗牢”强制洗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湖北省武汉市的法轮大法学员男青年冯震,只因信仰“真、善、忍”从而历经七年冤狱,就在期满当天刚刚出狱又遭警匪联手绑架,非法关押到武昌的杨园“洗脑班”不得回家。

2008年10月28日,冯震家属亲友一行人,从武汉驱车数百公里路,来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这天是冯震刑期已满的日子,按规定当天理应释放,办好手续就可以接他回家了。

上午办手续时,家属突然被告知冯震因病于前一晚已转出监狱,今天接不到人。这显然不合常理的事情让家属难以置信。家属要求给个说法,冯震到底去了哪?身体到底会出现什么问题?然而沙洋监狱里管教干部说其已被武汉市武昌区中南路派出所接走的。而经打电话核实,冯震并不在中南路派出所。

家属继续跟监狱方交涉时,监狱长出面又说冯震是被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的人接走了,并极力劝其家人回武汉去。

家属们忍受着前一晚长途颠簸的疲劳,和没休息好的一夜,现在又口干舌燥、心存焦虑四个多小时,从早晨不到六点到监狱等待,一直与监狱方交涉坚持到十点多,当听到监狱长的亲口说话,信以为真离开了范家台监狱。

就在家属刚离开监狱,武汉市“六一零”办公室及武昌区中南路派出所数名警察,伙同监狱方,不顾冯震本人抗议,强行将他五花大绑塞进警车,随后飞快逃离,将冯震绑至臭名昭著的武汉市杨园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四处碰壁找不到亲人的家属被骗离开监狱后,最终得知冯震已转入位于武昌区杨园附近的江堤边的一座大院内(杨园洗脑班)。当家属一行人,驱车赶回武汉,已是下午了。

洗脑班高墙铁门,墙头布满玻璃碴,之上又有好几道铁丝网,周围多处摄像头对着大门,由于心虚,不久前拿下了门牌和院内横幅,现在大门四周无名无牌,铁门常年紧闭,院内楼房的每一扇窗户都布满铁栅栏,每一扇窗户都紧闭而且全部拉上了窗帘,见识过的人都知道,其内部的黑暗和恐怖远远超出人的想象,说它又是一座私设监狱有过之而无不及。

家属们劳累一天,往返旅途数百公里,来到杨园洗脑班大门仍不得入内。叫门后半晌,出来两个人说冯震确实在这高墙内,但不会放人,还说他们代表政府,要对冯震把他当作“亲人一般”的再教育,以免他“出去后再炼法轮功”。他们是什么人,可以没有任何正式手续和合理合法的理由,随意拘押一个自由人。已经心力憔悴的家属明知这伙人根本没资格这样做,却再也经不起折腾,只好哀求哪怕见上冯震一面。这时,这伙人才许其家属中的三个直系亲属进入铁门内探视。

盼了七年以为终于盼到头的家人,仍骨肉分离不得团聚,仍然陷在巨大的伤痛之中。现在,冯震虽然已经从杨园洗脑班回家,但是这个邪恶机构仍然还在延续它们的罪恶。

让我们看看这七年中发生了什么?

1、在琴断口监狱遭摧残

七年前,冯震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当局判重刑七年,曾关押于武汉市琴断口监狱。

位于武汉市汉阳区城区西郊的湖北琴断口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间地狱,由时任政委恶警邓开亮具体组织实施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案。十七分监区又称入监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一站。恶警刘文胜正在十七分监区任指导员,主要任务就是迫害大法弟子,曾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立功受奖。此人一副皮笑肉不笑、阴险狡猾的嘴脸,人称“牛魔王”。他手下培养了一批穷凶极恶的打手。那时被非法判刑送到琴断口监狱的大法弟子(在湖北省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一般被关在三个监狱:琴断口监狱、湖北沙洋的范家台监狱、女的是关在位于汉口汉西的女子监狱)都要从刘文胜手中经过,几乎无一例外的被毒打、折磨。刘文胜很阴险,看人的目光都是阴毒的。他躲在背后发号施令,贩毒犯梅剑锋(已刑满释放)、杨梦祥(此人现在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等是他迫害大法弟子的忠实恶狗,打人、整人的方法狠毒,下手重:用木头凳子去狠打人的背部,只三、二下凳子就七零八落散架了;私藏钢管,一棍子能把人打的背过气去;巴掌、拳、脚、膝肘齐下,将人打得鼻青脸肿,浑身青紫;冷不防当胸飞出一脚窝心脚,把人踢个仰面倒地,喘不过气来,还命令你快点爬起来……大法弟子常被打得整个胸口、背部青紫,呼吸困难、胸闷肺疼,躺下痛的翻不了身。即便这样每天还得照样参加劳动。

被非法关进来的大法弟子,在入监队遭受迫害后又分到各个监区继续迫害。每个人都被一名或多名刑事犯人控制,日夜二十四小时监控着,连上厕所都不例外。他们长时间利用抢劫犯、杀人犯等控制、折磨、毒打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有时没有水洗脸、漱口、洗涤,还要被强制服侍牢头狱霸。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在琴断口监狱,只因冯震、周建刚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在所谓揭批会上喊了句“法轮大法好”,警察秦某某就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冯震、周建刚施以酷刑、毒打并关禁闭继续迫害,到四月二十五日,周建刚已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2、在沙洋范家台监狱被迫害

因琴断口监狱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被海外媒体曝光,引起国内群众和国际社会的广泛谴责,中共当局为躲避海外媒体曝光,于二零零七年二月和三月分两批将关押在琴断口监狱的包括冯震在内的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转移至人烟稀少的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要从武汉到这里探视交通是极其不便。

此时范监共非法关押有五十六名大法弟子,(包括范监原有的二十名大法弟子),范监还为此专门从全监抽调狱警和刑事犯,组建了三个分监区,即四监区一分监区、二分监区、三监区七分监区,每个分监区按一名狱警加两名包夹犯(即刑事犯)对付一个大法弟子编制配备,另外每个监舍还配备三名刑事犯昼夜值班,对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全封闭管理,即二十四小时关在监舍里,洗漱、上厕、吃饭、睡觉都必须集体行动,由包夹组长带队,包夹成员监护,还须经值班包夹犯同意,才能分监舍进出。

在监舍里犯人强迫大法弟子只能坐在自己的铺位前,不得与其他大法弟子在一起谈话或过生活,封闭期间不允许打亲属电话,不喊“报告”,不让亲属接见,不让与家中有修炼大法的亲人见面,甚至以各种借口将大法弟子家中亲人寄去的包裹退回去,购买生活用品每月只限一百元之内,每月强行剃光头两次,大热天蚊子多不让挂蚊帐等等。更有甚者,中午休息只要大法弟子坐在床上或板凳上闭目静息时,恶警就指使包夹犯把电视打开,音量放到最大,把乐器琴弦乱弹,把坐的板凳在地上乱敲,咒骂声噪音、杂乱之声充斥整个分监区,不让大法弟子静心休息,企图扰乱大法弟子的神智,达到损害大法弟子的身心健康的目地。

根据沙洋范家台监狱的惯例,一般家属探视应该随到随时接见。但是,范监却对上述大法弟子的家属探视时间做了规定,每月只一次,其它时间不准许探视;同时,要求家属必须到“六一零”开具不炼法轮功的证明方可允许接见;而修炼法轮功的家属根本不让接见。

范家台监狱以对待法轮功学员极端邪恶和极端伪善而臭名昭著。原湖北武穴大法弟子廖元华因揭露监狱内部乱施酷刑的真相被残酷迫害的案例就发生在范家台监狱。廖元华迫害惨案在国际曝光后,范家台监狱伙同湖北省六一零在他出狱后,强行将其绑架迫害洗脑,并制造伪证,蒙蔽世界人民,为自己的罪责开脱。

3、从“狼坑”落“虎口”

而如今,冯震本来冤狱刑期已满,可是却被转入形同没有挂牌的“监狱”——杨园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而这里,迫害手段却不比琴监和范监少,同样的罪恶又在上演。这样邪恶的一个非法机构也只有在中共恶党无法无天的统治之下才有可能存在。

杨园洗脑班自成立以来,一直紧随共产邪党采取卑鄙邪恶下流的手段迫害法轮大法修炼弟子。在迫害初期时,它们采用酷刑、药物和精神恐吓等明目张胆的迫害手段对大法弟子的肉体与精神进行双重摧毁。目前,由于多年来大法弟子将其邪恶手段多次在国际社会曝光,共产邪党官员为推卸责任,将责任下压(与文革后收拾那些打手、喽罗的手段如出一辙),因此,没有采用初期的酷刑、毒打等肉体的明目张胆的折磨,但采用的手段更加阴险、隐蔽、毒辣。

他们主要采取的迫害方式是体罚与邪悟谎言配合,利用一群犹大曲解经文从早到晚的向法轮功学员灌输,同时看法轮功学员的坚定程度决定法轮功学员晚上睡觉的时间,不认同他们的就剥夺学员的睡眠,过几天再不认同的就开始来硬的,如:

1、把会议室的窗户用报纸糊上,门关上,里面几个男的手里拿着长棍棒边问话边挥舞着手中棍棒,打的桌子砰砰响,一会换一批犹大,边教训人边把茶叶水往脸上头上泼。

2、上铐子:在房间的窗户上铐着,有时两只手都往上举铐着,有时一只手上一只手下,这期间有人不停的跟你说话,拉到禁闭室上铐子呈“丁”字型,如是夏天,禁闭室里异常闷热,密密麻麻的蚊子叮在身上非常难受。

3、强制法轮功学员强行站在写满污蔑大法创始人的纸上,他们当着学员的面毁师父的画像;让学员数贴在墙上的污蔑法轮功及师父的标语有几笔画,并逼迫学员念,如学员不配合就遭到她们的殴打,有的学员手被铐子铐破了,那些犹大还专门照受伤的地方打。

4、在太阳下暴晒。

5、强行要法轮功学员跑步,不跑则让两个人拉着跑。在这期间是一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的。他们的目地是加重加长对学员在肉体与精神上折磨,使法轮功学员体力透支,精神达到神志不清状态时被迫妥协。

6、除采用各种刑具、电棍等迫害形式外,还曾在饭菜中拌药、强迫注射不明药物等进行迫害

当时的犹大是以恶人龚良汉为首,她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分卖力,据原“六一零”成员讲,龚良汉专门写了一本如何“转化”学员的一本书,把她的一套邪恶说词及洗脑手段写了进去,还到处散发。她几乎去过武汉所有的洗脑班,迫害过许多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遵纪守法、宽容忍让、先他后己,已经被全社会所公认。就是在中共九个年头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中,他们仍然本着大善大忍的胸怀,和平理性的讲清真相,启迪人们的善念,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法轮功学员的美好和高尚,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和赞誉。但是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至今仍被中共无理镇压,有证据被证实的已有三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千百万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到洗脑班、精神病院、劳教所和监狱,甚至被关到集中营活摘身体器官卖钱。

在国际社会对迫害法轮功一片谴责声中,在那些曾经对大法犯罪的人们都在忙于将功补过的补偿中,在中共各级高官都在留后路中,在中共走向解体不可逆转中,在退出中共人数接近5000万中,湖北省的邪党公检法人员竟然还在逆潮流而动,不知醒悟的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不法人员是在自我毁灭的路上越走越远。


曾经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人:
沙洋四监区队长:沈建军:警号4244350
监狱长:警号4244321
监狱综治办:严×× 警号:4244077
监狱电话:0724-8570035
杨园洗脑班吕主任:027-65172069
中南路舒家街管段户籍万敏:15927115809
中南路舒家街居委会书记陈清玉:13971187146 027-87832132(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