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开智慧 正念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今年邪党以“奥运”为幌子对大法弟子進行疯狂抓捕迫害,我也被波及到。面对迫害,我很快悟到应该趁机向这些可怜的邪党工具讲清真相,救度他们,而不是只顾自己摆脱迫害,赶紧回家。

由于思想符合了法,所以大法也给了我智慧,在一天的时间内让十余名警察了解并接受了真相,我自己也很快回家了,能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在被非法劫持的过程中,因为不配合他们,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警察抓伤了我的手腕。我对他说:“这位老哥,你抓伤了我,但我并不恨你。我想跟你说,你在这个职位上一定干了不少年了,你一定抓过很多坏人,你抬眼看看,看我跟他们一样吗?”他说:“这是我们的工作,你跑了,我们怎么办?”我说:“工作你可能没法选择,但是行善还是做恶你可以选择。你这个年龄应该经过了很多‘运动’了,警察抓谁打谁都是应该的吗?面对具体的事情具体的人,所有的警察都是一样的态度吗?”他似乎若有所悟,不再说话。

一警察问:“你们既然信真善忍,为什么还要到中南海去聚众闹事?为什么要到天安门去自焚?”

我说:“看来你并不明白事情发生的经过,我告诉你吧。简单的说,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处处都要求自己做个好人,所以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是过去官方调查后下的结论,也是百姓公认的。但是何祚庥偏偏在天津的一家杂志上写文章诬蔑法轮功。法轮功学员得知后到杂志社反映情况,可是却遭到非法抓捕,并且放出消息说有‘问题到北京去反映’。天津是直辖市,如果它不能解决,也只有反映到中央去了。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那么多,出了问题有很多人去反映也很正常,而且法律上并没有说上访的人多就是犯罪。虽然去的人很多,但非常理智,非常平和,没有口号,更没有任何暴力行为,没有带来任何混乱,怎么算是闹事呢?至于所谓‘天安门自焚’,简直矛盾的可笑。先前已经给法轮功扣了个‘想夺权’的帽子,那么想夺权的人谁会傻到把自己烧死呢?烧死了谁去夺权,夺了权力又给谁呢?反过来说,法轮功学员是信神的,目标是修成神佛,谁还会看重常人的权力呢?再说,如果真想用烧死的办法成佛,在哪儿烧都比在天安门强,没人看着,一下就烧死了,干嘛非要去天安门呀?如果烧死就能成佛,那么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就开始传了,以前怎么没人自焚?国外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怎么没听说过有人自焚?”

一警察问:“你们自己信,自己在家炼就得了,为什么非得到处告诉别人?还告诉别人退党。我爸今年七十多岁了,你们老有人问他是不是党员、团员,让他退了,你说让人反感不反感?”

我说:“我打一个不一定很恰当的比方——比如电视上的广告。广告商有权利做广告,有权利告诉你,但没有权利让你必须看;你有权利不看,也有权利转台,甚至关掉电视,但没有权利不让电视播放。同样,法轮功学员有权利把他知道的道理告诉你,但不会强迫你听,也不会强迫你信;而你有权利听,也有权利不听,但没有权利不让他们说,更没有权利因此给他们定罪,你说是不是?更進一步说,在生活中,你们可能经常遇到向你们推荐各种产品的人,都是要你掏钱或者要你做事;以前的共产党宣传是为了让人跟它去闹革命,掉脑袋,可是炼法轮功的人用自己的钱印资料,刻光盘,只是为了告诉你善恶有报的道理,告诉你别跟着坏人作恶,以免跟着遭报。你想想看,他们要过你一分钱吗?要你为他们做过任何事吗?”

一个自称对佛教和法轮功都有了解的警察问:“我看过不少佛教的书,也看过你们法轮功的书,都是不科学的,根本不可信,信神的人都是愚昧。”

我笑了笑说:“看来你对历史和世界不够了解。我们一直说中华民族有五千年文明历史,你看看除了四九年以后的这几十年以外,我们的老祖宗不是一直都信神信佛吗?我们看电影电视上那些高僧大道,有的深谋远虑,有的身怀绝技,有的满腹经纶,他们有各种各样能力,哪个想荣华富贵不是易如反掌?可为什么他们偏偏愿意粗布素斋、青灯古佛的度一生?他们比你傻吗?你再看看国外,美国总统可谓是世界上最牛最大的总统了,你看看他们有几个是不信神的?你再想想,自从你上学以来,知道的世界上最大最了不起的科学家是谁?爱因斯坦吧?牛顿吧?可是他们都是信神的你知道吗?而且最后都走進了教堂你知道吗?再看最近的,坐在你面前的我,就比你学历高,作为现代科学最典型的产品——计算机,我也比你玩儿的好,可我信神,你觉的我们这些人智商都比你差吗?再退一万步说,对于信神不信神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作为你,可以说我们傻,不可以说我们坏,更不能说我们有罪,你说是不是?”

一国保说:“你说过‘奥运时候不闹什么时候闹’,对吗?”

我笑着反问道:“你听谁说的?我告诉你,奥运会再大它也不过是个体育运动会,跟法轮功有什么关系?奥火在国外被人弄灭那么多次,你看哪次是被法轮功弄灭的?所以我明确的告诉你,别说是不允许去闹,就是让我去我也不去,我对那东西没兴趣。”

他转移了一下话题,“你明明知道宪法规定法轮功是×教,为什么还要炼?”我说:“你去拿宪法来,看看哪一条是给法轮功定性的?中国制定和修改宪法的不是人民代表大会吗?它什么时候制定过这样的法律呢?”他愣了一下,“你能否认国家有关邪教的规定吗?”我说:“邪教规定后边列举的有法轮功吗?没有吧?”这时候我微笑着看着他,他有些发窘,说“你脑子可真清楚,咱说点别的吧。”我笑着点点头。“其实你不用跟我说法轮功如何好,也不用告诉我共产党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们都知道。你呀,其实不应该生在这个国家,生在澳大利亚就好了。”我笑着问:“为什么?”“因为那里欢迎法轮功,而且那里的华人能看懂的唯一一个电视台就是法轮功的。”我没说什么,保持着微笑。他又问:“你做过什么法轮功的事吗?”我说:“我的所有言行都源于法轮功,说真话,做善事,努力工作,善待一切周围的人。”他说:“我换一个问法,你做过什么法轮功的工作吗?”我说:“法轮功是气功,是信仰,根本就没有工作。”他又说:“你没接触过炼法轮功的人吗?”我说:“那我怎么知道,我接触过那么多的人,我总不能接触前先问问人家是不是法轮功吧?”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说的跟我们掌握的情况不一样。”我说:“那就把你掌握的情况说出来咱们对照一下。”“我管的事情很多,也没带着卷宗,等我回去查查吧。”说完就起身走了。

另一国保说话很干脆说:“我没多少时间,咱们长话短说。第一,法轮功如何好和共产党如何坏你不用告诉我,我都知道,等哪天共产党完了说不定我们都去信你们的。但现在国家的大形势就是这样,我们也没办法;第二,你自己信,在家里炼,我们根本不管,但你有了行为,并且已经有人告诉我们你的一些事,否则我们也不会来;第三,你做了什么就实话实说,我保证你还能在原单位工作,否则我就把你弄走,当然,弄到哪儿我不会告诉你。说吧。”这时我心里略有些紧张,但告诉自己,师父就在身边,一切听师父的。我说“你问吧,我是信仰真善忍的,有什么就会告诉你什么。”他说:“你写的劝善信是怎么回事?”我说:“我想应该这样告诉你,劝善信里内容很多,我一个人还真写不出来,但有我的意见在里边。”“你的意见是什么?”我说:“我们是相信善恶有报的,一群好人被媒体诬蔑,如果一个人因此无端的对好人产生了仇恨,那么他就很危险,告诉他真相就能让他免遭恶报。”他满意的点点头,走的时候还主动跟我握了手。

就这样,在不足二十四小时的非法拘禁中,面对警察的各种提问,我心平气和,不急不怒,而且每个问题几乎都是对答如流,不假思索,答案似乎都是提前备好了一样,让十余个警察听到了真相,听懂了真相,启悟了他们的思考,我也顺利回家。这其中,我悟到,我们现在是正法修炼,是在反迫害中证实法,对于邪恶所认为的“证据”,大法弟子不管是承认还是不承认其实都是在承认这种迫害,我们应该跳出他们的圈子,正面告诉他们:邪党在犯罪,大法弟子在救人。同时,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反迫害中想的不应是自己的安危,只有把众生是否得救放在首位才符合了法对我们的要求。另外,通过这次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我進一步悟到:师父真的是只要我们这颗信师信法的心,不用我们真的去做什么,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还有,我自己经过学法已经感觉到,我的这些谈话还存在不足、不纯之处,所以仅供同修参考,并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