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熔炼、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我是一九五二年出生,在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修炼以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在迫害初期,我曾错误的认为在这样的魔难中修,承受大修的就快,以为我们就是这样的修法,满脑子旧势力观念。所以第一次上北京证实法,我就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带了一大袋换洗衣服。意外的是被公安从北京带回当地却让我回家。当时还想是谁破坏了我修炼的路?转念又一想,师父安排的谁也破坏不了,随其自然吧,回家就回家。……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五二年出生,在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修炼以前,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在邪党文化中培养出来的无神论者。当初有人给我介绍法轮功,提到佛、道、神时,我说这些迷信的东西我不信。他说现在在办班放录像,你去看看吧。我说迷信的东西也有录像放,我倒要去看看。

当晚我就去看,刚好放第二讲,我一听,这哪是迷信呀,讲的很有道理。我就问他有没有书啊,光听我记不住。他说有啊,第二天他就给我送来《转法轮》。我当天一口气看完,兴奋极了,感觉太好了。从那天开始,我从看到抄,从抄到看,从背到默写。当时我是开一小店做生意,学法条件很好。我这个人悟性不是太好,但是我就一味的去看书,我当初就想,这么好的书我得把他背下来。现在若没有特殊情况,我一般两天看一遍,三四天背一遍,用二、三天学习其他经文。学经文时,把感悟最深的抄写出来,背熟,直接指导自己的思想行为。

我发现在不断学法中,执著心在去,心性在提高,思想在升华。尽管现在我还没达到法对我的标准要求,但修炼是从零开始,我能从一个无神论者到今天成为一个走在神路上的人,在迫害这几年来能够稳定的走到今天,除了有师父看护,全凭平时能坚持背法。

在九年的迫害中,从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场迫害,从开始认为这只是对修炼人的一种考验,自己只要坚修到底就行了,到渐渐明白了作为一个带有重大使命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特别是在如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这个问题上,从认识不到与不理智到现在逐步认识到要从人的思维的构成上改变旧宇宙、旧势力的观念,在思维上就不允许它存在,意念一出来就把它灭掉,这样才能做到全盘否定,真正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真正走自己的路。这也是在师父的不断点悟下在同修文章的启发下,在自己不断学法实修中逐步认识到的。

在迫害初期,我曾错误的认为在这样的魔难中修,承受大修的就快,以为我们就是这样的修法,满脑子旧势力观念。所以第一次上北京证实法,我就做好了坐牢的准备,带了一大袋换洗衣服。意外的是被公安从北京带回当地却让我回家。当时还想是谁破坏了我修炼的路,转念又一想,师父安排的谁也破坏不了,随其自然吧,回家就回家。特别是在二零零一年初,那年全县去过北京的都被非法关押着,要大家写所谓的保证书才放人。那年大多数人在各种压力下都违心的写了。

后来我写声明把丈夫替我写的保证书作废,同时写了一份真相附上,寄给「六一零」一份,我丈夫单位一份,因为他们非法把我放丈夫单位看管。当时我也做好了劳教的准备,那时当地正在办洗脑班,同修们也被非法关了三、四个月了。结果「六一零」派人到我丈夫单位说要把我带走,迫害法轮功的副书记说:“不要带人,叫她丈夫在家看管就行了。”就这样,我又平安的过来了。我想也许是我反正坐牢也不怕,横下一条心,我该做什么我就要做,把所有的心都放下,也许这也是正念强吧,所以师父把这些魔难都给化解了。

二零零二年的一次魔难让我变化很大。那年三月,有同修出事牵连到我,我做好丈夫的思想工作,说我可能有麻烦,她们已经供出我,你不要怨她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善良人、老实人,没跟公安打过交道,没经验,都是被骗或忍受不住痛苦才无奈说出来的。我是打死我也不会向她们妥协(当时的心性吧)。我已经从学法与同修文章中都悟到不能配合邪恶。

被带走后,从开始做笔录我就不配合。问我叫什么名字,几岁,我一声不吭,他们就停那儿无法往下问。我开始还带有强烈的仇恨心、争斗心,没理他们。我就记住一点,“不配合迫害”。我一开始就绝食,当时我想我就不吃你们的饭,这也是最好的不配合,心里在默默的背法:“他在正转的过程中,会自动的从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还会演化能量,供给你身体所有各个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转法轮》)我边背着这段法,边想:有师父给我的法轮,我不吃饭身体什么也不会缺。所以我也没感觉饿。同时他们也不让我睡觉,其中有一人是当初把我从北京带回来的。他告诉我,他们已经掌握的所谓情况,意思是反正他们已经知道了,你就认了吧。这些话别人是不会对你讲的。你只有一个人,你看我们这么大批大批人调来,你来的过吗?我听了也不动心。他们轮班守着我,不让我睡。

我慢慢的去掉那些仇恨心、争斗心,想起师父说的法,心想他们也是师父要救度的对像,因为他们现在不知道真相,无知的被旧势力利用着,我还是给他们讲真相,救救他们吧。当我背师父的经文给他们听时,感觉脑子一阵清醒,就象刚睡醒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鼓励我。他们八天、七夜不让我睡觉也没达到他们的目地。当时有一批年轻小伙子还对我说:法轮功真象你说的那么好,将来我们这些人都跟你炼。

他们强制非法送我去劳教所,途中他们的车被一辆私家车撞的一塌糊涂,车头扁了,发动机坏了,车门车窗撞坏了。当时车里有五人,都没事。大家只是身体向前冲了一下。我对他们说今天要是没有我师父保护,你们今天非死即伤。当时有一小伙子说:这我听说过,有炼法轮功的人在,出了事,生命不会有危险。一路上我也跟他们讲真相。到了劳教所,体检说我高血压已经导致严重的心脏病,若再不就医,生命就有危险,此人没劳教能力,拒收。

结果我被带回来了。经过这次魔难后,通过学法,向内找,回顾总结,许多认识都提高上来了。第一,通过这次经历我更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虽然有许多地方还没做好,但是整个过程我没有任何怕心,一切胆量、智慧都是大法给我的;第二,过程中我有许多地方没做好,比如不配合还应该提早一步,在家就不让他们带我走,那不是师父安排的,不是正法的需要。别看表面上他们人来了一大帮,只要坚定自己,否定它,不配合它,走自己的路,有师父做主,谁也动不了。现在更认识到当邪恶来到面前,是自己在选择走什么样的路。如果配合它们,那就等于选择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如果不配合,否定它,那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师父就能帮你。往往要是正念不足时就会被眼前穿着警服的一帮人吓住。

因为这是眼睛实实在在看到的,而我们有伟大的师父在,有护法神、正神,还有大法在世间布下的巨大的场都在起正面作用,这一点是要自己去悟的。有这些正念,还能怕谁呢?这次魔难过后,我曾说:就是千军万马来我也不怕。就是平时这个坚强的意志也要修出来。再有就是我本来已经悟到不应该穿犯人的衣服,不做犯人所做的苦工,当时已经有同修在那里,我就随她们也穿犯人的背带,做工,炼功也没公开炼,绝食也没坚持下去,这是对旧势力的一种承认。修炼不能看别人,就按法的要求做。如果都做好,在看守所就闯出来了。通过这次,我观念有所转变:哎呀,原来坐牢是可以破除的。

还有一点就是修炼中怎样走出、走好、走正自己的路。学法中我悟到大法弟子除了做好三件事,同时也是在为未来修炼人奠定修炼的基础。我的安排是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学法,晚上看需要机动安排,除特殊情况外雷打不动。一直这样做就自然的形成了一种机制,也是不能被干扰的。比如有一次牙疼的厉害,我经常牙疼,每次都是消极承受,向内找也找不着,经常疼的整晚都在地上走圈圈。这次有同修告诉我,把牙咬住,别走。我照做了,当晚真的咬住牙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牙是不疼了,可是脸肿起来了。丈夫看了笑着说:别出去了,菜我去买。

我想:这还怎么讲真相呢,人家看着也不顺眼,换种方式吧(实际上是被干扰了,动心了),结果接下来几天连嘴巴都肿的张不开。向内找也找不着,急的问女儿:你发现我有什么心性问题吗?女儿问:你怕难看吗?我说:“不怕。”女儿大声说:“那你就别叫爸爸去买菜,你自己去!”这下我惊醒了,想起师父说,“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我这不是被干扰了吗?没走好自己的路了吗?就这样悟时,嘴巴“扑”一下张开了,一摸脸肿也消了许多。我一边清除干扰,一边该做什么就照常的做什么。第二天肿消了。我平时把非法抓呀关呀的认识到那是邪恶迫害,在身体上的病状就没认识到也是邪恶迫害,没有重视起来,被邪恶钻了空子。现在认识到牙疼时不敢吃平时吃的东西,搞特殊,这也是对旧势力的一种承认。后来牙疼我也该吃什么还吃什么,不能咬我就直接吞下去,就不承认它。旧势力就没办法。

“向内找”说起来容易,一碰到具体事,反映出的都是向外找的念头。修炼前,在家我是个暴君,我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每次吵嘴都是“胜利者”,平时说话也象吵架,朋友说我是烈性子的人。反映到修炼中来,老向外看,老看到别人的缺点,老说人家的不是,老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别人,想别人的事,从不看自己。碰到具体事,认为自己悟的对,就带着强烈的自我,强加别人,硬要改变别人,不管对方能不能接受,不管对别人有没有伤害,按着自己的观念,人的性子去做。结果本来互相很信任的同修都不理我了。

学法中有时也能悟到自己不对,也有所改变,但因为不能真正的向内找。没从根本上改变自己,一遇到事又是照样。直到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出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开始真正静下来找自己,发现自己有高高在上的心,认为自己比别人法学的好,把自己悟到的强加别人。没有悟到由于生命特点不同,每个人走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状态不同,不是都得和自己一样,每个人都有师父在管,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是在用人的思维对待这些事情;老认为自己对。

针对自己的执著,我也采取措施,认识到向外找也是旧宇宙旧势力的观念,老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这也是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私”反映出来的东西。大法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必须把这些自私的肮脏物质、坏灭的因素彻底清除。平时,或在矛盾中向外找的念头一出来,我就清除它,这些念头都不是我,彻底清除,灭尽。用背法来清除它。矛盾中时时想:我就听师父的话:“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当听到逆耳的话时,从法中也悟到,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这个“自己”呀,别人说好说坏的没关系,执著别人说好说坏的不就是名利之心吗?还不是“私”在起作用吗?只有真正去掉“私”才能从旧宇宙中跳出来。当心里不平衡时,我就背法,从法理上去悟,真正使自己的心坦然放下,真正从法上提高上来。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是法就是能改变人,只要自己坚持学法实修,一定能使自己达到法对大法弟子的标准。当年在高中时的同学就有说我变化大,看上去静静的,邻居也说现在听不到我高声说话了,认识我的人也都说我性情变好了,这就是法的威力的体现。

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这我也认识到。开始时被怕心,为私为我,为保护自己的私心阻碍着,不敢动,动也是胆胆突突的,直到师父《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出来,看到法中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学了这段法,我豁然明白:旧势力不敢反对,我还怕谁呀。常人是被封闭住不让参与的,如果没有另外空间邪恶操纵,一个常人根本就没有能力也不允许他干扰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大法弟子所做的是宇宙中最神圣的事,只要自己正念正行,有师父保护,谁也干扰不了。从这才开始堂堂正正的走出来。过程中也是要否定旧势力安排,时时保持正念,在常人的环境中魔炼自己,坚定的走正自己的路。

特别是劝三退,感觉最难了,但这是自己的使命,难也得做。在邪党铺天盖地的谎言毒害下,世人中不理解的人有劝我别炼的,有冷眼相看、不理解的,有被邪党的无理迫害吓的不敢与我接触的,也有同情又不敢言的。不管怎么样,炼功以来,我的身体从满身是病,头痛、肠胃不好、高血压,心脏病,神经性皮炎到现在的无病一身轻,十二年来没花过一分医药费,这谁也抹杀不了,只要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并且炼功人都在做好人,人们也都看到了。这些我的兄弟姐妹最清楚,讲真相就从他们中开始。

在师父的看护下,经过努力大部份都退了。如小妹夫明白了真相后,在拜年时,把他自己的外甥、外甥女也退了。最难的是我丈夫的大哥家。由于他们之间有矛盾,互相之间不来往,平时我听丈夫对其大嫂意见很大。我把基点摆正,他(她)们也是师父要救度的众生,亲戚只不过是在世间存在的形式,他们也是为法来的,我一定要救他们。首先我发正念清除他们全家人另外空间一切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我正念。然后,第一次带着水果去他们家,先对大嫂讲真相,她悟性很好,本来就信佛,一听说都相信,可大哥一见我就走开,我知道嫂子在家权大,只要嫂子在家,大哥不敢怎样我,只是不理我。当时我带了资料给嫂子,叫她让大哥看,由于其他人不在家,我就出来了。

第二次去,除了大哥,没人在家。他瞪着眼问我:你来干什么?我知道他还说不通,我说没事就出来了。刚好在外面碰到嫂子与她小女儿回来,她女儿从另一条路走了,还好嫂子招呼我:来吧,来吧。我就又跟回去。回去后见她女儿坐在沙发上,我就坐她旁边,从法轮功在全世界的大好形势与法轮功的真相为什么要三退全讲给她听,看她脸色有所好转,不那么满脸怒气了。

嫂子在旁边帮着说:“她又不是叫你去参加什么,又不去游行,用心退我看没关系,就退了吧。”她终于答应了。这时大哥从里屋出来,我说:“你女儿都退了,你做父亲的为了家庭,为了自己的平安,也退了吧。”(他是党员)他说:“你可不能害我呀。”(我一下明白了,是因为几次上京,差点劳教,给他们造成了负面影响。)我说:“我怎么会害你呢?我要害你,我就不会告诉你这些真相,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就是为了救你。”我想我给他的资料他一定也看过,只是怕有危险。于是我说:“这样吧,我也给你用代名退了吧。”这样他也答应了。

这时他儿子回来了,我一说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他大女儿、小女及女婿、孙女也都退了。他媳妇回娘家,说明天回来。我第二天给三个小孩买了礼物又去,他们全家都很高兴的接待我。他们自己已经跟媳妇都说了,我一说就答应了。从那时开始,两家亲密来往,他们之间长期的矛盾也烟消云散。通过这事,我更觉的学法重要,不管别人怎样对我,我都很坦然,无怨无恨,我就是要救你,事情就成了。当然我也悟到是师父在另外空间帮着呢,我只是在人的表面动动而已。

对熟人讲真相还好,对生人讲真相对我来说困难很大,总张不开口。见到前方来人,本来准备的好好的,一到我面前又不张口,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开。看着这个人,心里想着要给她讲,救她,嘴就是张不开,默默的又走开了。这个状态总改变不了,自己心里也急。为什么会这样,还不就是怕吗?怕被举报,怕被迫害,面对生人不好意思,这也是爱面子的心,还是被“私”挡着。我求师父加持正念,帮我清除这些阻挡我证实法救人的败坏物质、邪恶因素。另外我就跟在做的好的同修身边,看看她们怎样做,自己也学着做,这样慢慢的就能跟生人讲了。不管讲多少,我自己鼓励自己,多也不起欢喜心,就是一天一个也不嫌少,全国一亿炼功人,一天退一个,坚持下去,也能把全国能救度的人都救下。过程中不断的去掉不时发出来的各种人心,同时排除各种干扰,什么形势、特务等等,坚定走好自己的路。

由于层次与水平的限制,有不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我能走到今天,除了有伟大的师尊时刻看护,同时也离不开同修的帮助,比如向明慧投稿的同修以及当地同修无私的帮助,我借此表示感谢。让我们在最后时刻比学比修,精進不停,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稿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