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一资料点的故事

在正法修炼中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五日】说起跟我一起工作的那位阿姨,学起电脑还真的很神奇的。阿姨只有小学文化,从没有碰过电脑,没有任何电脑基础,还得从鼠标学起。我只是简单的讲了下,阿姨看了几遍,我下班回来的时候,阿姨竟然已经打出几本《九评》。阿姨笑着说:“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一切都有师父在做啊。就点了几下,放纸進去,就打好了。”

关于婚事。不管乡里人如何评论,或者亲戚怎么样说,我心里都很平静。大法弟子只管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行了。其实当我自己觉的置身事外的时候,周围也没有了那么多闲言闲语,家里人也基本上不管了,外人再跟我妈提起时,我妈都会给我推脱说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其实现在常人社会中不也是很多人不想结婚嘛,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时间飞逝,转眼已是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也和大家谈谈自己修炼过程中的认识,修炼中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一切都是师父的有序安排。简单的说几件事情。

资料点的故事

两年前,本地资料点曾遭损失,一稍懂技术的同修这次出事。虽然当时曾想要建立起本地资料点,可是当时却面临诸多困难,没有人懂这方面技术,资金方面也是问题。

就这时,广东的一同修打电话让我过去上班,在大城市既学到了打印这方面技术,又解决了工作问题,一切都有师父有序安排着。在广东那边,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我们在一起做事的同修都非常注重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资料,三件事都互相溶于工作之中。

说起跟我一起工作的那位阿姨,学起电脑还真的很神奇的,因为那位技术同修时间很有限,教会我如何打印和刻录碟片后就走了,教阿姨做资料的事情就由我来了。阿姨从没有碰过电脑,没有任何电脑基础,还得从鼠标学起。我只是简单的讲了下,阿姨看了几遍,我下班回来的时候,阿姨竟然已经打出几本《九评》。阿姨笑着说:“只要我们用心去做,一切都有师父在做啊。就点了几下,放纸進去,就打好了。”

我跟阿姨轮流着在家做资料,上班期间我们就配合着讲真相,一个发正念,一个讲,没讲到位的地方另一个接着补充,一般都是可以接受的,也劝退不少人。即使第一次没讲退的人,再发愿给他机会,一定要救了他。

说起来惭愧,阿姨只有小学文化,可是讲真相上却一直做的比我好,跟她交流的时候,她讲:“看到人我就想跟他讲,一定要救了他。跟他讲的时候,什么也不想,就想为他好,一定要救了他。”其实真的是一个救人用心不用心的问题,真的为他好要救他的时候,人明白的那一面都是可以感觉的到的,反映到表面来,就是人比较愿意听阿姨讲。

去年广州九月二十三号大绑架事件,出事同修比较多,那位技术同修也遭绑架。被绑架同修不少与我们有联系,经常来往我们租房。后来我们换了位置,几经辗转,我又回到了家乡。

一回到家,我马上联系了当地同修,购买了资料的设备,我们家庭资料点开始运行。教我爸爸(同修)做资料是一件需要很有耐心的事。爸爸是农民,也是从来没有碰过电脑的,记性又不好,有时说好几次也没有记住,我就有点没耐性了。向内找,还是自己的问题,过于着急,也没有站在爸爸角度上考虑:五十多岁的人了,一辈子没碰过电脑这些东西,一个MP3都要学好久才会用,现在要从基础鼠标学起,能够想学电脑,想做资料就已经不容易了。其实说起来,也是很神奇的,几个小时后爸爸可以掌握鼠标基本用法。看我做几次,可以跟我配合一起做了。现在爸爸可以独立打印《九评》了。

在做真相资料过程中,打印机状态其实也直接反映出修炼者的心性。有一次打印资料时,打印机老出问题。打印周刊背面时抽了一张白页。当时在做其它事情,没有注意到,结果错了好几十张纸,好心痛!打完了《明慧周刊》,打印资料时又出问题,打印背面老是卡纸,一会功夫又浪费了好几张。当时只是想到这是干扰,发正念清除它,请师父加持,打几张后又卡住了。当时我就想了,今天一定要打完它。其实这其中就包含了一种很强的争斗不服气的心理,结果干脆是打一张卡一张。

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肯定是自己有问题了,放下手中的资料,好好想一下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拧劲儿了,平时和打印机是配合很好的呀。马上就明白了,这几天工作忙起来,两天没回家,没炼功,学法时间少了又没有入心,发正念都没有静下来啊,这么不精進的状态,打印资料这么神圣的事情怎么可以这么不精進掺杂着各种常人心去做呢?打印机也是灵体啊,是法器呀,法器当然只有神才可以如意所用啊。

调整好了状态,再打开打印机时,上次所剩没打完的所有背页顺利打完,好象也不在乎是不是纸的那一端翘不翘的问题了。其实打印机也真的是很通灵性的,有几次打印卡纸时,发现是上一页是抽了空白页,是它在提醒着我们。

提高心性

说到这里,也谈一下自己在正法修炼阶段中对提高心性的认识。

一九九九年以前,师父对这方面讲的法已经是讲的很透彻了,在正法时期对法的认识,对心性提高的认识是不断升华的,是真正的从感性到理性的升华。个人在修炼中,精進与不精進,反正三件事情也都在做,自己还一直觉的“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直到一次与同修交流时,为一件事情我在跟同修解释,同修当时就直接指出来:“不管人家说你什么都不要辩解,都是为你好,既然说出来肯定有是你自己的原因,修炼修自己,不要向外推。”简单的一句话,当时却有一惊的感觉。是啊,一定要让向内找成为习惯,解释,不就是在为自己开脱找理由吗?

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有同修提问时说到过接纳批评这方面修的不够扎实把心放在辩解上的问题,师父对此的讲法:“作为人怎么能没错呢?修炼的是人怎么能没错呢?可是却没看见你承认过错误。(众笑)你这不是漏项了吗?你在修炼中不是有漏了吗?我以后就看看谁能承认错误。(众笑,鼓掌)谁能不犯错误?错误算什么?咱们做好就是了,是吧?但是关键是你那颗心。不是修去人心吗?你老躲躲闪闪,老挡着,老不想去,那才是大问题呢。”

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虽然也能不同成度的向内找,所遇到的事情也都可以化解开,但总感觉好象做的不够,也没有想过问题是在哪里。其实就是缺少主动性,并没有真正的主动的凡事找自己的原因,只是停留在表面上,因为师父讲过这个法,所以要这样做,还没有真正做到用心去领会,没有让师父讲过的向内找的法理真正溶入生命的本质中,还是在感性上去认识法。

当我们真的能做到让向内找成为一种习惯,才真的算的上是从理性上去认识这个法理。旧宇宙中的生命是为私的,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所以出现了旧势力的迫害大法,要成为新的宇宙的生命,必须破除这为私的一念!几年前曾做过一个梦,梦醒时,自己还在念着师父的一段法:“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其实师父早有点化,只是自己一直不悟。

说到了心性问题,说一件事情。一天晚上下班,六点多了,骑着自行车回家。路上一辆摩托车从后面疾驶过来,一下子把我带倒了。那一瞬间,我想自己没事,结果我和自行车都好好的。那人也摔倒了,却爬起来拽着我不放,要我陪她上医院检查。同修等着要资料,我要赶回去赶紧做出来,没有时间跟她折腾。其实她人好好的,她的车太快,惯性太强,摔倒在地时膝盖上划了点皮,而且是她从后面撞倒我的。她纠缠着要打“一一零”让交警处理。当时我人心也上来了,又不是我的错,打就打吧。马上又意识到了这是干扰,分明是在耽搁我的时间啊,我开始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一切操控的干扰因素。

十多分钟后,她的一个亲戚骑摩托车过来,让我私了,意思让我带她去检查一下算了。大法弟子的钱是用来做资料救人用的,怎么可以认同这种干扰呢?不是大法弟子的过错,决不认可任何借口的干扰迫害。我一直坚持发正念清除干扰。她那个亲戚可能和交警有些关系,又打了“一一零”,让交警过来把我的车子拖走,还叫嚣着她的车就是拖走了,明天就又可以再骑回来。过了半小时了,交警的车才过来,把两辆车都拖走了。

回家后,家人都有些不平,认为那些人肯定是有些关系,就是想讹些钱,车子恐怕要花些钱才能弄回来。我觉的一切不由他们说了算,自行车一定能弄回来,不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决不认可任何形式的干扰迫害。我坚持发正念清除干扰,又通知了另一位同修一起发正念加持。可是,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平衡。

第二天早上打电话问交警什么时候过来把车推回来,那个交警说问题正在处理中,人家在住院,等人家出院后双方协议谁的责任,再看如何处理。当时我一听就有点动气了,人心也起来了,明摆着是谁的责任,这点交警还不清楚,还用什么追究谁的责任,不过是故意拖延想利用点手中的权力敲诈钱。身边的同事都表不平,老板更是说如果处理不公就去上访,告他们去。

一时间,我真是人心一下子膨胀了,怨气、恨心什么都上来了,甚至于常人中的英雄情结的心都出来了:如果真是处理不公,我就如何如何,争斗心一下子翻上了。马上又感觉不对劲儿了,排斥它,一会人争斗心又起来了,整个上午就这样翻腾着,搅的我心绪不宁。

中午有点时间,开始学法。刚翻开看了几页,一念打入脑海:“一个常人能对神做什么?”我猛的一惊,突然醒悟了。看看自己对这件事情的认识,竟然生出这么多人心来,自己都吓一跳!曾多次去过争斗心,这下又反映的这么强烈!还掺杂着人的怨恨心,这哪象是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常人是我们要救的人,人人都是为法而来,仇恨的心怎么能救了人啊!撞我的人也许在生生世世轮回中也为得法而来,也吃过很多苦,也许跟我就是这样的缘份,自己没能救了她,还在怨恨中推她一把了……一切不平的心没有了,心中只觉的世人好可怜。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由师父说了算,否定一切干扰因素,是我的东西不丢,不是我的也捡不来的。这时我心平如镜。

晚上下班回家时,店门口停了一辆车,老板招呼我过去,把发生的事情经过告诉车内的一个人。那人给交警打了个电话,质问了此事是否有什么人插手了,怎么还没处理好,那边赶紧说没什么人插手,马上处理好,随时可以去推车子。就这样,我的自行车顺利推了回来,也没有交那个交警巧设名目卡人家车后要收的所谓管理费。后来老板告诉我,撞我的人说是摔断一根肋骨,原准备用交警关系让我赔钱的。一切都化解了。当我们真的放下人心时,当我们时时为众生考虑时,心性能达到标准的时候,师父为我们化解了一切。原本在常人看来都很难把车推回来的事情,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平息了。

对婚姻问题的看法

最近,也有很年轻同修谈到关于婚姻问题的看法。当初我得法时也才十四、五岁吧,现在转眼十多年了,也是到了这个年龄,在农村人来看,也是大龄青年、老姑娘了吧。我儿时曾戏言这辈子不结婚,后来这方面真的是越来越淡泊,从未想过自己要结婚的问题。后来也曾困惑过,因为农村里,家人会承受很多乡里人的异样眼光和压力,乡里人不理解。也曾考虑过爸爸的意见,是否找个年轻男同修应付一下,不想结婚就不结婚,只是应付下了事。再后来这个想法也没了,感觉结婚真的是常人的事,既然不想结婚,干嘛还要拉个同修应付?也是自私不负责任的做法。不管乡邻朋友亲戚介绍的人长相如何好,工作怎么样好,家里怎么样有钱什么的,听着都没有任何感觉。不管乡里人如何评论,或者亲戚怎么样说,我心里都很平静,好象那一切根本就不关我的事。大法弟子只管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就行了,常人之事我们不参与。其实当我自己觉的置身事外的时候,周围也没有了那么多闲言闲语,家里人也基本上不管了,外人再跟我妈提起时,我妈都会给我推脱说那是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其实现在常人社会中不也是很多人不想结婚嘛,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修炼中的每一步怎么走,要详细的说都会说出许多感悟来。现在大法弟子最紧要的事情就是救人,三件事都在做,但我们真的都用心做了吗?真的理解了为什么要救度众生吗?记的一次讲法中,师父问下面的弟子:“我问问大家,救度众生再有十年,你们还干不干?(学员齐声答:“干!”)(鼓掌)这才是大法弟子啊。(鼓掌)”(《北美巡回讲法》)只要众生能得救,不管多少年大法弟子都愿意!三件事情是相互溶合在一起的,最后的路上让我们一起走正走好吧!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