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建立山区资料点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 为什么要建立自己的资料点?当初从迷蒙中走出来的我们,知道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但是我们没有电脑,也不会上网,看不到师父最近的讲法,也看不到《明慧周刊》,没有真相资料,除了学法、炼功,真不知该如何做。……

记的开始学用鼠标时,那个“双击”都费了好大的劲才学会,用左键、右键也常常弄错,经常搞的电脑不能正常工作。……现在,我们的资料点从零开始,走到今天,可以说比较成熟了;不但能做各种适合本地的真相资料,还能做漂亮的大法书及《九评》书。我们做出的真相资料,不但能供应本地的需要,有时还能供应周边地区。

——本文作者


师尊您好!同修好!

在这次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大会的机会,我就谈谈我们的资料点从零开始走向成熟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深切的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一步步牵着我们走向成熟。

一、走出迷惑

我们所处的是一个山区县城,大法一九九七年才传到我们这里。两年后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很多人都表面放弃了修炼,能公开坚持修炼的只有我们几个人。后来,我们几个也陆陆续续被非法劳教、洗脑班的迫害。当时因学法不深,在劳教所被强制洗脑。二零零二年,我们从劳教所回来,几乎放弃了修炼。

一年多没学法、炼功,身体渐渐出现了不适,有很多想法和做法都和常人一样。我们就感觉到这样下去不行,所以又从新拿起大法书来看,不但看《转法轮》,并将师父的各地区讲法看了几遍,就清楚了许多。正如师父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这时外面的同修醒悟过来后,也打电话来切磋,说到我们被非法劳教期间的所作所为都是错的;并给了我们发表严正声明的电话号码。我们当时非常感动,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给我们改错的机会。尽管当时形势还很严峻,但我们还是立即毅然用真实姓名和地址,严正声明自己在高压下,所有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作废,从此坚定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由“等、靠、要”到买第一台电脑

从迷蒙中走出来的我们,知道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但是我们没有电脑,也不会上网,看不到师父最近的讲法,也看不到《明慧周刊》,没有真相资料,除了学法、炼功,真不知该如何做。发正念不得要领,也不明白其真正含义,更不知该如何讲真相。这时,也许师父看到了我们那颗想精進的心,就安排了一个外地同修与我们联系。这个同修,从没有来过我们这地方的,也不认识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却与我们联系上了,如果不是修炼,真的不可思议。

从此之后,我们所需要的真相资料,《明慧周刊》、大法的书籍等都靠这位同修从二百多里的外地送来。不管我们需要什么,一个电话,她马上会送过来。我们虽然也知道她这样来回奔跑不但很辛苦,而且在当时严峻的形势下,常常大包小包的很不容易,但是当时我们无可奈何,不知怎样改变现状。外地同修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便给我们送来了一台电脑和一部喷墨打印机。只是我们心性不到位,有了电脑也不敢装宽带上网,不懂的打印,总认为要什么让她们送来更快,滋养了“等、靠、要”的执著还不自知,这些不符合大法要求的心也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成了迫害同修的借口。

有一段时间,我们突然与外地同修失去了联系。我们天天等,天天盼,盼着这位外地同修送来我们需要的一切。可是一个月后,仍然杳无音信,我们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后来我们就听说这位同修被绑架了。我们除了难过之外,除了帮她发正念之外,就想到了我们以后的路子该怎样走。我们几个同修经过切磋后,决定凑钱买电脑,并买了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也装了刻录机。

三、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提高

我们虽然有了电脑,能上网了,但是我们的电脑系统没有PDF软件,下载的资料是WORD文档,打印起来非常麻烦,远远不能满足我们这个地方所需要的真相资料。我们只好拿以前外地同修送来的真相光盘来复制,打印一些单张或小册子的真相资料作原稿到复印店去复印。去复印资料也是提心吊胆的,但我们想到有师在有法在,去复印之前先发正念清除干扰,复印过程中,也不停的发正念。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心性也慢慢提高了,越来越感受到了肩负救度众生的重任,所以去复印的次数也较频繁了。

可是有一次,一个同修去复印店复印资料却被绑架了。我们得知同修被绑架后,立即形成整体,到看守所附近近距离长时间发正念,做一些真相资料曝光邪恶的迫害,并写一些劝善信寄给本地的“六一零”、国安等单位。被绑架的同修也正念很足,坚决不配合邪恶,坚持在监狱里照样做好三件事。一个月后,这位同修终于闯出了魔窟。这次营救同修的成功,让我们進一步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理。

这件事情过后,我们几个同修切磋,以后不能再去复印店复印了,不但不安全,成本也高。于是我们便凑钱买了一台小型复印机,尽管速度很慢,但也比去复印店好多了。

随着修炼时间的延长,我们在不断学法修炼中,悟到了越来越多的法理,更加感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想到那么多不明真相的众生,总想多做些真相资料传播给世人,所以总觉的资料供不应求。当时我们这里只有一部电脑,一部打印机速度又慢,复印机的速度也很慢;家放电脑的那位同修,因工作关系,整天都很忙,常常不能满足我们所需真相资料的要求。当时,我就想拥有一部电脑,但因家庭的经济条件,觉的这个愿望很遥远。尽管这样,我想买电脑的愿望非常强烈,我就想等孩子大学毕业后一定买,可这要三、四年,当时我又想再节俭些争取一年后买。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是,过两个月,我丈夫得到了一笔意外的钱,我二话没说,先说服丈夫买了电脑。当时我就想,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弟子。

四、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资料点的正常运转

我们这个县城的资料点,有了两台电脑,两台刻录机,一台小型复印机,一台喷墨打印机,不久又买了一台速度较快的激光打印机。我们这里的资料点可以说是初具规模了,但我们缺少电脑技术。我没用过电脑,还得从熟悉鼠标开始。记的开始学用鼠标时,那个“双击”都费了好大的劲才学会,用左键、右键也常常弄错,经常搞的电脑不能正常工作;电脑店的维修工成了我们的常客。后来维修工要收上门费了,我们就觉的长此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经过切磋,决定去外面找懂电脑技术的同修,但是我们有一年多没与外面的同修联系过了。到哪去找?找谁好呢?我们相信师父就在身边,师父会帮我们的。于是我们拨通了一个外地同修的电话;电话通了,我们在电话也不便说什么,就说我们去她那里,她表示欢迎。到了这位同修家,这位同修很顺利的帮我们找到了一个懂电脑技术的同修。当时我们很激动,正如师父所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懂电脑技术的同修来到我们地区,给我们的电脑从新装了一套非常完善的系统,有PDF文档、有清道夫、有下载软件、有安全上网的诺顿防火墙等,还教了我们很多有关打印和使用电脑的知识,我们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位同修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现成的资料让我们复制和打印。如《九评》资料,我们以前只能从大纪元网站下载到文档,直接用A4纸打印(因为我们当时不懂排版),一套《九评》九本,不但成本高,发放也不方便。我们有了PDF文档后,可以从明慧网下载各种适合我们做的资料版本,做起来方便多了,再加上又有了《九评》的光盘,很多世人看了之后,都觉的好。

自从有了这位懂电脑技术的同修指导后,我们的资料点就能正常运转了。不但供应适合我们地区的真相资料,还能做《转法轮》和其他地区讲法的书。书做的越来越漂亮,有些常人看见我们做的书,觉的不可思议,这么漂亮的书,是用手工做出来的。我们也更深切体会到了,修炼人想要做什么事情,只要念正,师父就会帮我们,大法就会给我们智慧。资料点能正常运转,对我们这个地区救度众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过了不久,这位给我们送来电脑技术的同修也失去了联系,后来听说被绑架了。我们心里很沉重,我们只有更加精進,早日解体邪恶,结束迫害。

我们知道,我们用来救度众生的一切机器都是我们修炼人的法器,都是有生命的;所以每次新买回的机器,我们都要跟他们讲真相。每次使用机器之前,我们都要跟这些法器对话,并清除他们空间场的邪恶因素,这样用起来会顺利的多。偶尔遇到技术上的问题,就请维修工上门修。请维修工上门修理机器,我们从没有觉的有什么不安全的,不管认识不认识的,我们认为他们能修这些救度众生的机器,是有很大缘份的,就是通过这种形式让我们救度的,所以我们都会给他们资料,让他们明白真相。

不知不觉,我们有两年多没跟外面的同修联系,真相资料还是按原来的版本做(《九评》做二合一的那种)。

在二零零八年新年之前,我们就决定多做一些《九评》过年时大量发放,可是我们复印机速度很慢。我们都是家庭资料点,同修们的时间也有限,总觉的心有余而力不足。让我们惊喜的是,师父又安排了外地的同修给我送来了两箱既漂亮又精致的《九评》书。这两箱《九评》书,对我们地区来说真是雪中送炭。我们再次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感悟到了修炼的奇妙。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听说一个地区的同修能安装新唐人电视,我们就邀请了这个地区的同修来安装,他们就顺便给我们带来了《九评》书。师父真的时时都在身边,我们需要什么,师父最清楚。

与这个地区的同修联系上之后,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复印机换上了快速的,并教会我们做精装的《九评》书,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内容的真相光盘,还教会了我们对打印机、复印机的使用和维护。因为以前我们不懂清废粉,加了几次粉,打印的资料就会黑了,觉的成本很高。现在经同修指导后,只在硒鼓的進粉仓开个口,在废粉仓开个小洞(硒鼓是塑料的,用小刀烧红很容易开)就方便了很多,现在一个硒鼓可加粉几十次,大大降低了成本。

六、整体配合共同提高,走向成熟

我们的资料点从零开始,走到今天,可以说比较成熟了;不但能做各种适合本地的真相资料,还能做漂亮的大法书及《九评》书,我们做出的真相资料,不但能供应本地的需要,有时还能供应周边地区。

我们的资料点能平稳走到今天,发挥着极大作用,这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离不开整体的配合:一是外地同修的帮助;二是本地同修各尽所能,互相包容,互相协调。我们这个地区的资料点是由家庭资料点组成的,现在我们四、五个做真相资料的同修,每家都有了电脑。我们既分工又互相配合。比如有的人负责复印《九评》;有的人做成品;有的人负责打印封面或打印真相纸币;有的人负责打印彩色小册子;有的人负责刻录真相光盘。做成之后,再形成整体,有人需要资料时,我们就要配齐给他们。世人拿到各种类型的资料后,会互相传阅,也能较容易明白真相。有的地区的同修做真相资料自己做自己的,没有形成整体,我认为效果是不同的。我认为我们做真相资料数量的多少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做真相资料的过程中,大家怎样去用心,怎样放下自我,怎样去圆容整体,从而提高上来。

要想做好资料,更好救度众生,一定要多学法,多发正念,要三件事同时做好,才能使我们的心性真正得到提高。我们几个做资料的,大多都还要工作,所以就晚上集体学法。每个星期,五个晚上集体学法,两个晚上出去发真相资料、看《明慧周刊》、看师父各地讲法。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明显感受到了集体学法与个人在家学法的差别。集体学法可以保证时间,可以战胜困魔,不容易受杂念干扰;集体发正念威力更大,发正念时,手势变形可以互相提醒;有什么问题可以及时交流;最重要的是,这是师父叫我们做的,师父叫我们做的事就是最好的,有些好处是我们暂时还看不到的,感受不到的。

集体学法后,大家的心性都有了较大的提高,比如:家里放的机器和资料,以前总会觉的不安全,一有风吹草动就想到转移这些东西。现在我们没有这个念头了,我们认为这些资料和机器是我们救度众生的法器,不可能成为我们被迫害的证据。他们也是生命,他们发出的能量就能清除邪恶,关键是我们要正念对待他们。正如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用真相纸币也是这样,开始用的时候,自己的心很不稳,怕别人看见不要,怕别人去举报……通过学法交流后,我们从法上明白了:真相币也是我们的法器,我们用法器救他们,自己为什么会害怕呢?是自己的正念不足。加强正念后,大家用起来就觉的很坦然了,很少遇到不要的。有时同时用几张,或十几、二十张,世人都没怎样在意,有的世人看了真相纸币后,微微一笑,便收起来了。世人都是为法来的,他们会抵触真相是因为我们的心不正或没重视发正念被邪恶钻了空子。现在我们地区用真相纸币是很普通的事,连以前没有走出来的老阿姨也积极行动起来了,经常都能听到世人说接到了真相纸币,有各种各样反映的,这也是世人摆放位置的机会。

整体配合的好,也更有利于我们讲真相。我是一个小学教师,每年教的班级,我都是按“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学生,并告诉学生“法轮大法好”。但以前很少劝学生退队,怕学生跟校长、跟家长说,这是因为自己的心性不到位,没有完全站在众生的角度去想,自我保护意识过强了,错过了很多救度众生的机会。二零零七年放暑假前,我在班里讲了退队的事,但由于自己的心态不稳,退的人也不多。今年我任教班级的学生,有百分之九十四的都退了队,这与我的心性提高有关,也与整体配合有关。

暑假前两个月,我先读一些真相小册子的文章给学生听,有的学生就提出要小册子看,我就给了几本《品学兼优的秘诀》给学生传看。后来被学校主任知道了,主任跟学生说要跟×××保持一致,要不会被警察抓的。学生听了,有的就害怕了,把小册子还给了我。当时我也真的有点犹豫了,要不要再劝学生退队好呢?万一家长不理解去举报怎么办?当冒出这些不正的念头后,我很快就否认了。我想到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时》中讲过,我们是在跟旧势力抢人。我们救人没错,在这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怎么能只想到保全自己而错过众生得救的机会呢?我来到这个世上的目地不就是为了救他们吗?从法理上明白后,心里豁然开朗了。于是我就叫同修整体发正念清除学生及其家长、我们学校所有老师背后的邪恶因素,并叫同修刻录二零零八年新年晚会及《少儿故事》光盘,每人各一套发给学生,学生看了真相资料后,再跟学生讲退队的事,就水到渠成了。

比起做的好的同修,我们还做的很不够,一个修炼的人能做成什么,是师父法身的安排,是大法的威力;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们自身都难保,又能做成什么呢?唯有精進实修,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因层次有限,有不符合大法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