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走正大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六日】……离开大法后内心痛苦真难言表,也不知今后的人生路该怎么走,于是就和另一位曾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商量,认为首先要找师父的讲法,几年未学法了,找到法才清楚怎样做。于是就到昔日同修家请师父的讲法。看了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我越来越清醒,我们是正法弟子,要反迫害讲真相,助师正法救众生。

我就多学法,越学越坐不住了,终于开始面对面劝三退。第二步转向亲戚讲,第三步向熟人讲,第四步向陌生人、学生讲。我虽然不抽烟,但我身上长期带着好点的烟,还经常站在门口向往日有点头之交的人、陌生人搞好关系。我妻子常笑我:“你为了讲三退,遇到和尚都喊姐夫哥。”我们农村人流动很少,青年人多外出打工,要多救众生,就不能放过每一个机会……几年来我和妻子劝退近两千人,我们点上同修大多数也都劝退了几百人。


——本文作者

看了明慧关于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的通知,我想写投稿文章,但又觉的自己水平低,怕写不好,今天通过同修鼓励、切磋,认识到这是一个人心。大法弟子写投稿文章也是自己的责任,不管《明慧周刊》是否登载,重在参与。所以提笔写作,把自己的修炼情况向伟大的师尊及大法同修作一个汇报。

一、个人修炼阶段

我一九九七年初得法,学法前自己多病缠身,各方医治总不见好转,加上家境非常贫困,真是苦不堪言。得法后通过学法,认识到自己这才是找到了人生真谛,为自己今世能遇到伟大的师尊传法度人,能成为师父弟子感到无比幸福。每天学法、炼功、修心性,哪怕大年三十、初一都到炼功点学法炼功,真是时时沐浴在伟大师尊的佛恩浩荡之中。

二、跌倒了爬起来 勇猛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氏集团为首的中共邪党集团发动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心情都无比沉重。我们按师父说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 〈理性〉),就走出去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是受千古奇冤,发资料。而后,我和同修们切磋:大法受迫害是中共最高党魁发动的,是自上而下的(当时对旧势力没有明确认识)。所以我们要到北京上访,要自上而下的把局面正过来。

二零零一年,我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打横幅,要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结果,邪恶非法劳教我们。在劳教所邪恶对我们残酷迫害,我们都很坚定。由于邪恶长期迫害,封闭式的管理,加之以前法学的不透,被邪恶的伪善所欺骗,被犹大所欺骗走了弯路。刑期满回家后,离开大法后内心痛苦真难言表,也不知今后的人生路该怎么走,于是就和另一位曾被非法劳教的同修商量,认为首先要找师父的讲法,几年未学法了,找到法才清楚怎样做。于是就到昔日同修家请师父的讲法。

看了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我越来越清醒,很快认识到自己走了弯路。师父是来正法的,我们是正法弟子,要反迫害、讲真相,助师正法救众生。由于回到了法中,对我们这里的同修非常着急,因为我们这里的同修基本不修了,辅导员也不修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和另一位同修多次上门找他们谈心、谈法理,鼓励他们。很快炼功点同修都回到了法中。我也就自然的成为一个协调员,和大家共同精進。

三、多学法 学好法

如今我越学越觉的大法珍贵,越感觉学法重要。我时常想要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前提必须学好法,否则,离开法做事就等于是盲人摸象。我每天学法:师父的《转法轮》和师父“七·二零”以前讲法及“七·二零”以后讲法,基本是按顺序一遍一遍的学。我是农村人,农活忙,挤时间学,在田里、走路、甚至吃饭都回想大法内容。我感觉通过不断的修、不断的学,对法的认识也不断提高,也更能体会到大法的深层内涵。我们点有许多女学员不认识字,我们就长期帮助她们,现在也基本上能学《转法轮》。我认为,我不能光顾个人学法,更重要的是让点上的学员都能学好法。

四、个人的心性修炼

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非常重要,责任太大了,因为他不同于历史上的个人修炼。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讲:“今天可以告诉你们了,你们的修炼绝不是为了个人简简单单的圆满问题,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对你们寄托无限希望的与你们对映的天体无数众生,你们的修炼是在救度着每一个庞大的天体大穹中的众生。”所以,我认为一定要把自己修好,一定要修去名利情,特别是按师父讲的遇到矛盾向内找,向内修。

向内找,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不容易。

有一次,有一常人要把别人给我种的地强行收去搞养殖,他对我态度也很生硬。我很不情愿,心想:你这不是夺我饭碗吗!要跟他闹起来,但这时想到师父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讲到一常人争一修炼人的房子,他却很坦然的说:“那你就拿去吧”。我想师父的法是讲给我们的,跟法对照,说明我的利益之心没有彻底去干净,这次要争取随其自然,要心平气和讲道理,他非要不可就给他。但过后他又不要了。这次使我体悟到只要按法做,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有时也做不到,其实是修的不扎实。

师父讲:“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体悟,个人修炼就是要去掉这个私。人的败坏,旧宇宙的成、住、坏、灭都源自于这个私,而师父正法的新宇宙是无私的、为他的,所以才圆容不灭,另外师父近期讲法,个人修炼圆满与否牵扯到救度的众生有没有去向的问题,也就是能不能真正得救的问题。由此看来,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多么伟大,多么重要。因此我们一定要达到标准。

五、发正念

大法弟子的发正念也是非常重要的,师父《正念》讲法讲:“大法弟子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为了减少邪恶生命对大法、大法弟子与世人的迫害,发正念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我体悟发正念对个人修炼,对反迫害、维护大法、救度众生都非常重要。我每天发正念,农忙有时在田埂发。我是关着修的,对发正念效果不知道,但我坚信大法,认为师父赐给我的法力一定能起作用。我讲真相也离不开发正念,我妻子女儿及孙子都修炼,有时和妻子出去劝三退,一人讲一人发正念,效果很好。

我村一常人有附体,对我们点两位同修干扰很大。在梦中师父点悟它是一条两米长的飞蜈蚣,一次发正念,一条两寸长的蜈蚣死在我面前。几年来,经常有邪恶骚扰我们。有一次一村干部为了入邪党继续当村干部,把我们点情况向县“六一零”举报,县特警开几辆车来想绑架我们,但由于一位同修长期向镇干部讲真相,干部明白了真相,暗中保护我们,伟大的师父呵护我们,使邪恶阴谋未得逞。通过此事,我们点学员集体学法、切磋,因为我们有怕心,心性有漏被邪恶钻空子,变决定定时向县、镇、村邪恶发正念,使这位村干部几次举报都没得逞,而且现在环境也宽松很多。

六、面对面讲真相 劝三退

师尊讲:“大家要清楚讲清真相对大法弟子太重要了。你不只是个人修炼问题。你个人的修炼是在救度着你自己所代表的庞大天体中的生命。你在讲清真相中,你在救度着更多的甚至更大的其它的庞大天体与那天体中的生命”(《北美巡回讲法》)。因为世人都是为法而来的,所以讲真相,劝三退对于大法弟子来讲责任太重要了。以往,我们讲真相主要以发资料为主,自从师父发表了《向世间转轮》及《九评》问世以后,我们改变了看法,因为世人太麻木,只重现实,加之农村人没电脑,如不面对面劝三退,世人不表态也不三退。所以我们不但发资料,更要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要把三退落到实处。

面对面劝三退,开始我感到真难。首先是怕心阻止我,但师父多次点悟我,我就多学法,越学越坐不住了,终于开始面对面劝三退。我开始向家里人讲,家里都极力反对我,特别是父亲很崇拜毛魔头,我就反复跟他讲,给他《九评》看,结果,全家人侄儿、侄女等十多人全都退出邪党组织。

第二步转向亲戚讲,开始亲戚都反对我,有的还骂我傻,说我以前生意轰轰烈烈,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把生意丢了,种地度日。有亲戚要我外出打工或做生意,还有一远方亲戚要帮我办厂,我坚决不同意,我认为那样就没有了学大法的好环境,所以我宁可种地度日。以后我和妻子上门反复讲,把多年不走或从来不来往的亲戚都讲了,每户我们都是买礼物上门,哪怕我们生活上节约,在这方面都比较大方,经过多次劝退,亲戚朋友除及少数人以外,共有几百人都退了。

第三步,向熟人讲,受迫害几年和刚回家那段时间,我和妻子压力非常大,周围十多里的人都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家住路边,走路的人交头接耳朝我家望,河里船上的人朝我家指,车上的人谈我家的情况,亲戚、家里人一齐指责我。越这样我越认为世人都受邪党毒害,更加觉的世人悲哀,更增强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决心,我反复向熟人讲,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也越清醒,我所讲的熟人绝大多数都退了。

第四步:向陌生人、学生讲。我虽然不抽烟,但我身上长期带着好点的烟,还经常站在门口向往日有点头之交的人、陌生人搞好关系,拉近距离。我妻子常笑我:“你为了讲三退,遇到和尚都喊姐夫哥。”我们农村人流动很少,青年人多外出打工,要多救众生,就不能放过每一个机会,如我在地里干农活时,田边有人走,我马上放下农活拦住他们,给他们讲三退。

第五步:向外地人讲,如收棉花、黄豆、芝麻的人,对做各种生意和要饭化缘的人讲。我和妻子买东西分多家买,一般少还价,取得商人的好感,然后向他们劝三退。有时我外出做零工,哪怕老板少给钱我都做,目地也是向他讲三退。在劝退过程中我还体悟到师尊的无量慈悲。师父讲:“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如我家时常遇到有人问路,他们都不到邻居家去问,偏偏到我家来问,路人或学生到我家讨水喝或歇脚,我体悟到是师尊安排的有缘人,我就马上给他们劝三退,基本都退。

还有一天,一个搞推销的人骑摩托车直奔我家门前停下,我立即劝退,他退后回头就走了。下午又一个搞推销的人骑摩托车也是直奔我家门前停下,向我打听谁家要瓦,我马上劝退,他退后马上回头就走了。有几回师父在梦中点悟的一些人,第二天我去劝退,以前我认为他没有参加邪党组织,去后发现他们果然参加了邪党组织,我也帮他们三退了。我时常想:师尊啊,说是我们救人,其实是师父在做,我只不过是动动嘴而已。

劝退过程也是一个修心的过程,有一次我向一对青年夫妇劝退,女的就骂我,言语很难听,当时我想,你这黄毛丫头,我可当你爸,你不分年纪大小。但我马上想到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很坦然,还是把她男朋友的团队给退了。为了多劝退,我和妻子搞好邻居关系,如他们家有亲戚来,我们马上去劝三退,邻居还帮我们劝退。几年来我和妻子劝退近两千人,我们点上同修大多数也都劝退了几百人。

以上是我向师尊的汇报及同修的交流。但我清楚的知道,用师父的法衡量,我做的还很不够,还有许多执著心,如怕心、色心、妒嫉心、名利情都没去干净,发正念有时夜晚十二点没做到,讲真相断断续续。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向内找,要全盘否定旧势力,反迫害,特别是作为一名协调员要把点上学员协调好,按师父讲的“越最后越精進”,共同做好三件事,走正大法路。

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