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生命溶入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和六岁的儿子同时梦到一尊金光闪闪的弥勒佛像在房间里飞快的旋转。早晨起床后,儿子说:“妈妈,我看到了弥勒佛!”因为是在梦中,当时的我不以为然的告诉家人:我也梦到了弥勒佛。现在想来,慈悲的师父为了挽救众生,费尽了心血点化着迷于红尘中的我们。

在几年的修炼中,师父为我承受和付出了我知道和不知道的许许多多,无量心血。我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修炼故事,一直稳步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我的修炼捷径是多看书,向内找。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放的下自我,让自己学会时时溶于法中,那种超凡脱俗的感觉真的是乐在其中。

——选自本文


师父好!同修们好!

不知不觉,踏入修炼大法的大门已经十多年了。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中,我从无知开始,深深的体会到修炼的艰辛与殊胜,更让我切实的体会了让生命溶入法中的每一刻的震撼与愉悦。在这金秋时节,修炼中的我感到收获了很多,我想把学法得法,证实法的过程中的心得与同修交流,也作为一份答卷交给无限敬仰与慈悲伟大的师父。

一、得法前神奇的一幕

有一天晚上,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和六岁的儿子同时梦到一尊金光闪闪的弥勒佛像在房间里飞快的旋转。早晨起床后,儿子说:“妈妈,我看到了弥勒佛!”因为是在梦中,当时的我不以为然的告诉家人:我也梦到了弥勒佛。现在想来,慈悲的师父为了挽救众生,费尽了心血点化着迷于红尘中的我们。我想:这也许是人们常说的“与佛有缘”。说真的,当时对现实麻木,无奈的我就让这个“不以为然”使自己在大法的门外徘徊了很长时间,直到一个偶然的机缘连续拜读了三遍《转法轮》,才让我如梦初醒,然而就是这个“偶然”,我等待已久的万古的机缘在师父的洪恩浩荡中开启,师父从此为我缓缓打开尘封已久的心门,“师父,谢谢!”源于生命深处的感恩向着层层穿越过的空间呐喊……我,得法了!得法的初期,我象一个饿久了的孩子见到了面包,我利用一切闲暇的时间学法,那时我在市场做买卖,在那样人声叫卖喧闹声中,有时看着书我却如入无人之境,我仿佛感到师父牵着我的手,走入神圣的殿堂,最让我震撼的是那种平静怡然的心境,我感到大法为我做了一次全身心的洗礼,师父为我全面回归做好了铺垫。

二、同化真善忍 证实大法

每天看书学法,博大的法理熏陶着我,我如鱼得水,而在生活中同化真善忍的过程中的感受更让我有许多感慨,十商九奸,现在做买卖缺斤少两是司空见惯,而我们家在学法前就洁身自好,并不随波逐流,但是在称东西时候头高头低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师父讲的得与失的法理时时提醒着我,我更严格要求自己去做好。有一天傍晚,下班的高峰,买东西的人特别多,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买了我的东西走了,不到十分钟回来了。一边走一边气狠狠的骂着来到摊床前:“我买了三斤,你却给我二斤六两,我砸了你……。”老人称东西时我清楚的记得是三斤,一点不差,我说,“你的车筐把东西漏丢了吧?”他一听更火了,其实,我抬眼看到他的车筐一点没损坏,东西不可能漏掉,这时床子前围了很多人,整个大厅的人的眼光齐刷刷的投向这里,有怀疑的,有好奇的,有生气的,当时心里说,自己是修炼人,不能生气,师父讲的“忍”的法理开示着我,我仍面带微笑的给他称了一遍,不多不少,正好三斤,放在邻摊床称也是三斤,老人气呼呼的说,“我到那边再称,如果还是三斤,回头我给你道歉。”最后,在老人开口道歉之前,我告诉他:真善忍让我学会了做人。面对老人无理的责骂,那么多围观者目光中的伤害,我想说:走入大法真好!”

三、在协调中升华

在几年的修炼中,开始我为十多位同修做真相资料的传递,我想我不但要把资料送到他们手中,一定要上通下达送到他们的心中。我们勤沟通,常切磋,不断的在大法中升华着,每个人都在切实的做着自己的三件事,善意的提醒与诚心诚意的接触,让我们都感到真是“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我们很少有间隔,些许的人心都会被法很快的熔化。全县第一个学法小组的成立,更让我们尝到了学法学好法的甜头。机缘成熟,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成立了家庭资料点,随后一百多人的资料,周刊,新经文的下载,打印,传递我一个人承担下来,可是,在与这些同修的接触中,我发现整体上存在的不足,首先是学法少,法理不明,关键在于师父让我们集体学法的修炼环境没有开创出来。我们几个同修切磋,首先让有条件的同修在自己的周围在注意安全的情况下组织并参加学法小组。

学法小组相继成立起来了,以前不修炼的在同修的帮助下又从新修炼了。这又牵扯一个协调的问题,当时我除了周围的同修,很少与别的同修接触,以前与我接触传递的是一位老年同修甲,通过接触,我才发现她整个家中的事务,包括儿子,女儿家的事,她都操心,一天或几天看不了书。其实常人心多,常人的事就多,就是有时间看书,又怎能静的下来?而且每次下来新经文都是她一个人往下传,她很有热心,大家有意无意等、靠、麻木让她这种修炼生活持续了几年的时间,师父在讲法中说,“首先要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学不了法如何修炼?没有法指导我们又能修到哪里?耽误了自己,耽误了整体。在接触中,在相互配合上,就象同修所说的她总是蹩脚,开始我选择了逃避,我找到了以前与她接触的同修,同修说:不是她听我的,是我所说的触动不了她那些变异的东西。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条东西很宽的大河,我们站在河的北岸,大河南北分开,我这边汪汪的绿水拍打着河岸,而同修甲那边就连河套上都结着一层厚厚的冰,我知道师父点悟我不该逃避,是否需要水融化冰呢?我恍然大悟:师父是让我利用协调的环境修炼自己的。后来我与同修切磋,把这一百多人分成几个片,让精進的同修、明析法理有热心的同修参与,让同修甲少负责几个人,省出时间学法,在这个过程中我接触了年轻的同修乙。她告诉我,几年前,她看到本地区的整体不行,她就想做协调。当时我说,既然有热心,大家一起来,整体协调不是一个两个人的事,需要更多的同修的参与与圆容。后来她负责一片近二十几人,大家商量好定期在一起,互相交流切磋,修炼中各片好的经验大家相互借鉴,欠缺的地方大家相互提醒补充,共同提高。后来大家在一起交流时,同修去约她,她总是借口不参加,各个片通过同修的沟通切磋较以前明显的稳步提高着,而她那一片……第三次的交流,同修乙给我上了深深的一课,她不但自己不去,还去游说别人,到了约定的时间,定好的七个人,只去了四人。当时自己的人心不断的往外翻,觉的自己很尴尬,就象同修说:这不是拆台吗?我很快认识到自己的虚荣心,执著自我的心在作怪,我想:任何事不都是修炼吗?修炼人所做的每件事不都在另外空间记着吗?她来与不来不都是一个修炼过程吗?我的工作做的哪儿疏漏了?我想我们每个修炼人都有师父看着,她自己有那么大愿望做协调,为什么……?

其实,修炼是严肃的,说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法理夸夸其谈,我在讲真相方面一年没有几个三退名额,真相资料一月不发几份,在与同修交流沟通时叫别人去修,自己实修的威德如何建立呢?同修的状态时时提醒着我除修好自己外,要与周围的同修共同提高上来,这才是师父所想看到的。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是层次与境界的不同。悟到了我仿佛觉的置身事外,那虚荣心,执著自我的心化为虚无,而内心充满着对同修的理解,宽容,那种被无边法理深深包容着,只能心领而不能言表的感觉,我想只有真正实修过来的同修,才能体会到的在整个修炼的过程中就是一个“修”字。在日常生活中,能否时刻记着自己是一个修炼人,能否记住时时事事修自己的一颗颗人心,并能使自己逐渐的达到法对自己不同层次的不同要求。然而并不是每一关、每一难都是这么好过,那种剜心透骨去执著的修心过程,也曾一次次让我在法理与人念间徘徊,逗留。

那时候随着周围同修的稳步提高,我想找原来的协调人切磋,可是没等开口,她早已准备一些同修的传话:有人说你想当领导了,有人说你有干事心了,你说话口音别人听不懂……。说真的,当时家人都配合我,我几乎成了在家的专修弟子。那时我总感觉时间不够用,想想师父九二年就开始传法,而自己九七才得法,得法的初期,由于自己不精進所浪费的时间,随着不断的一遍又一遍学法,总感到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每天加紧学法,炼功,做资料,做协调,并写出一些修炼体会投稿明慧,一天就是三件事,我想我不但自己做好修好,我还要唤醒周围的同修共同提高。那时我有足够的信心,我也能感觉到师父给予我的无量的智慧与能力,我觉的每天都很充实,我能体会到自己溶在法中的愉悦,因为我知道在与同修的接触中注意向内找,修去不符合法的地方。

听着同修的这些传话,我想到协调中的阻力与矛盾,人心的摩擦与碰撞,我知道问题出在哪,知道问题出在哪个同修身上,因为她在背后对别的同修说了很多有关我的闲话,当时我只想那些不该说的闲话,只有同修在法上提高了才能自生自灭,否则这个闲话去了又生另一闲话,但是那些不好的人心、念头还是不自觉的涌上心头:我这样跑来跑去到底为了什么?我不就是干修炼人的三件事吗?假如我连干三件事的心没有还叫修炼人吗?委屈心、怨恨心、求名的心、愤愤不平的心都在“真善忍”面前暴露无遗。

“找她论理去”,“不,师父说过,‘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她们给你传的那些话在同修中会造成不好的影响”,“那也不能去,她们只是一时的状态,不能给旧势力的离间留下借口”。变异的观念的假我和同化大法的真我就这样在较量着,当师父讲的失与得的法理又一次在脑海里出现时,那个后天观念形成的假我已溶化在无边的法理中了。是啊,没人给我制造这些矛盾,没人帮我提供这样的修炼环境,如何暴露又修去这些人心与变异的观念呢!这真的是一举四得。这对于一个需要全身心同化真善忍的生命来说,这无边的大法的威力真的就象一炉钢水掉進一块木头渣。没有了委屈,没有了怨恨,源于法的那种祥和包容着我,让我诚心的道一声:师父辛苦了!谢谢同修!后来我找到当时的同修,把所结的所有扣子通过法理一个个解开,同修说:这都干了些什么事,这事发生在常人身上该干架了。我祥和的说:不会的,因为我们都是修炼人!

在几年的修炼中,师父为我承受和付出了我知道和不知道的许许多多,无量心血。我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修炼故事,一直稳步的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我的修炼捷径是多看书,向内找,遇到任何的所谓矛盾,魔难,首先问自己:为什么出现这事情?师父点悟我修什么呢?再就是对于每个问题的出现都以修炼人的心态站在法的基点上,站在正法的角度来考虑,不逃避,不落下每一个升华的机会。最后就是不要在一个问题上打转转,不管问题出在哪里,都需要自己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其实整个修炼的过程是生命的境界提高与升华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能放的下自我,让自己学会时时溶于法中,那种超凡脱俗的感觉真的是乐在其中。

四 一切随机而行 走出自己的证实法之路

我们正法修炼没有榜样,没有便车,更不是大帮哄。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得到的真相资料不多,我就和同修一起到复印社去复印,后来复印社迫于中共的淫威不给复印,我就自己手抄资料,做浆糊贴出去,看着周围站满看真相的人群,我一次又一次感佩师父对宇宙众生那洪大的慈悲,后来外地同修给我带来真相模子、纸、不干胶、油墨,我开始了自己制作真相资料的第一步。

其实师父在我们开始修炼时,就在每个人的体内体外下了许许多多的机能和机制,我们修炼中的一切都在随机而行,体现在三件事中,无论我们做什么,无论怎样做,关键看我们的用心成度,只要我们去做,我们的智慧要多少有多少,一切尽在其中,真的是各取所需,“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在做三件事上,没有太多的局限,无论何时何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去责无旁贷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一切。我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的动力源自于师父的谆谆教诲,我体悟到生命的意义在于同化大法,修炼的每个过程就是让自己的生命在所有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不断的去同化法,不断的去实践宇宙法理“真善忍”。

修炼中,一路走来,想想师父浩荡的洪恩,博大的法理,那种源于生命深处的感动,让我常常面对师父的法像无言以对,有时张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只深深喊一声:“师父,您好!”弟子只有不断的明析法理,不断的去修正自己,抓紧时间救人,走好最后的伟大的助师正法之路,以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