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正法修炼中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七日】 二零零四年春,迷失了五个年头的我再次被师父慈悲唤醒。打开保存的大法书籍,面对着师父的法像,我目瞪口呆,大脑没有了思维,只有心潮在翻滚,随之是无声的泪……。

师父没有丢下我,再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醒来时,那种痛悔是刻骨铭心的。这几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三件事一直做的很顺畅,救度的众生也越来越多:工人、农民、商人、军人、学生、公务员,大的七、八十岁,小的只有几岁。只要是有缘人,我都把师父救度众生的无量慈悲,把真善忍的美好告诉他们,基本上都选择三退,没退的很少。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二零零零年起,五个年头后,我才回归正途,这其中我走错修炼之路,留下了抹不去的遗憾。

*醒悟

二零零四年春,迷失了五个年头的我再次被师父慈悲唤醒。打开保存的大法书籍,面对着师父的法像,我目瞪口呆,大脑没有了思维,只有心潮在翻滚,随之是无声的泪……

仿佛就在昨天,我手捧着《转法轮》一气读完,当时的心情无以言表,世上竟有这样的书,竟有这样了不起的人。法理给我展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的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转:我要做一个修炼人,我要跟师父回家,不管我修炼的如何,就是到法轮世界去当一棵草,也不留在世上当一个人。每天到学法小组学法,早上到街心花园炼功,抄、背师父的经文,为有缘人请《转法轮》,看样子很精進。可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后,为什么就没了正念,没有和同修一道修炼下去,也就是为什么没有走过来了呢?今日学法悟到:我是在修炼的基点上偏离了法,目地不纯。我当年修炼的目地是为我的,私到什么成度呢?就是到法轮世界当一棵草,也不在世上当一个人,完全是为我的修炼目地,怎么能兑现一个大法徒的史前誓约呢?当魔难来时,在各种人心的干扰下,怎么能从法理上做出正确的抉择呢?“在惑乱当中对你的大法本身能不能认识还是个问题呢!有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就会有干扰,有考验。”(《转法轮》)

修炼是神圣的,修炼是严肃的。泥泞留痕,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站起来。虽然我心中不忘大法,不管邪党怎样给大法造谣抹黑,我没有改变对大法的信仰。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逐渐的失去了集体学法和集体炼功的修炼环境。一开始自己还坚持着,时间一长,慢慢的就法也不学了,功也不炼了,把大法书包好、藏好。直到二零零四年春,师父没有丢下我,再一次把我从地狱中捞起。醒来时,那种痛悔是刻骨铭心的。

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二个人比赛摔跤。一个身材魁梧,一个娇小刚健。每次比赛这位魁梧者总也胜不了这位娇小者。后来经魁梧者查访,知道他的母亲是地神。每当摔跤时,只要娇小者将身体向大地上一靠,大地就给他无穷的力量。后来这位魁梧者将娇小者举到空中,使他无法与大地接触,失去了力量的源泉,将他打败。我之所以迷失,离开了师父,离开了法,是因为邪恶间隔(迫害)了我,是邪恶钻了我执着个人修炼圆满的空子,甚是危险。师父不承认,大法不允许。从法理上认识到是邪恶的旧势力破坏了师父为我们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炼环境,是一次破坏性的检验。我要走回来,回到师父身边,我不能离开法,更不能失去法,所有在这期间我没有的师父讲法,我追着同修往家请,每天坚持学法。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无颜看师父法像一眼,我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不配做大法弟子,我不能原谅自己,我必须加倍再加倍的补偿,我要从新做起。 

在这期间同修们鼓励我,白天带着我一起印资料,给同修送资料,发真相材料。晚上我追悔自己象是做错事了的孩子,跪在师父法像前,读《转法轮》,有时眼泪模糊了自己的眼睛,才知道是无声的泪在流。有师父的呵护,有同修的鼓励,有一颗要做大法弟子的心。我回到了大法中,回到了同修中,回到了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中: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是在助师正法,是在反迫害中揭露邪恶,救度世人,那我就去救人。

*救人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二零零五年一月又发表了《大纪元郑重声明》。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也发表了。我悟到正法進程進入到一个新阶段,师父在正法,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有约在天的,随师层层下走到今日,在人间救人,这是宇宙中久远年代师父就安排好的一件圣事,一切尽在历史中,生生世世轮回转世,生生世世期盼等待,为的就是这一天,世人都是师父的亲人,师父要救亲人,带亲人回家,我一定要将这件圣事告诉亲人。

我首先在自家中劝三退。一家三口全部退出党、团、队。然后是娘家、婆家(有一人学法轮功),两家人五十多口,基本上都三退了。

找我的好友、同学讲。小学的、中学的、大学的;能找到的,能遇到的,我都讲。不管对方怎么想,我就是要把师父度众生的福音告诉他们。我有一个大学同学来看我,在“七·二零”前她也在学《转法轮》,但“七·二零”之后就不修了。我想:这是师父安排来的,我要把邪党迫害的真相告诉她。我就把我的修炼过程和我们得法的目地讲给她听,鼓励她一生什么都可以舍,唯大法不能丢。她明白后表示回去从新开始。临走她把亲朋好友二十多人的三退名单留下。我问她能保证全讲明白吗?她说一定能,我会回电话的。几天后,她电话告知我那些人不但同意三退,而且感谢她替他们做的这件大好事。

当年发展我入邪党的两位老同事其中一人已去世。一个退休后随儿子住,尚未联系上。一次在街上无意中碰到这位已去世老同事的女儿和一个人在前面走,我赶上去,直接就和她讲真相。他女儿是一位教师,听完真相马上退党,同行的另一位也退了团队,同时也替他父亲三退。当年我入邪党时的单位领导我也找到三位,这三位老同事与老伴共五人全部退党。因为我的工作关系办理入邪党的,目前还有三人未联系上,我一定要找到他们劝三退。

原单位的同事,四位局长(其中一人已去世也三退),五位科室长全部三退。科室成员除一人还未联系上外,全部三退。退休的老同事,每年都有一次活动,我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带真相材料,劝三退。今年活动时,我给几位老同事劝三退,其中一位他不但退了党,对邪党的认识很深,他老伴已去世,他也同意给退党。

其它单位的同事,只要有机缘我就讲,特别是在公务用餐时,一般都超不过十人,我早去晚走,单兵教炼,既照顾到他们个人利益,又在相互不知道的情况下三退,个别坐在我身边的人,边用餐边找机会讲,把手一伸,名字就写在手上,很自然就救了他。看到他们明白真相,选择未来,我真心为师父的洪大慈悲所震撼。我一个小小的大法粒子,是师父给予我证实法、救众生、修自我的机会,我没有任何理由做不好。每当我出现畏难,出现怕心等执着心时,我就警惕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的使命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世人都是师父的亲人,你敢不救?

一次到机关大楼讲真相。当时有两位三退后我留下真相材料就下楼,走出楼道时,不知怎的突然间心里不舒服,很慌乱,怕心来了。当时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身体都觉的不是自己的了。我求师父加持,发正念:大法弟子在救度世人,哪个邪恶敢动。怕心人人有,但那是人,我是大法弟子,物质不同,邪恶你干扰不了我,时至今日我没有把你这个败物修掉,那我今天就把你这个败物(怕心)吓掉!我就吓死你!心越跳,我越念,我满眼的泪水,一边走,一边念,都念出了声,“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走出两百米左右时,这颗心渐渐平息下来。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

一日我走在街上,老远处就见到俩人对面走来。其中一人我认识,是组织部的,“七·二零”前后参与了一段调查机关学法轮功学员的事。当时我很犹豫,怕心来了,真相讲不讲,想着想着就走到了跟前。心神一定:师父的亲人,我一定要救。我马上打招呼,他也很客气的说,现在退休了,没什么事。这个人是军转到机关工作的,怎么跟他讲呢?正难着,师父立刻给我一个机会,只听他说这两天不舒服,同老伴出来走走。我脱口而出:你不是学法轮功的吗?他说:我没有学,我说你怎么没学。几年前在街心花园有不少大法弟子在炼功,我看到你也在。他很尴尬(其实他是去看机关都有谁在炼功)。

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给他讲真相,讲邪党对大法的迫害。讲大法的美好,世人的选择,劝他三退,告诉他要保护大法弟子,要善待大法,一定会有福报。最后他同意三退。我说你曾是军人,就用君仁这个名字退了吧,取正人君子之意。这时他妻子也在一旁静静的听,我便问到大嫂的名字怎么称呼?这位君仁先生马上告诉我他妻子叫什么名字,并说不是党员,只入过团和队,他妻子也同意退了团队。俩人很友好的与我再见。我心想:在新宇中我们再见,这是多么美好的选择。不管是谁,干的是什么职业,都是师父的亲人。难道我们还有理由去区别哪个该救哪个不该救吗?都得去救。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生活中遇到的有缘人,有机会就讲,我一心就是讲,师父让我们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我就讲。走在街上,遇到发广告的,一念之中就是师父让我救你,三言两语就三退。遇到问路的决不错过机会。一次在街上,一辆轿车在身边急停下来,打听某处怎么走,我顺手把包里的真相材料拿给他,并放上护身符,告诉他,相信大法,退出邪党,保平安,详细告诉他要找的地方,他很高兴的三退,并一再谢谢。路边的乞丐;路边算命的;路边卖花的;路边求职的;遇到我就讲。

一次我正走着,一个摆摊的算命人喊着我说:“你一脸善容,是个有福之人。”其实我已经走过去了,听他这一说才悟到师父让我救人呢。我反身回来说,既然如此,还用算吗?他笑了,递给我一个凳子,我坐下来问他,测不测字,他说测一字就行,我说测三个字“法轮功”,他又笑了,说你是信法轮功的?我说信。借此,我给他讲邪党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和平抗争,救度世人的责任,最后他用真名退团队。

路边卖花的也是讲真相的好环境,我去买花时,有时能遇到其他人买花,我就跟他们讲真相,有些人是学过大法的,有为大法鸣不平的,有为亲人学大法遭迫害而对邪党不满的。他们对邪党迫害法轮功,都有一定的认识,象这样的群体,只要你讲,保证都退,他们都是等着你去救。

奥运期间,各地执法部门,把持很严,如临大敌,满街都是。一次我去买花,一个执法人员也去买花,我就与他拉家常:哪儿人?叫什么?当他告诉我叫什么名时,我就直呼其名,告诉他年轻人要讲真话,要做一个好人,要善待他人。还未讲完,他说你是法轮功,我说是。他说我是执法局的,满街都是我们的人,你还敢讲?我心想:你是个什么邪法?我有宇宙大法,我一定能“收降”你。一念即出,他顿时哑口,只瞅着我不放声。我说我给你起个名字退了吧。意外的很,他说就用我的名字退。象这种情况我遇到过几个。实际上世人的救度,我们的修炼,尽在师父的安排之中,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看我们这个心怎么动,这一念怎么发。

讲真相中不是所有人都能讲通的。对这样的人,一开始我也有想法,怎么老讲就不明白呢?有一个人,我给他讲了小半天,发正念,比古论今,也没给他讲明白。还有一个人,也给他讲了好长时间,我认识到有难度,言语中全部充满着党文化的毒素。这样的人,在实修中,我也是一个经过了一个逐渐认识的过程。讲真相救众生,是我们助师正法的一个过程,一个最后的修炼机缘。必然有我们修炼的东西在其中。凡事向内找,找自己在法理中的认识是否清晰坚定,找自己在讲真相时有哪些执着心,找自己是不是在用慈悲救人,而不是去怨他,放弃他。不管对方如何,救人的正念不动。我认为:实际上讲真相是把自己一点一点讲明白了,一点一点的修去了人的东西,一点一点在法理上提高了,一点一点在整体上提高了。能否救得了他们是有多方面的因素,不一定象表面那样。每当想到有一些人是救不了的,我心里有一种很无奈的怜悯。被救的世人,虽然他当时没明白,不等于他以后不明白,不等于他不能救。只要大法弟子三件事还在做,他就有机会得救,他就有希望。不明真相的世人,或骂你一通,或警告你什么,可能都是对着你哪颗心来的,给你魔一把,给你一个提高的机会,我们在讲真相中有许多业力是要消的。有的世人甲同修没讲通,乙同修三言两语就讲明白,马上三退。丙同修的老父亲几年下来也不通,丁同修一声老前辈就叫开了他的笑脸,主动退党。不管你讲通没讲通,我们都怀着救人的慈悲心去讲。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都是安排的最高,安排的最好的。

刚开始讲真相时,心想我只管去做就行了,到时候师父一挥手一切都解决,一切都搞定。师父为什么不去做这件事情,因为是我们在修炼。师父为我们安排了这个修炼的大舞台,让我们在这个大舞台上证实法,救度众生,让我们在这大舞台上展现大法弟子的威德。一切都是为大法弟子而存在,是大法弟子我们在修。师父在正法,我们大法徒是在助师正法中修炼。从法理上我认识到了大法弟子为什么是主角。地球是师父正法的聚焦处,宇宙中层层佛道神都往这瞅,瞅什么?在这小小的地球上,造新宇的主尊在这里,未来新宇的层层主和王在这里,未来新宇的层层众生在这里,未来新宇的新人类在这里。我跟师父走,跟定了,走师父安排的路,走定了,三件事做定了。不论助师正法时间长短,如何艰难险阻,我就是要走正正法修炼路,做真修弟子。

从去年开始,我经常鼓励已三退的世人传播真相。一开始我不是很有把握,但是我认为凡是大法的事、救人的事,那就去做,师父一定会点悟。

二零零四年春我刚醒悟过来时,我家有一个袖珍VCD,我经常带着它约几个人看,效果挺好,后来VCD坏了,太耽误事了。因为光碟直观效果好,我就买了十几个DVD,分别送到亲朋好友家,让他们看真相的同时也叫他们的亲朋好友看,并传递,明白真相就三退。我送给我小学老师家一个,老俩口都三退,他们亲人回家也看。送给我中学同学,他的亲友也看,他一家三口都退了团队。夫妻二人现在都看《转法轮》,我也经常带给他们真相材料,也同他们交流体会,看完的真相材料都发出去。

有一位亲友明白真相后马上三退,丈夫和女儿也退了团队。她姐弟四人四个家庭成员都退了党、团、队。现在这位亲友和她的女儿也修大法。她本人三件事都是象老同修一样去做。家人经常陪同她一起出去发真相材料,贴真相材料,没有人要求他们的家人这样去做,都是他们明白真相后,知道大法好,师父慈悲在救人,是大好事,所以他们都做出了好的选择。

还有一位听完真相后一家三口退了团队,而且是动真心、动真念的信。一日夫妻骑摩托车,在路上被警车撞了。她马上给警察讲真相,还告诉警察你们今天是沾了大法的光,是沾了我们的光,我们要不信大法,不戴护身符,今天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她的一个同事是大法弟子,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告密,单位要挟她,不写“悔过书”就开除。她知道后立刻找到那位大法弟子一起去领导那讲真相,她告诉这位领导说,学大法的都是好人,你现在上哪去找这样的好人给老百姓办事,不能开除好人。

还有一位亲友经营食品,他的一家四口都三退(老父亲退了党,夫妻二人、儿子退团队)。双方父母家庭二十多人,还有食品摊位雇佣的五个人也三退,而且使用真相币,都是他们明白真相后的选择。老机关中一位公务员三退后,一直在做着维护大法的事,从大法书改字开始,他就给打字,平时给同事捎资料,新年前给机关同事捎真相贺卡,都是我准备好资料后,她直接去做的,直到今日。

*坚定

几年来,我学法、背法、发正念,真相讲的越来越多,同修也与我交流,家里也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坚持学法,不断用大法归正自己,精進实修,绝不懈怠,没有时间放松自己,更没有理由放松自己。

零六年底,一位同修在讲真相时被恶人告密,遭绑架。这是位老同修,“七·二零”后在家偷偷学炼大法。我知道师父无时不在看着我们,师父在为我们着急。我与她一起学法交流。我们是谁,我们为何来到这里,来这里干什么?在法理上提高了,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明确了,必须走出家门去救人,家门都走不出来,怎么能走出人呢?她立刻投入到正法洪势中,真相讲的很好,救人也很多。突然被绑架,这对我来讲也觉的很突然,同时我丈夫也接到了公安部门打来的电话,说如何如何,丈夫象拼命三郎对我,同修也有劝我暂时出去躲一躲。

我心想:师父告诉了“不能因为有虫子,我们澡也不洗了;也不能因为有蚊子,我们都得上外面找地方去住”(《转法轮》)。这是我的修炼场,我就是要把蚊子赶出去,我就是来打扫浴缸的。在另外空间这是我的世界,我的世界大门上联是“法轮大法好”,下联是“真善忍好”,横联是“师父您好”,任何邪恶也动不了我,我决不离开。

我从下午四点开始发正念,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干扰、破坏,就是旧势力的本身,我也不承认,我是大法弟子,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邪恶不配管,一切师父说了算。同时发正念清除我丈夫背后的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铲除背后共产邪灵的操控,让他主元神清醒,决不允许邪恶利用他对大法犯罪,最后毁了他,发正念加持被绑架的同修。我一直没有离开房间,虽然当时我的心态不是很稳,但是我的主意识很清醒。从晚上十点开始,我什么也不想,我就是给同修发正念。子时发正念后,心态格外的平静,我就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直到天明。二十四小时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直到今天(我也没看见一个警察来我家,单位也没有人来)。一切都象没发生一样,我还在做着三件事。

事情过后我反思自己向内找,这几年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三件事一直做的很顺畅,救度的众生也越来越多:工人、农民、商人、军人、学生、公务员,大的七、八十岁,小的只有几岁。只要是有缘人,我都把师父救度众生的无量慈悲,把真善忍的美好告诉他们,基本上都选择三退,没退的很少。有时也在数着三退的名单(我把A4纸截成的小条用皮筋捆成一束,每天三退的名字我就往上写),我手中的纸条一张一张在减少,直到用完,再绑上一束,心底处透出了暗自的高兴。显示心,欢喜心,证实自己的心从骨头里悄悄的往外露,人心一出自然不在法上,邪恶旧势力就钻空子,发生了上述那件事。幸有师父呵护,及时在法上归正,有惊无险。大法弟子救众生,这是大法赋予的历史使命,我们是有约在天的,是久远年代师父就安排好的,我们在人间修炼,讲真相救人。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就连我们本身的业力都是师父在承担着,更有我们不知道的师父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没有师父做的一切我们都无法修炼,何况救人呢?

这几年的学法修炼中,从整个身心上体悟到了师父正法,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修炼尽在大法中。我是一个做了子宫摘除手术十六年的老年妇女,零七年正月我来了例假。“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转法轮》)。体悟了另外空间那个体没有伤的法理。这是用人类的任何一种所谓的科学都解释不通的。我过去对大法中师父讲给我们的借功、返修、真疯、涅槃、武术气功、云游、辟谷等当作一种修炼方式或故事去听去看了,可是也琢磨师父讲的话就是法,我们修炼所证悟的一切都是这部宇宙大法,那一定有我还未领悟的内涵在其中。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给我们一步推到位,给我们清理身体,给我们下法轮,给我们象种子一样种上了上万而不止的功能,以保证我们在今后的助师正法中走正师父给安排的路,能完成使命。我渐渐认识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的法理的无限内涵。我们讲信师信法,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师父给予我们能修炼圆满所具足的一切,那我们在反迫害和平抗争中是否用了这些法宝,在身陷牢笼时是否一指锁头就开,一抖搂铁链子就开,在面对邪恶绑架时是否一个正念,恶警就被定住。在做三件事中,我们怎么能行神事显神迹。我们在人世间修炼,实质上对应的是另外空间的物质,只要我们能在法上认识到,就能逐渐的做到。我们是在用大法救人而不是其它,我们是在证实大法而不是证实其它。

一次我走在街上,看见前面有一个卖瓜人,我想给她讲真相,但离的又远,一时还追不上。我一念过去:请护法神拦住她,我要救人,可是不见她停步,我喊住她一问,才知道她早就三退。我和她交流后留下材料就走了。边走边想,指挥部下命令为何不好使,一定是我的命令有误。没过几日,我在街上看到有两个学生在我前面走,还点燃了两支烟要抽,我心上一念,孩子们不要抽烟,它伤害身体。就看见他俩同时把手往后一甩,两支烟落地还在冒烟。我追上一念,请护法神帮助,如果这两个学生不明真相就拦住,如果已三退就让其快走,只见着两个学生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戏耍起来。我急步追上讲真相。其中一个学生的奶奶是学法轮功的,已帮他退了;另一个不知道真相,讲明后退了队,并告诉他俩以后不要吸烟,要爱护身体。

我们是人在修炼,我们是以人身在世间讲真相救人,但用的是神念。我们不是普通的人,我们是修炼的人,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这样的人去讲真相救人,还是人对人吗?用师父给予我们的佛法神通去讲真相去救人,就能证实法。

师父将宇宙最荣耀的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给予了我们,为的是助师正法,兑现誓约,返本归真。我们随师下走到今天,已经是师父的无量慈悲了,特别象我这样不争气的。师父恨铁不成钢,是因为师父要把我们锻成钢。师父为我们承受了一切,为我们耗尽了一切。作为弟子我扪心自问,愧对师父。今日考试弟子只交一颗心,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弟子无以回报,只有精進。

隔洋跪拜叩师恩!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