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对待受迫害同修的家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说一件小事,不是说锦州大法弟子做的好,是想提醒大陆同修,一定要慈悲对待受迫害同修的家属啊!他们也是众生,而且是处在难中的众生,慈悲对待他们,就能化解他们的怨恨,就能减轻狱中同修的家庭魔难,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二零零八年春,在锦州邪恶大抓捕中,一位山东同修(以下简称A同修)被锦州恶警非法绑架并关押在锦州看守所,由于这位A同修根本就不认识锦州任何同修,锦州同修只是听说有位山东同修被绑架到锦州了,究竟是谁,家住哪里,都不知道。锦州大法弟子在营救本地同修的同时,也心系这位外地同修,想尽办法打听这位A同修的姓名和详细家庭地址。曾有一位同修为营救A同修,在坐车参与营救时,遭遇邪恶搜查身份证,被查出是法轮功学员,该同修正念很足,虽被撵下客车,但没有遭到迫害。半年时间过去了,听说邪党就要非法审判锦州数位同修,也包括这位A同修。

就在开庭的前一周,我们终于弄到了A同修的家庭住址和他本人的姓名,可是一打当地的“114”查询电话,说A同修的宅电没有登记。怎么办?这时我们没有灰心,大家说只有亲自去一趟了,有两位女同修主动提出要前往,她们中的一人还在打工,向老板请假后,当晚她们就去火车站买票,可售票员说票已售完。这时她们没有动心,发正念求师父,就在转身要走时,售票员喊住她们:“有两个人退票,是卧铺,上铺,要不要?”她们惊喜的回答:“要,要!”当时她们心想,地铺都要啊!这样,当晚她俩就登上了去山东的火车。

她们一路正念,在家的同修也正念加持。经过一夜多的旅途,到达了山东某市,但距离A同修的家,还有二百里路程,她俩转乘大巴车,数小时后,最后又打了一台出租车,于中午时分终于打听到了A同修的家。当这位山东同修的妻子将两位千里迢迢赶来的同修迎到屋里,听明来意时,她激动的泪水直流,一时说不出话来。由于路途遥远,二位同修又渴又饿,就要水喝,A同修的妻子转身去外屋取水,可一会儿她又空着手進来了,同修又说要喝水,她才回过神儿来,连忙说:“对,对,我忘了。”这才将水取来。后来两位锦州同修才得知A同修的妻子正在打工,这是赶上她中午回家吃午饭,她说:“你们早一会来,晚一会来都见不到我,我吃完饭就该上班去了。”感谢师父慈悲,帮助我们找到她。

A同修的妻子还未修炼,她十分感谢锦州大法弟子,也很有正念。在日后营救她丈夫的日子里,她非常配合我们,曾经几次来锦州找到迫害单位,每到一处她都是正面洪扬大法,抵制邪恶。特别是当邪党非法开庭时,她在邪党法庭上表现很好。当她听说他们当地还有一名同修(简称B同修)也被绑架到了锦州,还被秘密判刑了,回到山东后,她扔下一个正上初中的女儿,几经周折,找到了B同修的父亲和其姨母,并亲自陪同他们来到锦州,她还向自己的亲友借了二千元钱为B同修打官司,可她的家中十分拮据,锦州恶警抄家时,已将她家的积蓄(连现金带存折)全部抢走。丈夫被绑架后,为了维持生活,为了供养孩子上学,她不得不出去打工,每月只有五百元的收入,几次来锦州营救丈夫,耽误工时,还开不到五百元。可她毫无怨言,她说:“锦州大法弟子与我丈夫都不认识,都能象亲人一样关心他,我作为妻子就更应该做好了,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为了营救丈夫,上个月中旬,她再次来到锦州,还带来了B同修的姨母和一名山东同修(简称C同修),她的想法是想让C同修与锦州同修互相交流营救的体会。可C同修却在来锦州的火车上与两位常人吵了起来,吵的还很凶。在与锦州同修交流时,C同修流露出对受迫害同修家属的不善,当时我们锦州同修觉察到了,但并没在意。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我们感到有必要写下此文。

B同修的姨母在锦州监狱见到B同修后,就与C同修回去了。A同修的妻子留下来,继续向锦州邪恶索要被抢来的钱财。有一天听说邪恶马上就要将她丈夫A同修转至锦州监狱,说现在若能到看守所,或许能见上丈夫一面(她来锦州多次,只在开庭时见到了丈夫),锦州同修马上陪同她赶往市看守所。到看守所一打听,说人刚被拉走。她们马上打车往监狱追。这时A同修的妻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失声痛哭,哭的出租车司机直懵。与她前往的同修劝她别太伤心,注意身体。这时她边哭边叙说,由于她是山东口音,司机没听懂,与她接触多日的同修听明白了。她说:“我丈夫被锦州(非法)抓捕时,没有给我任何手续,当时我不在家。我感到天都塌了,走投无路,很长时间身边无一人过问我们母女,当地同修我也找不到。我到哪里去找丈夫啊!我们母女怎么生活啊!我开始恨我的丈夫,他把家扔给我一个人,把一个才十五岁正在上学的女儿扔给了我一个人。原来我家开了一个小店铺,维持生活,这一下钱都让锦州警察抢去了,没有资金周转,小店被迫关闭。我天天想念丈夫,丈夫你在哪里?我怎么才能找到你?后来我只身一人来到锦州,由于人地两生,无处投奔,只好去找警察,他们说我丈夫在看守所,可我去了那里,却没有见到丈夫。几天后回到家中,由于临走时给孩子的钱留少了,孩子已经没钱买食品了,我一阵心酸。痛苦中,我不得不去打工,每月只有五百元的收入。我一个女人要供女儿上学,我们母女还得吃饭呀!天哪!我可怎么办啊!有一天我想起丈夫常说的一句话,“信师,信师”,我想我也求求你们师父吧,我在心里求李大师帮帮我。”

“突然有一天,锦州来了两个人,就是帮我找丈夫的人来了。看到她们那么善良,就感到亲人来了,我用语言说不尽对她们的感谢,随后我来到了锦州,锦州的大法弟子对我就象亲人一样,在那里我被他们善良的心所感动,她们和我非亲非故,也都有家有口,却能放下自己的安全找到我,这时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只有最伟大的师父,才能教出这么好的弟子。我的心彻底变了,我再也不怨恨我丈夫了,他也是无私的人,他也和世上的人非亲非故,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在锦州大法弟子慈悲、善良的场中坚强起来了,我要站出来,配合大法弟子反迫害!”

现在A同修的妻子已回到家乡去了,相信师父的加持和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能伴随她们母女度过艰难岁月。

写到此,我们想再次提醒大陆在家的同修一定要多多关心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人,不时的向他们讲清真相,让他们感受到温暖和大法弟子的慈悲,不要埋怨他们,更不能对他们说话态度生硬,应该体谅他们的苦衷。特别是每逢佳节更要前去探望,不在礼物多少,在我们的诚心。记的二零零七年阴历大年的前几天,我市的在家同修,自发的组织起来,将本市(外加一个县)的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名单统计在一起,分头看望了他们的家属,感到家属十分感动,对大法的认识普遍大有好转,正义感也随之升起。

今年以来,邪党利用奥运大肆抓捕大法弟子,又有数以万计的同修被关進了黑窝,我们在发正念加持他们的同时,不要忘了他们的家人,家属中虽然也有修炼人,但毕竟占的比例不大,还有许多连带的亲属,这也是个巨大的群体,众多的众生,急待我们去救度。让我们相互补充,整体圆容,放下自我,做好三件事,为救度众生,为营救同修而努力。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