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大庆石油管理局的职工庄刚祥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庄刚祥现年41岁,是原黑龙江省大庆石油管理局的职工。自99年7月20日以来,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持续不断的残酷迫害,直到今天,他还都无法过上安稳的日子。

北京上访遭迫害

99年6月下旬, 由于在户外炼功,庄刚祥被大庆市大同区高台子派出所的恶警孙宝文、扬云生等连打带拖,弄到派出所。恶警扇他嘴巴子,罚站,并威胁要将他关看守所。

99年7月3日,庄刚祥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关押在角门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殴打他,后被弄回大庆。他的工作单位采油八厂奉上级指使把他和其他大法弟子关到三矿前线的办公楼,欺骗和威胁逼他们所谓的“转化”、骗他们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

99年8月,采油八厂私自把他关到三矿前线的办公楼以欺骗和威胁的手段让他说了违心的话并在八厂电视台播放,造成极大的恶劣影响。庄刚祥由此认识到恶党的邪恶本性。经过自己认真思考,决心继续坚定修炼,并用实际行动挽回造成的恶劣影响。

99年10月,庄刚祥进京上访被抓,被非法关押进北京某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对他进行殴打,逼问他来自哪里?并威胁说:这间监舍就是5、6天前打死北京科技大学女讲师的屋子,就是因她不说出自己的单位。他们还给他演示了如何打死这位女大法弟子的大致过程:两个男犯人各拉住她的一条胳膊使劲往墙上摔,正面和背面轮番对着墙摔,还不说,就让一个更狠的打手飞起一脚踹她的脖子,直到她窒息而死!后来他们给他‘上刑’,用筷子和牙刷的杆使劲戳他的软肋和大腿的肌肉。在这迫害面前他退缩了,说出了自己的地址。为此,他们很得意,说又可减几天刑期。

11月庄刚祥被绑架回大庆,关在大同看守所。第二天单位将他开除公职,自此他失去了生活来源。

2001年11月,庄刚祥再次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当时有很多从国外来开司法大会的外国友人在天安门附近逛,他被恶警卡着脖子往车里拖的情况,庄刚祥故意用英文向他们呼救,想引起国际人士对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关注,把这些老外都吓坏了!

当时庄刚祥听到一个警官模样的人说:据昨天北京市信访局和天安门公安上报国务院的统计数字表明,已被抓捕和遣返的法轮功上访人员总数已经超过5500万人次,按照立法程序,或许会给你们平反,至少应该从新审核此事了,但愿你们有好的结果。

后来庄刚祥被关到一个不知名的看守所,那里关了大约有一百多人,警察怨气很大,说连续几天没休班了,并把怨气都撒在了维护人间正义的大法弟子身上。

庄刚祥看到,一个南方来的女大法弟子,正抱着一个仅几个月大的大法小弟子,邪恶的女警为了逼她拍照,野蛮地从她手里往下抢那婴儿,孩子那悲怜哭声都未能使那恶警住手。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大声劝说:那么小的孩子你就让她抱着吧!可是恶警马上冲他大吼,引来旁边几个大个的恶警对他动武。几百只眼睛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扔在地上。在那一刻,庄刚祥对北京的警察彻底失望,她们的野兽行径怎能为人之母,为人之妻呢!就因为他对此事说了一句良心话,竟被戴上了18斤重的死囚镣铐,双手铐在背后,手铐连着双脚,行动生活无法自理。

邪恶的大庆劳教所

一个多月后,庄刚祥被大庆610绑架回大庆,并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在大庆市劳教所。在那里他被上过绳、灌过止痛片,灌药时用螺丝刀把他的牙别掉、上下牙彻底活动,近一个月无法用牙进食;曾被多次罚坐一厘米厚的钢板制成的铁椅子老虎凳)7天,最长达一个月,曾在冬天被扒光衣服坐进铁椅子,双手被用手铐铐在椅子上,把他的手上染上墨水,让他在他们编好的所谓“转化书”上按手押。他也被群殴致昏、牙齿被打脱落后逼坐铁椅子,也曾双手铐在床上九个多月。

他曾被恶警指使的犯人在路上拖,衣服、皮肤均被拖烂,后因其他大法弟子呼吁,恶徒们才改变方式,用绳子把两手捆上再用木杆穿过抬着。

2002 年1月22日晚,大庆劳教所播放“焦点谎谈”,大法弟子曹景栋、庄刚祥说电视节目是不真实的,于是大队长王英洲窜上前去抓住曹景栋,其他刑事犯人一哄而上,一部份帮助抓曹景栋,还有的动手打人。这时庄刚祥、魏本生指责刑事犯:你们怎么能动手打人呢?!话音刚落,庄刚祥便被刑事犯打倒在地。当他清醒过来时,发现一颗牙被打掉了,口腔在流血。曹景栋和庄刚祥被推在老虎凳上。庄刚祥被持续两天两夜坐老虎凳。为此他绝食抗议。

2002年8月底,庄刚祥因被迫害致心脏病、腿抽筋而被所外就医。

2003年3月6日,庄刚祥身上带着“法轮大法” 条幅在大庆市东风新村某派出所被恶警们发觉,他被殴打成重伤。头部多处被硬东西扎出血渍,整个脸部青肿,直不起腰,无法走路,被抬着劫持到劳教所。当晚被几名犯人抬到一大队进入了隔离号(又称小号),据认识庄的干警和犯人说:要不说他是庄刚祥,还真认不出他来呢!

这时的庄刚祥只能躺着,小便失禁。可第二天就被副大队长王英洲强行弄到束缚椅上,在艰难的痛苦中坐了七天七夜。七天后虽然 不叫其坐束缚椅了,可在晚上睡觉时却被恶警王英洲指使让包夹的犯人把庄刚祥的手用手铐铐起来睡,向外撒出谎言说:是防止他自杀和他的个人安全。这完全是谎言和诬陷。庄刚祥就这样被持续迫害了一个多月。

人间地狱长林子劳教所

2004、2005年由于邪恶的大庆610办公室头子命令不许给他办身份证,致使他无法找工作,只好寄住于哈尔滨的亲属家,由于610特务的长期跟踪监视,他的亲属无法承受,于2005年8月份将他辞退了。

2006年2月份,在给另一亲属出苦力卖东西时,庄刚祥被来哈尔滨搞所谓同一首歌招待会的邪党公安部恶人指使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劫持到万家劳教所,万家劳教所拒收,又被关押到长林子劳教所进行迫害。期间他被非法灌食。据长期从事该迫害的犯人自己讲,所灌“食物”里面有不明药物,灌的盐水用的是非食用盐。他也常遭受莫名的殴打、用电棍击打等。双耳也被打伤,随呼吸通风。

2006年5月初,庄刚祥又被长林子劳教所5大队队长赵爽用电棍电,打耳光。5大队全体大法弟子同时抗议,要求停止迫害,赵才停手。几天后,庄刚祥被调到2大队,后来又从2大队调到1大队。

2007年4月份,庄刚祥再次被非法关押,这次被非法关进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一大队。庄刚祥得知,劳教所逼迫大法弟子的家人、亲属一定要按劳教所的要求回答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问题后才能接见的邪恶行径,于是绝食抗议。庄刚祥绝食两天后,一大队队长杨金堂对庄刚祥加重迫害,把庄刚祥锁在铁椅子上5天5夜,致使庄刚祥下来后,腿瘸了大约一星期。

由于庄刚祥坚定修炼大法,他的亲属、家人都受到了牵连,遭到不同程度的干扰、恐吓,无论从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遭受了很大的压力和损失,尤其的他父母,在文革中就被整了十几年,真的被中共恶党整怕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