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过病业关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八年末得法。我那年六十一岁,今年七十一岁,得法整整十年。今天说说我几次过病业关的一些体会。

得法后 众多病症不治而愈

一九九六年,我因骑车跌一跤,造成第一腰椎成压缩性骨折,在床上躺了整整六十天,药费两千元,营养品吃了不少,所谓的好了,以后腰还是经常疼,经专家门诊,说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已经变成了陈旧性骨折。我还有左膝滑膜发炎、历史性的风湿症,后来左膝不能蹲,加上其它症状,每月药费几乎与工资持平。这就是得法以前的我,得法后这些症状不治而愈。

被打致压缩性骨折 半月痊愈

二零零一年四月底,我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时,拒绝放弃修炼,邪恶之徒硬是把我打成第十二节胸椎成楔形改变,其实就是压缩性骨折。当时我出了一念:半个月就好(这就是当时所在层次的想法),让邪恶之徒见证一下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因为知道了腰部不能动,给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我强烈要求与家人见面,邪恶之徒就是封锁消息。我被打伤次日,洗脑班“校长”到监舍,当时我躺在床上根本动不了,我对他说:“这回我可知道怎么转化了(那时),就是把我这健康人转化成残疾人。我们是修真善忍的,那就是把真转化成假,善转化成恶,忍转化成暴。你也五十岁的年纪了,面临着儿子说媳妇、闺女找对象,你给他们选择什么样的人呢?是真善忍含的多,还是假恶暴含得多?”他在地上转了两圈说:“我给他们找老实厚道的。”我说:“那不就是含真善忍的多吗?修真善忍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他临走时握住当时与我同监舍的两个同修的手说:“好生伺候老太太吧!将来我会关照你们的。”后来他又到监舍时,我跟他讲:“这事搁在常人身上要出检查费、医药费、营养费,还有精神补偿费,弄不好还要上法庭,我们炼功人,就是以大善、大忍之心来对待,这给社会带来一片祥和、一片安宁。”洗脑班当时的伙食每月五十元左右,我用自己的钱买块豆腐就算改善生活了。半个月后我生活基本能自理了,在院里单独遇到“转化校长”时,他笑着竖起大拇指,小声说:“法轮大法好。这和当常人是怎么相比呢?”

正念对待腿伤症状 三个月业消

二零零五年仲夏,我突然左膝疼的很剧烈,站坐、卧都不行。我时不时的发着正念:“我的师父就一个,是李洪志老师,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与你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我师父不承认你,我也不承认你。”说来也奇,当时我干别的不行,炼动功还可以,于是我每天炼两次动功,两个小时。其实这都是师父为了不使我落下,在加持着我,为我承受过去了。四天后,我突然头脑中出现一念:最终还是要双盘的。于是我开始盘腿,能单盘时,心想“不过如此”,出现了欢喜心,结果加长了单盘的时间,再次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中所要去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横在那阻挡着你修炼的路”(《精進要旨》〈环境〉)。

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可我这一瘸一拐的怎么去爬楼发《九评》、真相资料呢?路总是有的,那我就骑车去市场。从此我开始了骑车在市场上边散发真相资料劝三退、边买菜。历时三个月腿才完全好了。只有信师信法状况才会越来越好。

一念之差的教训

二零零六年一月初,我骑车去市场劝退买菜。刚出小区门,那是八道车的路面,我要过去,那一刻路上没车没人,当我过去一半的时候,突然一辆轿车撞到我自行车的尾部,把我摔倒在对面停放的轿车旁,撞的那轿车叽叽叽的叫,我的肩膀倚着那轿车,臀在地上,我的身子是斜着的。我知道是旧势力、黑手、烂鬼妄图迫害我。我当时没有害怕。那司机跑过来他可吓坏了,忙把我搀扶起来边说:“大娘,我送你上医院。”我说:“不用害怕,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没事的。”他挺机灵,马上喊“法轮大法好”,还说:“要没事我也和您学法轮功。”我说不会出事的,他看我站立不住,他把车开过来,把我搀上车,还是要送我去医院。他车上放的都是拜年的礼品,我便和他讲真相,一开始说话很费劲,喘不过气来,大约半个小时,讲的差不多了,他也退出了邪恶的团组织。这段时间在师父的帮助下,我的身体也得到了调整、恢复,临分手时司机还要给我留电话。

回到家里打坐半个小时,泪水不住的流,我知道是师尊给承受过去了。晚饭没吃几口,老伴看我上床很费劲,就问怎么了?因家人还没有走入修炼,怕他们理解不了会造成麻烦,想等事情过去之后再和他们讲。原先定好了次日老伴休息日一起回老家。当然我的任务是讲真相。他就问明天回老家你还回去吗?我想任何事都要把法摆在第一位,怕错过了这个机会,我暗下决心说去。他说上下车我拽你,我觉的应该没事。回老家的路不算远,中间要换乘,车上有几个乘客,老伴给我换了个靠后面的座位,路面不平,又是硬板座,一路上颠簸的很厉害,心想这对我的脊柱可是不利,这个错念,人的观念出来了,结果状态不佳,没能达到预定的效果。回来在床上躺了两天,一点也动不了,每天吃很少的饭,不饿、不喝也不解手,就是睡觉和发正念,这都是师父还看护着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让我静养。如果我那时想这下可把这脊柱给撮合好了,那可能就真的没问题了。因为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存在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

到正月初二家人与亲朋好友团聚日,我告诉他们:“我要不是学法轮大法,今天就不能和你们坐在这里。”在车辆保险公司的侄儿伸出“V”字形的两个手指说:“姑,骑车撞人至少两个数。”在医院放射科的侄儿说:“不拍片,也不留电话号码,你可真是大善人了。”我说:“师父就是这样教我们的,不光是我,所有的炼法轮功的遇到这类问题都会这样做的。”

今年七月下旬,我的腰疼是渐進的。我发着正念,看到有的黑东西已远离我而去,走不了的也发挥不了作用,正在销毁中,可腰还是疼的动不了,同时觉的闷热,有时觉的干热,浑身滚烫,别提多难受了,几乎是不吃不喝。躺在床上想起来经过两个小时的努力还够呛,痛苦极了,突然间冒出一念:生不如死。又一念:可这样死去会给大法抹黑,那是犯罪,那是旧势力的安排,是亵渎师尊的慈悲苦度。只有活着才能修炼,才能证实法。这一思一念多重要啊,为什么邪恶钻了我的空子呢?向内找。这一找看到了许多不足,很长一段时间学法不精進,正点发正念也不好,时不时的表现出来都是人的观念、人的执著,没按法要求自己,因为法学的不好,遇事就不能用法来衡量,心中没有法指导自己的行为,积攒的业力多了,形成大难。没有坚实的法做后盾,魔难来时表现的很脆弱,那么魔就来钻空子。

因为学法不扎实,所以每一关、一难过的都很艰难,精進的同修可能一、两天就过去了,可我就得一个月、两个月,这是个教训。写出来,希望给别的同修能有借鉴和有所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