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修炼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

一、得法

人生旅途充满许多看似偶然的必然,因为孩子上学、工作的缘故,我们全家远离故土,辛辛苦苦来到城市,却有幸于此结识了大法。

偶尔回忆往事,感慨师父早就在管我,幼时身体不好,再加上物质资源匮乏,生病长达一个多月,结果出现了手术后遗症。我常常偷偷的掐掐自己,看是否还活着。成年后,一路艰辛走过来,做事争强好胜,工作做的很好,却也与不少同事结怨。平时更是常常因为别人的一句玩笑话而暗自掉泪,也经常因为丈夫的话而大动肝火,家里总是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景,搞得孩子整天心惊胆战。这样恶性循环,身体每况愈下,得法之初心脏病,高血压……特别是坐骨神经疼让我痛不欲生,当时求医问药、看香、练一些带有附体的乱七八糟的功法……,凡是能想到的办法全试过了,不但没有效果,还增添了一些新毛病。

后来,妹妹给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看完后感到真是寻找到了生命的真谛。恰巧家周围有很多炼功点。两天后,出现了类似脑血栓的症状:走路画圈,手也不灵活了,左半侧身体不听使唤。后来鼻静脉血管大出血,丈夫急了:“快去医院吧!”因为不久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当时躺了一个多月,起来头还晕晕忽忽。我摇摇头,知道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接着看《精進要旨》,炼功一天也没间断。亲戚一看这可真神了。随着不断学法,心性慢慢提高。

二、修炼的神奇

修炼路途上险象环生,都是师父替我们化险为夷。一天骑自行车上街,转弯时,没扶好把,一下子栽在车上,右眼磕在直立的车把上。起来后,就感觉血顺着脸流淌,旁边一老太太说:“哎呦天啊,这么大动静,还不得把眼珠子磕出来呀!”我用手在伤口上一抹,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肯定没事,当时血就止住了,过后三两天就好了。那天是腊月二十五,按理说冬天不易愈合,真是多亏师父保护。

为了增强我炼功的信心,师父在我所能达到的层次上多次展现另外空间的景象。九九年「四•二五」,我们去北京护法。站在街上猛然一抬头,看见一个金黄色的大光圈。后来听到大树“喀嚓”一响,马上有两只鸽子飞走了,当时大小法轮光彩夺目,数也数不清,警察议论:“你们炼的什么功啊?真好,我们站在你们中,就能看的见,一走出去就啥也看不见了。”我们说这是法轮功,不知当时有缘看到这殊胜景象的两个警察是否得法。

自那以后,打坐中就经常看到一些另外空间景象。去北京之前,自己打坐最多坚持半个多小时,回来之后,每次都能轻轻松松的盘坐一个多小时。有时刚打坐入定,就感到自己在顺时针旋转;或是看到广袤无垠的大草原,草原过后就出现了一条一望无际的大马路,越望越宽,路上有人骑车,有人行走……

三、讲真相救众生

由于师父不断的点化,加上不断的学法炼功,心性慢慢提高,渐渐的自己便知道如何处理一些邪恶的干扰。江氏集团迫害不久后,一天我们正在学法,突然家里闯進一群警察,到处乱转,后来就走了。其实当时大法书籍摆放的哪里都是,都没包书皮。只是我们当时都没害怕,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有次外出发资料,发完后刚走出村子,有群人就追着我们喊:“截住她们!……”我想你们谁也不能干扰我们,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谁也没怕,前面有很多在田里干活的人抬头看了看我们,后面也没人叫唤了,我回头一看,他们似乎被定在那里了,一动不动。那些人一直默默的目送着我们走出村子。就这样,我们又走了好几个村子,直到把资料全部发完。回家后,感觉脚钻心的疼,一看,鞋都被血水浸透了,非常感谢师父,不敢想象假如当时脚疼痛难忍,好几里地怎么走回来呀。就这样,几年来,我们互相配合,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风风雨雨的跟着师父走出一条修炼的路。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我就萌生了办家庭资料点的想法。开始时怕丈夫不同意,偷偷的买了电脑和打印机。结果孩子她爸没言语。打字不会,鼠标都不知怎么拿。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慢慢的学会了打字、刻录、打印,孩子都说:“老妈真棒,这些我都不会。哎,大法无边啊。”丈夫也很热心,每次出来小册子后,都是他帮忙装订。想想自己当初怕这怕那的人心,真是好笑。师父告诫我们不要被人心带动,怎么关键时刻还是悟不到呢?

一开始炼功时丈夫不反对,只是偶尔为我们的安全担忧。后来赶集时,听到常人说大法如何如何,就和他们理论,给他们讲真相。气不过时,就拿着真相标语去贴,看到《九评》放在家里时间稍长,就说:“别总在家里放着啊,让他出去救人,没时间,我帮你们发出去!”由于他总做证实大法的事情,师父就点化他。后来他特别喜欢看书,每天不管多累都坚持看书,孩子说:“妈,他比咱俩还精進呢。”有时看见新唐人台上的字幕,他便“引经据典”,洋洋自得:“这是师父话里的那个字!”孩子抱怨我经常出去发资料,没时间陪她玩,丈夫说:“你看她学法后,身子骨挺好,家里也没矛盾了,她愿意去哪,就让她去呗!”

师父要我们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看到周围很多亲人朋友都被谎言蛊惑,经常在我面前说大法如何如何,重复着电视上铺天盖地的不实的谎言。我常常善意的讲述修炼后我身心的变化,戳穿江氏集团的谎言。很多亲友相信了,并用化名退出邪党组织。而有些亲人受毒害较深,当此时我也不能继续与他辩论下去,以免把他推向反面。事后我屡屡反思,认识到自己并没有把他们与众生同等对待,在内心深处总感觉他们是自己的亲人,总抱怨他们怎么这样啊?

一次,同学家办喜事,邀请我去。我生性比较好清静,不喜欢参加各种活动,但一想到这是一个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好机会,要把它变成救度众生的场所。带好资料,一路上发正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效果很好,一下子劝退了十几个朋友,这些朋友都是平常不大容易见上一面的。

平常和同修一同去买菜,相互配合讲真相,一人发正念,一人讲,效果很好。有时为了讲明真相,常常有意多到他那里采购。一次,我特意到那里买菜,装作不经意间询问他是否听过“三退”,他一笑:“你认识某某吗?那是我们亲当家子,我们早都退了。”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我们也由衷的为那些明白真相的世人高兴。

回想起十年的正法路,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腥风血雨我们都已走过,在正法最后的时刻,我时常想起师父的教诲:“修炼中已经从最困难中走过来了,走好最后的路,要珍惜自己走过的路呀!不容易,你们走过来,这是在历史上前所未有过的这种魔难当中走过来。你们一定要珍惜。”(《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所以,我们一定要正念正行,抓紧时间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史前誓约,跟师尊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