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风雨不停步,助师正法世间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和妻子都是大法弟子,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的,妻子今年五十六岁,是一九九九年五月得法的。

我们得法以后才几个月,江氏邪恶集团就发动了这次史无前例的对“真、善、忍”的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当地有八位同修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形势极其严峻。

我心生一念:邪恶用铺天盖地的宣传诽谤大法,诽谤师父,我一定要用真相材料讲清真相,让众生明白真相,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我和妻子几乎每一天晚上都出去发放真相资料,长年不间断。一晚上跑二十多个村子,发一千多份真相资料,最多的时候有一千五百多份。在发资料的同时,我还带着刻好的字,由妻子按着,我用自喷漆在墙上、在电线杆上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凡是去过的地方我们都留下了真相标语。周围上百个村庄,我和老伴都去了好几次。远的地方,我们下午走,晚上发资料,直到第二天的早上六、七点才能回来。

每一次出门之前,我们都是给师父敬上香,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请师父加持保护;每一次安全回来,我们也都是给师父敬上香,跪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报平安,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每一次我们都是怀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愿望出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凯旋而归。

有两次我们在发资料的时候走散了,我找妻子找了两个多小时,眼看天就要明了,我急的眼里充满了泪,我请求师父说:“师父呀,她身上带着救度众生的资料,您让她回来吧!”说完,刚一抬头,妻子就站在了我的面前,我感激的泪水直流。

有一次,我们晚上出去发资料,妻子骑着自行车从十几米的大坝上连翻好几个跟头,扎在大坝下,但在师父的呵护下安然无恙。还有一次,也是晚上,妻子骑着自行车骑的很快,一下子撞在了马路的路礅上,车子撞烂了,人翻过路礅甩出好几米去,我和妻子发正念“我们是大法弟子”,师父保护没有伤着。

二零零三年,有一次发资料,村里狗多,妻子脚给崴了,当时我们发正念“不论多艰难,紧随师父正法”,回家后,小孩说:“以后我替我娘发传单吧。”有一个晚上,我自己出去发资料,我骑着自行车闯進了街上一片水洼里,连泥带水一下子没到大腿根,我用力把车子和资料送出去,爬到岸上,狗叫着围了我一圈。这时一个人出来,问:“干什么的?”我回答说:“走路的!”“这么早就走路吗?”“这么早也得走。”我整理好资料离开了那里。有时候,走的路太多,累的四肢张开躺倒在地上,又饿又渴,真的不愿再走了。这时,我会想到师父正法不易,我们要做好助师正法的事,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就爬起来继续前行。连续四年腊月二十九我都出去发真相资料,给众生送去新年的祝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时候,镇上派人监控我。我拿出准备進货的两千元,对监控我的镇干部说:“你们要是再限制我,我就去北京!”邪恶很害怕,但是无计可施。镇上组织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并给炼法轮功的照相,都被我严厉的拒绝。村子里给我和妻子组织材料,我找到村里的恶党支部书记,要他把不实的地方改过来,我一直追到镇上,镇上的警察和干部过来赔礼道歉。我就是坚决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使!后来,我拿着真相资料到恶党支部书记的家里让他给我念真相资料,他明白了真相,还尽力的保护大法弟子。

二零零零年七月,当地有八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的时候,同修们劝我回避一下,躲一躲。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没有动,我照样出门去做生意。我想只要真正的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我在我做生意的地方,对来来往往的人坚持不懈的讲真相,每天多则七、八个人,十个人,少则一两个人,九年来从没有间断过,也不知道给多少人讲过真相了。

我家是个集体学法点,几年来也是风风雨雨中从未间断过。但是,我的性子急,有时候会和同修争执起来。过后很后悔,就请师父加持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改好。我的目标是不断的去执著,达到神的状态。

我和妻子还把一些邪党党员、团员都给劝退了,让他们也得救。

我和妻子都没有文化,这个交流稿是我口述,我的孩子记录,再由同修整理而成的,我希望我们大家都能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走的更扎实,更稳健,早日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