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后天观念, 真正走進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走進大法十几年了,可因为没有真正学会实修,魔难接二连三,特别是99年7.20之后。一次次走出来,都是用人的情,从众心,怕不能圆满等人心。在迫害中法理不清,一次次摔倒,严重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怀疑大法。在被迫害的日子里,我最想看的是大法,最悔恨的是平日里没有珍惜大法,没能溶于法中,失去了修炼的根本——正信大法,正信师父。对于一个已经得了法却没有真正走進大法的生命,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苦。

现在知道许多思想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在邪党无神论洗脑下形成的各种思想业力,以及其它宗教乱神的干扰。在膨胀的显示心(不怕干扰)驱使下,其中还有人的奸猾,给看守的人看,和一些背离大法的人去看所谓的宗教人士的影碟,还觉的自己定力高能分清好坏,反过来看清迫害。虽然,心里有师父的大法,知道师父法里啥都讲了,却没有牢记师父的教诲:“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转法轮》)因为自己没能把握好,邪悟的人往下拽我,当时只是想今天打压大法就不学了,明天打压别的什么又不学了,一生几十年什么这个那个的,这样下去啥也别想修成,我不管咋地就修大法了(在心里决定的,当时还没能正信大法),当时觉的心里轻松了,别人说啥也不闹心了。

后来一同修问我(在当时被迫害的同修),“你承认转化吗?”我说:“不承认”,同修说:“对,我不承认转化!”往哪转啊?我们修大法是在向好人、向更好的人转化。大家在师父的指导下,在走一条返本归真的路,得了法的生命如何能放弃正法呢?那样真的生不如死!我们为了什么来在人世?历尽艰难困苦,不就为了有人身能得大法吗?在临近回家的日子,我的思想不再混乱,突然间感到一些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好象麻木的生命,机械的走来走去,好象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一种一觉醒来的震撼——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回来后知道同修们后来帮我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在这里谢谢同修们!同修们持之以恒的正念加持难中的同修对那里同修帮助很大。

当时当地一同修被非法关押到期,本地邪恶不接人。后来邪恶之徒说我如何不符合它们的观念,说:当地不接我。我开始心动了一下,后来稳下神,心想:我师父说了算,你们一天也别想扣我,我一定回家。真的师父说了算,我丈夫单位来车接我回家。

在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六百多个日日夜夜中,在身体上、思想上都留下了伤痕。从新回到大法中,邪恶的干扰一直存在,头几年膝关节以下麻木,没有知觉,伴随着腿、脚肿胀,痛经,干活拿东忘西,对家人、对同修动不动就恶语相加,完全没有了昔日的影子。当时和丈夫争论时气恨不休,可心里有一念还清醒,不能再吵了,他白天还得上班!我独自到大屋打开灯,跪在地上捧起《转法轮》艰难的学法,真苦啊!大法捧在眼前,这是我日思夜想的师父的大法,可我什么也看不到,一层厚厚的东西把我与大法隔开了,我哭着,不停的“学着”,一讲、二讲、三讲,邪恶的阻挡在消退,是师父看到了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有一颗回归的心,帮我清除了干扰。后来同修帮我上网发表了严正声明。

因为各种人心的阻挡,和认不清的后天观念,我一直没能真正走出人的观念,在后天形成的各种人的思想中打转转,修炼状态时好时坏。近一个月走到学法小组和同修集体学法,一思一念对照大法修正它,我明白什么是修自己,向内找。加强正念就是找到真正的自己,加强主意识,主元神明明白白主宰自己的肉身,主宰自己的一思一念,看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点点不符合大法的思想和行为都不要。只有师父法理中的要求,才是我真正要去做到的,和用思想与行为切实来证实的。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这里我想讲一下前些天过关中思想的反映过程。因为被邪恶钻空子加重了迫害,这几年了一到来例假血流得一直很多,头晕,没力气,严重时疼得翻来覆去整宿不能睡觉。更甚者例假刚过又开始肚子疼,干疼然后流一点血,一连数日,一次疼的挺不住了,什么不好的念头都出来了,还不如死了,可另一个思想又想这大法弟子怎么能这么做,肉身里不也有无量的众生吗? 他们也在等着救度,怎么能不要他们呢?你是什么主啊?我自己宇宙的、天体的一切我都要,谁说了都不算,邪恶算什么,就是解体你。一会又疼起来,就跪着求师父!不知道啥时睡着了,可是这一关是师父帮我的,我自己并没有在法上正悟过来。

经过集体学法我开始知道遇事向内找,魔难中找自己哪不对了,对照大法归正一思一念。刚刚参加集体学法没几天,邪恶害怕了,它又钻進来干扰,白天学时还啥事没有,回到家没多久肚子又开始疼起来。头晕恶心,怎么着就是疼,我找自己动的什么念不在法上,“色心、欲望?”清除它,还疼怎么回事?夜深了,我翻来覆去睡不着,跪着求师父:您加持弟子正念哪!让我知道错在哪里,炼功人的思想保持的真的长,当没有正念时形成的思想它也是活的,要想走正路就得清除它。平日里不正的想法都跑出来了,呀!这不就是癌吗?真是,一摸腰椎旁一侧一个疙瘩一个疙瘩的,这几年了不规则的流血,这可不就是吗?越随着它走,身体越演化出不好的状态,心也跟着难受,还准备了几句后事……,突然一想(主元神精神起来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呀!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绝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我是修炼人?是,没有真病那是啥?那就是干扰,那就铲除它,我开始发正念后半夜也许天快亮了,睡着了。第二天想不去学法了吧!不行,去,到点上啥事也没有。学完法回家又不行了,我丈夫说:“你咋去人家没事,回来就又这样了呢?”我说:“人家同修能量场强,我跟大家说了帮我发正念就好了”。他说:“你这不是向外求吗?”

我才意识到一直向外求,没找到根。大半宿又僵持着,发正念向内找,我平时挺娇气的,身体上一点苦都不想吃,疼一点,难受一点就躺下休息,这是人的求安逸之心,这个得去掉,你不就是疼吗?我不怕你。第三天白天照常学法,跟同修讲。大家说:“你还是没找对。”我怎么找啊?人心、观念咋这么多呀!我这十几年修了吗?我都快泄气了,怎么这么差啊!看看这些精進的同修,人家这十几年有的迫害时才刚得法,可人家真的把住大法,不折不扣的按照师父的法对照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处处向内找。一言一行是善,是慈悲。我看到那么大的差距。这几年同修是用在法中修出的正念、慈悲救度着众生,圆容着家庭与所身处的工作与周围的环境。真修者、实修者展现出了大法的美好。我在干什么?那么多人心——争斗、妒嫉、名、利、怕心、求安逸、色欲……真是浑身包裹着一条条毒蛇,却还不肯堂堂正正在大法中洗净一身的污垢,如果没有师父的洪大慈悲,一等再等,弟子再不惊醒,哪里还有未来!在当晚的过关中,我没有再动念,只是静静的看着它,我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三个夜晚的较量,是人念与神念的较量。正念强大了,主元神在法上正信起来了,就是一个生命走出人走向神的一步。今天我才知道没有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什么也谈不上。我十几年了才刚开始修炼也许很迟了,记的师父说过:“朝闻道,夕可死”。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没能在正法中维护大法,走了那么多弯路,师父没放弃我,依然慈悲的指引着,牵着我的手走出困惑、走出深渊,多少次迷茫中师父用法理打开我的心结,让我振作起来,不要消沉。我知道自己离师父的正法标准还差得很远,我会用心修去偏离法的一思一念,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念正行直至圆满,会尽力去修,请师父放心!。

以上为自己所在层次所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