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莲老人是被恶党人员蓄意害死的(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镇,离长江堤岸200米,有一座新坟,里面安置着刘晓莲老人的骨灰。


刘晓莲生前照片

刘晓莲老人,一位耿直、善良、与世无争的农村妇女,仅仅因不屈不挠地坚守“真、善、忍”道德信仰,先后四次被中共集团非法拘禁,拘禁时间累计长达 5年零4个月。在这5年零4个月时间内,老人受尽了饥寒迫害、“五马分尸”酷刑、50斤重的铁链脚镣轮番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击、男精神病人污辱等种种骇人听闻、令人发指的折磨与摧残,终于,于2008年10月26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68岁。让人欲哭无泪的是,面对老人的悲苦离世,老人的家人、亲朋好友竟然全都感到欣慰,说,死了好,死了就再也用不着受那生不如死的活罪了——这究竟是一种怎样令人揪心的无奈与伤痛呢!刘晓莲老人的非人遭遇经海外媒体相继披露后,引起了广泛的震惊与同情,无数善良的人们为之凄然泪下、义愤填膺。

本文所要揭露的是,刘晓莲老人之死,尚不能简单视作死于为了让其放弃信仰而施加的残酷折磨,更为准确地说,根本就是死于中共邪恶集团从2003年12月就已经开始实施的蓄意谋杀!

2003年12月28日,是刘晓莲老人第三次被中共集团绑架的日子,离海外媒体发表文章《永不凋谢的莲花》刚刚过去十多天。《永不凋谢的莲花》一文真实详尽地披露了中共施加于刘晓莲老人身上的种种丑恶残暴行径,其中包括惨绝人寰的“五马分尸”酷刑,并将挺过九死一生仍然坚贞于道德信仰的刘晓莲老人比作了“永不凋谢的莲花”,这使得中共政权惊恐交加、恼羞成怒,于是撕下所有伪善的嘴脸,开始了对刘晓莲老人进行丧心病狂的疯狂报复。

2004年1月10日,刘晓莲老人被“610”与“国安”人渣从拘留所转到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还没进高墙内,看守所所长邓定生就当众边击打她的头边对她说:“还要给你‘五马分尸’!”而邓定生是谁呢?就是那个于2002年12月6日率众对刘晓莲老人实施“五马分尸”酷刑的首恶!才被海外媒体披露得臭名昭著了,如今就毫不回避地公然叫嚣要故伎重演,这无法用人类语言描述的邪恶兽胆,很显然直接授意于中共高层,不然,料不敢如此明目张胆、无所顾忌。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就在这次绑架后,竟有赤壁镇副镇委书记周新华找到刘晓莲的丈夫进行“商量”,说:“永不凋谢的莲花”这回是“凋谢” 定了,如果把她搞死,你打算要我们补偿多少安葬费呢?——无法不让人出离愤怒!这个向来自称“为人民服务”、“权为民所用”的中共政权,在自称享有高度信仰自由、人权与法治最好的时期,竟敢于无耻至此、丑恶至此!

为了让刘晓莲老人如期“凋谢”,中共政权无所不用其极地对刘晓莲老人实施了种种丧尽天良的摧残与谋害。好在,2004年2月4日,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为刘晓莲老人发出了紧急呼吁,并向联合国负责言论自由特别报告专员送出了一项联合紧急控诉。或许因此,才使得中共集团有所顾忌从而将虐杀行动暂缓了一段时间。但常规的疯狂折磨一日也未曾停止过。2004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长钱玉兰用大头皮靴疯狂地打刘晓莲的头部,致使她两眼流血,双耳出血,血象自来水一样从鼻子和口中喷涌而出,打湿了她的全身和监室里的棉被。长期的非法关押与折磨使刘晓莲老人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成天瘫倒在监室的通铺上。看守所的凶手们害怕承担责任,于2004年5月29日将刘晓莲老人抬回了家里。

2006年4月26日,刘晓莲老人被中共集团第四次非法抓捕,这次抓捕,并没有送进拘留所和看守所,而是直接绑架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这次的拘禁,目的十分明确,那就是非要置刘晓莲于死地!下面是刘晓莲老人生前留下的一段文字:

“……我叫刘晓莲,67岁,2006年4月26日身陷魔窟,3月有余邪恶伤我命数次、要我配合(本文作者注:所谓‘配合’想必是指放弃信仰、为邪党歌功颂德并主动声明莲花已经‘凋谢’)免遭迫害。我拒绝并回答说:正道绝对不配合邪道。恶医张主任与赤壁镇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镇拿6000元钱来残害我的生命。恶医张主任及其帮凶使用高压电击、电针我4个小时、并指使年轻男精神病号侮辱、打骂、侵犯我。使用毒药灌食、吊针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药水10斤,毒害我的生命。这次注射后,我整个身体发黑,与黑人没什么两样。这次我被恶人毒昏了两天两夜,待我清醒时突然不能说话了,成哑巴了……”

在拘禁于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的两年半,刘晓莲老人受尽了精神和肉体上的百般折磨,全身浮肿,进食困难,生命奄奄一息,医生确信只能活二十几天了,于是在二零零八年九月将她放回家。

从医学常识看,刘晓莲老人这回的身体状况比起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被摧残得更为彻底。在前几次拘禁结束时,身上的毛孔还往外渗血、结痂,可这回,就连血也渗不出来了,尿也不排,全身浮肿,透过皮肤看去,那气色就象全身的肌肉已经被腐蚀成了水一样。上医院做彩超时,连医生也忍不住说,真是太惨不忍睹了,心脏被打移了位,几个心室全被打得再也合不拢。这回,“强大”的中共似乎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因为,刘晓莲老人的如期“凋谢”应该指日可待。

但是,也不一定。因为在过去累计长达5年零4个月的非法拘禁与折磨中,刘晓莲老人多次奇迹般地死里逃生,已经一再让中共领教过。赤壁镇派出所一个何姓警察也曾对人说,按道理刘晓莲早就应该死多少回了,如今居然仍活得好好的,这真是个奇迹!

所以,在有过多次前车之鉴后,中共集团可能并不会就此罢休。有心人注意到了一件事:刘晓莲老人在被家人送到医院治疗期间,陈姓主持医生曾诡异地离开过两天一夜。而且,从医院出来之后不久,刘晓莲老人全身的皮下组织就出现了大量肉眼可见的水泡。于是,有心人怀疑,在住院治疗期间,中共集团是不是也曾干过某种不可告人的丑恶勾当呢?

在饱尝了中共集团累计长达5年零4个月的非法拘禁与非人折磨后,在抗拒了中共集团数年以来处心积虑的无耻虐杀后,公元2008年10月26日下午,刘晓莲老人终于离开了人世!这对于中共邪党似乎是一件颇值得欢庆的事。不是被人们称作“永不凋谢的莲花”吗?今天我就偏让你“凋谢”了!你们其他的法轮功信仰者们又会情何以堪呢?你刘晓莲既不是“凋谢”在我的枪炮下,也不是“凋谢”在我的监狱里,而是“凋谢”在自己家里,就算将来有可能面对国际指责,一句“痴迷邪教所以病死在家中”就可以轻车熟路地搪塞过去。这怎能不是一场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的绝世阴谋?

可是,那曾经出生入死始终傲然绽放的莲花,真的就此凋谢了么?

修炼界都知道,莲花被用来形容灵魂的高贵与圣洁,而灵魂是不灭的。真正信仰者所追求的境界要远远超越世间层面肉身的生与死。有能力拯救世人的耶稣自己受难而死,丝毫不会影响其崇高和伟大。千百年来无数基督徒因信仰被迫害致死,仍然被尊称为圣徒。就连人世间也推崇“舍生取义”、“生命诚可贵,真理价更高”的道德品质。那么,一个至死不渝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坚守信仰而被逆天而行的中共政权阴谋杀害了,其圣洁和高贵又怎会随着肉体的死亡而真正凋谢!

可见,中共对刘晓莲老人处心积虑的虐杀,既没能让莲花真正凋谢,也丝毫不能动摇其他真修者对大法的正信!

相反,刘晓莲老人的被虐杀,事实上已经成为曝光中共无极之邪恶残暴的又一桩铁证!刘晓莲老人,还有其他成千上万因坚守“真、善、忍”信仰被中共残酷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们,以他们的血泪和人世生命为代价,撕裂了中共集团人权、法治、和谐、信仰自由的虚假嘴脸,彻底粉碎了中共对法轮功信仰所谓“春风化雨、教育挽救”的无耻谎言,也在强烈唤醒着世人与各国政府的道义良知,让人类能有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从这个角度看,他们的死,是不是也可以从某种程度理解成替世人受难呢?

一个肆意挥霍人民血汗、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邪恶流氓政权,曾经大言不惭地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信仰)”,然而在无数法轮功学员坚贞不屈、撼天动地的道德勇气映照下,如今“强大”得只剩下了丧心病狂的报复与虐杀,这样的政权还会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