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莲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雪莲花是开在天山里的。它叶色如碧玉,花序紫色绮丽,它委身在雪山深谷里,无意向世间展示她那独特的美丽。

在冬日里的海滨之畔,我也看到这样的一朵雪莲花。她因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警察抓进了看守所里,今年6月份被一审判刑7年。在法庭上雪莲慷慨陈词,驳斥邪恶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不实之词,铮铮的话语鞭打着邪恶,也使旁听的群众留下同情的泪水。

12月份中共法院维持原判,这几天,就要把雪莲从看守所转到省城的监狱里。

我和同修听到了此消息,决定去看望雪莲,要把亲人的关心和温暖给她送去。

关押雪莲的看守所,离我们这里有二百里之遥,我们乘车到达那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看守所的狱警已经下班,要等到下午一点半才能接见。我和同修商议先找个地方吃点饭,下午再过来。

望着眼前这个看守所的名字,我们都熟悉,因为它已在明慧网站上出现过很多很多次了,因为它关押、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使它臭名远扬于海内外。只见它电网高墙矗立,斑驳陈旧的牢屋在萧瑟寒风中更显的阴森恐怖。它的周围是一些断垣的土山,可以看出多少年前,在这荒郊野外,它是在推平了土山的空地上盖起来的。

眼前这个本该美丽的海滨城市却笼罩在层层的阴霾中,看不到任何秀丽的景色。走在陌生的路上,不远处,是鳞次栉比的楼群,还有几座正在兴建的高楼。我心中不禁感叹,高楼越盖越高,人的道德却越来越堕落。

下午我们找到了看守所的接见室,那里已经有三、四十人在等待了。我问了一个中年男人应该怎样接见时,他热情地说,要先登记,又热情地领我们到了登记室。

负责登记的是一个老狱警,面相很凶。我们向他表明来意后,他问,你们是雪莲的什么人?我们说是妹妹,天冷了,给她送几件穿的衣服。他说,不是直系亲属不准接见。我们说,好不容易大老远来了,就让我们见见吧。他又要身份证,我们说,没带身份证。他呵斥了我们,又严厉的盘问了一些问题,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给我们签下了接见证。

终于又见到雪莲了。雪莲还是如往日一样清秀,虽有一丝的憔悴,但眉宇间依然透着坚毅和刚强。雪莲说,不用挂念我,我在这里也讲真相,有许多狱警和牢犯都知道炼法轮功的是好人。她说,她与外地的同修关在一起,因为牢记着师父的教诲,处处做个好人,所以那些牢犯很认同她们,她可以自由的炼功,还给两个牢犯做了三退。

雪莲说,狱警通知家人接见的时候,她以为是儿子来看她。她儿子远在省城的一个队里打篮球,一审开庭的那天,儿子驱车从八百里外的省城赶过来看她。见到雪莲,儿子跪下说:妈,不要在这里,回家吧,我现在已经能养活您了。

雪莲跟儿子说,不是我不想回家,是共产党剥夺了我回家的权利。我炼功身体好了你也看到,可眼下大法遭陷害,我不能自己图安逸让大法蒙受冤屈。

“儿子其实明白大法真相,他也是个受益者,打篮球落下的严重的腰伤好了,只是他心痛妈妈才这样说的。”雪莲淡淡地说着,我却泪流不止。

雪莲还说,她刚被关进来的前几天,又有十一位大法弟子被抓了进来,还有两位一男一女的大法弟子当场被活活地打死。雪莲的眼里掠过悲伤,我的心也在流泪,这是什么世道啊,贤妻良母被关进监狱,遵法守纪的好公民被活活打死。这个罪恶的中共,天理岂能容它再如此肆意妄为,残害良善!

三十分钟的接见时间转眼就到了,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响声,雪莲说:放心吧,我会走好最后的路的。电话被卡断,我和雪莲恋恋不舍地放下话筒。雪莲合十说再见,我也合十说再见,泪眼中,我注视着雪莲的背影走出接见室。

雪莲,你是天山的雪莲花,虽身陷牢笼,却不惧人间邪恶的淫威,在修路的路上依然迈着铿锵的步伐。雪莲,你一路多保重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