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溶于法、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一九九三年,我读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就与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九六年我路过一外地炼功点,意外地得到了《转法轮》一书,当时真是说不出的那么高兴,每天就是盼着晚上去炼功点炼功,然后回到住处,急忙洗漱完,就捧着师父的书来看。那段时光是我最幸福的时候。后来辅导员组织大家建立学法点,于是我又和大家一起学法,提高很快。

到九八年,我要回广州,在外地炼功点上曾经看到过一份全国各地炼功地点一览表,知道了当时在广州有炼功点。回广州后找到炼功点,可不巧天下雨,就到一学员家炼功。临走他给了我一份师父新经文《和时间的对话》,顺便告诉我,在我当地也有炼功点,叫我回去找。当地炼功点,找了几次才找到,我当时就想是不是师父在考验我,看我坚不坚定。找到炼功点后,一直坚持早上五点半炼功,每星期参加学法小组学法两个晚上。九八年底,有一次在学师父的法,随便翻了几页,眼睛都停留在“背法”上。“现在长春能有上万人在背书,他们现在学法形成一个什么情况呢?就是坐在那儿开始学,不用书,他从头开始背书,停下,另一个接着背,一点都不会差的,一个字不错的接着背。然后你背一段,他背一段,这样接着背。”(《法轮大法义解》〈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建议〉)

我就想为什么一天几处让我看到要背法,是不是让我背法呢?既然点化我,那就背吧,看着这么厚的书,就想能背多少就背多少。安排好时间,白天有空就背,晚上加深记忆。第二天早上,一路开着摩托车一路背,上公园台阶时,有时还会利用微弱的光线把书拿出来对照一下,才上去炼功;为了不漏掉一个字,我用一张白纸盖住,背一行退一行,直到一字不错的把法背下来;那时一有空闲无论是站着、还是排队或等人,都会背上一段。

开始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是硬背,每天進度也只是一、两页而已,背得很慢。不时还会冒出什么时候才能背完呀!这些念头,对自己信心不大。有时候忙不过来就搁下来了,但心里还是没放下,还想早一点背完,就这样磨磨蹭蹭地到了九九年七月才背到第二讲。九九年之后,为了向政府表达大法的美好,我去北京上访,到了几次北京,在北京、广州两地走,背法就停下来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到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恶警连拉带推地关進了天安门地区派出所。因为当时是早上,所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不多,到了下午大法弟子越来越多。后来一位老奶奶被恶警关了進来,只见满头白发但面色红润光滑的老奶奶一進来,就坐在中间大声背诵《洪吟》,声音清脆、洪亮。我们跟着她背完后,我吃了一惊,象她的年龄在那时有钱读书的人不多,有也可能会因娇生惯养惯了而吃不了苦,要是能吃得了苦的大多数又是农村孩子,可不一定有钱读书呀!(当时我的想法,也就是观念,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好笑)。不过,通过她这件事增强了我背法的信心。

后来学习师父的法,才豁然明白老奶奶为什么背得那么流利。因为大法是超常的,目不识丁的人,学大法都能一字不落的读下来,关键是什么呢?就是信师信法的问题。这问题很关键,关系到我下面要讲的事,就是因为我后来在外那段时间,靠的就是自己溶于大法之后达到信师信法的正念,才闯过无数的关和难,这是后话了。

这次到北京证实法,被邪党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正是在那段时间里,虽然大法只背了两讲,但也威力巨大,也就是背法溶進了法里边之后产生出的巨大威力,让人感觉到有一种镇邪、灭乱、圆容、不败的大法法理在我身上体现出来的威严,就是和法溶在一起谁能动的了我就能动的了宇宙所显露出的气势,把恶人压得泄了气,最终闯出审判死刑犯用的房子(这是恶人疯狂暴打我的时候无意中讲出来的,恶人们疯狂时,把碗口粗的木棒胶棒都打碎了,甚至用铁棍顶着我的胸部)。当时闯出来很大程度是因为我溶進法里面去的原因,除了大法之外什么杂念都没有,师父看到我坚定的心,帮我承担了所有的灾难。我只受了一点儿皮肉上的伤痛,很快就闯出了黑窝,邪恶让我写的所谓什么东西都被我正念挡了回去。这都是溶進法里去才会有的结果。

二零零零年八月正念闯出黑窝之后,回来悟了一下,经过这次经历,对溶于法中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通过背法使自己溶進法里边去从而达到没有其它的私心杂念的境界,而溶進去之后,再背法的效果和感受就大不相同了,真是意想不到的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往前背,一天背十页或更多。师父点化我背法,也许有很多背后的原因,我不一定都清楚,但后来在流离失所的时候,我清楚地感受到师父的一片苦心,因为那段时间真是靠背法支撑着我走过了那段坎坷不平的路。

由于邪恶的迫害,我们当地很多同修没有走出来,我那时没上班有时间,我就主动联系没走出来的同修,跟他们讲清楚政府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让他们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走不出来的同修我就经常和他们切磋、学法、背法。后来同修弄来很多资料,我也跟着他们一起去发资料,当时的资料很简单,是蜡纸油墨印的一张纸,主要讲法轮功是什么。我就白天背法,晚上发资料,一点都不影响背法的進度。很快就背到三百二十八页。

接着出现了一件事,我为了减轻家里压力,同时又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远走他乡。这是我当时的想法,以为这样就是反迫害了,其实按当时自己拥有的功能、神通,也就是溶到这么大的一部法中,根本就用不着这样的方式来反迫害,还有很多智慧的方法,现在想起来才知道欠缺实修的环节。因为我后来回家,靠的就是信师信法,直接面对邪恶,解体邪恶,闯过来的。

到二零零四年秋回到家后,把未背熟的法接着背完。由于我有这个学法基础,上来得很快,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由于离开了那么长时间,想快点知道师父最新的安排,我就把师父的最新经文和讲法,从后往前一直学到《心自明》这篇经文止,这样做的目地,就是想快点知道我要做什么。但一路看下来却发现这几年自己走了一条弯路,由于自己欠缺实修的环节,没有把握好修出来的正念正行。也就是说,自己身上带着重型武器(神通)却掩盖住或躲起来没充份发挥他的效力,白白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大家想一想,我们“得法即是神”(《洪吟》),所以我要真正神起来了,不能再等了,自己就有能力为何还要向外求呢?

我现在明白了“三件事”是当务之急,救度众生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赶快调动起一切功能、神通,更好地助师正法。放下一切顾虑,大胆的去做真相资料和讲清真相,也不能有任何的怕心,因为拥有这样的神通是无坚不摧的,只有邪恶才该害怕。

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也得益于背法。首先发正念清理要去的地方,每次到农村去发资料,我很少讲话,去的时候就背法,做的时候就慈悲众生,用意念或神通打过去,通过真相资料作为载体告诉他们明白法轮大法好。所以我每次救度众生或面对面讲真相的时候,我都把自己当成神,我就是在行神迹,起到的效果很好。满脑子都充满了神念,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就很难插進来,其它外来干扰那就更难干扰到我,而且在我强大的正念之下很快就把它解体掉,所以在师父的加持下,加上自己在背法的过程中产生出来的信师信法的正念,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了这几年。

每次出去基本上都安全的回到家,但有时起了喜欢心或一些不易察觉的执着心,也吃过一些苦头。虽然这样,比起以前对待执着心这个问题上好多了,以前执着心很多,心理负担很重,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它全去掉。不过现在有法来指导,我就好多了,就把它当作一个过程吧,也就是一个修炼过程吧。现在不但不觉得是负担,反而让我有一个静下心来了解自己的过程,向内找的过程。注重把它修好,因为平时想找它出来还不好找呢,它送上来了,就好让我有一个修掉它的机会。所以没有以前那么慌张,反而很平淡。

这一过程中,出现了执着心或发现了执着心,对我来讲反而是我的偏得,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法就在头脑里,很容易就可以辨别、察觉出来,包括同修之间、整体配合之间产生的矛盾,通过向内找,用法来衡量,很快就找到它,把它一个个去掉。

要更好地领会师父的法理,除了背法,还要把师父的各个时期的经文和讲法,容会贯通的系统的学习多遍才行,所以我经常定期集中一段时间来学法。我会利用假期之外,平时还会抓紧点点滴滴的空余时间用来学法,就如今年过年,刚好年初五之后有一段空闲,我把必要的事做完后就专心致志的把师父其他所有讲法完整的看了一遍,对领会师父的大法和更好的指导我实修,早日同化大法,起到很大的帮助。

以上就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