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是改变观念、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弟子,我能跟随师父修炼到今天,是因为在修炼路上所过的每一关、每一难中,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十多年来,我从一个常人走入大法中修炼,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修炼,在当前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悟到了要做好“三件事”,就是要修去人生生世世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和执著心,只有真正做到了这一点,才能达到修炼的根本目地——返本归真。

放下各种人心,做个真正的修炼人

得法前我和常人一样每天早晨起来锻炼身体,觉的人的一生不就是吃好、喝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个美满家庭吗?要达到这些目标,就得通过个人奋斗,自己的各种欲望才能得到满足。认为书上和文艺作品中描写的和尚、道士,他们不是看破红尘,就是家破人亡才出家修炼。对当时社会上盛行的各种气功也不感兴趣,但对一些神话故事还是有点好奇。

九七年七月的一天在岳母家,岳母给我讲了法轮功如何神奇,并叫妻子和我一起去同修家去看师父在大连讲法录像。当时我抱着好奇心,想看看法轮功到底有多神奇。当我第一眼看见师父时,觉的很亲切,师父讲的法虽然表面上不象我岳母说的那么神奇,但我觉的师父讲的有很深的内涵,不同于常人知识。

过不久我就开始看《转法轮》。开始时对师父的法认识肤浅,只能从表面认识人的这层法理,在日常生活中还是我行我素,不能用“真善忍”大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有一天我在办公室认真朗读《转法轮》,突然感觉小腹部位好象有东西在转动,觉的奇怪,难道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师父在管我了吗?难道这就算开始修炼了?自己当时虽然《转法轮》也在看,功也在炼,可执著心并没有去掉多少,如喝酒,抽烟,说假话等等不好行为一样没去,思想中那些各种不好的欲望,不仅没去,有的甚至还把它们藏起来了,不表现出来罢了。常人的那些不好的执著心在自己身上都能找到,觉的要修成正果多难呀!

“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转法轮》)

后来我悟到,慈悲的师父让我感觉到法轮转动,是在点化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师父的这段法对我触动很大,于是我就从人的“口头福”开始修,要先把酒戒了。在家里,与亲朋好友和一般朋友还好解释,他们最多说我没有“口头福”,不够哥们义气……。可在公司跟客户和领导一起的时候,那就觉的有一些利益关系,上下级关系等等一些现实问题,有时很难守住自己的心性。以前为了跟客户搞好业务关系,在酒桌上那是舍命陪君子,现在你说戒酒不喝了,人家说你是“没有合作诚意”,还是“不要好处”啦?特别是跟领导一起陪客户喝酒的时候,以前自己喝酒是海量,有时还替领导喝酒,现在你说戒酒不喝了,问题就出现了。为此,领导几次在酒桌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严肃的说:“不喝酒你来干什么,你工作中的一部份就是陪客人喝酒、谈业务,都象你戒酒不喝了,咱们公司业务如何开展下去……。”可是,你作为一个修炼人真正下决心去这些执著心的时候,真象师父在法中讲的那样:“你要饮料,他要矿泉水,他要来杯啤酒。没有人灌你的,你自己喝自己的,能喝多少你喝吧”(《转法轮》),其实就这么简单。当时就看你能不能放下爱面子的虚荣心,显示心,自己的利益之心等等,看淡了,放下了,就能戒的了,这些心放不下,就戒不了。

通过一段时间实修,自己身上不好的东西也逐渐去掉了一些。尤其是九九年上半年师父在国外讲法时讲到的那些高深法理,好象一下打开了自己的思维,使自己对人类、空间、宇宙有了更高的认识。我悟到,师父给弟子讲那么高、那么深不可测的天体宇宙,目地是给弟子破除人的观念,走出常人科学所划定的框框,让弟子去认识这更高、更广阔的无边宇宙;是在提高弟子的思想,从而在向上推弟子,也就是要把真修弟子推到最高位置,给每个弟子铺好圆满的路;也是让弟子们在以后艰难复杂的环境中能用“真善忍”指导在高层次上修炼,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过程中去掉自己还没触及到的执著心,放下它,圆满自己的果位。

证实大法要走自己的路不是大帮哄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了,对真修还是假修的考验也开始了。假修那么就是躲在家里不出来了,真修就要在严酷的形势下,堂堂正正的站出来证实大法,在艰难复杂的环境中以法为师,在各自不同的修炼路上继续走下去。这里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因为修炼修的就是你自己,也不是大帮哄。

九九年“七•二零”当天我和几个同修去了北京,想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可到北京天安门广场一看,只有少数同修站出来维护大法,而且很快就被军警抓走。于是我们就站那观望,等待正法洪势出现,等了三天也没有等到我们所期待的成千上万同修一起走上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那种气势出现,当时自己也不知如何做了,心里非常苦恼,于是我和几个同修就一起返回了家。我这一次去北京证实法是带着强大的执著心去的,这执著没放下,又把它带回来了。

在随后的一年间看到周围有许多同修走上天安门广场证实法,那些可歌可泣的感人事例后,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新年我和妻子及另外三名同修一起去天安门广场站出来了,并高举“真善忍”横幅,喊出了自己心底的话“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同时,我也看到了许多同修在天安门广场站出来证实大法,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豢养的恶警、流氓打手,对站出来证实大法的同修残暴到极点,如同法西斯一般。和我同去的一女同修(妻子)被恶警打的头破血流,肋骨打伤。另一女同修被打倒在地,几个恶警上去猛踩她胸部和腹部,当时都站不起来了,然后被恶警拖到警车上,还有一男同修也被恶警从背后一脚踢倒在地……。一日上午,有许多同修抓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集中,然后,用十几辆大客车押送我们到团河调遣处。同修们就是在被抓,被打,伤痕累累的这种严酷的迫害下,还是抱着一颗善心向车上所有的军警讲真相,他们有的不吱声,有的说执行公务……。最后他们不但不听也不让我们讲了,这时候我身后一男同修就领着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又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同修(小姑娘)也领大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口号,过一会儿,只有小同修一人在领大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于是我就和小同修俩人交替一人领喊一句“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整车的同修都配合默契,体现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震慑了邪恶。证实大法的口号一路喊到团河调遣处,在团河调遣处的监室里我们不但喊口号,我们还学了同修随身带的师父刚刚在国外两篇讲法《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和《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最后同修还把随身带来的横幅“法轮大法是正法”悬挂在监室的墙壁上。

因监室里关的同修太多,夜里睡不下,同修们轮着睡一会儿,那一夜狂风夹带着沙尘刮了大半夜。后来听当地同修讲,那是北京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沙尘暴,这可能是上天在为非法关押的同修鸣不平,因为新年那一天在天安门广场被抓的同修就有两千多人。第二天,又把我们转送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把我们和各种刑事犯关在一起,每一监室都关押一到两名同修,不准同修交流也不准和犯人说话。我心里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是好人,我不是坏人。不让说话就不说,于是我就开始背法,惭愧的是自己当时就连《转法轮》中的《论语》都背不全。我只好想起哪一段就背哪一段。在那几天里除了吃饭,睡觉,有时间就背《论语》和《洪吟》中的诗,反复一遍接一遍的背。除了背法以外,有时我有意接近那些犯人,提醒自己注意自己的行为,不能为大法抹黑。因当时监室里超额关押,大通铺上一个挤一个还睡不下,有四个人得睡地上,我就把我的铺位让给了一个犯人;看守所每天两顿饭,饭菜量不多,吃不饱,每次吃饭我都把我的饭菜分给普通犯人一半。这样,监头不在的时候,他们就问我许多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我就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们。虽然相处才几天,但是他们对我都很友好,有几个普通犯人悄悄的对我说:“法轮功”你真好。因大家都不知我的姓名,所以就用“法轮功”代替。过了几天,我就被当地警察和工作单位接回本地。

真正提高的关键是学法

通过这一次魔难,我知道了修炼中我最缺少的是什么——是法!是能指导我修炼的大法!就象师父在经文中说的:“作为学员,脑子装進去的都是大法,那么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炼者。所以在学法的问题上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精進要旨》〈溶于法中〉)这一难虽然是过来了,可是自己承受的太少太少了。师父看到我在邪恶残酷迫害下,还能站出来证实法,慈悲的师父便为我承受了一切,使我在这个过程中除了业力,得到了提高。

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

面对浩荡师恩,弟子无以回报,唯有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助师正法的路上紧随师,做好师父要我们做的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讲清真相。

既然在学法的问题上自己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那么,就要在行动上按师父说的去做,多看书、多读书,真正提高自己。从那以后自己除了做证实法的事以外,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来学法炼功,后来又增加了四个整点发正念,把常人的业余爱好,如:电影、电视、小说、扑克、麻将、炒股票……,都不看、不听、不读、不玩、不炒了。我们大法弟子做的真相光盘如:“九评共产党”、“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节目,及一系列真相光盘等,我全部都看了,特别是:“九评共产党”真相光盘,看了好几遍(建议有条件的同修要认真看两遍),有力的清除了自己思想中残存的那些共产邪灵因素,对揭露共产党的邪恶本质,讲清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有很大的帮助。真相光盘如,“风雨天地行”中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案里的疑点,及最近的“四川地震为何波及法轮功”光盘里的邪党党徒冲击、谩骂退党义工等都是讲清真相的好素材。我的看法是要叫常人明白真相,我们首先得自己明白真相,才能向常人讲清真相。当然说的只是一个方面,同时,也要吸取周围同修交流讲真相过程中的一些好的办法和建议,扩大自己讲真相的范围,不拉下有缘的众生。

目前,邪恶迫害仍在继续,正法到了最后时刻。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能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能不能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这是一件大事情。

可是,从《九评》发表后,让世人认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劝三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过程中,发现自己还有许多方面修的不扎实。特别是近两年劝三退时暴露出自己许多执著心。

首先,是对自己的亲人和周围的同事讲真相劝三退时没有用理智、祥和的心态去讲,往往走极端,带着求结果的心去讲,经常跟家人和同事争的面红耳赤,气的心直跳。结果是不但人家没有三退,还造成以后讲真相受阻。

其次,自己思想里还残留有许多党文化的因素,还在起作用,在讲真相的时候自觉不自觉的就把自己的认识和观点强加于人,让人家接受,且争斗心表现的非常强烈。

再则,做三件事时,没有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没有发好正念,没有把另外空间干扰讲真相的邪恶因素清理干净,就急于让世人退出邪党组织,以便早日解体邪党,结束迫害。所以前一段时间讲真相效果不好。后来,静下心来学法、背法,向内找自己,在学法点和同修切磋、交流讲真相时的心态与方法,及怎样才能做好三件事,渐渐认识到要讲好真相:首先还是要每天坚持学好法,炼好五套功法,保证四个整点发正念,保持一个精進的状态。

随着自己的观念改变,讲真相时的正念足,并能用一种理性、祥和的心态去讲,在讲真相救度众生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劝退的人数明显增加。现在我已劝退了三百多人。我会继续努力,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的感受是:(一)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也是改变人的观念,去执著心的过程;(二)要讲清真相就必须学好法,明法理,用大法所赋予的智慧理智的去讲才能把人救了;(三)讲真相救众生的过程是大法弟子提高自己的好机会,不仅如此,也是作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最神圣的一件事,是对弟子的真修假修的检验,是我们必须全力去做好的。

由于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