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位于济南市浆水泉路二十号,所有被非法关押到这里的大法弟子,第一步是先被劫持至武警医院强行查体,到劳教所后还必押至医务室验血。即便大法弟子不配合抽血,等关小班(新收的大法弟子统统分别关小班隔离,其实就是小号)后,在恶警和包夹的强迫下亦必被医务室的恶警抽走血去化验。化验的结果不告诉本人。

劳教所新收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戴手铐、胶带封嘴,直接抬到迫害法轮功的严管大队,关小班,安排二个犹大包夹迫害。犹大包夹刚开始时伪善的跟大法弟子套近乎,恶警观察着,看大法弟子和哪个犹大包夹谈的来,不行就不时的调换,目的是找突破口。同时恶警刚刚开始会不厌其烦、三番五次伪善的给大法弟子的家里人打电话,要家里的人去一趟,以离婚、断绝父(母)女关系等来胁迫大法弟子转化。

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被非法劳教,这时巧言善辩的恶警孙娟、孙群莉、杨晓林、李玉、李妮、耿筱梅、肖英和邪悟的包夹便撕下伪善的面孔,八、九个人一拥而上把大法弟子摁倒在地上强制灌鼻食。抽出鼻管,鼻血脓块,半包卫生纸擦不完,惨不堪言。

恶警怕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传出去曝光,从此往后大法弟子的家里人再休想接见了,任凭老人、孩子鼻涕、眼泪、磨破嘴皮,统统不管用。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这才刚刚开始。

恶警有完整的一套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经常所谓的全国调研,各男所、女所互窜,从网上的揭露报道中可以看出,各地劳教所、监狱整人的手段如出一辙。

关小班辱骂、洗脑

从被非法关押的第一天起,连续三个月或更长时间,除了恶警和恶警安排的包夹外,大法弟子见不到小班外面的任何一个人。小班的门永远关闭着,里面有一个塑料桶,吃、喝、拉、撒、睡都在其屋内。在那里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被恶警孙群莉任意殴打、辱骂简直是家常便饭。骂,要用手指戳着脑门子骂;扇,要照脸扇;揪,一定要把头发一把一把的揪下来;踢,那它能踢哪儿就踢哪儿了。大法弟子的父、母、兄、弟、姐、妹、公公婆婆、祖宗八辈、街坊邻居、丈夫、子女、及单位里的领导、同事,只要恶警能想到的人都被他们骂的一钱不值。大法弟子每天都在恶警叫骂声中度过,讽刺、侮辱,即便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也决不放过。其目的是让被迫害者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无能、最愚蠢、最多余、最令人讨厌的人;你的亲人、朋友全都是出卖你的人,全天下没有一个可信赖的人,只有恶警才是最可亲近的。恶警孙娟还欺骗说:“转化没什么可怕的,咱们队是百分之百转化率,你转化是早晚的事。队长都是地狱里的小鬼了,你就是下地狱,也摔不着你,有我们在下面垫着呢,你怕什么…”

最可恶的是,不间断的狂轰滥炸、野蛮灌输污蔑师父和大法的邪悟、邪书和邪恶录相。从早晨6点一起床直到半夜12点,连续放一个多月,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逼迫大法弟子踩写满水泥地面、塑料小凳下面师父的名字。在大法弟子的鞋上、胳膊上、大、小腿上写满师父的名字。

大法弟子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就不允许大小便,不允许睡觉、不允许洗刷,不允许定购卫生纸……总之什么都不允许。憋不住,就只好尿在自己的脸盆或茶杯里。

大法弟子拒绝穿囚服、剪囚发,同样被七、八个恶警和包夹摁倒在地上强行剪囚发、脱光衣服,把大法弟子家中送的衣物统统收走,只留囚服。恶警扬言:什么样的人什么样待遇,你自己找的!

罚蹲

劳教所最常见的是罚蹲。一蹲就是十几个小时或更长时间,旁边有两个犹大包夹严管。他们早就策划好了,在大法弟子要求上厕所,肚子憋的难忍时,再采取此法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最后在得不到他们想要得到的结果时,恶警趁大法弟子瘫软无力,又是一拥而上,恶警把钢笔塞在大法弟子手中,有抓胳膊的、有紧紧抓住大法弟子的手在纸上写所谓的假“三书”的,写完后再强制按手印说:“你别再坚持了,你都写完‘三书’了,你也不是大法弟子了,你师父也不会再要你了。”妄想以此摧毁大法弟子的意志,大法弟子当然不承认这种作为。这就是所谓百分之百的转化率。

经过此折磨后,大法弟子的腿痛的一个多礼拜不会走路。恶警孙娟伪善的说:“你不懂,从医学上说,蹲那儿多少多少小时,人的腿会因血液不流通而废掉,要截肢。你现在是不明白(不放弃信仰),等你明白(转化)后,你会感激我们的,我们现在做的都是为你和你的家里人好。”那意思是大法弟子的腿没截肢要感谢恶警们没让继续蹲下去。

罚坐板凳

罚坐板凳也是最常见的体罚之一,就是坐在那种只有十几公分高的塑料小凳子上,上面有许多眼。双脚并拢、身体正直、手放膝盖、目不斜视、不许说话、不许站起、不许走动、每天早上四点左右一直坐到晚上十二点,甚至坐到半夜一、两点,一坐便是几个月。恶警暗中指使两个犹大包夹坐在大法弟子的旁边监视,只要他们认为大法弟子坐姿不规范,犹大包夹连踢带骂,极尽侮辱之能事。尤其在夏天,大法弟子的衣着单薄,塑料板凳起潮,肉落在凳眼里很快就溃烂了,屁股上磨烂两、四个洞很常见。有的大法弟子屁股上磨烂六个洞,脓血粘衣,偶尔上回厕所,衣服脓血干结在屁股的破洞上,都得慢慢撕揭下来,脓血渗透衣裤。

不让洗刷

不让洗刷也是极其毒辣、卑鄙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恶警们会利用三九天或三伏天的寒暑天气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一入三伏天,小班的大法弟子便失去了洗刷的机会,也不许换洗衣物,全身散发着恶臭。恶警指使包夹,故意用塑料袋把厕所里唯一的水龙头系死,不让用。即使来月经时,也同样不让用水洗,大法弟子只好在上完厕所时,用冲厕所的、便池里的水洗一下下身。即使这样,也会招来犹大包夹的一顿恶骂。总之利用这酷暑逼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在这汗流浃背、酷热难耐的三伏天里,那些能洗刷、能坐在通风口的犹大包夹身上的痱子去了一拨再来一拨,最后全身拱出了痱子毒,何况三十天不见一滴水,坐在u型的角落、绝对不透一丝风的大法弟子呢。

不让睡觉

不让睡觉也是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非常没人性的普遍的一种。连续五天五夜或更长时间不让睡觉,连眼皮都绝对不能眨一下,旁边有专门的犹大包夹监视,他们轮班睡觉,大法弟子只要眨一下眼,他们就连推带踢,边骂边往脸上撒冷水刺激,再就是用手中的钢笔,转着劲,猛扎大法弟子的身体,大法弟子的胳膊,大小腿上一夜之间被扎的青紫。

最后大法弟子被折磨的意识模糊,说话不由自主,双腿发软,同时恶警李敏、张洪芬再加上心理攻术,妄图改变大法弟子的信仰。恶警说:“你真傻,从医学上说,人多少多少小时不睡觉,就成精神病了,已经有好多人承受不住崩溃了,我们不忍心眼看着你成精神病,我们这都是为你好。”言外之意大法弟子没被害成精神病还得感谢她。

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使被迫害者每天都有死一回的感受,真是度日如年。很多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精神崩溃,精神失常。恶警还造谣说是炼法轮功炼的。有一位大法弟子被关了整整三个月,因久不与人语,出来时已基本失语了。另据可靠消息说一位大法弟子,在与世隔绝的小班呆了七、八个月之久,最后也没见过她,不知道什么情况。还有很多关闭更长时间的。一天早晨外面有个打扫卫生的学员擦了一下小班很高的窗户,被恶警梁巧玲看见臭骂了一顿,主要怕小班里的罪恶被人发现。邪恶的劳教所妄图用可怕的孤独、寂寞难耐和酷刑折磨来让大法弟子屈服。

奴工迫害

在经历以上数月种种的非人折磨后,恶警没有任何收获,而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又源源不断而来,小班不够用,连洗漱间,洗澡间、凉衣房、私库,厕所、心理咨询室,恶警值班室、图书室都排的满满的。所以恶警变换花样又出新招,花言巧语骗大法弟子进班组,下车间。去了后才发现,残酷的、长期的奴工迫害才刚刚开始。

早上五点多起床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让睡觉,除了三顿饭(每顿饭从集合、报数、排队、打饭菜到吃完饭、再集合、报数,回车间,用不到三十分钟)其余时间都在干活。后来由于明慧网不断曝光劳教所的邪恶迫害,恶警有所收敛,上级命令晚上八点收工。但恶警心有不甘,实则八点半或九点才收工。并偷偷在收工后,逼迫劳教人员在宿舍粘纸盒(王光烧牛肉等)、贴防伪标签(北京降压灵、阿莫西林等)、装餐巾纸(迪痘等)、装拉链头(毛绒玩具上的)、折纸(各类广告、飞机上用的垃圾袋等),每天都是干到夜里十一、二点才让上床睡觉,有时甚至干到第二天半夜一点多。后来因上级查得紧,恶警才不得不要求被押人员,晚上十点准时躺下,不躺下都不行。

车间里更不是人待的地方,毛绒玩具的毛漫天飞,就是一个人什么也不干,从里面走一趟出来,身上也落满毛绒,即便戴上口罩,嘴巴里,鼻孔里毛尘塞的满满的,很多人自从下车间以后,脸色蜡黄、咳嗽多,有皮肤病等等。连呼出的气也把口罩熏的焦黄。每天吃药的人都排好长的队列。虽然刚下车间就配给在押人一个口罩,可那个口罩,无论被押人员是一年期还是三年期,就只给这一次,而且五冬六夏都必带不可,因为毛尘多的比沙尘暴还严重。

每天的上厕所时间共四次。早上五点、上午九点、下午三点、晚上八点各上一次。如果尿频或闹肚子,只好厚着脸皮听着恶警们的数落去上厕所。

每个在押人员包括社会上的普犯,如一天只能出一个活,第二天恶警保准定额三个,当完成三个了,又包准定额五个。以此类推,直至每个人的极限工效。工效只涨不跌,如果在押人昨天完成十个,今天完成九个,恶警耿筱梅可不管什么原因,劈头盖脸,污言秽语,一顿臭骂:“知道为什么管你们饭吃吗?就是你们还能干活。”恶警们的眼里在押人只不过是个会干活的畜牲而已,收工时每个人都已经被压榨的筋疲力尽、疲惫不堪,还要被恶警在集合时训话半个多小时。每天晚上收工后,每个班组还要坐姿精确,认认真真开班会、作记录(拍桌子、砸凳子、泼妇骂街似的批斗会),还动不动恐吓延期。

劳教所对待在押人员极其苛刻,一天中只有清晨、晚上两次洗刷时间,每个班(最少十二人)从进洗漱间到洗刷完毕出来,总共五分钟。不管你洗脸、洗澡、刷牙还是洗衣服,通通一样,只给五分钟。到时间不出来,除了大会小会批,动不动还延期恐吓。每个大队按规定应该每个礼拜给时间大洗一次(大洗每个班组十分钟),可一个月、几个月不给大洗一次很正常。可是只要上级来检查保证床单是新换的,房子是新刷的,地是新扫的,机器是新擦的。检查人员戴上白手套,包你哪个犄角旮旯都绝对摸不到一丝灰尘。

劳教所的每个通道、大厅、车间、房间、班组门上方都配备摄像头,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可看的一清二楚。

在大队教导员杨晓林直辖的严管班,人员比例为3:1,即社会普犯为九人、大法弟子为三人。各大法弟子不能与任何人包括普犯说话、互用物品、互相吃喝、互打手势、互递眼神,总之二十四小时被贴身监控。大法弟子是蓝胸牌(新分班的普犯也是蓝胸牌但几天便换黄胸牌),以上的“享受”统统没有,只有恐吓、殴打与延期,吃的菜也只限水煮白菜之类。每每与大法弟子坐在一起、走在一起或大法弟子前面与后面的俩人都是专人专管的包夹。班级的普犯都各有任务又各相互监视,一点事都抢着添油加醋的向恶警汇报,怕落后、挨批、加期。

那些骂的越欢、折磨越凶的普犯,越能得到恶警的表扬、升迁和减期。这些被恶警精选的卖淫、盗窃、打架、吸毒人员大多十七、八岁至三十多岁,基本是在家骂父母、在外害朋友的无知无畏者,劳教所警察也称他们为“人渣、街痞、混混”,可越是这样的人越被恶警用的得心应手,让他们打谁就打谁、让咬几口咬几口。而有良心的普犯,则被辱骂、监视、加期。

随着解教期的临近,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说尽好听话,极尽迷惑之能事,大法弟子所有拒绝写的月小结、年总结、所谓的出所小结和各类作业,都被恶警悄无声息的包揽给了别的班级里的包夹。恶警的伪善演绎的真可谓炉火纯青:所有的坏事、恶事、没人性的事统统都是包夹们自己自做主张干的,而所有的好事、善事、人性化的事统统都是在“象母亲、象医生、象老师、尊敬的队长”带领下干的。实际上是怕大法弟子回去给上网曝光。

以上是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部份邪恶,那里曾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罄竹难书的罪恶。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也叫“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浆水泉路20号,邮编:250014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电话: 8855-5040-080170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电话: 0531--8855-2194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驻检室电话: 0531--8851-9942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名单:
所长郝道方,副所长侯秀云,副所长刘玉兰 副所长王庆和 杨平 牛学莲 88931747
政委杨青,政委刁春风 副政委潘治胜
纪委书记卢伟东
教育科长刘瑞芹
管理科长田薇 何绪芳 管理科电话:0531--8551704
政治科:杨恩卫
宣传科:王信才
政工办公室主任许丽菊
生产科长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