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在中共司法部编写的《入所教育》中,堂而皇之的说劳教人员有义务也有权利:其中之一就是警察不许打骂,不准体罚,她们不受人格的侮辱,强迫奴役劳动也应有足够的睡眠与健身娱乐活动等等。然而中共的恶警全都知道,那不过是用来骗外人的花招。

我们的亲身经历是:走进劳教所就感觉被绑票了一样,除了蛮横无理的警察之外还有一两个包夹打手,象掉进了魔窟一般,其中一个包夹与警察配合搞洗脑,灌输歪理邪说,逼迫转化,如达不到预期目地,警察会亲自动手打人。例如:孙娟大队长穿皮鞋踢老年大法学员裸露的小腿,当质问其:“不是不打人吗?”她的回答很无赖:“这是打你吗?这是教育你!”她经常恬不知耻的在大庭广众面前说:“我们经常熊你、骂你甚至打你,为什么我们在大街上或遇到其它大队的人不这样对待呢?因为我们是爱你的。”这种歪理邪说真是禽兽不如。炼法轮功的大部份是祛病健身、修身养性的中老年人,警察面对这些长她们父母十几岁的体弱多病的老太太,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污辱人格,这就是“春风化雨,教育感化”吗?副大队长孙群丽专管教育转化,那种横行霸道、蛮不讲理,那种气急败坏、气焰嚣张,以前闻所未闻。仅举一例说明:一位年过六旬的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孙火冒三丈,用脚踢起凳子,砸在对方腿上,用手指用力戳老年人的前胸,直到她自己打累了为止。打的这位年老体弱的老太太左肩、前胸青紫一片,腿部受伤。

如果预期不转化,从一个包夹增加到两个,一般都是身强力壮、心狠手毒,能打会骂的泼妇、社会渣滓。这些打手包夹具体负责执行迫害任务,如晚上不许睡觉、不准大小便等等的体罚。有位年近六旬的文盲学员李秀娥,因为她的月小结写的不符合队长的要求,班长把她交给队长,有时关禁闭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一个月不等,关在阴凉潮湿的晾衣房、洗澡间、队长的厕所里,晚上有值夜班的打手折腾折磨她,踩头发、罚跪在潮湿的水泥地上拳打脚踢,不准大小便。还有是在警察值班室,由队长亲自折腾,其中有一次连续四天四夜蹲在地上不许大小便,当然也不让吃喝了。

各种体罚、打人的事屡见不鲜:有一次星期天,突然从办公室方向传出“打人啦!”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接着传来“咣当”的闭门声。再接着传来恶警李玉队长在铁门处学的猫叫声想掩盖罪恶。再有时,我们年老的人心事重重,夜不能寐时,从另外房间或楼下传来惨痛的喊冤声,一声声刺人心肺……这些累累罪行都是我们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掩盖不住,欺瞒不了。这就是劳教所的教育感化挽救吗?在这里我们反复学习了邪教的六大特征,邪教的邪恶本质,邪教搞精神桎梏,邪教搞精神封锁,到底是谁在搞邪教那一套?事实胜于雄辩,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

再看看劳教所的劳动改造跟监狱有什么两样:作息时间:早5:30起床,5:30~7:30洗刷(5分钟),整理内务,打扫卫生(为了各队岔开吃饭时间,每月轮换一次6:00~8:00)但一队孙娟、耿筱梅改为5:30到7: 00打扫卫生,7:00~8:00提前一小时出工,7:30~8:00(早饭),8:00~11:30(车间奴役劳动),11:30~12:00(午饭),12:00~5:30(车间奴役劳动),5:30~6:00(晚饭),6:00~9:30(车间奴役劳动),9:30~11:00~12:30甚至凌晨1:00~3:00(有时加班,但较少)。劳教人员一天劳动睡眠多少时间,你们自己算的很清楚,用孙娟、耿筱梅的话说:“我们都是大学本科生,不傻很聪明。”警察三班倒,煎熬老年人“歇马不歇人”敲骨吸髓式的奴役劳动,九栋高档宿舍楼同时拔地而起。孙娟口口声声地说:“我们不在乎挣的钱多,我就喜欢这份工作”奴役、体罚、辱骂、殴打……“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本是中共邪党的本性,不奇怪的。

一天15~16个小时的强体力的奴役劳动,睡眠严重不足,稍有不谨,就招来孙娟、耿筱梅、杨晓琳、李玉、梁巧玲等恶警,泼妇骂大街式的辱骂、呵斥、推推搡搡。同时还培养了两个当打手的“狱霸”张亚芹(邪悟者)、金玉花(普教人员),每天给下达的功效,简直令人窒息。大部份人完不成,有时全员完不成,一是罚分(5~20分不等)接着是劈头盖脸的辱骂:“下贱、下三滥、可耻、完不成功效就是品质恶劣、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不要脸了你还是人吗?……”这是孙耿骂人的常用语。一面是喘不过气来的高强度奴役劳动,另一面是不绝于耳的训斥辱骂声,天天如此,度日如年。孙、耿亲手培养的“狱霸”张亚芹也毫不示弱,霸道横行不可一世,谁要是斗胆跟她顶一句嘴,那就跟队长顶嘴一样,孙、耿立即扑过来,轻则训斥,大会小会的批。

有时警察忙,顾不得吵、骂,整个车间充斥着质检员张亚芹、金玉花的吵骂、训斥声,乌烟瘴气,干活都没有情绪。车间管生产的队长耿筱梅、孙娟、李玉、杨晓琳、梁巧玲等在她们身上,我们深深体验到“毒狠”这两字的含义。

“出的是牛马力,吃的是猪狗食”,这是劳教人员在背地里常说的一句话(其实现在的猪狗也不吃劳教所、看守所做的饭)。一年四季大部份时间是水煮白菜、萝卜,每天睡5个小时左右的觉,这样的劳动强度吃这种饭食,对一些年老体弱的中老年来说那就是过鬼门关:腿脚浮肿,手关节发炎增生,老年人一天戴十几个小时的老花镜,两眼视物不佳,睁不开,晚上抽筋、麻木,疲惫的挺不住,撑不了。而且恶警充份利用社会渣滓如:诈骗、贼偷、卖淫女、容留、贩黄、造假证、传销、打架斗殴等等社会流氓,当包夹、打手折磨中老年法轮功学员,它们黑白颠倒、造谣中伤、强奸民意、打罚辱骂,无所不用其极,集古今中外邪恶狠毒之大全,疯狂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再看一看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是怎么造假的,虽然只是点点滴滴也能折射出假丑的真面目:为了争创“全国现代化文明劳教所”,干警们真的是费尽心思的造假材料。那段时间忙的是昏头转脑,老是逼迫劳教人员签字画押造的劳保用品发放册,图书借阅手册子就有好多本,先是夜班江桂莲(邪悟者)造假,江解教后潘爱华(邪悟者)又接着造。当有人提出我们每天劳动改造十几个小时,哪有时间看书,我们也没书看那,潘爱华嚣张地说:“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所谓发放劳保用品,从2007年4月才每人发一包卫生纸和半条肥皂(或一袋洗衣粉)发一个口罩,戴三年两年一年,但假造的劳保用品发放册子却有无数本,让我们签字画押,好象有凭有据,真的一样。这种靠造假材料创出来的“现代化文明”,使够现代的,可文明吗?为了掩人耳目,还搞了什么发泄室、娱乐室、阅览室、工艺美术室、心理咨询室等等,供外来检查参观者游览,让外人感到省女一所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劳教人员过的很充实,很舒适。你们谁敢说句实话,这些摆设是让劳教人员享用的吗?掩耳盗铃的做秀勾当令人作呕!有一个歌中唱道“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女一所为争创“全国现代化文明”把我们却折腾的够呛:今天造假册,明天搞卫生,爬上爬下,边干边挨骂。劳教所被关押被绑架的大部份是中老年法轮功修炼者,特别是一二大队占70%~80%。长者年近7旬,不乏体弱多病者,这些都是恶警重点迫害对象。

劳教所与中国的盖世太保非法组织“六一零”狼狈为奸,互相勾结,迫害奴役法轮功人员,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劳教的教期最长:三年,二年半,一年九个月,一年半不等,而那些普教人员(卖淫、容留、诈骗、造假证、偷盗、贩黄等)却时间很短,一年,一年三个月,一年半 ,很大一部份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打手,不下到车间奴役劳动。劳教所为了创造更多的劳动效益,与“六一零”、公安互相勾结,源源不断往劳教所输送奴役劳动力。据说地方“六一零”每输送一个法轮功劳动力,劳教所就给予地方“六一零”三千元人民币报酬,其险恶用心可见一斑。

心狠手辣的社会渣滓是恶警手中的打手,让这些坏人明盯或暗盯,一人盯一个或几人盯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不让看,只许玩命干活,一位年逾六旬的老太太在厕所因地面滑脚腕部摔成骨折,养伤期间被夜班潘爱华打骂,捂住老人的口鼻,使她窒息。腿脚不好、一瘸一拐的逼其干车间奴役劳动,上下楼很困难,心毒手辣人性丧尽。值夜班的就是“职业打手”,罚谁它们就打谁。江桂莲曾逼老年法轮功学员李秀娥在潮湿的晾衣房趴跪在地上,抓其头发,让其脱掉鞋,说“把你师父的名字写在你脚底下”,邪恶至极。杨荆凤(济南人)为了讨好队长,多减教期,达到“转化”人的邪恶目的,对恶警感恩戴德大唱赞歌,却对法轮功学员恨之入骨,动手打人是常事,迫害法轮功既狠又毒,得到恶警的“重用”,提前半年解教,是恶警一手培养利用的得力帮凶。

对法轮功坚定者,常关小屋、禁闭、封锁、与外界隔绝,大小便等一切活动受限,晾衣房、洗澡间、队长厕所都是关押的场所,不许睡觉,不许大小便,罚站罚蹲等等体罚,甚至殴打,都是为了“转化”洗脑,脑袋里只能装它一党的东西,思想行动上一切盲从。这不都是邪教的特征吗?在这里我们亲眼目睹,不容置疑。

恶警执法犯法,横行霸道,欺上瞒下,疯狂至极。以上所述不是道听途说,是我们亲身感受、亲眼所见,我们要把这种假恶丑的肮脏行为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世人明真相。

奉劝行恶者,善恶总有报,不要坏事做绝、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报应就在眼前。天怒人怨,洪水雪灾、地震是上天的警示。生死自己选择!

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名单:
所长郝道方,副所长侯秀云,牛学莲
政委杨青,副政委潘治胜
纪委书记卢伟东
教育科长刘瑞芹,政工办公室主任许丽菊,生产科长冯××
管理科长田薇
一大队名单:
大队长:孙娟,教导员杨晓琳,副大队长孙群丽(专管学习转化),副大队长耿莜梅(专管生产劳动)
队长:李玉,李敏,张洪芬,肖英,梁巧玲,史咏梅,刘建慧,李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