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迫害致死的黑龙江鸡西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政治集团,利用中共邪党和被其操控的宣传媒体与国家专政机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和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中国历史上甚至世界历史上绝无仅有的邪恶的迫害和镇压。他们利用垄断媒体对法轮功极尽造谣、诬陷和妖魔化之能事,煽动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企图使其镇压合法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对付法轮功怎么样做都不为国”、“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死后不查身源,立即火化”的毫无人性的群体灭绝政策直接针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群体。在这场政治迫害中,数百万人被拘留;数十万人被劳动教养、判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更多的人失踪,其中有多少人被活体摘取器官牟取暴利而后焚尸灭迹,是当前无法统计的。

这期间,善良的鸡西人民自然也未能免于难。九年多来,鸡西法轮大法弟子被恶警坏人打伤打残、流离失所、居无定所、妻离子散、甚至失踪、迫害和株连致死的也都大有人在:

在监狱、劳教所等地被迫害致死的有数十人,其中,三人被用各种刑具迫害致精神失常后死亡;一人被鸡西市第二看守所虐杀后摘取多个体内器官;密山市看守对被其迫害休克后的法轮功学员不予抢救,竟将该学员置于冰柜冷冻致死;癌症患者修炼后身体得到康复,因上访被劳教所洗脑迫害而惨死者一人;其余为恶警使用各种刑具迫害而死。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透过民间途径传出的,有名有姓的、只因坚修法轮功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人数已高达三千二百二十八人。

这就是中共邪党欺骗世界人民的“人权最佳时期”的现实!元凶江泽民叫嚣“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而法轮功坚强地走过了这九年的巨大魔难。大法弟子在巨难中坚信宇宙的真理,向被谎言欺骗的世人和平、理性的讲清这场迫害的真实情况,从而使世人逐渐觉醒。今天,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非人迫害,引起了全世界民主国家的正义之士、人权组织、国家政要和诸多国际组织的高度重视和善良人民的同情,中共走到了岌岌可危的悬崖边,它的罪恶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教训应为后人永远汲取。

目前,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的书籍已用三十多个语种在世界各地流传。这场迫害还在继续,但邪党早已败象尽显,天灭中共已成定局。

鸡西的父老乡亲们,请不要忘记在中共邪党施暴法轮功的九年里,那些为传播真相,为救度世人付出生命的鸡西大法弟子们,而且你身边还有很多这样的好人仍然身陷囹圄,遭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我们也奉劝那些仍然为虎作伥的行恶者,立即放下屠刀,亡羊补牢还为时不晚,否则,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一切对大法犯罪的人都将得到应有的报应。万古机缘只此一回。快快看《九评共产党》,快快找真相,悔罪自救保命,为此为大。做好人无罪,信仰法轮大法无罪,修炼“真、善、忍”无罪!

祝愿鸡西地区的父老乡亲早日认清中共的邪恶,为自己选择一个真正的美好未来!

鸡西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赵东(Zhao dong)男,二十七岁,黑龙江省鸡西市梨树区人,中巴车司机。

赵东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八日赵东毅然停开中巴车,别离新婚妻子和同堂生活的两代老人,依法进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十月一日”历来是邪党惧怕人民的“敏感日”。在这之前北京清理外地进京公民时,赵东与一山东同修被逼沿铁路线徒步而行,因讲真相落入沧州看守所。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鸡西市梨树区委宣传部部长刘正凯和梨树区公安局“六一零”恶警张迎春分别带人到赵家勒索五千元钱作为接赵东的路费。赵家拒付,他们强抢了四百多元钱。

九月二十三日,梨树区区委书记杨洪语派人去沧州押解赵东。九月二十九日早四点,赵东从火车上跳车,不幸遇难。赵家经营的生意总计损失人民币五十余万元、两位老人先后离世、赵东的妻子一年半以后离家出走。

2、赵春迎(Zhao Chunying)女,一九四九年三月二日生人,小学文化,生前住黑龙江省鸡西市恒山区铁路委。二零零三年五月十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四岁。

赵春迎当时被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和鸡西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三天,被看守所狱医王丽君等邪恶警察虐杀而死。在家属强烈要求尸检追查死因时,参与迫害的执法者无视法律、践踏人权、利令智昏的借尸检之机盗窃了赵春迎的心脏、脾脏、胰脏三个器官。五年来家属虽然被迫息诉,但是很多人仍在关注着这件人命关天的案中案。

经诸多明白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的世人的了解得知:赵春迎丢失的三个人体器官被鸡西市检察院、鸡西矿业集团总医院盗取用做人体器官标本。

3、 姚国秀(Yao Guoxiu)女,原鸡西市糖酒公司酒类专卖科业务员,家庭原住址: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仲兴小区综合楼。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时年五十二岁。

姚国秀一九九七年修炼炼功后身体健康,精神倍增,姚国秀免费向那些需要健康的兄弟姐妹们赠送大法书和炼功带。受到当地人的好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姚国秀两次进京上访,被恶警再次抓捕后非法劳教二年,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恶警们采用强制洗脑、关禁闭、不许说话、坐铁椅子体罚、拳打脚踢、指环铐铐手指吊起等手段摧残其意志。姚国秀绝食抗议迫害,恶警们就采取灌药、打针(不明药物)等卑劣手段不让其说话。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左右,姚国秀被接回家。由于姚国秀被迫害致精神状态反复不定,终导致其无法自控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坠楼而亡。

4、姜荣珍(Jiang Rongzhen)女,高中文化,原工作单位:黑龙江省鸡西市煤机厂炊具商场,家庭住址:鸡西市鸡冠区。姜荣珍于一九九九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二岁。死时全身是伤,且有电伤痕迹,头前有洞,头后有包。更多被揭露出来的迫害详情显示,姜荣珍是被黑龙江省戒毒所的恶徒活活打死的。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二日,黑龙江省戒毒所对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攻坚”战。十三日,姜荣珍因拒绝“转化”,坚定修炼,被强行蹲小号,关在地下室,门与窗户都开着,只许她穿短裤、背心。恶警指使三个刑事犯黄启贤、鲁佩英、周丽娟对姜荣珍大打出手。当时就把姜荣珍打得奄奄一息。

三个恶人将姜荣珍从地下室拽到中庭叫其写所谓的“三书”,当时姜荣珍已昏迷,但这三个人说其抵赖,继续对她施暴,直至把她打死。后三个恶人找到队长张玉书、张海朋、郭彤旭、史连江、科长王某,一看人死了,忙把大夫找来,包上被,说上医院抢救,实际那时人已经被打死了。

5、郭美松(Guo Meisong)女,高中文化,原住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发电厂局东小区八号搂二零二室, 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绝食抗议迫害,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女子监狱长期对其野蛮灌食,致使肺部溃烂,无法医治。二零零三年五月八日(四月初八)郭美松保外就医仅两个月便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八岁。

6、白丽霞(Bai Lixia)女,一九五五年生,中专文化,原鸡西矿务局机电厂电机车间试验员,家庭住址:鸡西市鸡冠区跃进委机电厂住宅楼。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七岁。

一九九七年白丽霞患乳腺癌曾两次住院,做过乳腺切除手术,生活不能自理。在对生命的绝望的最后时刻, 一九九八年五月法轮功救活了她,使她成为健康人,白丽霞能上班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九月她两次到省城哈尔滨和北京证实法轮大法,期间被绑架。同年十二月白丽霞被非法劳教二年遭受了极其残酷的迫害。她被逼睡在水泥地上,因不放弃信仰遭多次暴力殴打,被逼迎风站在冰天雪地里,被手铐铐上绑在暖气管上,被逼蹲厕所,悬空吊在窗棂上方的铁管上,等等。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鸡西市机电厂把白丽霞接回鸡西,千里之遥一路上白丽霞没吃一口食物,只喝了半杯水。白丽霞最终被病痛折磨夺去了生命。

7、杨海玲(Yang Hailing)女,三十四岁,原住黑龙江省鸡西市城子河区东海矿,原工作单位:东海矿九采区绞车工。

杨海玲炼法轮功后,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处处为他人着想,深得同事和街坊邻居的拥戴,是远近出了名的好人。然而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杨海玲多次被恶警绑架,遭受多种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身体极度虚弱的杨海玲被密山市看守所恶警所长马宝生抡倒在铺板上,再也没有起来,休克后没有人救治她,直接塞到医院停尸间的冷藏柜中。家人赶到后发现被冷冻了十个小时后的杨海玲尚有体温存在,照片显示遗体上伤痕累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三日杨海玲尚存的体温渐渐消失。家属强烈要求尸检查明真正死亡原因。马宝生与院方相互勾结根本不给尸检,家属要求履行正常的法律程序,但几经周折无人敢代理这样的案子。家属在聘请律师的过程中,遭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多次跟踪、恐吓,直到今天杨海玲冤案仍被搁置,这是中共直接操控司法警察对人民施以杀戮的又一铁的罪证。

8、王连庆(Wang Lianqin)男,四十岁,生前住鸡西市梨树区穆棱矿八栋房。原穆棱矿六井工人,后因煤矿破产失业。

王连庆生前无论是单位还是邻居的口碑皆好。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匪浅。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王连庆别离新婚妻子去北京上访,八月底被恶警绑架至穆棱矿保卫科非法关押十八天。遭保卫科韩丛加暴力殴打,极度的惊吓使王连庆在精神上已处失常状态,十八天后他被释放回家,已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以往人们见到的老实厚道的王连庆简直判若两人。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八日,王连庆又一次在街上漫无目地的行走中遇车祸离世。家中扔下老母亲、妻子和一个六岁的儿子,他的离世给活着的亲人带来的无疑是血与泪的无尽的痛苦思念……

9、施桂英 (Shi Guiying)女,一九五七年生,高中文化,家庭住址:鸡西市恒山区友谊社区红砖委十二组,原工作单位:恒山区安乐小学幼师。修炼法轮大法前,施桂英患有足跟疼痛,行走很困难,靠定期注射封闭药物维持。一九九八年三月修炼法轮功后痊愈。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从家中去邻近的张新矿的外甥家串门,三十日下午四点多,其子接到恒山派出所的电话,告知施桂英在乘坐的摩托车上摔下,被摩托车主送到派出所,昏迷不醒,并且发现包内有数本向世人讲真相的小册子、一本《转法轮》书。希望家人快点把人接回去。家人把昏迷不醒的施桂英送医院抢救后变成了植物人。在施桂英卧床在家期间,有朋友去看望她,问她:是不是警察打你了?施桂英立即显示出异常的激动和极度的恐惧,脸都憋红了,眼睛快速的眨着。当时在场的人都觉得很奇怪,都说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二零零六年发现施桂英家的电话早已被监控,和施家通话的多个大法弟子家都有被警察蹲坑和到家骚扰的经历。施桂英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日含冤离世。

鸡东县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刘桂华(Liu Guihua)女 ,一九五二年生人,中专文化,工作单位:黑龙江省鸡东县永安乡中心小学教师。为向世人讲真相多次遭绑架,当刘桂华被迫害的无法进食维持生命的情况下,黑龙江女子监狱要求鸡东县有关部门办理“保外就医”手续,鸡东县公安局及政保科李清华拒绝办理任何手续,黑龙江女子监狱拒不放人。二零零零年八月被恶警绑架后,遭受了极大的酷刑折磨,恶警把她吊在暖气管的铁栏杆上,电棍电的她身体不由自主的直蹦,一直关押到二零零二年四月,没有通知家属而又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在遭受迫害期间,她因所谓的“不服管、不服教、绝食”,被恶警抓住头部往墙上猛烈撞击、踢打、抓起人往床上摔;因绝食被恶警撬至牙齿松动,全身被捆,动弹不得,脸被打得面目全非。呕吐时恶警看着让她往自己的衣服里面吐,大小便也不给松绑,只能便在棉裤里。在劳教所和监狱的长期迫害下,刘桂华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三日死于哈尔滨二一一医院。

2、刘晏辰(Liu,Yancen)女,黑龙江省鸡东县法轮功学员,家庭原住址:鸡东县鸡东镇,职业:个体户,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迫害致死,时年四十三岁。

刘晏辰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后,摘掉了常年病篓子的绰号。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刘晏辰因向世人讲真相,曾三次被不法人员抓捕、勒索罚款。

刘晏辰因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讲大法被迫害真相被多次迫害。二零零二年再次被抓捕,惨遭恶警迫害,被恶警和街道不断的骚扰、威逼,十月份被绑架至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天;遭到国保大队李清华的打骂,血压升至二百八左右,恶警不得不把戴手铐脚镣的刘晏辰送医院抢救。长期受迫害,使其精神蒙受了巨大的打击,刘晏辰于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离开人世。扔下了十一岁的女儿。

3、林宝财(Lin Baocai)男,六十八岁,黑龙江省鸡东县东海乡兴国村人,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因向世人讲大法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被鸡东县邪党公安国保大队于洪军及东海乡派出所恶警绑架,欲勒索五百元钱未遂,便将林宝财送入鸡东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受到刑讯逼供迫害。九月二十九日,林宝财被恶警迫害精神失常后释放回家。家人很快发现,原本身心健康的林宝财精神已不正常,如听见汽车喇叭声就向外跑。不久,林宝财离家出走后就再也没有音信。家人报了案,但没有结果。

四十多天后,一个放羊人在鸡东十六连南山上发现一尸体,经家人辨认是林宝财。村里人都说老林是被中共邪党迫害死的。

密山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刘桂英(Liu Guiying)女,密山水泥预制品厂工人。二零零二年三月,四十三岁的刘桂英因恶人告密,被巡警一一零劫持到公安局,被非法关押在密山市看守所,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四日被恶警野蛮灌食致死,二十六日遗体被强行火化。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恶警把刘桂英送往哈尔滨戒毒所。因刘桂英血压高被拒收,后被拉回密山继续迫害。

同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看守所往刘桂英的嘴里、两个鼻孔里野蛮灌食和药物导致刘桂英死亡。密山人民医院在看守所所长马宝生的授意下开了假的“死亡证明”,企图掩盖马宝生、赵曙光蓄意杀人的罪行,对刘桂英遗体强行火化。

2、于天勇 (Yu Tianyong)男,三十五岁,家住黑龙江省密山市连珠山镇,农垦系统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于天勇在哈尔滨太平区被绑架,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其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三监狱。

由于长期的关押迫害,于天勇得了肺结核,保外就医回到密山,在鸡西结核医院治疗。这期间农垦系统恶警坏人不断骚扰。一个多月后,于天勇又被哈尔滨太平区恶警抓回,关进了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两个多月后的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二日在医院被迫害致死。

3、魏晓东(Wei Xiaodong)男,三十四岁,原黑龙江省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魏晓东因修炼法轮功,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等恶警非法绑架到第二看守所,受到了非人的迫害,被看守所强制重体力劳动,早出晚归不让休息。如今这段水泥路上仍然是人来车往,然而有谁知道,修建此路的法轮功学员魏晓东早已被中共邪党迫害致死!

八一农垦大学不法人员将魏晓东、戎知夫妇及该校的其他大法弟子非法开除。

4、张红(Zhang Hong)女,二十六岁,家庭原住址:黑龙江省密山市黑台镇。

一九九七年初,只有十六岁的张红在美发学校学习时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遭中共野蛮镇压,张红进京上访,途经鸡东县时被黑台镇派出所片警石某某等人截回。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因坚修法轮功被黑台镇政法委书记王忠杰和片警石某某、政保科杜永山非法绑架,送密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十多天,在被关押期间受到恶医秦某某(女)用警棍击打头部导致多次吐血;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张红被恶警迫害成重病。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日,张红在恶党党徒的多次关押、威逼、恐吓、殴打后永远离开了深爱着她的亲人。到目前为止,张红是鸡西地区被邪恶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虎林市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大法弟子

1、高喜珍(Gao,Xizhen)女,六十五岁,黑龙江省虎林市东方红林业局,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在以江氏为代表的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后,高喜珍坚持向被谎言蒙骗的世人讲清这场迫害的真相,助师救度着无辜的世人,不惜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上访,却在天安门前被抓捕,关押并被罚款;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被不法警察在家中绑架,遭恶警常亚军、于占海的毒打;锁在铁椅子上一夜;二零零三年十月,高喜珍在粘贴法轮功真相材料时,遭恶人举报,被恶警打成脑出血,多次昏迷不省人事。恶警不但不救治,还抄家,老人颅内多处有血块。家人状告无门,法院也不敢受理,从此老人经常失忆,多次昏倒在地;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三日下午,老人昏倒后再也没有醒来,于晚上十一点含冤离世。

2、马荣庆(Ma Rongqing)男,五十五岁,黑龙江省虎林市冷库职工。二零零零年底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回来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遭受野蛮灌食,灌盐水后强行跑步,蹲铁笼子,电棍电,都没有使他屈服。非法劳教期满后,又被带回虎林市看守所超期关押一个多月。二零零四年四月,马荣庆在发放真相资料、挂条幅时,又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在鸡西市劳教所迫害成严重的心脏衰竭。几年的迫害,使马荣庆身体遭受了严重迫害。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七日晚在回家的途中含冤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