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心得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看到第五次征稿通知后,我想珍惜这次机会,该写稿了,但又不知从何写起。此后两次梦到写文章,明知是师父点化,又怕写自己的好处容易产生显示心、欢喜心而不敢写。今天读了第三五二期《明慧周刊》的同修交流,我终于明白了:修炼心得是为了证实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而不是为了自己。基点明确了,顿时感觉头脑清晰,一身轻松。

下面用小故事的形式,展现慈悲师父的点悟、呵护和自己印象最深的几件事,向尊敬的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自己的修炼情况。

一、全当走在面上

个人修炼时期一个严寒的晚上,我需到十几里外的一个村子开辅导员会,当时下着大雪,刮着凛冽的寒风,白天都怕走雪路的我这黑灯瞎火的怎么去呀?这么远的路?这时一个声音告诉我:“全当走在面上。”对,我走在面粉上怎么会打滑呢?说来也奇,晚上十点钟散会后,雪已经很厚了,骑车子只感到很沉,一点也没有打滑,那时还没有悟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二、十分钟的奇迹

九五年的寒假时,师父的讲法录像非常少,十几个炼功点一套,大家轮着看。区辅导员把录像带给我时都快黑天了,她让我给十里路外的一个点送去,特嘱咐我:他们已经组织好了,晚上看。可当时丈夫外出学习,只有我和儿子在家,儿子才上小学三年级,发着高烧,自己在家害怕。我安慰他说:“我一个多小时就能回来,你等着我。”出门时看表是五点十分。我送完录像带回来时儿子说:“妈妈,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一看表才五点二十多,怎么回事呢?我以为表停了,可表走的好好的,当时我怎么也不相信,现在才悟到是师父加持的结果。

三、丢钱悟道

修炼以后,梦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险境,要么无奈的忍受,要么单打独斗,从来想不起师父,每次梦醒总是懊悔不已:我怎么就想不起喊师父呢?一天在集市上,我被人偷了包,这时我明明白白想起了求师父帮助,虽然钱没有找回来,但我很高兴,我终于清醒的意识到“我有师父了”,从此以后做证实法的事时,我总能想到师父就在身边。

四、人在跟神斗

将近“七•二零”时,我们已经感受到了邪恶的压力,来自家庭的,单位的,邻里的劝阻和指责越来越多,同修们也较少见面交流了。一次我到一同修家去,她忧心忡忡的谈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情形,我坚定的告诉她:“文化大革命是人在跟人斗,现在是人在跟神斗。”她一下子变的平静了,我想是师父借我的口点化了在场的所有人,到现在我们都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五、我是辅导员,应负起责任

从九五年得法我一直是辅导员,所以有高度的责任心,每到关键时候我总能记的“我是辅导员,应负起责任”。一天,在我家附近的一同修被邪恶绑架,我亲眼目睹了这一过程,我也感到很害怕,头脑混乱。我想把这情况送出去,但怕邪恶猜想是我上的网;不送,等到其他同修发现这事会错失营救良机,在这两难的情况下,我突然想到“我是辅导员,应负起责任”。我平静下来,饭也没顾的吃,迅速跑到同修家把这情况写成短讯,上网同修及时发到明慧网,不到一个小时邪恶就收到了海外同修的讲真相电话,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六、我们一块来的一块回去

第三次上北京时,我们早写好了上访信,路上我们又遇到了几位熟悉的同修,到达北京后,我们邮寄了部份上访信,剩下的拿着直接来到信访办。由于我们人多又念正,有两个同修冲破了便衣的层层堵截走到了信访办里,外面的同修把信递给了有关人员。这时驻京办来了汽车要把我们拉走,我想:我们走了,他们两个怎么办?我大声说:“我们一块来的一块回去”。同修们听到后胳膊挎着胳膊站成了一排,一面讲真相,一面等两位同修,警车也停在那等。直到两位同修安全出来,我们要求自己回去,我们就自己回来了。这证明整体的力量是巨大的。

七、悟到做到

走过弯路从新修炼后,我悟到用纸币讲真相的办法好,纸币流通起来邪恶是没有办法的,从那时起(大概是零五年)我就开始写真相币。用一元的、五角的、一角的、最大是五元的,在钱的空白处写上“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等,但我不敢用,看到要饭的就送给他一张。从师父讲法后,我敢堂堂正正用真相币了,我买东西几乎不花空白钱。

为了让更多的人及时了解三退人数,我把白纸裁成拇指大小的纸条,写上“三退人数已过××万”贴上双面胶,随手贴到人多地方,这样做很方便也很安全。

八、正念会感动人

我非常赞成同修们说的“即使同修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这一观点。因我悟到同修被迫害时,修成的一面和没修成的一面是被旧势力死死隔开的,这就是许多同修被迫害时正念不强的原因,再说迫害不是师父安排的,更不是师父所要的。如果我们这时都在说(尤其背后)某某同修这儿有漏,那儿有执著,会给同修打过去许多不好的物质,似乎这时我们站到了旧势力一边,在帮邪恶找迫害的理由,这是邪恶所喜欢的:你看我迫害对了吧,他们也承认他有许多不足呢。一个人掉在水里,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救上来再说:你怎么不小心呀,你怎么不注意呀,而不是先批评完了再救他。为了避免他落水,应是平时多提醒。

有一同修被旧势力迫害的主意识不强,许多同修在背后谈论她的不足,当然目地是找出原因帮她,但避免不了带有怨气。我和她交流时,她说的话使我很震惊:“你们都在背后说我,使我感到象山一样沉重”。有一次我给她发正念时忽然想到“即使某某同修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顿时感到自己非常高大,能量很强。过后我又与她交流这次发正念的感受,她很感动,说:“那天晚上我感到很轻松。”

有一次上班路上看到行人匆匆忙忙,来来往往,身在苦中不知苦,非常同情他们,心生一念“从今以后我为众生活着了”,眼泪“哗”流了下来,我被自己感动了。现在上下班路上,经常发正念“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灭,彻底铲除视线范围内的世人背后阻碍他们得救的一切障碍因素及共产邪灵”。希望所有的人生早日得救。

尊敬的师父,心得写完了,我自知我的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得失心、懒惰心还重,还没有修出慈悲心,更没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这一点点的成绩也是师父所恩赐的,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师父,我会努力的。合十!

尊敬的同修,文中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合十!

写稿时突然想到那么多的好同修还在各个黑窝内受到邪恶的迫害,没有机会写稿,很难过。同修们,让我们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结束迫害吧。向身处迫害中的同修问好。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