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酷刑审查报告发表 中共抵赖引国际哗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经过对中共酷刑问题的专门审查,联合国反对酷刑委员会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发表审查报告。该报告在大量客观调查基础上,对中共的酷刑及其它人权侵犯问题做出了比较全面的问责。中共对此反应强烈,称联合国报告为“诬蔑”。联合国的全面酷刑审查及中共的愤怒姿态引起国际广泛关注。

联合国报告强烈质询中共

法轮功人权报道,作为此次第四十一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审查大会对中共审查结果的汇总性文件,该报告就诸多方面对中共做出强烈质询,包括:对被关押人员广泛的虐待、折磨和缺乏安全保护的情况、关押条件恶劣和关押期间死亡情况、包括“劳动教养”在内的行政羁押情况、秘密关押情况、联合国反酷刑决议在中国实施所面临的主要障碍、调查的缺乏、一九八九年民主运动、民族种族宗教等少数群体及其他弱势群体问题、针对妇女暴力问题、强制计划生育问题等等。

联合国反对酷刑委员会的报告指出,“反酷刑委员会对持续不断的、被大量中国法律渠道透露出的信息所证明的、在警方羁押期间就被看守嫌疑犯人所实施的例定的和广泛的虐待和折磨表示高度关注,尤其对刑讯逼供情况表示关注。”“委员会仍然对监内虐待的报告表示关注,包括对大量可能由虐待和折磨引起的死亡案例、以及对这些监内虐待和监内死亡案例缺乏调查的情况表示关注。”

该报告再次明确、强烈的要求中共立即撤除“劳动教养”制度和立即禁止各种秘密非法的“黑狱”(Black Jail)现象。在对阻碍联合国酷刑决议有效实施的各项因素的陈述中,该报告认为首推中共为遏止信息渠道而频繁使用的“国家机密法”。

报告指出,“本委员会对该法律严重破坏关于虐待和司法公正及相关事务的信息的情况表示深切忧虑。该法律的滥用使联合国反酷刑决议在该国的实施面临一系列问题”。“该法律阻止了能够使本委员会对需要关注的虐待案例进行认定的关键信息的传出,比如关于以不同形式被关押和受虐待人员的数据信息,关于被定性为‘敌对组织’、‘少数民族分裂组织’、‘敌对宗教组织’、‘反动邪教’的信息……”

关于法轮功问题,报告专门强调:“本委员会受理了递交给酷刑问题特派专员的指控,该专员发现中国器官移植暴增的时间与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时间恰恰一致,该专员要求对器官来源做一全面解释……本委员会进一步对我们所接获的关于法轮功学员正在大面积于监狱里遭受酷刑和虐待、而其中有一部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信息表示关注。”“中共应立即开展或任命针对关于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虐待并被用于器官移植的指控的独立调查,并采取适当措施保证那些对此负责的人受到惩罚和制裁”。

针对强制性关押精神病院问题,该报告强调:“除了真正出于治疗目的,任何人不应被强制关进精神病院。当真正出于治疗目的必须对有关人员办理住院时,中共必须保证该决定仅是基于独立的精神科专家的建议做出,并且该决定可被上诉。”

中共做抵赖姿态 国际社会哗然

面对联合国酷刑委员会的此项报告,中共立即“怒目以对”。在随后的周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外交部网站上宣称联合国该报告是“诬蔑”。此反应一出,国际哗然。路透社、美联社等都做了报道。

《纽约时报》载文“中国被联合国‘诽谤性’人权报告激怒”,指出:“中国政府周一对它所称作诽谤的联合国人权报告做出愤怒反应,该报告就(中共对)政治和刑事被羁押人员的系统化的虐待做出了指控。(中共)政府称该报告的作者是偏袒的、不诚实的和被政治目标驱使的。”

《纽约时报》的文章同样较详细对联合国审查中共的酷刑报告作了介绍并连接了报告原文,随后引用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的上述说法。这篇报道在述及秦刚的言论时,随后予以说明:“(中共)外交部并没有说清它所交给联合国酷刑审查委员会的材料是什么”。

《纽约时报》的这篇文章评论道:“该报道的发表对中共来说是另一个尴尬。上个月,中共被欧盟给胡佳颁奖的决定所激怒。胡佳是中国最著名的异议人士之一,现正以‘颠覆’的罪名遭受为期三年半的关押。上周,中共又被美国国会指责中共不信守申请奥运期间和主办奥运期间改善人权的承诺的报告所激怒。”

该报道还收录了中共最新的几个迫害案例。其中包括: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郭泉在十一月十三日因成立一个独立党派被抓、十一月二十一日新闻记者和环保者陈道均(音译)因发表有关西藏更大自治的文章在成都法院被判刑三年。《纽约时报》还采访了陈道均的妻子曾启荣(音译),她表示,丈夫的关押对他们十岁的儿子和丈夫有病的父母来说是尤其大的打击,“(审判)程序是不公平的,他只是写了写文章,那只是他的个人观点,他只是对社会的样子作了描述而已。”

至于中共递交给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的资料是否真如秦刚所述那样是“翔实”的,还可参见此前其它国际媒体的报道。

英国广播公司于联合国审查期间引述一位反酷刑委员会成员的话报道说,人权组织揭发了不少中国执法人员殴打和折磨被关押者的案例,而中国当局未能提供这些有关案例的细节,令反酷刑委员会无法就中国是否遵守联合国反酷刑公约作出准确判断。

“美国之音”于十一月八日发布题为《联合国反酷刑机构批北京不说详情》的报道指出:“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批评中国没能提供一些被关押人员受到体罚虐待甚至殴打致死的详细情况,要求北京当局就酷刑体罚问题公开更多信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在十一月二十二日题为《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对中国现状表示担忧》的报道中指出:“事实上,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中国问题特派专员菲丽斯•加耶在审核会议中就曾表示,中国在提交的信息中存在着严重的缺失,而信息的缺乏使得对人权团体对中共虐待和酷刑的指控难以进行严肃的和独立的评估。”

观察家指出,此次中共在联合国对其酷刑问题审查过程中,创下了两个记录:遭受人权团体影子报告(Shadow Report)抨击最多的纪录(此次针对被轮流审查的其它国家的影子报告总计十一个,而针对中共的抨击性影子报告独占十九个);作为成员国在历史上首次称国际最权威跨政府组织——联合国为“诬蔑”的纪录。

据观察家分析,各国际媒体对联合国审查中共酷刑报告与中共的反应在报道中编排和用词都很具意味。比如,各家媒体普遍对中共的反应标上“激怒”一词。而此次中共被“激怒”尤甚。但据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历史上秀出“激怒”形象最强烈的时候,正是它压力最大的时候、也是它最害怕的时候。

另据分析,欧盟授奖中国异议人士、美国会报告抨击中国人权状况、联合国酷刑审查等一系列压力还是刚刚开始,因为这只是在大面积国际谴责活动中起到一个开头作用;所以,今后需要中共秀出“激怒”姿态的机会将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