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师尊护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 我在军队服役三十年,带着一身子病,九八年十一月转业到地方,三十几岁就患顽固性季节性角膜炎,不能看书,看电视,眼睛刺痛,流泪,角膜充血。七六年打火箭筒造成双耳爆震性耳聋,听力差,耳鸣,四十五岁得了II型糖尿病,这些全是治不好的病。奇迹出现了,只读了几遍《转法轮》角膜炎就好了,通宵看书眼睛一点事也没有,炼抱轮一周后,耳鸣没了,听力正常了。而且还出现许多神奇的事。

零五年我被非法关入新开劳教所。……我回到了十七号严管室,心里嘀咕着,请师父今晚给我送个梦。睡下,还是似睡非睡的状况下师父送梦来了,先是一团火把我的那个病历本连检查结果通通烧掉,尔后我妻子穿着一件花格子衣服给我提着个包,接我离开新开铺劳教所。第二天早晨就看到关我的笼子四条柱子东倒西歪,象要散架了一样。坐着站着都有五条龙放着光的眼睛在我周围空间场身体里翻腾着。……

——选自本文


一九九五年三四月份,一个很偶然的原因,我得到了法轮大法。记的起一个罗姓朋友从另一人那里看到法轮功第一套功法的几个动作教给我,我回到家照样一伸一抻,就感到全身通畅,热感很强烈,全身非常舒服,飘然向上提升的感觉。当时没有看到书,只知道炼“佛展千手”几个动作,也没有心性方面的要求,就象做体操一样每天早晚练着。过了个把月的时间,身边就逐渐出现一些很奇怪的事:一天下班去菜场在地上捡到几十元钱,心性很差劲,就占为己有购菜了,第二天在公车上丢了一百元。常有无缘无故的被人指着骂,什么好狗不挡路等这些骂人的脏话,睡眠中也经常有人在耳边说脏话,不善的念头也常在头脑里闪起。有次说北京××气功师来讲课,和一个朋友骑车前往。路上被一个搞装修的农民工把我撞了,他倒在我身上,还责怪我撞了他,他边骂也踩我的自行车,但我并不很生气,只是推着骑不动了的自行车赶到东山旧礼堂,已挤满了人。我往台上一看,那人身后有三个骷髅,感到很不舒服就出来了。后来学法了才知道,师父已管着我了。

得法精進

一九九五年六月我得到了从北京邮寄来的《转法轮》,一口气我就读完了全书,我心里明白这是真正的往高层次修炼的书,思想顺了,观念没抵触,学习法就没障碍,以至后来直到今天,多少年来一天也没停止学读《转法轮》。开会,上班,出差,旅游都随身带他,只要一翻开《转法轮》心里立刻就转动起来,全身就发热,状态好的时候看到书中的每个字都显红的。《转法轮》读了多少遍,无法计算了,后来就挤时间抄,《转法轮》我抄了十遍,现在还在抄。我觉的抄写比较好,边抄边读,逐字逐句,背书就难些,至今还没背下几讲。

学法,通读,背法,抄书成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对我的心性,身体,心情,待人接物以至业务能力的提高等许多方面出现了极大改变,别人都说我象换了一个人。

不久我参加了附近的学法小组,准时到炼功点参加集体晨练。集中学法炼功,定时不定时的法会,互相谈体会,互相切磋,向内找不足,尤其是不断学习老师的新经文,不断的在痛苦、魔难、矛盾、家人的不理解中,提高心性,不断的消减业力,消减坏的东西对自己方方面面的干扰,天天层层往上升。只要静下心,功就在演化,特别在集体晨炼,集体学法切磋,洪法后全身有说不尽的愉悦,殊胜。好多次情不自禁的心里唱着,哎呀!对师父表达由衷的感激之情,不计形式的从心底里流露出来了。学法,炼功,背经文,在我们几十个人的炼功点学法组里,人人都是努力做好,做到,你关心我,我关心你,在法上提高在法上悟,向内找,多看自己,确实成就着我自己,洗涤肮脏的心灵。

我在军队服役三十年,带着一身子病,九八年十一月转业到地方。三十几岁就患顽固性季节性角膜炎,不能看书,看电视,眼睛刺痛,流泪,角膜充血。七六年打火箭筒造成双耳爆震性耳聋,听力差,耳鸣,四十五岁得了II型糖尿病,这些全是治不好的病。奇迹出现了,只读了几遍《转法轮》角膜炎就好了,通宵看书眼睛一点事也没有,炼抱轮一周后,耳鸣没了,听力正常了。而且还出现许多神奇的事,比如午睡时肚子里会说话,睡梦中有几个神来给我调理身体,自己也能感触到另外空间的景象。隐约中知道自己曾转生成一棵大树、动物、植物什么的,也曾在一处荒僻处结庐修过道。有次去学法,教室门锁着,那是一把很坚固的双保险锁,我没钥匙开不了门,我用手一推,门“吱吱”的慢慢的自动开了,我又惊又喜。神奇的事很多,数不胜数,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一直往前走。

几个方面的体悟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和国内所有大法弟子一样,遭受过恐吓,抄家,拘留,降级降薪,拘役,劳教等一步高一步的残酷迫害。细说起来要写很长一篇文字。在证实法,讲真相,救众生,努力做好“三件事”的九年中,有辛酸,有美好,有痛苦,有神迹,有魔难,有失落,有收获。有苦楚难当,更有佛恩浩荡。想讲的有几个方面。

一是人心凡重,对人的根本执著,是人走向神的根本障碍,也是旧的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最卑劣的借口。

师父在九五年《真修》的经文中就告诫弟子们:“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多次遭到邪恶旧势力恶警,“六一零”等无理迫害。关过大小拘留,几次抄家,每次都在师父慈悲佑护下,闯过一道道难关。在讲真相,劝三退无论怎样艰难险阻,但只要心中有法,立掌清魔,马上就会心生智慧,危而不危。因为真修者都有这样的经历,就不写了。

二是修炼是个人的事。师父说:“我们告诉大家,真正修炼是你个人的事”(《转法轮》)。几年来在做好三件事中始终摆正这个位置,学法炼功是自己在提高,促传《九评》劝三退也是自己在修炼,已从党文化中清醒出来后出现许多自身的变化,深刻认识到马克思的邪恶主义在向东推進的时候给人类,尤其是给中国人带来无穷的灾难,中国几千万人死亡,自己就是亲眼目睹过共产邪恶主义的对祖国人民的侵害,毒害。零四年我是真名退党,并在支部会上申请退党的,退过后我感到一身轻松,无比自豪,修炼的功和功柱都得到加持,兽记抹掉后,真我出来了。《九评》三退能给人带来这么大的好处,我怎么不把这美好说给别人,劝人做善,行善,脱离邪恶?是责无旁贷的。零四年底,刚看到《九评》心里压根就没有是所谓搞政治的丝毫疑惑,只是感到《九评》很厉害,对常人乃至常人社会,对修炼人乃至修炼界和宗教界都起着巨大作用。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余波震废王朝散!

促传《九评》亲自见到过很多奇迹和现象,比如有人怕,有人恨,有人爱,有人喜,有人笑。零五年三月他们绑架了我,与我接触的所有恶人都不敢提半个字的《九评共产党》,而是唯唯诺诺什么“妨碍法律实施,影响社会治安”等无知条款来搪塞。反衬着促传《九评》是大善行为,是去人心的最好方式。也是为自己修炼做铺垫,在这点上提高最扎实,因为你否认、排斥,摆脱了红魔。通过几年的促传《九评》,现在恨的、怕的人少了,看的、传的、要的多了,促三退也是如此。

三是师父说到做到,弟子护法神通尽现,而自己心态不稳,人心凡重,修炼中有漏,遭迫害就重。二零零零年我们八个同修去北京证实法,从购票、出站、到天安门一直干扰不断,有的没到北京就被拉走,進了天安门广场,许多便衣跟着我们。当时我心中没怕心,就举手头前抱轮,后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把我与另一位年岁很大的同修关在一起。我们不配合他们,我拉了一下另一位同修,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师父保护安全回家。

零四年十月间,邪灵到处抓捕大法弟子進洗脑班,省、市、区三级“六一零”恶警找到我,我根本不配合他们,他们拢不得我的身体,几天来回周旋,他们没得逞。此后听说是单位给他们打了红包,吃喝一餐了事。零五年三月十八日晚,十多个恶警闯進我家,绑架了我,看守中心拘役一月,我绝食抗议,喊口号,打坐炼功发正念,邪恶不太敢迫害,那时我正念很足。

从新做好,师尊鼓励

后来被非法关到新开铺劳教所,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个修好的部份好象就没起作用了,逐步人心出来了,怕心也出来了,完全是人在承受迫害。腿脚、手腕肿的吓人,双小腿膝前、外踝、脚趾被恶人们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强迫长时间站立,不准解小便。那时人心全出来了,心想这十八个月的牢怎么坐,正念不足。在威逼下又按恶人们的式样抄了一遍“三书”。恐怖,强力迫害下又按恶人们的式样做了所谓的“揭批”发言。一个月内就是这样被恶人们折腾着,没有正念,对场所的恐惧,人心凡重。当时就想我这修炼人的正念哪儿去了,我的修炼状态哪儿去了,一点儿找不到了,头顶上什么也没有,完全成了常人了。一天凌晨,新开铺下了一场特大暴雨,电闪雷鸣,没法入睡,枕头下有他们要我写汇报的纸和笔,就记录下随心想的几句话:“雷鸣轰轰一个夜,电光闪闪绕云彻。瓢雨敲窗沥声响,恶风鼓弦弄情节,暗透清香是春息,明报黄湖向心泻。几个思叙沉四海,不数苦辛浮云别。……不向人间求富贵,只问罔奥几时归。”每天压在床底下,后来就不见了,离开新开铺时他们又给了我这个本子。

所谓的“转化”给我带来无穷的痛苦,吃无味、睡不下,连嘴都张不开,皮肤无缘无故出现青紫。慈悲的师父又让我想起我是个修炼的人,我修大法、做个好人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应该和师父、和大法联系在一起。正念出来了,“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在我心里耀耀生辉,一下子象醒过来一样。我理性的清理自己,向内找到了自己隐藏很深的那私心,那颗人心——怕死!其它的都是次要的。记的在派出所恶警用铣钳打我,因正念强,恶警们不敢怎么下手。在看守所中我庄严抗议绑架绝食一周,后因怕灌食搞掉牙,怕上了旧势力的当,在身体出现饥饿状态时,我想到了死,但怕死,想到了许多修的非常好的弟子被夺去生命,象刘成军这样。旧势力看到了我这颗执著的人心。由于怕死,我停止了绝食。没几天被宣布劳教十八个月,旧势力高兴了,我也无可奈何接受了。

由于有了正念,我就开始从身边做起,正身边的环境,对夹控、对恶警也不怕他们,不按他们的命令指使办,用行动和语言反迫害。与别的同修说话,传播《九评》中的一些内容,告诉同修发正念要加上“解体中国共产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因素”,互相联起来对抗夹控惨无人道的行为,利用接探的时间与同往的干警讲法轮功真相,讲善待修炼人会有好报,讲强迫下、拷打下写的“三书”和揭批无效等。几天后恶警把我关進了第十七号严管室,四个夹控不分昼夜的進行迫害,不准睡、不准随便走动、不准和别人搭话、不准到门口窗户口站立,明显的减了食量,又不能自己出钱购物。有次连续十多个小时不准小便,我怒骂,转身就尿在脸盆里,装了大半个脸盆。环境恶劣,迫害的加剧,身体出现一些表面很坏症状。一天下午,我故意喊着:“小子们,你们用棍子来打我的头吧,我的头要炸了。”这一嚷嚷可怜了,第二天他们就偷偷的把我送到市中心医院检查,去看医生,量血压时我心里想着师父把血压提高,当时血压高达210/136毫米汞柱;做心电图时,我心里又想让心电图出现异常,心律高达200次/分钟;测血糖时又想让它高,结果是40摩尔。结果出来了,回到新开铺,什么措施也没有,恶人们依然迫害我。

我心里想快过年了,如果再不闯出魔窟就很难说了,我要出去,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正念一出勇气也有了。记的那天是星期六,我要求无论如何要见七大队队长,我要和他面谈。带進他的办公室。他问我谈什么?我说:“请你大队长为我做个见证人。”他说:“你要见证什么?”我说:请你见证我一个大法弟子在新开铺无故遭非法迫害,从即时起宣布在你们残酷迫害和诱骗下写的“三书”无效!“揭批”发言等与大法不相符的言行通通无效、废除!第二,立刻解除对我的严管控制;第三,立即解除所谓的劳教,归家养病。我来时是体检过的,身体没有任何毛病,现在迫害成这个样子,新开铺,你们要为我的身体负责。他诡秘的干笑了一下说:我把你写的“三书”和“发言”寄到你师父那里去,你同意不?我说:“可以,我是法轮功弟子,所谓的转化和三书,是你们强迫下的产物,我被你们打过的伤疤还在,我从此做好,师父会原谅我的。”说完,我捞起裤腿,双脚被打过的伤口疤痕给他看。他低着头,只是说了声:“你不要乱来,今晚是星期六。”

我回到了十七号严管室,心里嘀咕着,请师父今晚给我送个梦。睡下,还是似睡非睡的状况下师父送梦来了,先是一团火把我的那个病历本连检查结果通通烧掉,尔后我妻子穿着一件花格子衣服给我提着个包,接我离开新开铺劳教所。第二天早晨就看到关我的笼子四条柱子东倒西歪,象要散架了一样。坐着站着都有五条龙放着光的眼睛在我周围空间场身体里翻腾着。

星期一早晨,队部的恶警交班后唤我的名字。我心里想着如再不放我,我高喊“法轮大法好!”刚出铁门门口的档,我头顶上一块巨大石头裂开了,崩炸了,解体了,我一下子轻松了。通知我:你的东西已收拾好,可以回家了。果真我妻子和单位两名领导在楼下接我。我心里由衷的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正邪较量中伟大的法——“真、善、忍”的宇宙真理在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微微小小普通的不太争气的大法弟子实际修炼中再显了法的伟大、法的威力、坚不可摧,同样也有力证明共产邪党惨无人道的迫害是徒劳的,注定要失败的,旧势力的嚣张气焰一定会埋葬,大法弟子必成!

不妥处,请慈悲指出。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