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小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七日】大陆书面交流征稿已经第五届了,通过阅读网上交流,我发现那些在证实法的事情上做的好的同修,平时在个人修炼中就能严格要求自己、向内找。反过来讲,一个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做不到一个真正修炼人的标准,又怎能正念正行做好救度众生的事呢?

象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没吃什么苦。因为是独生子女,从小到大父母把所有的活都包了,使我养成了养尊处优的习惯,而且不懂的感恩,认为父母对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从未想过要为父母做些什么,这就是现在年轻人都那么自私的原因。只有多学法,从法理上清醒自己,告诉自己对他人好就是对自己好,认清自我和后天观念,身体力行的改掉懒惰的习惯。

说来惭愧,我在面对面讲真相中一直做的不好,原因在于讲真相收效不佳,所以就不愿意面对面的讲,而热衷于做真相资料和真相币。以前我对母亲(同修)大白话的讲真相不屑一顾,认为粗浅,总觉的自己讲的有理有据。可偏偏母亲讲真相的效果很好,而且更能让人接受。这对我的触动很大,我开始思考了,结合着学法向内找,我找到了症结。

一、基点问题

母亲讲真相是抱着让人退出邪党组织,有一个好的未来的心在讲,就算那人没有加入过任何组织,也要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基点是救人。而我嘴上说救人,可一遇到和我观点不同的人就和人争辩,还带着观念你懂什么,你知道的那点事可差远去了的心理和别人争执,争斗心和显示心表现的淋漓尽致,越发的不善,觉的自己讲的都是理,却没有打动对方。我从法中悟到,不在于我讲的有多精彩,重要的是有一颗救人的心,理智的平和的去讲就足矣了,一切事情的成败,全在师父的掌握之中。

二、慈悲心的问题

以前还有个习惯,看这个人顺眼就跟他说两句,那个人不顺眼懒的理他。通过学法吓了一跳,这不跟旧势力一样了吗?旧势力不就是保留他们想要的,淘汰他们看不顺眼的吗?这哪象一个慈悲众生的修炼者,正法正觉的觉者啊?还有与人讲真相收效不佳,是因为对方没有感觉到我的慈悲、我的善。没有感觉到我是为他好,我为什么修不出慈悲心呢?我从法中悟到,人为什么是人,因为人是有情的,情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慈悲心不出是因为情太重了。而我作为一个年轻的大法弟子对于人世的一切虽然放淡很多了,但有时还是被这花花世界所带动。也会有很多自己的喜好,也会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有时也感叹在这有情世界里很难不动心,那么我是怎样解决这个问题的呢?——背《转法轮》。通过背法我更加知道自己的使命,更加明了世间的无常,以及三界存在的意义,从而使我一步步从情中走出来。

三、怕心的问题

母亲在讲真相时很自如,没有什么顾虑,她常说的一句话,坐在家里救谁呀。而我在讲真相前常有一些不好的念头和顾虑,归根结底是怕心太重。记的刚刚建立家庭资料点时,我经常注意门外的动静,只要一有个风吹草动就趴窗向外看,越怕越有考验。一次在家学法,三辆警车呼啸的在我家附近停下,从车上跳下几个人,当时我手里还拿着大法书,可心却跳到了嗓子眼,趴到窗台上看情况,原来是问路的,不一会车开走了。等静下来时我为自己的举动而感到惭愧,从那以后我把师父的各地讲法和经文全找出来做个目录,一本接一本的读,越读越有信心,越读越有正念,正念有了还有怕心吗?

四、懒惰的问题

说到懒惰我想谈谈炼功。以前总觉的觉不够睡,总觉的炼功占用我的睡觉时间,从而感到累,想方设法的把觉补回来,越有这个想法越觉的不够睡,人也没精神。从法理上提高后,才明白炼功对身体是最好的补充、是最好的休息,因为师父讲过,“功就是法,法就是功,精神本身就是物质。”(《休斯顿法会讲法》)我的身体怎么能让三界内的物质给制约呢?那些觉的休息时间不够用的同修,还是把自己放到三界内的场了,当然要受三界的制约了,要跳出这个时间场非常容易,就是跳出这个思想框框,精神与物质是一性的。其实师父在《转法轮》开篇的〈论语〉中就告诉我们怎么修炼了,我们几乎人人都会背了,可他博大精深的内涵,我们又能理解多少呢?“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觉〉)。建议我们还有懒惰之心的年轻大法弟子,把他铭记在心。

以上是我的一点粗浅认识,我们都在无边的大法中正悟自己的层次,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给我们圆满未来的一切,让我们互相帮助走好以后的路吧。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