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彻底解体洗脑班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

1、为何被绑架

临近奥运的前几天,我突然被绑架。表面上是因为一长期被跟踪并与我属同一派出所辖区的老年同修,提着一个较大的提包到我家,不到二十分钟,邪恶就带着摄像机,非法闯進我家,翻她的包。在没有找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强行将我们带到派出所。当天就把我们送進了当地最邪恶的一个洗脑班。现在分析起来,这一切与610的阴谋有直接关系(前不久两个邪悟的人突然提出要与我见面)。

还有一个因素也许是我自己求来的。因对于洗脑班的情况,大家都感到很迷惑,很多同修進去之后,就转化了,特别是当我听说我们当地有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年同修,从监狱出来后就直接送到洗脑班,最后还是写了东西才出来的。我脑中曾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本地其它邪恶的场所我基本都去过了,这个洗脑班究竟是咋回事?当时没有意识到应该把这个不好的念头及时的清除掉。再有就是自己的干事心、强加于人的心、党文化的东西在我身上还很多。这次从洗脑班出来,听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才清醒的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以前看《对澳洲学员讲法》看到的都是别人的不是,没有向内找。

2、整体配合的力量

同修在营救我的过程中,体现出了整体的配合,在讲真相救众生中起到的巨大作用。由于我多次被绑架,给家人带来很多伤害,同修想尽办法多次找到我父母、丈夫、儿子、妹妹,给他们讲真相,鼓励他们去派出所、街道办“六一零”要人。同时他们到我所居住的小区发真相资料、给派出所、街道办“六一零”以及我原单位写信、打电话、给邪恶发短信。

在洗脑班,我绝食反迫害。他们在给我灌食时,把开口器放到最大的位置,有一次我差点窒息,一想到还要面临以后的灌食,就不寒而栗,就想放弃。但脑中马上有一念立即否定了,害怕的那个人不是我,我不会有任何事。心情一下就轻松了。之后他们对我就没有那么恶了。完全是应付了事。我真正体验到了师父讲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精進要旨》〈博大〉)

3、洗脑班为何能长期的办下去

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因为我们大家都在给这个邪恶的场所增加能量。邪恶叫嚣:“不转化就出不来!”被抓的学员就先把自己的正念都放弃了,导致邪恶的场加大。我认识的有两个同修,在发资料时被绑架,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没转化。可是在后来的一次绑架,就直接送到了此洗脑班,两个人都违心的转化了。在我身边凡是進去的同修,除了不转化一直关在里面的,还有一个就是曾经通过绝食闯出来的一个同修,但在去年被绑架后也失去了人身。有一个在我们认为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年同修,今年夏天我才知道此事,从监狱直接送到了此洗脑班,出来时还是写了东西。还有一个同修在劳教所三年出来后,被送到洗脑班,她听别人说不转化要判十几年。最后还是违心的转化了。那么旧势力就有话说了:你看,他们到这里来都转化了,这个洗脑班起的作用太大了。就不断的给它们输送能量,常人中的表现是拨大量的资金给它们。学员不断的向邪恶转化,也就是不断的在给邪恶增加能量。一次在与洗脑班的工作人员谈话时,他们嘲笑我说,有一年过年,因没有学员了,他们就放假回家过年了。他们觉的好笑。这正是针对着我们学员的漏,没有认清这场迫害的实质是邪恶操纵人迫害修炼人,而不是常人迫害常人。我们从根本上去认识这场迫害,才能想清楚如何去解体它。

其实他们在转化我们的过程中,都是在我们那方面有漏下手。我的儿子今年刚高考完,正在等通知。他们说:你不转化,我们出个证明叫你儿子读不了书,我叫你儿子生不如死;你们是反党、想推翻政府;你不转化我把你送到监狱去,判你十年、八年的。因我被迫害没有工作,他们就想在经济上来找我的漏:当着我的面发给两个陪教一人一百元钱,并对陪教说:你们陪她(指我)输液辛苦了,这都是花她丈夫的钱。恶人还威胁我说:你写了,奥运结束就放你回家,你要认为好就在家炼,没有人管你;不然就长期关押。如果我们执着于亲人的前途、执着于自己的利益会受到损失、怕進监狱吃苦,我们就过不了这个关;修炼的路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当我们把心放下,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念头。一切都会发生改变。

通过这次经历我感到,一切的迫害都是冲着我们的人心来的。目前洗脑班的同修很多都看清了邪恶所用的伎俩,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正念很强。但是还是有相当一部份,被邪恶恐吓后,進去不久就违心的写了不该写的东西。九月底有一个大法弟子未绝食,也未转化,正念回家。从她长出的白发可以看出可能被关押了三、四个月。我回家的当天,同时有四个同修离开洗脑班。有一个老太太未转化,另一个不知她的情况,还有一个六月份進去的,直到八月才违心的写了转化书。当时邪恶恐吓她,楼下来了很多警车,你不写就直接送你到劳教所。写了就可以回家了。她的陪教都以为九月二十多号就可以回家了,她还是在里面四个月后回家的。还给自己留下了遗憾。痛心啊!“知道转化意味着什么吗?其实神看到的是:出来揭露迫害是承受不住了啊,求出来的心才是真正放不下的执著呀。大法弟子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即使是为了揭露迫害,那揭露迫害本身也不是大法弟子修炼的最终目地,所以不能叫还没有完全去掉常人心的其他学员效仿,更不能在学员内部网站对学员宣扬。”(《师父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其实我们在承受孤独、寂寞、痛苦、坚信大法时,师父就在给我们演化功。同时我们又在用特殊的方式证实法,救度众生。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如何体现我们对大法的正信;在我们遇到的关、难时,如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都是我们要面对的,而且是必须要过的关。我们才能名符其实的被称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师父慈悲众生,一次又一次的给我们修炼的机会,我们一定不要辜负了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4、如何解体洗脑班和营救被关押的同修

洗脑班里面大法弟子的环境非常恶劣,他们之间互相不能说话,点头都要遭到恶人的训斥。本地有同修对营救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同修做了很多努力。我把自己的认识提出来和大家共同探讨:

1、无论我们是在顺境中,还是在逆境中,都要从思想深处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排除、抵制“不转化就要被长期关押或送监狱”这一旧势力强加的观念。

师父讲:“真金越来越显出来了,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真能放下生死、什么执著都不存在了,它还存在越来越不行吗?还存在让你转化吗?还存在让你这样那样吗?如果那劳教所几百人、上千人大家都能做到这样,我看那劳教所它敢搁你们吗?!话是这样说,不在那个环境中说起来好象容易,所以师父在这里讲法就不愿意讲那儿的事。那里是很难,但是不管怎么难,你们想到你们的未来是什么吗?你想到将来的果位是需要伟大的威德为基础吗?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证实过法的神、佛正果吗?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吗?!真的金刚不动的无执无漏了吗?!真是这样,你们再看看那环境是什么样?”“看上去表面好象是人的表现,实质上不是。是修炼到那一份上了,真正达到那个境界了──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师父一再教导我们多学法,用心去学法。我们真正把法装在了心里,一切执着都会化去。根本就没有邪恶生存的空间。

2、建议凡是去过洗脑班或了解洗脑班情况的同修,彻底揭露洗脑班的罪行。使其在社会上公开的曝光。“揭露恶警坏人,在社会上公布其人的恶行,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相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师父评语》)

3、整体配合营救被关押的同修。“陪教”人员是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单位或乡镇抽调的,也有是下岗人员,“陪教”每个月工资六百元~八百元,个别人会更高,法轮功学员每个月给洗脑班至少交二千五百元的生活费,“陪教”的工资都是由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或学员家属支付的,每转化一个人,“陪教”至少可得五百元奖金,洗脑班便会得到一大笔可观的奖金。

对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单位应深入细致的讲真相,打电话、写亲笔信、寄真相资料,不能再给洗脑班交款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另一方面,做家属的工作,也是我们整体配合营救同修很重要的一部份。配合家属去街道办事处找“六一零”相关人员以及到洗脑班去要人;对于非法关押时间较长的、迫害特别严重的学员,可以通过请律师的方式,给律师界讲真相,解体它们的违法行为。要想办法帮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树立起正念。持续的给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发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