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病业关的不同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我是一名老年同修,平日里在与其他老年同修交流时,几乎都遇到过关于病业的问题,如同我一样,有的过的好,有的一时没过好;这里我就以我“七·二零”前后,经历的两次病业关的不同感悟,与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作个交流吧。

我是“七·二零”之前不久才得法修炼的。我原来在一个大型国有单位上班,退休后,看到老伴自修炼大法后,原来久卧在床、病魔缠身的身体,通过学法修炼,没用一针一药,竟一天天神奇般的好了,面色红润,身轻体健。这大大的冲击着我心底中抱守“迷信”观念的党文化心结。就这样,我也开始走入了大法修炼。

刚看完一遍《转法轮》,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了。我的脖子僵硬,稍一活动,头就剧烈眩晕、呕吐,浑身松软无力、迷糊,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不知白天黑夜,老伴学法时间长,知道这是在清理身体,就不断的给我读法,鼓励我,可是,我当时对师尊的讲法领悟不深,无论老伴怎样从法上与我交流,苦苦的熬到第七天,在我最难受的时候,还是半推半就的去了医院。看着一旁的吊瓶,闻着医院特有的一阵阵浓浓的“来苏儿”味,我不禁为自己没有闯过这一关而深深的痛悔。躺在床上,心绪纷乱极了,带着无限的后悔和沮丧,睡意朦胧中,留给我一个至今记忆犹新的梦境:在一处宽阔的广场上,有一个结构如“发射塔”一样坚固的钢架,高高耸立着,好高大,好气派,好雄伟,我站在最顶端,但不知不觉一下就滑到了地上,梦中还责备自己,怎么不好好的在上面把住呢,环视四周,只见塔基周围是严严密密的一圈护栏,再抬眼一看,见有一个又高又长的“梯子”,我就准备踏上梯子再向上攀爬……

一觉醒来,思忆梦境,我第一次真心体悟到了大法修炼,确实起点很高,千万不要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而我更清楚的知道,师父没有放弃我,在等着我一步步赶快提高上来;我不能一蹶不振而放弃修炼哪,因为那是我生命的永远所追寻的真法大道啊。

师尊在法中讲过“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转法轮》)

就这样,我执意离开了医院,回到家中,放下人心,从新精進实修,弥补缺憾;但毕竟信师信法没有做好,走了一段弯路。

修炼不久,“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开始了,这场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着实对我这个刚刚得法的新学员来说,真是当头一棒,我几乎经历过恶党的历次邪恶运动,既看尽了邪党黑幕,又对此深有感触,一幕幕血腥残暴的场面,恍若昨日,不堪回首;看到眼前的一切,我真后悔自己没有早一天修炼大法。我知道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更亲眼目睹了大法的健身奇效,我附近就有两个身患绝症的人,修炼大法后,重获新生。所以,无论流氓恶党怎样抹黑法轮功,最终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身处那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恶劣环境,大法弟子被抓的抓,判的判,关的关,怕心也时时泛起,一天晚上,学了一讲《转法轮》,刚想炼功,顿觉心中有些憋闷,心慌,不一会,憋气越来越重,就象室内的氧气被吸空了一样,怎样大口呼吸,也无济于事,最后,简直就是一种窒息感,一种不能自制的心慌,一种来势凶险的恶兆。但此时我头脑很清亮,有了上次没过好病业关的切实教训,无论怎样胆突心慌,我都清醒的保持着信师信法的强大的一念,“能坚定者,业可消。”(《转法轮》〈主意识要强〉)我排除一切杂念,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我惧怕什么呢?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我坚持着起身炼功,打开录音机,艰难的做完第一套动功“佛展千手法”后,似乎好了许多,我又接着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当音乐响起,传来师尊“净化本体,法开顶底;心慈意猛,通天彻地”的口诀时,我分明从音乐声中,听到师尊呵护弟子的慈悲叮嘱:“不要怕,不要怕”,舒缓而清晰;这是师尊担心我这棵“幼苗”,经不住这场狂风暴雨的吹打而再次掉队啊,想到这里(今天写到这里),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从脸上流淌下来……

是啊,这是在“净化本体”啊,生生世世自己造下了无数罪业,这只是自己承受的很少的一部份,还打什么折扣呢?还有什么舍不尽的呢?走進医院也改变不了一个人的天年哪;唯有大法修炼,才真正从生命本源上脱胎换骨的改变着人生啊。

至此,刚才还凶猛异常的病业反应,在我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念中,顿然消失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平稳、宁静。

证实法已走过八个年头了,但“七·二零”前后,在我得法初期,对经历的这两次病业反应的不同感悟,一直在我此后正法修炼路上,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精進做好三件事中,时时带给我深远的启迪,这就是无论什么时候,无论遇到什么天大的难,都要永远铭记——信师信法。

一点体会,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