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病业假相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近来我市多名同修出现了不同成度的病业假相,其中出现造成肉身死亡。我从中悟到了几点,现在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以期共同提高。

一、在正法时期,这种迫害已经不是针对一个同修的个人的迫害。

就拿我二姨夫来讲,他是被邪恶以脑血栓的形式迫害的,现在已经三年多了,不但不见好转,现在病业假相越来越重。病业假相刚开始时,我们只把这当成对他个人的迫害,把基点都放在去帮助他在法理上提高,我们全家人都修炼,谁有空都去帮他学法,在生活上更是照顾的无微不至,也经常在法理上切磋,以期共同提高。但是他的状态不但不见好,反而越来越糟。

为什么呢?我悟到,是因为我们的心不对了。是,我们都知道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的存在,但是我们在行动上并没有真正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每当他一出现什么不好状态时,我们就全都聚集到他身边给他发正念,一起学法,当然不是说这么做不对,关键是我们的心态不对,而且从我个人也动了常人中的亲情。这就给了邪恶加重迫害的借口:“既然你们这么在意他,那就加大他的难。”所以他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到后来甚至于不能行走,以至大小便都不能自理。更主要的是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我们证实法的工作。把我们的精力全拴在了他的身上。这就是旧势力的目地:迫害他,从而干扰我们。

既然找到了漏洞,那我们就要修去这一执著,彻底的解体它,否定这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关,当然也要从中修正自己,就象师父在法中讲过的:“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二、当同修出现病业假相时,我们只找同修的漏洞,而没有找自己。

当同修出现病业假相时,我们在找同修的漏洞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想一想:是不是我有什么不对了,为什么这种现象要让我看到?为什么在我身边发生?我们在找同修和自己的漏洞的同时,有没有因为这种对同修的迫害而产生新的执著?

我二姨夫比较能听進我在师父的法中所悟到的关于病业这方面的法理,所以最近每次我和他切磋后,他的状态就明显的好转。以至于我总认为我是他能不能好起来的关键。其实这是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是一颗很不好的自私心。造成二姨夫同我切磋完后,总是出现反复。我们只有在大法中不断的修正自己,才能真正的突破一切障碍。

三、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当有同修出现病业假相时,他身边的每个同修,是不是都能从中提高,而到达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如果每一个和这位同修有关连的同修都因为这位同修的被迫害,都从中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从而提高上来,那我们整体就是最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相反,如果其中有一位没有提高上来,没有做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那么旧势力是不是就还有借口来继续迫害我们的同修。比如说,当我们执著于同修的病业假相时,那么是不是就加重了这种假相的存在?

四、被病业假相干扰的同修,要发自内心的向内找

邪恶之所以能够迫害的到自己,一定是自己在心性方面出现了问题,那么问题到底是什么,找到自己的执著,把它暴露出来,彻底解体掉。

在病业假相的迫害中,向内找一找,自己有没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有没有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我二姨夫的病业假相表现出来的就是在身体上行动不便,不论是日常生活还是炼功,过多的行动,时间一长,就累,他说腿疼,就不走动,不炼功。想一想,这不就是给了旧势力以加重迫害的借口了吗?如果真有“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坚定信念,看邪恶还敢不敢来迫害!

还有就是在做好“三件事”上,有没有真正达到炼功人的标准,学法有没有真正的学進去,炼功有没有炼好;发正念是不是真有那个正念;讲真相,有没有一个救度众生慈悲心。尤其是在救度众生这件事上,如果你心里想到的就是救度众生,不论身体上有什么不好的状态,都挡不住你出去救度众生,邪恶就不敢来迫害你,师父也不会允许它来迫害你。

说来说去,归根结底,都是源自一个最根本的执著“自私心”。无论在修炼过程中,出现什么不好的状态,都是源自这个“自私心”,就想自己过的好一点,舒服一点。懒惰心、妒嫉心、欢喜心、对名、利、情的执著等等,都源自于它。

当正法即将结束的这一特殊历史时刻,让我们彻底去掉“自私心”这一最根本的执著,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不辜负我们“大法徒”这一神圣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