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

一、从“造反派”到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五年春天得法的老弟子。我为我能在这末劫之时喜得大法兴奋、激动不已。当我第一次捧读《转法轮》时,只读了开头泪水便夺眶而出,莫名的激动,一直哭了一个中午。这亿万年的等待,这多少世的轮回,终于找到了归家的天梯。

我是一直泡在党文化的毒汁中长大的,小时候写作文就是《我和祖国一起成长》之类的。每年三月五日毛党魁为雷锋题词之日总要写一篇日记检查自己学雷锋做好事的情况,坚持数年。文革中更是首当其冲,真可谓是“抛头颅、洒热血”,为了保卫邪党党首,大年三十儿不回家,还在学校写大字报,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革委会”的头头,成为当时的风云人物。文革结束后现世现报,受到邪党十年的审查。然而仍执迷不悟,认为“党”会犯错误,我也有错。一直在机关里为邪党卖命的工作,并介绍别人入党。由于受邪党“无神论”的影响,谁要说佛呀道呀的,我一概视为迷信,也不相信气功。多年的整人、挨整使我身心疲惫,二十八、九岁就得了腰椎间盘突出、风湿、关节炎、低血糖等十几种慢性病,整天愁眉苦脸上楼都得用人背,每年不仅要花费单位大量的医药费、经常请病假住院,即使是大医院也治不好我这浑身的毛病。就如师尊说的“想起气功来了”,东练西练的几年下来倒是好了不少,但仍然需要打针吃药、推拿按摩这些常人中的治疗手段。

真正使我彻底身心健康是修炼了大法。大法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生老病死是常人的状态。师尊那博大精深的法理为我洗去了思想上的尘埃。那从自然科学到人体科学的由浅入深的伟大佛法的层层展示,使我这迷中人幡然醒悟。经过十几年的修炼,净化了身体,才使这些顽疾不翼而飞。现在的我骑自行车几十里路也不觉累,抱三十多斤重的空煤气罐下四楼也不觉吃力。我淡泊了名利,与别人和谐相处,思想境界得到了提升,做人的层次得到了升华。尽管有时修的好有时修的差,跌跌撞撞,但是伟大慈悲的恩师一直呵护着我,不离不弃,才使我能走到今天。

二、从邪党文化中脱胎出来

《九评》的发表,使我真正看清楚了共产邪党的邪魔本性。我毅然决然的找到单位邪党支书,正式提出退党。他说,大姐,你不觉得可惜吗?我严肃的说:不可惜,都臭了,还保什么“鲜”?在大陆这么严酷迫害的环境中,我没有了怕,有的只是大法修炼赋予我的勇气,有的只是对邪党的痛恨和退出邪党后的无比轻松(我是根据我周围环境和修炼状态而为)。

1、救度有缘人退出邪党

师尊把有缘的人都送到我的身边,等待我们去救度。我利用乘车、去超市购物休息、亲朋好友聚会等机会散发真相资料,帮助三退。

记得二零零七年正月十五,我去市内送外孙子学画画,由于突降暴雪公路被封,我们被滞留在抛锚的公交车上。这时我抓住机会,与身边一对中年夫妇攀谈起来。他们对当前邪党的贪狠坏、假恶暴也十分痛恨。我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他们说是从长春来的。我高兴的对他们说:你们太幸运了,法轮功创始人就是你们长春人。他们说:我们平时了解的太少了。我问:你们看过法轮功资料没有?他们说政府不让看,就是门上有时插的小册子也没看过,都给扔了。我说:太可惜了。并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俩都非常愿意听,之后高兴的同意退出党团队。我说:你们来自吉林,就一个叫小吉一个叫小林吧!他俩连说:谢谢大姐。

从市里往回返的路途中,积雪近二尺深,只能步行。我主动先后与三位十七、八岁年轻学生结伴而行。在暴风雪中,狂风大作雪打在脸上睁不开眼,我不断的鼓励他们,并给他们都退了邪党。最后快要到家时,一个中学生比我家远,还要走二十来里路,他不想走了。我说:你看我一个老太太都能走动,你一个大小伙子一定能走动,今天肯定没车了,你们平时光上学,这也是你一个锻炼的机会。这时一辆小微型汽车陷在雪地里,不管司机怎么发动,车轮飞转带出许多积雪,但始终是原地踏步。司机把身子探出窗外,眼神流露出渴望,我知道他是想找人帮忙。我就对身边的中学生说:咱们帮他推一下吧!我俩一使劲,汽车出了陷窝。年轻司机高兴的连说谢谢。我也挺高兴,往前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一件事--这不就是有缘人嘛!于是我转身回到车边,对司机说:不用谢,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他微笑着说:记住啦!在这百年不遇的暴风雪中,我感到师尊就在我的身旁,我用两小时二十分钟走了近二十华里,没有了寒冷,没有了疲劳,内心充满了众生被救度后的喜悦与欣慰。

2、彻底清除党文化的毒害

几十年来,邪党文化无孔不入。前年我家搬迁,光共产邪党各类书籍报刊就处理了一手推车,毛魁首的象章几百个。

有一次,我发现小区内麻将社的墙上竟然贴着一张几乎占满墙面的毛的大宣传画。我与老板娘谈了不要再挂这死人的象了,它不能保你平安,相反还要害你。一般人家父母故去了都不挂,何况不相干的人,并讲了邪党是如何害人的。临近过新年,我去一看,那象还挂在那里。我想,不能让那邪灵再害人了。我冒着寒风骑了七八里路,买了一张很大很漂亮的山水画。赶回她家时他们正在打麻将。我说:你们玩吧,我帮你们把这画挂上。我找来剪刀把那毛的画象弄了下来。他们不好意思了,直说:大姐,谢谢你,我们自己贴吧。

还有一次乘公交车,我看身边一位穿工作制服的中年男子左胸前戴着一个毛魁首的象章,我就主动与他谈了起来。从做什么工作到当前物价、共产邪党如何欺骗等。我问他为什么要戴,他说是戴着玩。后来我问他,你没感到心慌气短吗?他说没注意。我说:它是死的人了,戴这个不好,对你身心都不好。这时前排一个与我同龄的女人回过头来大声赞颂邪党,说我是忘了本,没有党谁给你发工资。我问她是干什么工作的,她说退休前是某大学老师。此时我内心很平静,没有丝毫争斗心,因为我知道救人要紧。就听她说了一段,然后突然打断她的话说:这位老师,你不要再说下去了。你说的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你说的东西在共产党的教科书里到处都是,我了解的不一定比你少。我们家姐妹五个、夫妻十口人,都曾是共产党员,现在都退了。接着我讲了共产邪党几十年是如何迫害中国百姓的,周围的乘客都静静的听着。我说:不是共产党给发的工资,是我们为社会付出了、劳动了,社会给你的回报。美国、日本等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哪个国家是共产党给发的工资?那个女的好象是明白了一些,一声不吭了。(我下车时她还主动和我打招呼说再见,态度转变极大)我又对那戴象章的人讲了真相,并告诉他我是为了他好。说完,只见那男子非常迅速的摘掉象章,随手顺着车窗把它扔出飞驰的汽车。一个生命又开始觉醒了,我真为他高兴。

三、师恩浩荡多次救命 邪恶迫害教训深刻

我丈夫从青年时一直在邪党部队工作,身上沾染了许多不良习气。四十岁就得了一身富贵病,高血压、冠心病、脂肪肝都得全了,每年都得住一次院。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日喜得大法,抽了二十多年的烟不抽了,酒也不酗了,全身心的投入修炼,到处弘扬大法,有许多人通过他得法受益。可惜的是,正好得法两年之日邪党迫害大法来了,迫于整个社会环境的高压和以前挨整的经历,他功也不炼了,内心很痛苦,把抽烟喝酒当作了宣泄的方式。尽管这样,他心中却是很坚定的信师信法,处处维护大法,要是有人说大法的坏话他都据理力争、以理服人。

有一次他骂江大魔头把警察都给吓得一声不吭,灰溜溜的走了。二零零四年春天到今年五月份,他先后四次犯病,两次脑血栓、一次脑出血、一次糖尿病。我虽然近几年一直按照师尊的要求坚持做“三件事”,可始终放不下对他的情。虽然每次他都表示要修炼,但我担心他带修不修的不在修炼状态反倒耽误治疗会出问题,还是都去住院了。每次病后他都恢复的特别好,没有留下任何肢体和语言障碍,还能开汽车,医生都感到很神奇,我们深知是师父在帮他、管他。他有一次在病中醒来哭着说:老伴,你知道我是怎么好的吗?是师父救了我。每当有人来看望他时,他都激动的告诉别人:有时我躺在床上、有时在我汽车上坐着,师父把我另外一个身体叫出去,我能看到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一把一把的从我头上往外抓出象蘑菇一样的东西。他还不止一次的对我说:老伴,师父有一次把我领到你的身旁,当时你正在打坐,师父指着你左边一块地方告诉我说你就在这儿坐着,跟着她一起炼。每当我听到这话时都热泪盈眶,尽管师父说:“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但是伟大慈悲的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关心、爱护着我们,是师父在一次又一次的在给他延长生命。

今年九月的一天,他早饭后喷射性呕吐、抽搐,完全没有了主意识。我和女儿高声呼喊他的名字并且不断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情况十分紧急,女儿打电话叫来120急救车,送到医院后检查是大面积脑出血,他被推進了抢救室。

抢救当天晚上我回到家中,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失声痛哭。不仅是为丈夫的现状,更主要的是为同修失去了助师正法的机会而难过。此时我才猛醒,过去我总对丈夫说:师父用你的生命教育你,你怎么就不听啊?你一次脑血栓师父就得替你喝两碗毒药,这得替你喝多少毒药啊!?可从没悟到师尊也是在用他的生命教育我呀!我对他生活上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生怕有一点儿闪失,每天大部份精力都用在他的衣食住行上,事事使他如意,可是在法上对他的帮助的很少,偶尔也急躁气急败坏、牢骚满腹,恨他有时不精進、完全是常人状态。我过份的扩大了他的执着,如抽烟等;而忽略了他在法上和其他方面的提高,如淡泊名利,别人欠他的十几万元也不要了等。我俩经常交流修炼上的事,一唠就唠到半夜。今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他对我说:咱俩多幸福,咱俩都修炼,真是志同道合。有多少俩口子为了炼功的事儿打的你死我活的。今后咱俩一定听师父的话,勇猛精進。话音未落,天棚上的顶灯四个灯泡突然一下子全都亮了(因我家的灯是组合开关,坏了半年,平时只有其中一个灯泡亮)。这一亮非同小可,使我俩兴奋不已。我说:你看师父都鼓励我们了。并立即告诉我女儿来看这灯。

我流着泪对师父说:是我错了,我没有很好的听您的话,把他帮好。而是想,人各有命,让他随便吧!我是往常人那边推他而不是在法上拉他。对他缺少耐心、爱心、慈悲心。师父,我是您的正法时期的弟子,只有听您的安排,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

那些日子,同修们为了帮助我过好关,经常来看我,大家一起在法上悟,并集体发正念清理邪恶。一位年轻的同修说:姨,什么心都放下,就听师父的安排。师父能给你安排最好的。师父说大法弟子遇到的事,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是好事。师父的威德和大法的威严使我不修炼的女儿一下子在法上成熟起来了。她烟酒全戒、再也不痴迷于网络了,每天学一讲《转法轮》,还经常用“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来鼓励我要坚强,要正念正行、信师信法。我们俩每天在医院弘法、讲真相,我们不仅要救自己的亲人,还有更多的众生在等待我们去救度。这些重症患者的家属,凡是有缘经我俩帮助并相信大法好的,都奇迹般的从昏迷中醒来。其中有一个人的儿子车祸后并无脑出血也昏迷不醒的,我女儿第一天晚上告诉他一个当地“喊魂儿”的土办法,并不见效。在医院常规治疗下几天仍然没有苏醒,女儿就告诉他念大法好,就在他默念的第二天,他儿子真的醒了过来,连连说感谢,他说法轮大法真是神了。女儿告诉他以后还要不断默念,对他生命的永远都是有好处的。

在整个住院期间,我帮助“三退”近三十人次,其中也有医护人员甚至医院的保安。我对他们说:在我老伴生命垂危时我还说这些,一些人可能会感到奇怪,其实,我要救老伴,可更要救你们啊,你们也都是有缘的人。他们听了都很激动。

最近,与我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的丈夫因病业去世了。在常人中看是因为病太重了、抢救无效,但我清楚的知道,这是旧势力象迫害其他同修一样迫害了他,不让他与我们共同精進、共同完成助师正法的史前大愿。在正法進程推進到今天这样一个紧迫形势之下,有的同修还陷在“病业”之中不能自拔,真是痛心。特别是近来象我丈夫这样被病魔迫害失去宝贵生命的同修还有不少。痛定思痛,这用生命换来的教训我们一定要汲取,总结出几点与同修们交流。

* 一定要重视学法、发正念

师尊在多次讲法中一再强调学法的重要性,可我经常把学法当成任务,有时一忙就忽视了,因而学法不深、人心太重,不能在法上认识法。而我遇到问题时是人的观念起作用,什么高血压、脑血栓,脑子里都是以前学医时留下的常人观念。大法弟子是没有病的,这已被千万个大法弟子的修炼实践所证实。师尊早已不给大法弟子安排消业,是旧势力抓住大法弟子有漏不放,非要置之死地不可。

虽然每天都在发正念,可是注意力不集中、杂念丛生,忽视了发正念的威力。尤其是我老伴几次说他看到家里、车库里有蛇,我都不相信,说他是幻觉,我们修大法,家里怎么可能有蛇呢?最近再次看到同修们关于发正念的心得体会才如梦初醒恍然大悟,原来是邪恶一直在伺机迫害、无时无刻不在企图破坏正法,而我却忽视了帮助他发正念清理他周围的空间场。

* 修炼是严肃的 修炼要抓紧

老伴以前几次得病都是有惊无险,虽然他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但并没有精進的学法炼功。修炼是严肃的,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不要以为得到了返本归真的宇宙大法就得到了救命的护身符,师父几次三番给延长生命也不知道珍惜;不能让安逸的常人生活使修炼的心松懈下去,越到最后越要精進,旧势力和邪恶都虎视眈眈的看着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念一行。不能一手抓住人的东西不放一手抓住神的东西不放,这在修炼上是十分危险的。

* 突破邪恶间隔 形成一个整体

师尊一再强调大法弟子要形成一个整体,可我们周围的同修都各自独立,很少往来。由于各种原因学法小组一直没有成立起来,使我们游离于学法整体之外,同时也给了邪恶钻空子的可乘之机。一位新走進来的年轻同修被绑架至看守所,大家正集中力量帮他发正念,邪恶就在“病业”上下狠手,迫害其他同修,分散大家的正念力量。我们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加持下,要形成一个坚如磐石金刚不动的整体,无论前面路有多长,都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救度众生、助师正法迎接法正人间的光辉灿烂的明天。

修炼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