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点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我于九八年得法。回想这几年走过的修炼路,看似平凡却又不平凡。我不知师父为我操了多少心,但是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这个满身业力、思想肮脏、又在滚滚红尘中迷失了的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又把我领上美好、光明而又严肃的返本归真的修炼路。

得法

得法前,受共产邪党進化论、无神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等歪理邪说的影响,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现实主义者”,既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不相信善恶有报的真理。无知的、自私的、贪婪的干着坏事,当给别人造成伤害时,还幸灾乐祸的自认自己了不起。但天理是公平的,慢慢的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到三十几岁的时候,就病业满身了:我患有偏头痛、肩周炎、腰椎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风湿病。每当看到健康的人,我就妒嫉;看到拄双拐的人,我就联想到自己而害怕。真象师父所说的:“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转法轮》)得病后到处医治,花了好多钱,总是时好时坏。我绝望了,只能在痛苦无助中一天天度日。就在这时妻子为我请来了《转法轮》,从此,我的命运发生了根本转变。

当时妻子把书送到我面前,我不情愿的接了过来,因为我不相信大法能让我祛病。当翻开第一页“论语”时,一眼看到“宇宙飞船”几个字,心里一亮,接着随便翻了一下,又看到了“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气功与体育”等,这些都是现代的呀,因为这些符合了我的观念,于是决定好好看一看。我一口气看完了,才知道这是一部好书,最好的书,心里暗想:怪不得这么多人炼,我也试一试。就这样,很快的走入了学法炼功。

当时还不懂的什么是修炼,只想着强身健体,尽管如此,师父还是为我净化了身体。不知不觉中发现我的腰和腿不疼了,头也不疼了,也能睡觉了,浑身轻松自在,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还有更神奇的呢,有一天城里的医生为了挣钱下乡来到我们村。我姐姐知道了让我也检查检查。经化验检查,医生吃惊的发现我的血球和别人的不一样,说是带弯的,我也不懂,更不知道证实法了,真是一件神奇事。

还有一件事。刚开始炼第五套功法,双盘时腿疼痛难忍,又闹心,我和妻子在下房干活(做豆腐)我说:太疼了,别炼了。当干完活回到上房时,发现师父的法像及“真善忍”“法轮常转”齐齐的扣下了。我惊呆了,怎么可能呢?可眼前就是一个事实。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怕我失去信心,显示神迹鼓励我走下去。

迷茫

时间到了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犯罪集团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运动。突如其来的镇压,使我怎么也转不过来弯,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更好的人,做事为别人着想的人,心胸宽阔的人,哪错了?哪邪了?记的就在这时,有一天,村里几户被盗,正好有警察开车在村里转,村民便截车报案。想不到这警察却说:我们不管,我们在抓“法轮功”。天啊,这是什么警察?!

电视二十四小时播放诋毁、污辱师父和大法的文章,天天说有多少多少“转化”的,多少不炼的……,面对这欺世的谎言,我不知怎么应对。修炼的环境没了,和外地同修联系不上了,也没了师父的消息,在怕心的影响下,亲人的压力下,开始动摇了。

讲真相

一年过去了,到二零零一年,外地的同修又把我们这些失散的同修找到了一起,也带来了师父的消息和新经文。从此我明白了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明白了个人修炼正式转入正法修炼,明白了大法弟子应该去反迫害、救众生,明白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明白了三件事的重要,也为自己因为怕心而走了这么一大段的弯路而遗憾,愧疚于师父的慈悲苦度。从那以后,我们就象失散的孩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这时电视广播还在诬蔑诽谤,特别又抛出什么“天安门自焚”伪案,更加激起了世人对大法的仇恨。于是我决定走出来讲清真相。

我记的第一次发资料的时候,很害怕,后边总象有人跟着,东张西望,特别乡村狗很多,狗一叫,我就跑,要么就把鞋脱掉。到第二天一看,满街都是我们的资料,扯的扯,扔的扔,好象没有几个人看。与乡亲面对面讲真相,还不会讲,老象跟人打大架一样,效果也不好。但我不灰心,就按师父的要求做,多学法,发正念,把自己当成炼功人,用法严格要求,归正自己,正念正行。另外我觉的要想讲真相,就要多了解真相。随着师父正法的向前推進,世人也慢慢的开始接受了。通过加大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我的思想境界快速升华,怕心越来越少,也产生了慈悲之心,对那些不听真相的人,看着他们觉的挺可悲,总有要哭的感觉。

我讲真相不讲太高,顺着他们的思想讲,也不急于否定。比如:对信科学的,就讲信仰与科学不是对立的,很多大科学家都是有信仰的,讲实证科学给人带来的不便,也给人带来灾难。

对说师父卖书敛财的,就讲:书卖的快,卖的多不更证明大法的书好吗?“三个代表”为什么没有人买呢?我师父只挣稿费而已,完全正当。我师父有众多弟子,只要向一人要一元钱,就是亿万富翁,可师父连一元钱也没跟我们要。

信宗教的说师父骗人,就讲当年耶稣的出生及后来的神迹,讲对基督教的迫害的经过,问是不是和大法相似呢。

说“天安门自焚”,就讲“自焚”的经过,漏洞,及恶党的用心。

说法轮功“反党”,就讲我们是反迫害,讲“真善忍”的美好,讲《九评》,讲迫害案例……

总之,就是天天讲。做的好,师父就给我无量智慧,世人听后觉的有道理,也愿意听。也有人说我磨叨,说我傻,说我有一天会被抓,说我儿子念大学会被开除等等,我坚持正念,做我该做的事。师父说常人的一句话算什么呢?后来连村里书记、村长都支持我们,并告诉我们说:你们炼你们的。有一次警察来抓我,书记对警察说:这人不能抓,是好人,这事交给我们吧。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我。

要说的话实在太多,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师父慈悲苦度之恩。我为至今不能走出来的同修惋惜,也深知按师父的要求自己做的还差很远,很多的人心还没有去掉,为此更需要我们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成为一名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神的路上精進,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