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来了,才真正的看到了自己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一日】因缘的关系,使我有了十二天的打工经历。在十二天里,学法炼功不能保证,心性没有在其中得到提高,这使我内心感到恐惧。而雇主所看重的效益,在最后两天突然变的不好。在这时,同修L为了加持我的正念,特地赶了过来。于是,雇主开口提出让我离开的同时,请求同修L替代我的位置,事情于微妙中得到了解决。

虽然知道自己做的不是那么太好,交流时,我还是心安理得的说:我的离开并不是完全是我个人的原因……看到我的言行与表现以及从雇主那儿听来的负面信息,同修L非常的气愤。她张口就说:你这是在向外求,太自私了,太不负责了……我的心已经满负荷,表面上平静,内心却在反感:你怎么不站在我的角度上想想,不理解也不能乱说呀。在同修批评我懒惰时,我居然不服气的还嘴:你干的好你来吧!妒嫉心与争斗心全上来了,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

回家后,别人问起,便将客观理由摆了一大堆:白天站一天,晚上、早上还得做饭,收拾屋子,实际是两个人的活,环境充满了名利,争斗,雇主如何苛刻,挑剔,修炼不能保证了……(却忘了环境越复杂才是修炼的好机会)大多数人都表示理解与同情。于是我不断的为自己的苦难添枝加叶,最后都觉的自己是个受害者,满含委屈与泪水回来的。这时,又有第二个同修气愤的说:你这是向外找,你得好好的找找自己。突然的棒喝,使我那虚张声势的诉苦顿时没了底气。我知道自己做的太差了,可是具体问题出在那儿,却不是那么清楚。懊恼中,浓浓的困惑使我蒙头大睡。醒来后,在爬起的瞬间,师父的一段讲法异常清晰的打入脑中:“过去的人德大,他的心性本来就是高的,只要吃一点点苦就能长功。现在的人不是这样,一吃苦就不想修了,而且越来越不悟,也就更难修。”(《转法轮》)我心头大震,感到了羞愧,无地自容!回想打工期间,求安逸、懒惰、干活拈轻怕重,吃了一点苦便叫苦连天嚷的全世界都知道了。常人都在问:为什么这么一点苦你就受不了,你这样以后咋办?!平时交流法理时说的头头是道,其实还是纸上谈兵,全是空话,把修炼与生活区分开来,没有做到“修在其中”!这怎么能行?

对自己打工的消息要求母亲保守秘密,但母亲很快就说了出来,这也使我感到恼火,说她不修口,为我证实法带来了麻烦……仍然向外找。实际上是自己的名利心与虚荣心受到了冲击,害怕自己面对指责与非议。平时自我感觉良好时,便不让人说。对于指责,无论对错,总想解释、争辩,别人不让说,心里便莫名的恼怒,其实是爱面子的心受到了冲击。《九评》与《解体党文化》已经看过多遍,以为自己思维中的党文化去掉了不少。可是这次打工期间,却发现自己说话有时还是不自觉的充满了斗争的气氛。本意是这次打工是想证实法,结果却发现自己仍是不自觉的强调自我,证实自己。因为在自我小圈子时,自我感觉良好,自认为自己很善良,可是当场景发生对换,环境发生变化时,却发现自己是如此的自私,如此的执著,好象自己时时刻刻都是在为“私”“我”而奋斗,遇事便条件反射的進行自我保护。与外界接触时首先要求环境得顺应“自我”习惯如何如何,以至常人当面说我:“你修的不好……”而自我小圈子中的宁静与现实中的巨大反差,又使我的心变的脆弱,垂头丧气,甚至险些丧失了修炼的信心。正念不足时,色魔便乘虚而入,在身体上、睡梦中進行迫害干扰。

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两天,我猛然惊醒(同修们一直在为我发正念),正念解体一切干扰迫害我的邪恶因素,邪灵与乱神,静心学法,一切平静如水。因为因缘的了却,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将开始新的历程因缘。无论如何,在法中,我将尽我心去做我应该做的一切。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