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配合 要圆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一日】我、丈夫、父亲、母亲都是修炼人,因为牵扯到本地区的资料供应和电脑技术问题,所以我们之间的配合显的尤为重要。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后,我很惭愧,我们时时在让师父操心哪!是啊,由于配合上的疏漏,我们这方面的教训还少吗?大法弟子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大法工作中要时时不忘修炼自己,以法来归正自己,才能使我们金刚不破呀!

(一)是争执,还是圆容?

可能长期养成的习惯吧,父亲这个人比较固执,你给他提意见,他总是用各种理由来掩盖自己,从来不会轻易接受,“一说就炸”的时候很多。遇到这种情况,我和丈夫非要较真,特别是我,总是不依不饶,所以常常是以不愉快的争执而收场。当时,我们都没有好好的向内找,而是执著着常人的理不放。每个人心里都别着劲:他为什么不向内找呢?

我和丈夫也为此進行了交流,我们认为父亲是证实自己的心过强,是党文化遗毒的影响。因此丈夫还写了一篇交流文章,因未发表,所以又觉得可能为这事太执著了。后来,我们三个也努力的在一起交流,父亲承认有这方面的执著,而我却不理解:父亲明明知道有此心,为什么不肯去哪?所以总觉的不尽人意。

而且,我越着急,父亲越在我面前表现出此心。最后发展到大家都不肯说了,实际上又起了一个“怕争执”的心。虽然我们都知道父亲有不足,可背地里我和丈夫却互相推托,都希望别人指出来。为什么呢?还不是怕自己受伤害,怕父亲再倒过来揭我们的短?我们都有“怕听不好听的话”的心,可是并没有正视它。后来也意识到了,这样也不对呀?不互相帮助,互相提醒,这不是人为的把我们这个整体间隔起来了?

直到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后,我才恍然大悟,是啊,我为什么非要揭父亲的短呢?非要那么的指责他?别人为什么非要接受你的意见呢?即使你说的对,人家也不一定非接受啊!为什么不向内找自己呢?

看到别人的不足,应首先向内找,是不是自己也有此心?提出意见别人不接受还是要向内找,是不是我的善心不够,还是我的语气有些生硬?如果是真心的为同修着想,就应该在说之前想一想自己讲出的话对同修有没有伤害,不能一味的强调自己的道理,想当然的去要求同修,应该自觉的去圆容这个整体。我和丈夫既然知道有党文化的东西在作怪,为什么不发正念去清除?所以我们并没有做到主动去圆容。

(二)是配合,不是分工

因我和丈夫都有常人的工作,平时时间不是那么充裕。因技术方面的原因,丈夫负责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分给我一些技术性不强的工作。当然有些事情大家都可以做。因为我懒惰之心较重,丈夫常常对我不满,时常说:“这个该你干,我不管!”我嘴上不说,心里可拧着劲。后来有些事发展到互相指望,事情搁下了也不知道。父亲追问起来,我们又互相推脱责任,埋怨对方。有一次,我和丈夫互相指望,竟然忘了下载师父的新经文。后来父亲及时发现才补上了。

有时候,我们也对总的协调不满,认为有些简单的事情,应该叫有能力的同修分担,不应该全压在我们身上。而父亲不懂电脑,认为就那么点事情,捣弄半天,效率太低。有时候,我们也与总的协调意见不一致,认为自己有责任把关,有些工作就挡着不让進展。在这期间,打印机出了毛病,实在弄不好,只好换了新的。可是教训并没有引起太多反省。

直到我在常人的工作中连连遇到麻烦,几次因别人的工作疏漏无端受到领导的指责。我想起师父的话,师父说:“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我知道我必须好好的找找自己,困惑了几天,有一天我一下明白了,是我们的配合上出了问题。虽然我们也有分工,可是分工是为了更好的配合,我们时常把“分工”、“责任”放在前面,那不是本末倒置了吗?对于整体,我们可以善意的提意见,但是意见不采纳,也不能固守己见,要整体上配合呀!只有我们互相配合,互相补漏,大法工作才能做的圆满,我们才能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

写出这篇文章,是为了提醒同修:不能老等着问题出现了才找自己,不能总是摔了跟头才悟到错了,不能再这样叫师父不放心了。教训应该让我们清醒,一定要记住:我们是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要配合,要圆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