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信心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记的一九九九年五月份,一个星期六的早晨,我丈夫与我一起找炼功点,去了几个地方也没看见。正往家走的时候,离我家不远处看见一群炼功人,不知炼什么功,到前边一看,正是我要找的法轮功。我看到炼功场静静的,只有炼功的音乐声响彻天空,响彻云霄。我也随着这美妙的音乐声走進了炼功场。

第二天星期天,大家一起集中洪法,我也去了。一个小时后,我也随大家回来,到家了不一会,我的身体突然间变化,象师父说清理身体时的现象:“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可能骨头都得疼。”(《转法轮》)我躺在床上折腾着,我丈夫看我这痛苦的样子,象往日一样端来了药和水让我吃,我说是不是师父管我啦?我才来一天,师父就管我了?我相信是师父在管,我不用吃药。晚上到炼功点与大家交流,他们说我悟的对。

坚定信心修炼

修炼了,我变了。从前我是多种疾病缠身的常人,学法修炼使我变成一个无病一身轻了。

我走進修炼大门没几天,书中说的几种状态都在我身上体现出来了。有一次我在炼功点集体炼静功时,我觉的我的身体起空了,睁开眼睛看看还坐着呢。又一闭眼睛,还是起空的感觉。我就告诉他们,他们告诉我是好现象,是书中说的,当时我还没有书呢。每天去炼功点学法炼功交流,我的思想也不断的发生着变化。当我请到《转法轮》这本宝书的时候,激动的心情使我废寝忘食。专心看书,修炼不足两个月,炼功时,我觉的我的左手没了,也不疼,后来在炼动功的时候,我看见了有山,有水,还有一排排绿荫荫的大树,中间是大道,还看见川流不息的人群,不是现在的人,不知是什么地方。有时自己感觉,好象四肢动不了了,坐在那非常舒服。那一次,使我静坐了一百一十分钟。我悟到是师父把这些景象展现给我,鼓励我修炼下去。

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一次重大消业三天三夜不能睡觉,就是浑身冷疼痛,一分钟都没停止难受。我就在想,现在我是修炼人,怎么办呢?我就想起师父说:“哪有舒舒服服长功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还有一次在看守所里,我的头痛的很厉害,别人都睡下了,我的头不敢躺,靠墙也不行,只好挺立的坐着,一点不敢动,一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整整坐了一夜,但我心里知道是我的业,要我吃苦承受,是师父在管我。

我丈夫喜欢饮酒,下棋。有时饮酒过量就失常,我很烦。修炼之前经常因他饮酒过量与他吵架,吵的不可开交。有时几天不说话,自我修炼之后,我就用真善忍约束自己。在他身上,我忍了很多,我丈夫可高兴了,说大法把我变好了。他支持我修炼,看我忙家务时,抢着帮我干,不让我干活,让我学法好好修。有时他也给我读《转法轮》,我每次要发的传单他都先看,刚开始他有些不理解,我就给他解释,告诉他是怎么回事,逐渐他也明白了,他也经常帮我发传单。他担心我和同修去不安全,他就与我一起去,从中摆放了他自己的位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镇压法轮功开始,他怕了,江罗一伙流氓集团铺天盖地的编造流言蒙骗百姓,疯狂的镇压法轮功学员,利用整部国家媒体、新闻、电视、报纸,向全国人民播放诽谤师父,诽谤大法蒙蔽了世人。有些炼功人看见电视宣传,看江罗一伙流氓集团对一群无辜的好人下狠手,也吓的不敢炼了。我的家人,亲朋好友也来家劝我不要再炼了,我就告诉他们,不要怕,一定是政府误会了法轮功,你们不要相信电视说的。你们都知道我以前有病的,可通过修炼不治而愈了,一分钱没花这是真的吧。我亲身受益我很清楚,我虽然修的不好,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谁也改变不了我修炼的心。

后来我从电视上看到有的同修为了向政府说公道话,告诉政府我们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群体,被邪恶的中共关押、劳教、判刑,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怎么会这样?一定是政府弄错了,误解了法轮功,我沉思了良久,于是我找同修就商定去北京的事,在二零零零年的十一月份我们启程了,终于踏上了北京的列车。

一路上我看见了三三俩俩的同修被列车长带走,有的手里拿着条幅被翻走,我的心有些紧张,我想起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闭上眼睛静静的思考,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做好人也不行?到了天安门正是国旗升起的时候,我快步跑过去,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四处跑来的恶警将我抓住往警车上推时,我就喊“冤啊,还我师父清白!”在车上,我就向他们讲,告诉他们我们是好人,是政府误解了法轮功才这样的,一定会平反的,我们是冤枉的,警察把我们带到派出所,看见关了那么多全国各地来的同修,他们正以饱满的热情背颂“论语”、《洪吟》,反复的背着。当他们看见我们时,双手合十向我们投来了一种希望之光,看到了大法弟子无论身在何处都是那样的坦荡,慈悲,祥和。

当警察要我们报名、住址时,我不配合他,他气急败坏的举起拳头抬起脚,可是几次都没有打上我,我知道伟大的师尊在保护我。过了一会,我被当地驻京办的人接回住所,搜出了我们身上所有的钱。几天后,我被当地公安接回送入看守所。缘份的纽带把我和另一个同修连在一起,相隔大约四个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相遇了,交流了一会,自那以后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切磋,白天一起洪法、讲真相,晚上一起去发传单,贴不干胶,风里来,雨里去,在这同修的带动下,我学会了各种方式讲真相。

一次我们俩去发传单,我刚把传单拿出来往大门里放的时候,从后边来个人凶狠的样子问我干什么,我笑呵呵的对他讲真相,告诉他我是好人,是修法轮大法的,为了救度被蒙骗的人们,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们送福音救你们,后来他明白了。那同修去一边发正念了,那人还告诉我要注意安全,有坏人啊,我说谢谢你。我离开了,看到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心里也很高兴。我体会到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与这位同修配合的很好,她有智谋,跟她在一起我的心性不断的提高,我深知是师父苦心的安排了和这位同修共同修炼。

揭邪党本质,救度更多众生

由于学法少,没有真正认清邪党本质,二零零一年的大年前几天,两名恶警来到我家行骗,说上边来领导要找我们谈话,我以为来到年了,找我们谈谈,毫无顾忌的去了。到那一看,抓去了那么多人等到黑天了,也没有看见一个领导来谈话,把我们一车一车的送到了看守所关押起来,才知道上当了。我们都是被骗来的,那时根本没想到邪党会这样的无耻欺骗百姓。大过年的,为了他们的乌纱帽使的百姓妻离子散,这就是邪党声称的“伟大光荣正确”的邪党,多么的卑鄙,光天化日之下对百姓行骗,这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有一次,我与一同修下午去楼里发传单,我们俩人是一人一单元,从上往下发,当我们发到最后一单元时,那屋里出来一个人看看门上的传单,看了看我,二话没说回屋了,是师父点化我马上离开。我发完了手里最后的一份传单后,我们赶快走开了,就听有警车在叫,我俩躲在一个小店里,看见来了三辆警车,進院后,他们就直冲楼顶,不一会走了两辆车,那第三辆车不甘心,不知等了多久。我们离开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

在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晚上,我们整体行动,喷字、挂条幅、发传单,我正与同修挂七尺长的大条幅时,来了一个人喊别挂了,我说“快挂完了,挂完就走”,我看那人直奔前边停着的轿车走去,我一边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心想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动不了我们。

五月十七日,两名恶警闯入我家,翻出来了传单、不干胶,印章,问我哪来的,我说拣来的,他们不相信是拣的,又问到底从哪来的,谁给的,我说不能告诉你们,你们别问了,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我就公开向屋里所有的人讲真相,讲大法治好了我的病,他们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我告诉他们,做好人不是谁让不让的事,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当天他们把我送進了看守所,关了一个多月后,通知我被劳教三年。我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本质,做好人也不行,不许说真话。

修炼的人以慈悲为怀

师父说:“在修炼中放弃任何不正确的追求,就一正压百邪”(《大圆满法》)。我被投入劳教所当天,开始对管教讲真相,用我的正念、用我的慈悲、用我修炼人的姿态救度他们,我知道他们受邪党流毒很深,对法轮功不太理解,我要用我的善心救度他们,因为他们也是为法来的,我就要向他们讲真相。

第二天,队里安排了几个邪悟的来,说帮助我“转化”,我就说,我是好人,按大法要求在做更好的人,你们把我往哪转呢?我严正的告诉他们,你们别对我讲这些,我不听这个。我暗暗在心里发正念排斥她,不让她的话灌入我的脑中。

几天过去了,队长、管教轮番的找我谈,犹大也找我谈,我就是讲大法的美好,我们做好人关押在这里我们是冤枉的,我的多种疾病通过学法的炼功全好了,讲了很多大法神奇的事给她听,他们看我不接受,对我搞起了车轮战术,晚上不让睡觉,睡觉的时间到了,我说我困了,有话明天再说,就换人找我谈。我躺那闭上眼不说话,她们一看我困的不说话,就都走了,留下一人同我住在一起。

第二天,队长找我时,我说你看看《转法轮》这本书,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队长说到这来的都得听这的要求,守这里的规矩,不能闹事,我说我是好人,不会闹事的,一个星期过去了,大队逼我写“三书”,我不写,我也不配合,几个队长还有邪悟的拿来一份写好的“三书”让我抄。我不抄时,邪悟的向我大叫,我说了几句,邪悟的溜走了。

后来我丈夫来了,说找人帮办了,花了钱,你不写,钱不是白花了。我被情带动,被利益心所至,写了“三书”。之后我的心里很难受,我哭了。悔恨自己,终于没有把握好,做了一件修炼人不该做的事,我后悔莫及。我开始对管教、队长讲真相,一旦有机会我就对她们讲。看见管教洗衣服,我就主动帮她洗,借机会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都是在做好人,在冒生命危险救人。

有一次我看管教一人在屋,我过去跟她讲,她急了,要找队长,我拉住她不让她去,一直对她讲明白后,她笑了说,你胆子真大,不怕报告队长吗?我说你能真的报告队长吗?我看你挺好的才救你,你待我也挺好的,我能不救你吗?她笑了笑,告诉我不要再讲这些了,我说没对别人讲。就这样,我们大队里的大部份管教我都讲了。我告诉她们不要再迫害这些人,当时她们都认可。由于邪党培育出的干部基本都是两面人,为了个人利益,不敢说真话,为了个人利益不得不这样昧着良心做邪党高兴的事。通过我和她们讲,有的管教找机会与我谈,有时大家都睡下了,她就找我谈,了解真相。

在那里,我们没有自由,不允许我们信神。夏天大热的天,我们头顶盛夏的骄阳在外面做操,走队列,奴工完不成任务,就要惩罚你。有一次早上队长领着去食堂,大家为了抵制迫害,喊起了“法轮大法好”,队长把我们领回队,别的队开完饭,我们最后去食堂。多数学员绝食抗议,要求学法炼功,虽然没成功,后来缩短了奴役时间,由每天十七八小时减到十四五个小时。我们是好人,我们不是来干活的,是邪恶的迫害把我们抓来的。我心想,既然来了,就要讲真相。无论是本队的,别的大队的,队长,管教,队员,我们都应该救。师父说,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有一大队长直接告诉我说,等你见到你师父多给我美言几句。我告诉他说,你善待大法吧。有时干活能接触男犯人时,我也对他们讲,他们回去之后讲大法好,炼法轮功都是好人时,队长问他谁说的,他们没有把我说出去。在车间里干活时,我们都是一边干活一边背法。有机会就讲真相。有时我们抽人去所里搞卫生时,我就对那里的老干部讲真相。有一老干部说,有机会我把你们的情况向上反映反映,我说谢谢。

两年多的非法劳教,受到了非人的待遇,但我从不放弃救人的机会,就做我该做的。有一次梦里说,考试了,我去找师父问我打多少分,师父从抽屉里翻出一个红纸条,上边写着二十九。我从梦中悟到,是师父鼓励我,一定要做好。

解教填表时,不写“三书”,不给填表。我不写三书,又要求填表。在表格里我是堂堂正正写真话。队长让我重写,我说再写也这么写。结果罚我二十天蹲站。最后把我交给劳教所。两名科长找我谈话。我就堂堂正正的讲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我们是做好人,对他们讲了真相。因为我知道他们也是受蒙蔽的。也受邪党的流毒毒害着。我对他们讲全球有很多国家都公开炼法轮功,只有中国镇压。他俩不断的交换着眼神,最后一位科长告诉我,你通过了,明天可以发给你通知书。我说谢谢两位科长,我回大队队长问我谈的怎么样?我说挺好的。第二天劳教所里发给了我解教通知书,结束了我两年之久的失去自由的生活。

正念正行正法路

我是一名坚修的大法弟子。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为了完成自己史前大愿,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放下个人的一切,全身心投入正法中来,因为我是为法而来的,那么我就要为法用。为了做好“三件事”,我不断的学法,补上我落下的一课。通过学法与同修们交流,我的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

根据正法的需要,根据我地区救度众生的需要,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建起了资料点。通过做资料我体悟,做资料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也是磨炼提高的过程。做资料时的心态如果你不认真马马虎虎,不耐心怕麻烦,依赖心,你能做好吗?一次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觉的熟练了,不会出错的,边做着边说话,只听“咔”一声响机器停了。检查没发现问题,找了半天也没问题,再开机出了两张又停了。拿起放好的纸一看,是我的不认真把纸放反了,重新放好。再开机正常运行。我的眼泪出来了,是师父又为我操心了。如果不是师父帮忙,几百张纸几分钟就过去了,会造成多大的损失。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拿来救人的钱,我们能一时马虎浪费吗?

因为做资料,内容随时可见,看见有的内容适合哪些人,我就用寄信方式发出去,如果有时间我会写上一封短信装里边。我想我们与常人不同,大法弟子无论做任何事,做任何东西只要用心去做,一定会做好的。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自己建立威德。在做的过程中都有我们要修去的东西在里边。通过做资料,修去了那么多不好的心,无论做什么都别忘了是在修。

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一再强调向内找,向内找,看见师父为我们着急的样子,我的心很酸,师父说,你们叫我师父我就要对你们负责。你们要修,我就得让你们修成。我流泪了。而师父为我们修炼操了这么大的心,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什么个人恩恩怨怨,这个那个,师父说:“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

我们不要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慈悲苦度,要在最后这短短的路程中走好走正,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