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聚集了邪党一套摧残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与机制及伎俩,设置了层层间隔,并利用犯人包夹法轮功学员,控制法轮功学员行动,看着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寸步不离左右,走一步跟一步,陪吃饭,陪睡觉,陪上厕所,陪洗漱,陪接见,陪着上这上那。她们听邪党人员的话,越学越坏越恶越毒,她们是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效工具,为了争高分减刑,为了不起早贪黑的上车间干活,她们为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灭着良心的充当打手与工具。

七监区,九监区,十一监区,十三监区绝大多数是职务犯罪的人(行贿、受贿、贪污、挪用、侵占、办假证、虚开发票等职务犯罪),她们靠迫害法轮功卖力而在监狱里的生活养尊处优,比暴力犯、贩毒及诈骗犯要宽松多了,她们与恶警相互利用,狼狈为奸,所有卑劣手段及语言在对待法轮功学员时全部用上,在邪党官员的纵容、指使、授意下,她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花样翻新,真的是一个个张狂跋扈的恶鬼。“夜岗”主要翻行李、翻东西、搜身、找经文,夜间记录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时间,同时接替包夹,继续看管、监视法轮功学员。

女子监狱有三个“攻坚”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监区,即九监区、十一监区、十三监区,另外还有病号监区,也搞所谓的“转化”,七监区为转化后的人员巩固监区,2007年7月份十三监区又成立了一个巩固监区,那么十三监区就是又“攻坚”,又“巩固”。刚被邪党从看守所送到女子监狱继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先到九监区,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接受不接受,监狱都要一厢情愿的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其实就是每天逼迫法轮功学员接受洗脑,体罚,看污蔑大法的光碟,以谈话为多,对法轮功学员喊叫、谩骂、侮辱、给法轮功学员施压,强制转化,她们事先写好的所谓“四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狂轰滥炸的邪恶语言,给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心灵与身体,进行百般折磨与摧残。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实在转化不了的就下队到大监区(即以劳动为主的监区)继续隔离,派包夹与值道的继续监视,限制行动自由,不让上超市买日用品,不让上食堂吃饭。如果家人不来接见,法轮功学员就是长时间几个月不下楼,不出楼到户外,法轮功学员每个人一个屋,屋子里其他人全是刑事犯。法轮功学员与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能随便交谈,洗漱轮班,上厕所包夹跟着等,买东西包夹带买,水、饭包夹和值道的打回来,法轮功学员长期足不出户,是在牢中牢,画地为牢的迫害中度过每一天。

法轮功学员刚被劫持到攻坚大队,但见每个屋子的门上的玻璃都被贴满了纸,站在门前,人眼睛正好够得着的地方,只留下长约十三分公,宽四公分的空地,邪恶大队长及恶警就从这个小方孔,趁人不注意时从这个小孔中监视屋里的法轮功学员,同时也监督帮教与包夹。有的帮教也从小方孔往屋里偷看,监视法轮功和包夹,有时把包夹叫出去,在背地里嘀咕一阵,然后看包夹愁云满面的回来了,帮教郭小华、魏东、王丹就经常刁难心肠好的包夹,给包夹出难题,教唆包夹如何折磨、虐待法轮功学员。当你无意中从小方孔里突然发现有两只眼睛贴在那,心里会产生说不出的滋味。

后来一大块白的卡布取代了门玻璃上的纸,遮上这层布,法轮功学员洗漱、上厕所,经过别的屋子的时候就看不到屋子里的同修了,恶徒们折磨法轮功学员怎么严重,屋外的人也看不到,当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时,包夹先出去一个看厕所门口是否别的层的包夹站在那,有,就不能去,没有,此包夹快速站在厕所门口,喊来吧,然后法轮功学员出来,身后跟着另一个包夹。只要厕所里有法轮功同修,你就不能去,得憋着,哪怕厕所里其它位置都空着,也不行,你也得憋着。一切不可告人的邪恶转化手段都见不得人,在背地里进行。

各屋的帮教、包夹可以来回穿梭的走串,时不时的拿法轮功学员开心几句,讥讽法轮功学员的修炼,侮辱师父与大法,好象她们帮教比谁都高明了,了不起了,那种小人得志,仗势欺人,趾高气扬,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神态的表演的淋漓尽致,一旦大队长来了,她们马上夹着尾巴,点头哈腰,唯唯诺诺,随声附和,转脸就凶巴巴,恶狠狠的对法轮功学员连喊带叫,急了就骂,有的就动手打人。这些帮教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用恶毒手段对法轮功学员体罚、绑吊、打骂,绑吊的白绳子比小手指稍细一些,三、四米长,罪犯不可能从家带来,哪来的?监狱提供的,大队长陶淑萍、岳秀凤、浦宇提供的,恶警王小琪、郭琳琳、王琪(音)、高××、苏××提供的,总之,是邪党提供的。

犯人邪恶帮教郭晓华伙同于春艳,王丹和武莉沙及包夹王亚娟都对我进行绑吊,命令包夹死看死守法轮功学员罚站,不让睡觉。还有帮教肖丽华、张晶,她们告诉包夹,法轮功学员动弹就可以揍她,可以打骂,没事,不用怕,上面提到的帮教几乎都这样,邹洪霞、黄英海、刘伟是七区的,她们不打骂法轮功学员,但思想里的邪性一样毒,她们换了一种方式强制洗脑。

邪恶帮教郭晓华经常把脚踩在法轮功学员因长期罚站不让动、不让睡觉而浮肿的象馒头一样变形的脚上来回辗转,用书扇法轮功学员的脸、罚站、绑吊、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后半夜二点,不写“四书”就延长到后半夜三点,三点半,甚至四点,而早上五点半必须起床,接着罚站,绑吊,不让睡觉,逼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盘,“焦点谎谈”及其它诽谤大法的东西,讲的人有汤今源、石化、王瑜生、蔡朝东及长春的小丑王志刚等,王志刚同老婆一同写了多本攻击法轮功的书,一本好几十元,他老婆叫宋剑锋,逼迫法轮功学员接受他们的谈话,不跟他们谈就罚你面墙而站,要么伙同于春艳、肖丽华、张晶拿着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判决书,硬逼法轮功学员“交待问题”,她仍坐在桌子后面,犯人当起了法官来审问法轮功学员。监狱犯人在邪党干部的支持撑腰下干了多少滑天下之大稽的丑事,她们严谨成了“执法人员”,逼法轮功学员“招供”、“认罪”,逼法轮功学员出卖别人。

大队长陶淑萍、岳秀凤、浦宇经常参与“转化”,用低级的语言侮辱法轮功学员,攻击法轮功学员及创始人,连喊带叫的一直嗷嗷喊叫到半夜十二点收工,使法轮功学员周而复始每天都浸泡在身心与精神巨大压力,痛苦折磨与百般残害,超负荷的承受之中,而邪党恶徒还恬不知耻的说是为法轮功学员好,让法轮功学员替她们着想,与她们“换位思考”,都是冠冕堂皇的话,掩盖其背后的险恶用意。

法轮功学员何丽华来月经上厕所也不给解开,绑在身后的双手,血弄在裤子上,还遭到包夹的打骂,打大嘴巴子,后来一段时间她疯了,把她送到病号监区,现在又把她调到“攻坚”大队去做“转化”了。法轮功学员朱福菊被郭晓华绑吊后左胳膊残了,抬不起来,右手腕上甚至留有一道红色疤痕凸起。孙艳芬连续被其绑吊,田玉玲被绑吊、罚站,长期不让睡觉,后来精神恍惚,37号的脚穿42号的大棉鞋,肿的还穿不进去,腿肿的老粗,被郭晓华、王丹、武莉沙踢的青一块紫一块,于春艳看见了,戏称是“大力水手”。田玉玲曾好言相劝,腿都肿这样了,就别再踢了,王丹笑着说:“谁打你了?谁看见了”?浮肿每天都在上移,手也肿了,胳膊也肿,身体肿的水份排不出去,一双脚掌下泡的煞白,白色肉皮下的肉象要被鞋烤熟了,肉皮成丝往下掉。李彦菲的小脚趾因长期罚站不过血,而麻木无知觉至今。王淑荣、张文荣、徐佩岩、杨淑君、齐大卫、张建秋、刘丽萍、崔洪艳、崔小平、黄秀英、杨丽霞、邵颖、石秀英等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经历了这些帮教与包夹的摧残,许多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受了邪恶疯狂的“转化”攻坚迫害。

2007年5月份,徐彦华被调十三监区,7月份,郭晓华、张萍、周云莉也调到了十三监区,2006年12月28日,武莉沙去了新成立的十三监区。从2007年3月份开始,被严重迫害后写四书的法轮功学员,连续声明四书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邪恶之徒看到体罚、摧残不好使,取消了罚站,不让睡觉,绑吊和帮教包夹对法轮功学员的打骂恶行,早上五点半起床,晚上九点睡觉,期间的罚站改为罚坐,也就是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上九点,除了上厕所,洗漱之外。原先是久站不行坐,现在是久坐不行站,久坐时间长了,对人的胯、腰、脊椎、肩、颈伤害特别大,对胃的伤害更大。法轮功学员田玉玲被迫害的吃完饭就吐,吃什么吐什么,吐了十多天,后来干脆把饭量减到最少,到现在吃饭也少,在女监医院赵院长给田玉玲开药,田拒吃,赵院长就逼田玉玲签字,即不吃药后果自负,与监狱无关,田拒签,赵院长恼羞成怒,你今天不签字,你今天死了,我明天就把你火化了,田玉玲说:“我凭什么死?为什么死”?但她们还是怕担责任,又逼着跟去的包夹王洪杰签字作证,大队长陶淑萍害怕真出事家属不容,怕家属来闹,回监区时跟去的女警郭琳琳交待职务犯宋亚晶该怎么办怎么办,意思是田玉玲不接受治疗她生气了,监狱从狱长孙志强到大队长管教员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瘾,就一句话,发泄淫威,胆子大极了,想咋迫害就咋迫害。

在法轮功学员被罚坐的过程中,仍然谈话帮教、包夹围法轮功学员一大圈,读长春小丑王志刚、宋剑锋夫妇的邪书及转化人员陈斌的毒书。陈斌六十多岁,是个大学教授,放弃信仰后几年中,流窜全国各监狱、劳教所,积累了一整套的邪毒经验,每年多次来女子监狱传授帮教的伎俩,散布邪恶言论,帮助邪党在精神上迫害法轮功学员,七监区的大队长姓吕,五十多岁,二队长姓陈,四十多岁,监狱610主任叫肖林,十三监区大队长叫王小丽,十一监区大队长姓王。

九监区新收犯人李宝菊处处刁难法轮功学员,自称“转化”了十一个法轮功学员,此人和宋亚晶、关晶、王霞给新来犯人讲话,不让跟法轮功学员说话,如果法轮功学员跟新来犯人说话被她们看见了,就把包夹叫到屋外,背地训斥。李宝菊经常不让法轮功学员田玉玲上厕所,憋尿,要么说让田玉玲往屋里脸盆里尿,要么说停水,其实是撒谎,她经常让看厕的,把厕所门锁上,没有她的同意就不让去,一次田玉玲憋了一个小时,脸都憋红了,李宝菊就对看厕所的叫喊,给她开门吧。谁给李宝菊、宋亚晶等犯人随心所欲虐待体罚法轮功学员的权力呢?是邪党。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每一个攻坚大队都是蹂躏法轮功学员、在思想上强奸民意的邪恶墓穴。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所谓的“帮教”有:

肖丽华:48岁,哈市人,挪用罪七年,2007年12月14日减刑出监,原九监区五楼两侧道长。
王丹:35岁,双鸭山市人,侵占罪,判十五年,2007年12月14日出监。
李宝菊,44岁,伊春市人,行贿,五年,2007年12月14日出监,九监区四楼东侧道长,(东北伊春冰上速滑教练罗玉岩的老婆,女儿二十岁,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她们在做所谓的转化工作中对大法及创始人以恶毒的下流的语言进行污蔑、诽谤、谩骂与攻击。
张晶:46岁,哈市人,哈铁路局工作,侵占,十三年,此人阴险狡诈,是帮教主力。
于春艳,36岁,伊春市人,36岁,贪污(夫妻)无期,已改判现余刑17年。
郭小华:47岁,哈市人,挪用,六年。
丁辉:45岁,北京转监,家族犯罪,贪污,十二年。
魏东:33岁,贪污,十五年。
卢秀丽,46岁,哈市人,三年。
曲沪军:36岁,哈市人,六年。
马晓芹:49岁,哈市人,受贿,十年。
王亚娟:53岁,哈市人,侵占,五年。
武丽沙:45岁,大庆人,挪用,六年。
王霞:贪污,死缓。
邹洪霞:十五年。
刘伟:38岁,哈市人,侵占,六年。
赵铁霞:33至35岁,贪污,无期。
赵怡同:40多岁。
黄英海:43岁,阿城市人,贪污,十四年,2007年4月28日减刑出监。
杜小霞:33至35岁。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包夹”有
宋亚晶:29岁,吉林人,现居哈市,侵占,六年。
张平:33至35岁,牡丹江宁安人,贪污,十年。
周云丽:46岁,鹤岗人,原有线电视台副台长,贪污、挪用、办假证,五年。
王丽华:46岁,双鸭山人,杀人,十五年。
崔莹:24岁左右,牡丹江人,伤害,四年。
宁凤云:44岁,贪污、侵占,十九年。
刘冰玉:27岁,侵占,六年。
黄春英:55岁,哈市人,五年。
孙玉霞:30岁左右,哈市人,非法持有枪支,三年。
郭义:30岁左右,十年。
金玲玉:26岁左右,贩毒,五年。
江琳琳:28岁,哈市人,七年。
常平:51岁,贪污,七年。
程英慧:40多岁,哈市人,组织卖淫,六年。
张娜娜:27岁,呼兰人,盗窃,三年。

所谓的“夜岗”

王艳杰:46岁左右,呼兰人,十二年。
徐艳杰:57岁左右,虚开发票,十二年。
富艳艳:40岁左右,挪用,十年。
赵彩云:38岁左右,四年。
鄂春华:44岁,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