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是修心性

得法初期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四日】想当初刚得法时我的心情万分激动,不知流了多少泪水,就好似见到了盼望已久的父母,有很多的心里话要向恩师诉说。梦中我看到《转法轮》上有祥云飘浮,我知道这是一本天书。那时无论白天夜晚,一有时间就看,手不离书,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

九六年,在城里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当地成立了炼功点,炼功场上挂着“法轮佛法修炼”几个金光大字的大横幅。我们早起炼功,晚上集体学法,身心沐浴在伟大慈悲的佛光里。

那时的修炼,没有如今的轰轰烈烈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壮举,是在日常生活中一点点一滴滴的在学法中得到心性的升华。我觉的自己每天都在变,内心感到真是幸福无比。

回忆十多年的修炼,一件往事仍记忆犹新。那是我在得法初期修炼中的一段纪录。

九七年五月份的一天,我一个人在家。中午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问谁呀,她说是找我丈夫,我说他不在家,你有事吗?她那边听到是我的声音,立即就开骂,说你怎么不死呢?你死了我好和老王结婚。这事太突然,心里一惊,心想,这是怎么啦,我在家招谁惹谁了,她凭什么骂我,等回过神来一想才明白,她一定是我丈夫在外边的相好,他们早就有关系,所以我丈夫经常不回家。我心想,你们不讲道德,胡作非为,反倒有理了,找上门来骂我,世上哪有这个理!就想和她在电话上对着干。但又一想这不行,我已经学法修炼了,是大法学员了。这事来得突然,是师父利用它给我提高心性的,让我过情关,我就忍着听她骂吧。她那边还真象疯了似的使劲的骂,把我们家的祖宗八辈都连上,骂个底朝天。她骂了足有二十多分钟才把电话放下。

她骂完了,大概气也出了。可我这里,明知道是在过关,可就是放不下,感到这是有生以来受到的最大的委屈,坐立不安,心慌意乱,心七上八下翻腾着,要不隔着肉这心脏都能蹦出来,脑子里总响着她骂我的声音。我怎么也不明白,他们搞不正当关系,怎么还有脸反过来骂我?这时心里很矛盾:他回来我要和他干还不符合法的要求;不和他干我这口恶气出不来,怎么办?想来想去,天就黑了。不一会他还挺高兴的回来了。一進门就问:饭做好没有,吃饭吧!我说你还有脸回来吃饭!他说,你这是怎么了,哪来的?我说,她在电话里骂我,她算什么东西,凭什么骂我,你俩合计好了,想气死我吗?离婚吧,我不想和你过了。他当然觉的那个女的没有理,就说她再来电话你就别接,不理她,别和她一样。这时孩子们都回来了,我只能装作没事过去了。

夜晚大家都睡了,静静的,可我的心不静,翻来覆去的折腾,无法入睡,往事一件件涌上心头:我这一生的心酸,艰难,困苦,全都涌上心头,做人为什么这么难呢?我七岁时,七天之内父母双亡,没钱埋葬把房子拆掉做了棺材,哥哥姐姐把二老送走后,我就没有了自己的家,过着流浪生活,到谁家都得看人家脸色行事,还经常挨姨娘的打,常常是眼泪泡饭吃。有病了,谁给医治?就是命大活过来了。我的童年吃尽了苦,就象一棵草,更是一棵黄连草,太苦,没有得到父爱也没有母爱……,现在劳累一生,人到中年,子女长大,丈夫却有了外遇,没有了夫妻情份,又得了一身的病,越想越痛苦,“老天对我怎么这么不公?看看那边的他睡得很香,就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我的泪水从心里往外淌,湿透了枕头。

想到这里,突然问自己:我来到这人世间干什么来了,我为他们痛苦值得吗?碰到魔难,不找自己让情障碍着,跟自己过不去,这算修炼吗?想起师父说的话,“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这是修炼吗?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真修》)我一下子爬起来,走到师父的法像前,上了几炷香,拜了三拜,流着泪说:师父啊,弟子今天这一关没过好,请您以后接着狠狠的给我关过,我今生就是为法来的,为法而生,以后不再辜负您的苦心教导,我不能陷在常人的苦辣酸甜中毁了自己,要好好修炼,跟您回家。

说到这就看到师父在严肃的看着我,我心里有点发慌,就象犯了错误似的感到羞愧。

第二天还是那个时间,她又来电话骂我,比前一天骂的更凶,就象刮起了十二级台风似的使劲的骂,听得出来,她还气得上气不接下气。骂了一阵,她说,我骂你,你咋不骂我呀?你倒是骂呀!你为什么不骂?我说:我不想和你对骂,我也不能和你一样的骂,因为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的师父不让我骂人。你心里有什么怨恨你都说出来吧,我听着呢。我说完这话,她的声音小了,慢了,也许是受到良心的谴责吧,最后说:算了,我也不骂了,就把电话放下。她骂完了,我也听完了。我的心里很平静,走到屋外透透空气。太阳把光照在我身上,暖暖的很舒服,又好象对我说好好修炼吧!我从心里笑了……,从那天以后她再也没来过电话,我丈夫也不再去她那边了。是师父用洪大慈悲的法力挽救了我的家。

二零零三年丈夫得了肝硬化躺在病床上,我想让他得法,就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他读《转法轮》,我用师父的“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好好的对待他。他当时让病折磨的很痛苦,总和我发脾气,我都处处忍让和宽容,让他多学法改变自己。

通过学法他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每次有了师父的新经文他都看,还说我们不能白看要我拿钱给资料点。他含着泪对我说,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夫妻,我要报答你对我的这份感情。我说你得到了不知珍惜,要失去了你才明白。我今生学法修炼就是要脱离人生的苦乐无常,我将来要能修成正果就返回自己的家园,去见自己的真正父母,我没有来世了。说到这我流下了泪水,他也很伤心的哭了。二零零三年八月份他临走时握着我的手说不出话来,我说:你放心的走吧,不要怕,师父说人得到大法,死了不下地狱,你以后还可以转生。他点点头。

他走后,没有几天我就平静下来了,过去了,因为我是来修炼的,不能总让他干扰我的心。读法使我理解到,大法弟子经历的一切苦难都是为铺上天的路。大法打开了我的心结,使我醒悟。我非常感激,师尊严格要求心性修炼,使我们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前的修炼中打下了良好的个人修炼基础,也因此才能使我们在残酷的迫害下毫不犹豫的走上助师正法之路,成为一个坚定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虽然年龄大点也要紧跟快跑,跟上正法進程。完成我的使命,随师尊回家。

水平有限,写的不好,这一句那一句的让同修见笑了,请多多谅解,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