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开创良好的家庭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丈夫特别支持大法,刚开始迫害时,他还叫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可九九年十二月份我证实大法被关到看守所迫害,把家里的生意和孩子等事务全压在了他的头上,他由于受邪党造谣、诬陷宣传的毒害和对邪党的惧怕,我从看守所出来后,他就对我管的严了。不许我在家学法炼功,叫我把大法书等东西全拿走,否则就毁掉。我说:“你不叫我在家炼我就到店里去炼(我开了一个干洗店),早晨我就在店前的水泥台上打坐。”他看我说的很坚决,就说:“你在家炼也行,但别叫我看到。”就这样,我炼功学法时就得背着他。

至此他还不肯罢休,时常找我麻烦。几次早晨起来炼功,他都跟着起床,看我炼功就大打出手,毫不手软。开始挨他打我都委屈的直哭,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诉苦。后来学《精進要旨》〈环境〉这篇经文,看到师父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我想我应该开创学法炼功的环境,于是我每天晚上学法、背法、抄法,但是丈夫一回来我还是吓的把书藏起来,怕他毁掉,只拿着手抄的经文偷偷的背。早晨炼功,不管他怎么打我,我就是不放弃炼功。

一天,他看我要炼功,气的把我踢趴在床上,骑到我的身上把我双手往后一背,把两手拉到后脑勺,用他的大腿压住我的双臂,又把我的两小腿往上弯,用另一只腿压住我的两小腿,疼的我直冒汗,我心里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他一边压着我一边说:“这是为你好,不想叫你再被抓走……。”我听了他的浑话真是又气又恨,心想明天就要和他离婚,我再不受他的气了。但是转念又一想,刚才对他产生气恨不对劲,离婚也不对劲。师父讲:“有人因为炼功,俩口子干的都要离婚了。”(《转法轮》)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无怨无恨的觉者,我怎能恨他呢。还是我哪里没做好。

我找到了一大堆执著心,尤其我后天形成的争斗心特别强,是我的争斗心引起他和我争斗。另外,自己也没有做到真正的忍,总是含泪而忍。我经常求师父帮忙,也经常想要是菩萨或是佛他们该咋办?

通过学法和师父的加持,他对我的干扰越来越少了。由于他的干扰,只要一听到他回来不自觉的就要把书藏起来,怕他毁掉。炼功也是这样,一炼功就想他会不会干扰我?我明白了是我太怕他了,已经形成了执著,邪恶生命就利用他干扰我。一天,我学《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看到书中同修多次提到《道法》这篇经文不好理解,心想要是把他背下来也许会悟到更多内涵。我开始背《道法》。当背到“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再要是没完没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为存在其它问题,一定是邪恶的魔在钻你们放任了的空子”时,突然悟到自己被丈夫干扰是因为一直没有从法理上提高上去,总认为他干扰我是我以前欠他太多,今生在还他。这就是“人为的滋养了邪魔”。我又想起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在被丈夫干扰这事上自己还没放下生死之念。怕他打我、骂我、怕他毁书,怕他这样怕他那样,这个怕就是在承认着他对我的干扰,承认着邪恶的安排。我一遍一遍的背“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洪吟》)。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学法炼功的环境创出来。

我开始每天晚上堂堂正正的学法,他進屋我也不藏书了继续看,有时思想中反映出怕他毁书的念头,我就马上否定。因为那时不知道发正念,我就想有师在有法在今天谁也动不了我,或者背《洪吟》“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他進屋看看,然后笑着离开了。早起炼功他也不怎么管了。原来我三点起来,他就抓着我不叫我动,我深挖自己他为什么不叫我动?我发现自己在夫妻之情和色欲心上还没有放下,从那时起我努力的去掉这些肮脏的执著心。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看书,他回家一脸的怒气,我怕他的心又起来了,我意识到了这个怕,马上去掉,心想如果他再干扰我,今天就是和他了断的日子。正想着,他进屋就抢书,我使尽全身的力气和他抢,我心里难受极了,同时又很可怜他。我说:“你说这些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对你不好,你要分清正邪、善恶,你看我们哪一个不是在做好人,你看我洗衣服从别人兜里掏出东西来,无论多少都默默的给他们还放到兜里,多少次洗出几百元甚至几千元都还给了他们,顾客对咱们的感谢你也不是没看到,这不就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才这样的吗?”他不再吱声了。我想从现在开始决不能再放任他邪恶的行为了,这样对他不好。我郑重严厉的对他说:“今天你必须把书还给我,我告诉你,书在我在,法在我在,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为这个家好吗,如果你不叫我学我只好去别的地方学,我做好人没有错,我有我的信仰自由,我有我的人身权利,不许你干涉我的信仰。把书还给我,书没了你就看不到我了。”他一看我和他来真的了,把书放在了床上。我又说:“从今天起不许你再动我的任何一本书。”他说:“我也不想动你的东西。”说完就去看电视了。从那天开始他没动过一本书。

又过了几天我早起炼功,他又开始对我干扰,我刚盘上腿他就追过来了。我想上次把学法的问题解决了这次把炼功的问题也解决好。他指着我大吼不许我炼功。我说:“你忍一忍,你还是功德无量的哪,我感谢你。”他说:“你感谢我什么?不许你炼。”我说:“我今天一定要炼完。”他一听马上大打出手,抓住我的头发就把我拽到地上,在地上我继续打坐,他把我推倒用他的大腿压着我不叫我动,那时是二零零零年三月,地板很凉,我就穿着一身睡衣在地板上躺着动不了,我在心里背法,不知什么时候也不觉的地板凉了。我过一会儿问他一句:“你出完气了吗?”他气的瞪着我,狠狠的用大腿压我。这次我没和他动一点气,也没有觉的任何苦,心里坦荡,就一念一定创出环境来。过了很长时间,我抬头一看天都亮了,至少我在地上也躺了一个多小时了,我平和的对他说:“我还欠你多少?今天我全还你。今天我们就把债全结了,你想怎么出气就怎么办。”我说完他的眼圈红了,一把把我从地上拽起来说:“快起来,地上太凉,你不欠我的。”我也流下了眼泪说:“那以后不许你再干扰我学法炼功。”他把我扶到床上说:“炼吧,炼吧。”从那以后他再没干扰过我学法炼功。

有两次我早起炼功,看到他被一个五光十色的网罩罩住,那个网罩就象能量构成的,是透明的。他在罩子里睡觉。我知道是师父把他用罩封住,不允许他再干扰了。在此我感谢慈悲的师尊对弟子的呵护。

师父教我们发正念,明慧网通知要我们每天两个六点发正念。一天早晨六点我刚一盘腿要发正念,他就在另一个屋子里喊:“你干什么哪?”我一听又被带动了,难道他又想干扰我?一些承认邪恶的想法就出来了,我使劲稳住自己的思想不要再乱想。这时我看到一个人身子狼脑袋的东西在地狱里,手里拿着一个铜锣,另一只手一敲铜锣,“呜呀”一声,他就在那屋喊一声:“你干什么哪?”它连敲三下,我丈夫连喊三声。我很好奇,一看,他睡的很沉。我意识到这是邪恶在利用他干扰我。我马上盘腿发正念解体这个邪恶的生命和干扰。从那以后我每次发正念都清理丈夫的空间场。他对我学法炼功不干扰了,但出去发真相他有时还阻拦。

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去同修家,看到大队的墙上写着邪恶的标语,特别醒目。我心想这得毒害多少众生呀。我就去了同修家和她商量好晚上去把这些字涂掉。我买好了一桶红漆和一把大刷子。到了晚上,我把漆和刷子放到车筐里准备去找同修。我丈夫看到了问我去干什么,我说没什么,他说你想去哪儿写标语?我没吱声推车就往外走。他急了一把拽住我的自行车,抓着我的衣服就要打我。我用手一搪他抡起的胳臂,力量不大但他的手正好打到门框上,五个手指都出了血,他说:“不许你去。”我说:“不行,我非去不可,毒害众生的东西我就要把它灭掉。”最后他说:“去吧去吧,我可管不了你了。”我说:“你自己把手弄一弄,你要明白这是你刚才阻拦我遭的报应,以后别这样了。”我和同修去涂字,同修放哨我涂,我一看字太大,全涂了漆不一定够用,我就决定把“揭批”两个子涂掉,就剩“深入法轮功”五个大字。第二天早晨,我骑车到那儿一看,一群人在那围着说:“法轮功真行,共产党不是要揭批法轮功吗,这回炼法轮功的叫大家都深入法轮功。”

那时我几乎每天都去发真相资料,他明知道我去干什么也不管了。有时我故意当着他的面发几张,越是当着他的面越和别人讲大法的美好,和中共为什么迫害大法弟子,也好叫他明白真相。

二零零六年,我弟弟给了我一台电脑,我想看明慧网,就收下了。开始我丈夫和儿子天天围着电脑玩儿,我想先叫他们新鲜够了我再用。两个多月过去了,丈夫对电脑的瘾也淡了,我就提出要学打字和上明慧网。丈夫对儿子说:“教你妈打字,给你妈找明慧网。”我叫同修给找来了破网软件,我每天都可以看明慧的文章了。

我去同修家看到同修做资料,就想:既然自己也有电脑了,就应该自己做真相资料,不能再等、靠、要了,也给同修减轻点负担,师父也讲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应该成为一朵小花。看来这台电脑给我也不是偶然的,我要善用它。我就和丈夫商量要装一套系统,专看明慧网。丈夫很爽快的答应了。我把“藏字石”的图片让丈夫和他的亲朋看了,有时也给他念一念明慧网的文章叫他听。我决定再买一台打印机,但这事儿没敢和丈夫说,怕他反对。一天我正打印师父的照片,他回来了。我想藏也来不及了,就发正念:不许他动我的打印机,不许他反对,把操控他的邪灵烂鬼全部彻底解体灭尽。他一看我在印照片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笑。就这样我的家庭资料点儿成立了,运行的很好。现在当着他的面和他的亲朋好友讲真相他也不反对。

一次,和他的朋友聚餐,提起大法弟子受迫害和“三退”的事,他的朋友们一起和我争论,我不慌不忙给他们讲为什么“三退”,中共为什么打压法轮功。丈夫见他们都在和我争,就说:“我媳妇炼啥我都支持她。”一个朋友问他:“你入过什么?”丈夫说:“我啥都没入过。”其实他原来入过党,但他早就“三退”了。

丈夫有了这样的变化,离不开师父的加持,但有时我一懈怠,正念一不强,他就说一些干扰我的话,有时看到我和同修在一起,他就不给同修好脸看。就在我要写这篇文章时,我们又争吵了一次。

一天,同修到我家来他看到了,他阴沉着脸看着同修,同修只好走了。同修走后,我就埋怨他不该这么没礼貌。他说:“我就这样,我也不认识他,说什么客气话?”我一听心里马上就不平了,争斗心、气恨心等人心全起来了,大声对他抱怨。由于我的语气很不平和,一下也勾起了丈夫的争斗心,他说:“你管不着,对待你的朋友我还就这样了。”我立刻回击:“好,以后你的朋友再来,我也和你一样阴沉着脸,看你和你的朋友是什么滋味?让你也尝一尝。”他说:“我不怕。”我心想,等他的朋友再来我就治治他,叫他也尝尝难堪的滋味,也让他学会体谅人。还真巧,刚过几天,他新交的两个朋友非要在我家打扑克,我想机会来了,他们不干正事儿,更应该治治他。我真的对他的两个朋友很冷淡,弄的这两个朋友都不敢看我,我丈夫看我这样也不说话了。他们走后我告诉丈夫说这是我故意的,就是给你看的,你今天尝到滋味了吧?我就象一个常人一样和他争。突然他大发火,冲着我大吼。我意识到是我的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

我躺在床上心里想着,丈夫这样是冲着我的心来的。难道我想写这篇文章,邪恶干扰我又要我过家庭关吗?我找到了自己的各种人心,执著心、报复心、争斗心、虚荣心、怨心、气恨心、妒嫉心……,到此,我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我还有这么多没修去的人心,全是为私为我的心。当即下决心修掉它们。我用大法对照自己的行为,师父讲“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我很后悔。我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否定一切邪恶的安排。我突然悟到,为什么想自己又要过家庭关了呢?这不是自己在求吗?我为什么把它看成是关呢?这不是人为的给自己设了一难吗?我马上精神起来彻底解体这一切不正的想法,明天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任何生命都不准干扰我。我的正念一起,心里马上轻松了,我看到我的整个空间场也在发着透明的蓝光。这次我又找到了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执著,我们是修炼人,我们自身做好了变好了,身边的人自然会变好。师父也讲过我们做好了众生会学,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要给后人留下一条最正的路。

我照常用电脑、看书,他什么都没说,就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把心放平了,又和丈夫做了交流,这次我把他阴沉着脸看同修时我的感受和难堪向他说了,并告诉他出于礼貌和对人的尊敬也应该笑着和人家说句话,对别人的尊敬也是对自己的尊敬。他听我这样一说笑了。有一天,先后来了俩位大法弟子,他都很高兴的和他们说话。

我的修炼环境就是这样一步步开创出来的。过程中修掉了自己很多的执著心。我悟到有时家人的干扰,可能就是在曝光我们的执著,帮助我们提高。我们只有在学法中真正提高自己,正念正行,严格用大法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去掉情,用慈悲心对待一切,那么一切都在随着我们的变化而变好,同时我们要放下一切人心,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个人经历,所悟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