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平衡好家庭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在正法修炼的八年风风雨雨中,我由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变成一个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作为一个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伟大责任和使命的大法弟子,我无以报答师尊的慈悲救度。总结一些自己在修炼路上的心得体会,与同修交流。

我于一九九九年得法,带着治病的目地走進了大法,由于学法不深,执著心、怕心太重,自七二零迫害开始,我一度放弃了修炼。然而,慈悲的师尊没有放弃我,我走了一段弯路后,在同修的帮助下,从新走回大法中来,但是,出于各种原因,我仍不精進,不实修,直到二零零一年八月,我看到了第一份《明慧周刊》,同修证实大法的事迹感动了我。泪水顺着我的脸滑下,这一刻,我悟到了,我的内心在大声呼喊:师父啊,我要去证实法,去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尽管情重,尽管怕心重,我还是瞒着家人,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在天安门前,我几经徘徊,最终,证实大法的决心战胜了怕心,高高的打出了横幅,大声的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顿时,我的世界仿佛充满了光辉,我终于有勇气站出来,证实大法的伟大。

在我回到家后,面对丈夫的怒吼,面对父母的责备,面对妹妹的威胁,我也用同样恶劣的态度面对他们了,现在看来,那时对法的理解还太浅,悟性不够,使家庭关系一度陷入僵局。

由于我的工作是在公共场合,每天可以接触到很多人,我坚持对每个人都要把真相讲到,可丈夫并不理解,对我百般阻挠,那时周围环境很紧张,恶警说我是重点,找单位,找同事,对我施压。丈夫为我承受了很多,整天抬不起头来,在家里从不给我好脸色看,我给他念真相资料,他就跳起来吼我,饭桌上,我只要一提修炼,他摔下筷子,扭头就走。

尽管如此,但我没有放弃,在做三件事的同时,我也在不断的给他讲,讲大法的美好,讲善恶有报,每天我都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几乎天天深夜才回家,他吼我,我就流着眼泪去背法,按照师父的话要求自己。

在丈夫不断阻挠的情况下,我的妹妹隔三差五就到我家来,说是谈话,还不如说是吵架。起初我很难把持住心性,我觉的我做的没错,我干嘛要向你妥协。于是,她吵,我也吵,可是后来,随着对法的理解加深,我悟到了,我不能同她吵,应该晓之以理,循序善诱。我开始平和的同她讲,我让自己从始至终都微笑着同她讲。最后,我成功了,可是我的目地不只是让她相信,而是让她得法。

在丈夫和妹妹都不再干扰我之后,我觉的,既然我们是一家人,那就是有缘,我应该叫他们得法。我善待家人,善待婆婆,经常买些好的,平时舍不得吃的给婆婆送去。起初,丈夫不理解我的做法,他认为我是在收买婆婆,为的是想让婆婆炼功。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想让她炼功,但是,我给她送东西是因为她是我婆婆,我应当孝敬她,她舍不得买,舍不得吃的,我应该买给她吃。

丈夫沉默了许久,最后,他对我说:“把你的书,给我也看看吧。”从那以后,他变了,他经常和我一起做资料,还建议我用简洁的方法给人讲三退,甚至支持我买摩托车去周边地区发真相资料。我相信丈夫的改变是因为大法的力量。

我的妹妹去年大病了一场,最后诊断为“神经性肌无力”(被医学界称为绝症)。全家人几乎都绝望了。我告诉她:你信大法吗,你信你就跟我炼法轮功,大法能让你康复。绝望的妹妹开始修炼大法,结果,奇迹真的出现了,妹妹真的痊愈了。从那以后,她全家都开始修炼,妹妹总是在跟人讲真相时说:“是大法救了我的命。”

现在,我的家人都生活在一片祥和的修炼气氛中,都走上了修炼的路,成为全宇宙众生都羡慕的大法徒。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功劳,是师父的洪大慈悲,感谢伟大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