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脑班上得大法 突破障碍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二零零一年三月,单位要我到“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班”“工作”。我当时对法轮功的了解情况就是“天安门自焚”,就是在“转化班”开始后,610办发的两本批判法轮功的书。我当时就想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谁知“转化班”开始不久,十二个法轮功学员就先对我進行转化。他们给我介绍学炼法轮功如何好,对祛病健身如何有效等,还背《转法轮》的《论语》给我听。

我让他们给我请来了《转法轮》,如饥似渴的看完《转法轮》后,初步明了——中央电视台报道的“自焚”伪案与法轮功的教导是大相径庭,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在《转法轮》里,任你怎么挑剔,也挑不出来一点炼法轮功会炼出象“自焚”那样的根据来。从此以后我就放不下《转法轮》了。

洗脑班结束后,我就根据大法学员们给我教的炼功动作,偷偷的开始炼功。很奇怪,在一次刚开始比划着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动作时,猛然一阵轰轰的动静在肚子里面旋转开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由强变弱,在小腹部位上消失了……,我当时好激动啊,师父给我下法轮了!

我第一次盘腿打坐,那时在一天午后上班后,我在办公室的床上想试试看腿能不能拉上去。往床上一坐,也没念口诀,刚把腿一拉,还真上去了。就在右腿往上一拉的瞬间,一幅神奇图像出现了。我看见一座古式门楼,在门楼的左脚下坐着一个人,不知是男还是女,盘着腿,上身笔直、笔直,手做着加持柱状神通状,就象《明慧周报》副刊第123期,第二版右下角刊出的一幅诗画欣赏:观“净莲”图,图中的那位做柱状神通的仙子,与我那次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背景不一样。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点化,目地是提高我修炼的信心。

接下来,师父就开始考验我了。在一次睡觉中,突然有人问我:法轮大,还是太阳大?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法轮大!然后一下醒来了。这是师父对我的第一次考验。虽然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这问题,也缺乏这些知识,可是我过关了。以后的考验就多了,陆陆续续对各种执着的考验,有过去的,有过不去的,过去的满意,过不去了后悔。特别是色情关,直至现在还没有过,我甚至怀疑自己是师父说的那种无法修炼上去的人。

继第一次过关之后,第二次过的就是色情关。在一次梦中,我和过去的一个朋友在一个猪圈里面污浊的猪屎尿水里面泡着,扎猛子上下翻腾呢,可想我的色情业有多大。最近师父还考验了我一次,当时我的主意识竟然一点也没有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真是汗颜啊!

我有一个不好的观念,对于《转法轮》不用现代规范的语言结构问题,虽然师父在书后有说明,可我还老是觉得这句应该这么写,那句应该那么说,好长时间摆不脱这个魔圈,是职业病?显示心?还是魔性?我觉得都有。自读了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写的《随意所用》一文,将我的魔性荡涤一空。师父说:“人的文化是神传给人的,只是现代汉语被现代人类变异思想带着批判有神论及政治观念而改变了的。法会给人类带来新的、正的一切,却不会被人类旧的、不正的、变异的一切所左右。”如芒在背啊!我正是被人类这旧的、不正的、变异的一切所左右。

在修炼中,由于江氏流氓集团的迫害,社会环境的险恶,我这个后得法的大法弟子开始就生长在夹缝中。我的阻力主要来自老伴的干扰。众所周知,二零零一年正是中共流氓集团对法轮功修炼者猖狂迫害的时期,在中共媒体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抹黑下,法轮功成了贬义词。老伴一开始就骂我,一见我看书,就来气,家庭气氛很紧张。学法只能在老伴不在家时偷着学,总是心惊肉跳。大法的书就没地方藏,总是三天一换,两天一移,但无论怎么,也在劫难逃。一次我不在家时,老伴将我所有的大法书籍一毁而尽,天啊!如果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我肯定是大打出手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公安局负责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干警来电话找我,原来我曾与十多个学员一块看了一次真相碟片,他们知道了。平时没出事时,一点也不害怕,出了事,一点准备也没有,六神无主了。当时的我只不过就在家里偷着学了不到一年的时间《转法轮》,人心太重,正好我那时又刚任职,怕丢人,怕处理,到处找人说情,多丢人现眼啊!最后,纪检委给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可说也怪,拿到处分后,我不怕了,我敢告诉别人,我炼法轮大法,受处分了。

但是从此后,我在家中的处境就雪上加霜了,家中老婆把我恨透了,没多久,又一本《转法轮》被毁了。就这样,我在家中偷着学法炼功,与老婆周旋,其中也出现一次奇迹。

零三年初春的一天深夜,我估摸着老伴睡熟了的时候,偷偷的下床在地毯上打坐。可腿刚拉上去,老伴起来了,照常气急败坏的大骂大叫,连推带搡不让炼,前推后拉,我前爬后仰。我也来劲了,腿就是不下来,始终盘着,她一看没招了,就把我往光地板上推,不让我坐地毯。我也就顺势往光地板上挪,心想坐光地板也要炼。我们那地方的初春乍暖还寒,房子里还需生火,瓷砖地板渗冷渗冷啊。她一看不行,气坏了,顺手拿起一把竹板毛刷子狠劲的朝我头上砸来。我只听见“咔嚓”一声,就在这声音一响的瞬间,我看见了我打坐的轮廓线,从头顶到两侧下来,蓝亮蓝亮的一条曲线,闪闪发光,我顿时感觉到沁凉沁凉的舒服,老婆在打了十二下以后,我不知道了,只是感觉到很舒服。她没办法了,骂骂咧咧的睡去了。奇怪的很,硬竹板子被一个健康的人狠劲的砸在头上,不但没有疼痛感,而且还没有起包。后来读了《洪吟二》才悟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威力。也是从此以后,我在家中的修炼环境逐渐宽松起来,老伴管的也不再象以前那样不留余地了。

我虽然是个后得法的弟子,可我还是个被师父“也棒喝”的“不争气”的弟子呢。我所在的地方是大陆一个边远县市,人口不多,经济也落后,我得法后,实际修炼的人也不过几十人。那时候我们这里大法弟子没有电脑,信息闭塞,有大法弟子冒着风险,千辛万苦从省城带来一点大法资料,还不及时。个别学员对师父的新经文理解不够准确、深刻,也许是在哪方面有漏,被旧势力与邪党和黑手烂鬼钻了空子,在证实法和讲真相中有过几次盲动,一动就出事,被抓,一抓就顶不住。因此我对传来的资料就有了怀疑,认为是有人在利用这一形式传一些假的东西搞迫害。这就是我在一段时期只看《转法轮》,不看新经文的由来。由于我的层次所限,对师父的新经文理解不了,特别是当时大法弟子写的一些看到黑手烂鬼呀、排开阵势呀,等等,根本不相信,一概不看。那几年我就是发不了正念,手掌根本立不起来,一立就倒,腿也盘不好,坚持不了五分钟,所以我就干脆不发正念,师父的新经文也不信、不看,就在家中看《转法轮》,觉得这样保险,在家中和老婆打斗,怎么也不会出事,她总不至于叫来恶警把我抓走。这种状态保持足有两年。

二零零五年春天,我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也棒喝》,当时着实出了一身冷汗。师父讲:“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无论什么借口,都是放不下的执著造成的。”“修炼就是人要上天、成神,不难能行吗?过去佛教中讲“棒喝”,那我就对那些不争气的、走到危险边缘的人也棒喝一下吧。”

唉!我这不争气的人啊,师父怎么就对我了解的那么透彻,至此,我也开始看新经文了,还主动承担起复印和传递新经文和真相资料的任务(当时我们没有复印机,必须到电脑门市去复印)。

现在,我们也建起了资料点,我时刻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以神的正念对待所接触到的所有的人和事,每天除全身心的协助同修做好真相资料工作外,坚持学法炼功不懈怠,发正念,紧跟全球四次整点,一点不误,每外出办事,都不忘带上真相资料,随时散发资料,讲真相。

由于我坚修大法的金刚意念与发正念对旧势力及邪恶烂鬼的解体清除,我家中的气氛由极度紧张到渐渐宽松。现在我老伴不但不阻碍我学法轮功,而且还全力支持我做真相资料工作,并经常拿起真相资料认真翻阅,师父的护身符不离身,经常在身上带着。现在,她竟然看上《转法轮》了。今天,她看了《明慧周刊》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刊出的“有432名觉醒世人的郑重声明”,她也写了严正声明,表示悔过醒悟,并在明慧网上登载。总之,所有的情况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这都是师父慈悲呵护的结果啊!

虽然我是一名得法晚的学员,并被师父“棒喝”过的“不争气”的弟子,可是我坚修大法的信念是金刚不动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