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观念与障碍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前段时间我地的资料点遭到邪恶的破坏,我被迫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我家的生意。家人由于担心邪党的迫害,提前给我说:不能太明讲、不能在跟前讲、不熟悉的不能讲、不认识的更不能讲、资料不能在跟前发,你只在家做资料就行了。他不在家时,我会不遗余力的去履行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他在家时,为了照顾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我照他说的试了几天,我感到自己象一只大雁被绑了翅膀,心想:正法路上决不能局限了自己,为了能更快、更好、更多的救度世人,自己适合怎么做就怎么做。

记的迫害刚开始时,我从自己到复印社印资料、自己动手写资料,后来到同修那里取并传递给二十多位同修,直到最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资料点,我自己上网、下载、打印周刊、经文、传单和小册子能供一百多位同修使用,自然而然看到有欠缺的地方我又和同修一起协调。在这个过程中,家里人给了我大力的支持,我学好法后,大部份时间用于做资料,兜里也从不缺资料,外出时遇到能讲的就讲,走到哪资料随意去做,我想说:多看书、明法理、多发正念,心系众生,师父让干啥就干啥,让怎么做就怎么做,遇到任何矛盾都向内找,别向外求,找到了隐藏的执着心,去掉了也就升华上来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没有师父的呵护个人能做的了什么?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正是大法的法理和法力在我身上的体现吗?

对家人来说,新的环境不熟悉,不能随便乱讲,看似有道理,但是我也明白,正法進程在急速的推進,师父说:“现在的时间要珍惜利用,这时间是留给众弟子的。”(《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不能等、不能靠,只是牢记着师父的讲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师父还讲证实法是谁也不敢迫害的,只是做事的心态别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无论写文章还是发资料,或者是面对面讲真相,我首先问为什么做这些?纯净自己的心态,端正基点(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发现并及时去掉了许多执着心)。

今天又到集日了,雾很大,我从新准备了一些真相资料,在丈夫的嘱咐与叮咛中来到集上,我想早点去,若人多了,卖货的人惦记着挣钱,静不下心听真相。我首先来到点心铺前,在买卖的过程中我问到:“大爷,您听说三退的事了吗?”老人听后一愣说:“这事我不强信也不说不信。”这时有人买东西了,我说:“您可别不信,我这有些真相资料,不忙的时候看看,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老人边忙边收下了,等我走出不远回头看时他正在低头看着。我想这为他今后更好的明白真相做了铺垫。

我又遇到的三个货主,经过谈三退的事了解到,他们通过当地的同修已明真相,全家和亲朋都退出了恶党的一切组织,我问他们:“看资料吗”?他们都说看,资料还在家放着。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又讲了一些真相,并把最新的资料留给他们,告诉他们看完后送给别人看。

在卖白菜的摊位上通过与他们谈物价上涨,老百姓日子不好过,恶党的贪污腐败,天要灭中共等真相,货主明白后退出团组织。来到第六个摊位,货主一听说三退的事,急急的说:“共产党算完了,我小姨子就是学大法的,她搞印刷被他们抓去折磨的不象样子……”,不用说,慈悲的同修早已帮自己的亲戚抹去了兽记。

最后我见到了卖馒头的大姐,前几天她通过了解真相已退出少先队组织,我让她回家告诉自己的亲人。刚见面,大姐笑着说:“我回家告诉了婆婆,好象她才听说三退这事。”我说:把这些资料带给你的家人,让他们都明真相得救吧!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想对还没走出来或者面对面讲真相有心理压力的同修说:时间真的很紧,给自己一些机会,把我们的心、我们的慈悲留给众生,不负誓约,不负师托,这不就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