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自己的特长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我九五年腊月得法。回想一下自己修炼的这十多年来,风风雨雨中摔摔打打、跌跌撞撞。一直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要写的,可是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对我的启发很大,我想把我这几年利用我的特长讲真相的体会写出来,从中也暴露出我的各种执著心。

我现在是婚庆公司的主持人,也是一名歌手,经常主持婚礼、寿庆,还有各种演出活动,我把这个环境当作讲真相的好场所,并利用我的特长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并唱大法歌曲。

有一次艺术界的朋友聚会,在餐桌上,我们轮流表演节目,有唱歌的,有唱戏的,有表演小品的,有即兴念诗的,轮到我了,我说给你们唱一首天上的歌曲,他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其中有人阻挡我不叫我唱,我没有受他的干扰,把大法弟子美妙的歌声带给他们:“粉妆玉琢女儿身,笑也纯来哭也真,莫忘今世法缘重,家在仙宫不在尘”。我的歌声赢得了满堂贺彩。不叫我唱的那位热烈鼓掌,并说:“太好了!好!好!”

我去农村主持婚礼,一般典礼完事,人们都很高兴,都主动与我打招呼,这时我就见一个说一个,一对一的讲,他们都很接受,还说谢谢我。

去年冬天,我去农村主持一场婚礼,虽然退了好多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时机跟新郎、新娘讲,为了赶车,我遗憾的走了,现在想起来还很遗憾。想起师父的话:“抓紧救度快讲”(《洪吟》)。时机是多么紧迫了,稍纵即逝就会失去机缘。

还有一次和朋友吃饭,我想让这次聚会有意义,到了那里一桌人全是信佛的,给他们讲真相,她们说它那一套。我发正念清除这个空间场的邪恶因素,这时有人提出让我唱歌,我说好,我就唱一首你们爱听但没有听过的歌《梦醒》:“轮回转世几千年,進進出出为哪般?功名利禄不长久,世道兴衰全在天……,”我发现她们不仅爱的这美妙的音符,也在意这首歌词,我的歌声使整个饭店都能听到,我看到服务员在门外听,隔壁喧嚣的闹酒声也戛然而止,还有一个房间里传出声音:“再来一个!”挨我坐的那位信佛的女士拿出手机录下我的歌声并要跟我学,她说还有这么好听的歌?我说这是天上的音乐当然好听,她们都向我要这样的歌曲,我不失时机的说:“好,我明天就送给你们每人一盘。”我发现唱完这首歌她们的心都震撼了,我对他们说:我们素不相识,今天有缘在这里相识,而且我们还感到特别亲切,是因为我们当初都是手拉手从天上下来的,我们还曾经互相嘱托过,来到人世间迷失了请我们互相提醒,今天我们能在一起相聚都不是偶然的,我非常幸运,我得了大法了,而你们信了佛教,佛教也是教人向善,可是释迦牟尼曾说过,他的法在末法时期度不了人了,现在不就是末法时期吗?师父的洪大慈悲在加持着我,我也顺着她们的执著给他们讲佛教传说的末法时期万魔出世,人心变异,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打开她们的心结。人没有心法的约束,是什么都能作的出来,你看现在人类社会哪里还有净土?只有大法弟子真修向善。我又给她们背《洪吟》〈做人〉。挨我坐的那位紧紧拉着我的手,眼里含着泪说:“大姐,我从来没有听人这样跟我说这些,你今天的每一句话都使我心颤抖,我想哭。”我知道我说的话已触动了这个生命的本源。吃完饭,我们握手道别,并全部三退。

去年腊月,我正在家学法,突然接到一个距离我市二百多里的农村生日庆典主持,电话那边说:我见过你主持的婚礼,我父亲六十六大寿,你能来吗?我张口问多少钱?他说一百元报销路费,我说你找别人吧,我在市里也有活还不是这个价,随后就把电话放了,我继续学法,正好学到《转法轮》“哪个来看病的人要给钱少了都不行,让你脑袋疼,反正你得多给钱。名利双收,财也发了,名也出来了,这气功师也当上了。”我马上意识到不对了,人家主动找你了你不去,这不是把钱看重了吗?虽然这样想可是还是心里不平衡,心想去农村又冷又遭罪,挣的还少,来回要两天功夫。我又把电话打过去,问那头:你找到主持人了吗?他说我们就想让你来,你能来吗?声音非常恳切,我当时也感动了,但还是跟他们讨价还价,最后一百五十元自掏路费定了。

正月初五下午,我坐上公汽上路了。一路上颠簸了三个小时,他们家人都在村子里迎接我,当我来到他们家时,我的心一下凉了,这家没有院墙,房子破旧不甚,还是草房,進门锅台,地全是土的,房顶也没白灰,屋里很暗,老父亲是典型的农民,破旧的炕席,铺着一床毡子,上面坐着一个面黄肌瘦的老太太,他悄悄告诉我,他妈是晚期癌症,借他爸六十六岁生日,让他好和全家人团聚一次,留下永远的回忆,我听到后心情很不平静。明天是老爸的生日,准备祝寿词,他家没有书桌,他就蹲在地上趴在土炕沿上写,看到他那认真的样子,我被他那份孝心所感动。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妻子对我说:“婆婆有病几年了,花了近万元了,要不早把房子盖上了。他们夫妻俩非常孝顺,为了给妈妈治病,俩口子在外地打工,挣钱很不容易。我躺在凸凹不平的土炕上心里真不是滋味,心想这钱说什么也不能要,第二天庆典结束我对老太太说:“大姨,我教你一句话,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对你身体有好处”,她诚心接受了,并要我给她写下来,怕以后忘了,我给她写在纸上,又送给她护身符,她细心的看了半天,然后装在兜里,眼里充满感激。

我想农村人朴实无华太应该让他们明白真相了,紧接着向他们全家人讲真相,人家全部三退。临别时,他拿出一百六十元递给我:“大姐,你太好了,这十元钱你路上买点水喝吧,你太辛苦了。”我说什么都不要,我说这工钱我不要了,你真孝敬父母,你们全家人真是好人,请你们一家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我记住了。他坚持给我钱最后我还是收了一百五十元。他现在还跟我保持联系,经常打电话。

去年十月份,我去A市主持同修的婚礼,在这个场,我明显的感觉师父的加持,那慈悲祥和的场感染着每一位观众,在酒店的宴会大厅里我们放着大法音乐《普度》慈悲祥和。在典礼中,二位新人双手合十拜天地感谢主佛洪大的慈悲。在这盛大的婚礼中,我们大大方方的唱《思故国》,《婆罗花开》、《法正乾坤》,歌声宏亮,传向整个酒店,服务员给我们鼓掌,在这祥和的气氛中,同修们行动起来,向身边的每一位常人讲真相………

在主持又一对同修的婚礼上,当我介绍二位新人:他们带着史前的誓约来到这尘世凡间,在这大千世界里,在这茫茫的人海中,彼此找到了对方,从此他们将携手相依,比翼双飞……我看到现场的人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我们大法弟子通过这样的形式洪扬中国古老的传统文化,我觉的大法弟子在各个方面真的是在归正人类的一切。

随着这样的场合,不断的有掌声和赞扬声,时间一长,自己就起了执著心,名利、显示心和利益心都来了。当听到别人的赞扬时,心里真是美滋滋的,“别人叫你一声气功师,你高兴的沾沾自喜,美坏了。这不是执著心吗?”(《转法轮》)同时,我的利益之心也起来了,每年的五月、十月、腊月、正月是结婚的高峰,我的主持任务很忙,有时一天会接很多场。

十一月份的某天,我接到一场农村主持一百元,我当时犹豫的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跟我约定这天的主持非常多,几乎每天都有定这个日子的,我没有办法退了,心里很懊丧,当时就不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哪主持都一样,主持不是目地,利用我的工作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才对,可我当时就是不理智,竟提出跟人家砍价:这天是个好日子,结婚的多,这个价实在没人去农村,我的心里很不平静,非常不情愿。更让人上火的是在这场婚礼的头一天,还有人找我说:把明天的婚礼推掉,或找别人干,你来主持大场合的,钱要比那多一倍,我听了无可奈何的心情,当时我的心完全被利益之心占有了,根本没有想去救度众生,就想到自己太亏了。

第二天早晨四点钟打坐一小时,就收拾东西出发了,我坐上出租车去客运站,走到半路时,突然发现手机没带,我忙叫司机回去取,在回家的路上,堵了两次火车,司机说:“大姐,你要坐的那趟车肯定不赶趟了。”我没好气的说:“不赶趟拉倒,正不愿去呢。”他说:“那怎么行?你答应人家的事怎能不去?”我回家進屋把手机带上,司机着急的说:“我给你拦个轿子吧,我这机动车太慢了。”我说不用,你啥时到,我啥时走,这趟车不赶趟坐下趟。我用不负责任的心态说这话,走到道口时,又赶上过火车,司机说:“哎呀,今天这么不顺利,大姐你出门要小心啊。”他说者无意我听后心里猛然一惊:是啊,怎么这么不顺利,这么大干扰?我忙静下心来找自己,利益之心一下子看到了,由于我的利益心、名利被邪恶加重钻了空子,手机忘在家里本身就是多大的漏呀?没有手机到地方怎么联系?瞬间我猛然醒悟。马上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我马上发一念,决不允许邪恶利用我的执著对我進行干扰和迫害,清除一切障碍同时归正自己不正的一切想法。又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错了,那里的众生在等着我呢。”请师父加持,一定要让我赶上车,求师父加持,我发了一路正念。在堵车时还差十多分钟到点,而这段距离离客运站还很远,司机说:打轿子吧,快一点,我说:你把心放下不要着急,一定会赶趟的。司机一边抬手看手表,一边开车,一直把我送到客运站的院里,我下了车上了那班车,问司机什么时候开?“马上就走”。我坐下没有一会车就开了,这车真是在等我,我心里一阵热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这段路程我感到都成奇迹了。到了那里录像师对我说今天给你安排两场。虽然很辛苦,但我很欣慰,讲真相劝三退一点没落。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感谢师父慈悲呵护。

在这样的场合,也遇到过好多这样的人,在一次婚礼主持结束时,吃完饭还没有机会和新郎、新娘讲真相。在我要离开时,我迫不及待的把新郎叫到外面跟他讲三退,他马上说:“大姐,我对你的主持非常满意,要没什么事你就走吧。”我当时弄的非常尴尬,觉的很没面子。

还有一次婚礼中吃饭的时候,跟我身边的人讲真相,告诉她三退的重要性,她也同意了,但突然问我一句:“你信什么?”我说:“法轮大法。”她马上说别退了,我不信。说完抱起孩子就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为她悲哀。在一次参加庙会的演出时,看到那些当今的和尚顶礼膜拜,做法事,念经觉的他们很可怜,就问一个小和尚:你今年多大了?他说二十一岁家是黑龙江的。我又问他你这么小就出家当和尚怎么不上学呢?他说我一心向佛所以出家修行。我告诉他现在有大法传在人世间不用出家就可修成。又给他讲当今社会的天象变化,三退保平安,他说他入过少先队,但他不信。还有一次坐出租车我给她讲真相,她说你别给我说这些,我信佛。

面对这些人,我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乱神,同时我也查找自己哪方面没做好,使他们不接受,我发现我那颗急躁的心,越急越没有机会说。最后造成迫不及待的心情说,效果怎会好呢?随着庆典工作的繁忙,有时法也学不上,功也炼不全,身体很疲惫。甚至有时出去搞庆典,心里掠过一丝兴奋感:又要讲真相了。昨天退了多少,今天再退多少,结果适得其反。虽然讲真相是对的,但出发点不一样,为讲真相而讲真相,有点干事心。

有一天早晨,我出门前给师父法像上香,双手合十请师父加持我,还说了一句师父,等着我的好消息。结果那次庆典一个也没退成。我回来赶紧找同修交流,师父不是说过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吗?同修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助师正法,没有师父的加持,我们能做什么呢?我听后恍然大悟,感到不好意思,顿觉脸都红了。“你自己能做的来吗?做不来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

前些日子在B县农村主持一场婚礼,我的正念很足,见一个退一个,我想我来到哪里都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让有缘人听到大法的福音。由于这家在偏远的农村,吃完饭我和录象师就要赶车了,他们家派两个人用摩托车送我们,那天很冷,我坐在摩托车上把大法的福音告诉他,我感到师父在加持我一点也不觉的冷。到了站点,等车的人说你要坐的那班车刚刚开走。我想:怎么差一步没赶上呢?两个送我们的人说:三点二十分还有一趟。我一看表才两点钟,还差一个多小时,我对他们说:“你们回去吧,我们在这等车。”

说完话的功夫,一个中年妇女向我这边走来。我问她你去哪?她告诉我去某地,与我相反的方向。我问她你们那里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她说没有,我就把真相告诉她。最后,她告诉我她真实的姓名退出少先队。这时车来了,她上了车。我们继续等车,那天的风很大,我们在荒郊野外来回跺着脚,这时又一个女人向我们走来,我又和她搭话:去哪里?还是与我们相反的方向,我又不失时机的给她讲真相,她同样告诉了我真实姓名。说完车就来了,她边上车边向我挥手,我大声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她在车里还向我挥手。我为这两个素不相识与我擦肩而过的生命高兴,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终于等到三点二十分了,等待一个多小时的车终于来了,我们忙走到车前招手,司机缓缓的停下车问我们去哪?但是不拉我们,车开走了。我们俩傻眼了,再也没有班车了,而且冬天黑的早,我们可怎么办呀,这两个女人在这荒郊野外等了一个多小时车,还没上去车,可想而知是什么心情?这时一个出租车司机走到我们身边说:“市里没有车了,我给你们拉到××营子,离市区还有几十里,到那还能打着去市里的末班车。”我们上了车,一路上我和司机愉快的唠了一路,从当前的社会形势老百姓真的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到共产邪党的贪污腐败一直讲到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他跟我说:出车时,经常看墙上写的“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也见过真相小册子,但没往心里去。最后他高兴的做出了美好的选择。

此时我真觉的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原来没赶上车是在等这三位有缘人,我跟录象师(同修)说:今天我们虽然挨点冻贪点晚,但是我们在做我们应该做的事,值得。只要我们心系众生,师父就会把有缘人送到我们身边。回到家时,天已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以上是我在这方面的修炼体会,在其它方面我还存在着很多不足,我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