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青少年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现读大二,已经不算大法小弟子了,我想就自己亲身的体会与青少年同修切磋,希望大家共同提高。

[看电视]

现在的电视多数是宣扬暴力、人情、利益纷争等等干扰人修炼的节目。很多同修知道看电视是干扰,是执着,但也戒不了放不掉,这不仅仅反映出青少年同修的情况,有些成年同修也有这样的经历。尤其现在各电视台热播的《闯关东》,个人发现不仅成年人爱看,青少年也有相当一部份人爱看,其中就包含一部份同修。而怎一个“爱”字了得?“央视大剧”!中共宣扬的东西能是好东西吗?中共邪党的毒要比假气功书毒上千百倍,它的东西怎么能要呢?它的新闻,它的剧作,它的歌曲,它的一切,看的它的听了它的,能不耳濡目染吗?有的同修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认为就是看看而已。但是,“爱”看本身就是执着,爱看这个剧那个片就是想看,想要,承认了它,冥冥之中肯定了它,不然你去看干嘛?看网上交流中我得知,有的同修说他家的电视中没有中央电视台,也有的同修说,他已有段时间不看电视了。难道这不值得我们学习吗?电视上有太多的党文化和变异文化在干扰我们修炼,不破除这样的文化就无法升华。记的《小兵张嘎》刚开演的时候,自己喜欢看,一天看了好几集,晚上做梦,满眼睛都是活的黑蚂蚁,还从泪囊往出钻,擦也擦不净,一批接着一批,甚是恶心恐怖,从那以后再不看恶党的片子了。

[流行歌曲]

现在的流行歌曲描述的都是人情,爱恨情仇,无形中在干扰着修炼人安静平和的心态,阻碍开智开慧。而且每个音符都是变异了的,狂暴的音节奏,已经散尽扭曲了古代的神韵文化。一次梦中,一个素未谋面的同修千叮咛万嘱咐要我一定在六十天内找到她,不然她就要出国了,她还告诉我她的名字,我都清晰的记的。第二天吃过饭,想在网上找找是否有这个名字的人的消息。结果又一想时间还早,先听会歌吧,听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流行歌曲。最终结果让我吃惊,我再想上明慧网的时候,我再也想不起来那梦中同修的名字了。歌曲是由音符做成的,音符也是生命,但在如今的流行歌曲中,它已经变异了。

[网络游戏]

很多青少年同修喜欢玩网络游戏。从前我也玩,还很执着。网络游戏世界是有它特定的世界、特定的空间的,游戏中不论是角色还是怪兽,它都是灵体,在那个特定空间中都是有生命的,是活的。我玩过三个带有角色性的网络游戏,第一个游戏玩过之后,晚上做梦都在玩;玩第二个游戏那段时间,夜里梦见在那个游戏的空间中,自己身临其境在与游戏角色相同的地点,穿着和角色相似的战袍和怪兽打斗,都是狐狸和怪物,和游戏中的一样,只不过在梦中是真实的狐狸。玩第三个游戏之后也是在梦中同蟾蜍、狼等野兽厮打。消耗很多精力,睡觉睡的也很是疲倦。不仅仅是网络游戏会有这样的干扰,有段时间闲来没事喜欢玩手机上的“贪食蛇”游戏,结果夜里梦见一条跟肩膀一样宽的大蟒蛇蜿蜒地爬行。游戏会让人上瘾,本身就是执着,还是不要玩为好。

[化妆]

一次自己把握不住心性,愤愤不平,气愤的不行。突然看见自己魔性的一面,乌黑的眼圈,不规则的烫发,纸一样白的脸似笑非笑,看不出有一丝人性。(我日常中不是这样的装束)但最让我心里为之一震的就是,现在的年轻女孩不是在模仿它的样子在化妆吗?为了表现自己另类前卫,把眼影画成浓黑,老年常人看了说象熊猫,象鬼,在修炼的明眼人看来,这就是导向邪恶了。人是有人性存在的,有血有肉,为何要把自己化妆成邪恶的魔鬼呢。

以上是个人浅薄的体会与认识,想与广大青少年同修切磋,破除变异与邪恶的文化,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让众生脱离邪恶文化,首先要自己不在邪恶文化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