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母亲的矛盾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这件事我必须写出来了,它已经魔了我很长一段时间了。我是在母亲的帮助下得法的,可我却不喜欢我的母亲。我知道这话一出口已暴露出作为一个修炼人从情中派生出的多少执著心啊!正因为我有这么多的心没去,被邪恶钻空子,将这些心放大,搅的我无法做好“三件事”,我知道这个状态太危险了。

在我和母亲修炼前,我一直认为母亲是个自私的人,不会关心人,不会为别人着想。我们都走入大法修炼后,我仍然这样看母亲,觉的她修炼三年了还是这样,一点没变,甚至还不如我这个实修仅大半年的新弟子。最近越看她越不顺眼,越看她越自私:她家附近就有几个学法点,她却总是舍近求远,来两里路远的我家附近点,我认为她是为了来我家,她学完法后常在我家吃饭,甚至住几天,现在物价这么贵,还不用做饭,这可省事了;我做饭时,她只会抱着《转法轮》看,也不知道给我帮下忙;只顾自己学,应该让我这个新学员多点时间学法;她那么爱穿着,大法弟子应朴素,节约;她去乡下讲真相是为了走亲戚……结果是我顶撞她,母亲对我也不满,常指责我对她不如对我的孩子,我又认为她跟孩子吃醋实在太不应该……

我清楚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我很苦恼,师父在多次讲法中指出要修自己,向内找,可找了几次,也找到一些自己的问题,在去它的时候,心性提高不上去,都没有去干净,每次就又翻出来,比以前更厉害,魔着我。

师父说过,要时时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在矛盾出现时,就是提高自己的时候,在双方出现问题时,第三方也要找自己。可我把眼光紧紧的盯着别人的缺点,修别人,不修自己。师父也经常讲我们大法弟子修好的部份已经隔开了,没修好的部份表露出来才能修炼。师父还说过,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因为我对母亲的不良看法导致了母亲的状态;人的思维是一种物质,我把那些黑色的物质都强加在母亲的身上,看母亲能顺眼吗?这一次我下决心深挖其根,向内找自己,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

我对母亲不孝不善,自私心、利益心、妒嫉心、怨恨心、指责心、显示心,修别人不修自己的心,一大堆肮脏的心。

当我写到这里时,我再想想母亲,发现她其实很精進;她每天学法至少两至三讲,有时做梦都在读书,几年来她一直坚持每月拿部份钱资助做资料,每天坚持参加同步晨炼,发正念,在心性方面提高了很多,在对待与父亲多年如山的感情矛盾上看淡许多,消除了许多对父亲的怨恨,能平和的面对父亲了,甚至给父亲讲真相、劝退党,而母亲的这些变化在以前我竟视而不见,其实母亲爱来我们这儿学法,是因为她认为我们这个点上学法更规矩些,她不辞辛苦一次次的下乡发资料,给有缘者讲真相,劝退很多众生,她经常住我家,我想也许是师父的安排,使我和母亲有一个互相促進、提高心性的修炼环境,也更有利于修好我们自己,救度众生。

通过向内找,我发现我已经不那么不喜欢母亲了,觉的她很多地方比我修的好,甚至在想到她在法中精進之处时,心中涌起感动,心轻松了,思维开阔了。

师父在《致法国法会》中说“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却在这一层次中误的太久了。我要放下一切自我,利用好我和母亲的双重缘份,与母亲相互配合圆容整体,投入到“抢人”的证法洪流中,当然前提是更扎实的静心的学好法。

个人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