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农村送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日】近日看到第三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的交流文章《风雨归航路 师恩伴我行》,文中写道“一位同修的婆家在偏远的农村,那里几乎看不到真相材料。以前我曾跟她去过一次,后来她又约我和她一起去。我想救度众生不分地域,既然知道那里缺,那就是需我们去救度。我们准备了两箱材料,到那的当天我们发了两个村子。因环境不熟怕晚间迷路,我们都是白天做,第二天我们带上资料又去了两个村子,当时都很顺利,我们就有些大意。当去第三个村子时,我身上的传呼无缘无故响了两遍警示铃声,我当时拿出来看一看也没悟。其实是师父点化我们有危险,当我们進村没发几户就被警车追上,四五个警察强行把我们推上警车带到派出所。在派出所我俩被吊起来毒打。我的脸被打变了形,但当时并没觉的怎么疼。我知道是师父在替我承受……”,读后使我对同修救度世人的壮举倍感敬佩,但敬佩之余我也对此两位同修的做法進行了思考,现结合自己近年去农村送真相的经历,谈一点粗浅的体会,也供那些想去农村做真相的同修做一参考。

一、 首先要破除人生地不熟的观念。我们知道在做真相工作中有常人观念,会给我们自己做真相、救人带来干扰。因为观念和执著正是邪恶下手破坏的借口。就城市同修去农村做真相而言,我认为首要破除的观念之一,就是人生地不熟的想法。交流文章中提到“因环境不熟怕晚间迷路,我们都是白天做”,我感到此两位同修已经被观念所左右了。当然不是白天不可以做的,只是依修炼者自己的层次状态所定。其实人生地不熟观念的后面是一些执著和观念在作怪。主要是怕心。怕什么?人生地不熟的怕遇到坏人、狗咬、迷路回不了家……等等,各种不纯的心态都会给证实法带来不必要的干扰和魔难;二是不相信师父和护法神在呵护和关照大法弟子。我们不是普通的常人,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有师父时时在保护,心中若是不相信、不坚信,就是心性上的大不正,那么师父怎么能保护的了不正的人呢?师尊说“有的学员说了碰到危险师父会保护,是!正念正行时一定会保护。”(《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下面举一我个人这方面的例子,加以说明。

二零零七年过年我去二百里外的岳父家周边的农村乡镇送真相资料。记得那是大年初一的下午四点钟,我就从岳父家出发了,我徒步越过三座小山到十分偏僻的从未去过的几个村子送资料,我一边走一边努力的记忆着走过的路线,还未到那村子时,已经是掌灯时分了,路是格外的崎岖,我只能记得大概的回家方位,当时我只想我来一趟农村太不容易了,我一定要把真相送到这里的被邪党蒙蔽的世人手中,我相信有师在只要念正我就一定能回到家中的。就这样,我从远处的东边村子一直做到西边的村子,把明慧网站编辑的《乡里乡亲》等真相资料送到了几十户农民家中。往回走时,我确实迷路了,但我却能神奇般的回到了岳父家。

过程是,在我走过两座小山后,我就找不到岳父家具体的方位了,我横着玉米地走(就是横跨一行行的带着玉米茬的垄台前行),初一的原野大地只我一人,夜是那样的漆黑,玉米茬子时不时的将我绊一个趔趄,我当时就是凭感觉往回走。当我走在一个地方想从地里往西拐时,脚下一个玉米棍把我支住了,我想这是点化不让我拐,我就向前走,当走到一个山坡上的一个小十字路口,不知往哪里拐时,我的身躯不由自主地拐向了右边,我就一直朝前走,走着走着,前边出现一个灯火闪烁的村庄,当我看到熟悉的村边树林时,我一下子高兴起来:我到家了!回到岳父家我算了一下时间,去和回的时间基本相同。我岳父(未修炼但信大法)知道后说,去那个村子即使是当地人也是经常迷路的,一般要在第二天天亮后才能找到回家的路,你可太幸运了。我说是我的师父指引我才找到回家之路啊!他们都开心的笑了。回想此事,我只是向同修验证,什么白天好、黑夜不好,什么人生地不熟等等都是观念障碍,只要心中有法,心怀正念,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二、 保持无求、无为的心态做真相。交流文章中说“我们准备了两箱材料,到那的当天我们发了两个村子。第二天我们带上资料又去了两个村子……”可见两位同修带着大量资料有着强烈的救人愿望,想法很好,但我认为到农村送资料,应当适合农村特点,因为在农村一般一个村子里是亲戚连亲戚,而且是相互经常走动的,有什么大事小情不过夜就都知道了。所以对于传播真相资料,一个村子送三分之一左右就够用了。不用求大、求多,另外,做真相的过程前后,不用考虑过多,过多的算计、计划,可能事与愿违,最好什么也不想,保持无为的心态,“无求而自得”(《转法轮》)。这方面我也想举个例子说明一下,供同修参考。

那是今年正月十一的傍晚时分,我骑着自行车来到距离我所在城市三十里外的不熟悉的农村送真相资料,到这个地方虽说是三十多里路,但在夏季到这村子里需绕行五十公里路。那里很偏僻,很少有人去那里发真相资料,因为现在是冬天,可以越过冰冻的江面抄近路到达这里,我想应该抓住这个难得的冬季去救人。在到达那个村子时,已经是黑天了,由于是过年期间,那里的一些村人还在路边闲聊、走动等,我没有细想什么,尽管我看到有人在注意我,我心里也不把他当回事,我心里只想送真相救你,根本不想你举报和不允许你参与干扰迫害我。我从东边村子开始发,直到最西边的村子发完,两村相连至少有三里多,可是神奇的是,当发完八十多份各种真相资料后,村子街面已无一人,回头正想寻找回家路时,巧遇一老妇人出现,向她一打听,她热心地指点我左拐就是那条去市里的小路,还叮嘱我这么晚路上没人要小心,我笑着向她答谢而别。

就这样我顺利的沿着崎岖的小路,头顶清澈的月光,只身一人回到家中。我又一次切身体会到“无求”的法中妙用。师父在《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讲:“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我理解那“一切”就是修炼人希望的顺利、安全、如意救人,等等。

当然,除了上述两点外,还要多发正念、选好适用农家人的真相材料等。

以上体会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