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沟里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我和妻子同在一个单位当工人,我今年五十七岁,妻子长我一岁。家住东北一个仅有百十户人家的偏僻小山沟。九八年夏我们有幸得法,亲身经历了大法的殊胜与神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才走到今天,这其中不知倾注了师父多少心血,在此我们将这八年多来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写出来,以见证洪大的师恩。

一、 得法

我年轻时就患有肝炎、胆囊炎、肾盂性肾炎(四个+号)、肠炎、咽喉炎、先天性尾椎裂,是我们单位有名的病秧子,每天在疾病的折磨下痛苦的度日,为了治病,我四处求医,中医、西医、偏方、后来又练了几种气功,也未见一丝好转,九三年一场车祸造成了大腿骨折,使我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在各种病痛的折磨下,我的脾气也变的暴躁。常常因一点小事发火。有病乱投医,后来我又学了××功,练了两年也未见好转,大腿骨折处却被假气功师捏拿的没有愈合,走路有些颠脚,身体也变得更糟。

虽然如此,我心里总是有一种感觉,坚信一定有让我超脱苦海的大道。九八年夏,我有幸得到大法,回家后我二天看完一遍《转法轮》心情豁然开朗,这部宝书解开了我这些年来的诸多疑问,明白了人生痛苦的根源,这就是我要找的真正解脱的办法--修炼。我激动的把我的感受告诉妻子,当即妻子就表示也要修炼,坚定不移的跟师父回家。

我们马上请了录音带、讲法、教功录像带,早上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学法,每天心情舒畅,干活儿也很轻松,真实的体会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为我消业。因为我家种了很多地,还做其它副业,活儿比较多,可是师父每次消业都是赶上没活儿时,无论腹泻的多厉害,一有活儿时马上就停。而且立刻就有精神,什么事都不耽误。师父这样的小事都替弟子着想,我们沐浴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之中,每天高兴的象个孩子似的,无忧无虑,心里想的就是师父和大法。

随着学法、炼功,我的一个个疾病不翼而飞,精神焕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妻子炼功后乳腺炎、妇科疾病、颈椎炎等病症也都消失了。由于亲眼见证了我们的变化,在外地上大学的儿子、上中专的女儿、我的父母、两个妹妹全家八人得法,我的邻居也有三十多人相继得法。我和妻子每天早上义务教大家炼功动作、晚上领着大伙学法,就这样,我们夫妻就成了无人任免的小组长,大家比学比修,遇事向内找,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景象。

二、证实法

谁知风云突变,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镇压开始了,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定论弄懵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镇压呢?一定是政府搞错了,后来听说有许多同修去北京、省政府反映情况。不行,我们也要去把自己的修炼体会反映给政府。想到这一去,不知是否还能活着回来,父母年岁已高,不能在父母膝前尽孝,在征得同修妹妹的理解和支持后,忙完秋收,我们夫妻、还有实习在家的女儿一家三口,坐大客车先到住在镇里的父母那里(我们那个小山沟没有火车站),然后再准备坐火车去北京。可是刚進屋,三个警察就跟進来,说不让我们去任何地方,必须返回。

后来才知道,单位邪党书记一直监视我家,发现我们坐车后,一个电话过去,公安局马上就把我父母家给包围了。没有办法,我们被遣送回家,另做打算。

到家后我和妻子商量:怎么办?不能坐火车去?那我们翻山越岭走也要走到北京。翻山……可是前两天刚刚有人上山,被黑熊舔伤了,万一碰到熊怎么办?我们有些犹豫,但是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写的:“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们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当即做出决定:翻山到邻省,然后再坐车去北京。由于当地派出所民警一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家,白天没办法走,我们只好半夜十二点出发。为了第二天不被人发现,我们大门、二门都没上锁,四门大开,带上钱和简单的衣物就上路了。

北方深秋的夜晚有些凉意,可是我们心里却热乎乎的,虽然知道这条路,但我们没有走过,由于担心被人发现,不敢照明,只好借着北斗星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的行走。每每迷失方向时,走走就会有一条小路展现在眼前,我们时时感到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引领着我们,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我们翻了一座又一座山,天快亮时,我们走着走着,又一次迷路了,面前尽是杂树丛林,我们沿着各个方向探索着前行,走一段路不对,再折回。几经反复,我们终于看到了山下的公路。

可是由于迷路而误了时间,眼看着一辆去县城的大客车从山脚下驶过,我们却没有赶上。走了一会儿,我们碰上一辆刚刚参加葬礼的出租车,我们就坐了上去。过检查站时,远远就看到了刚刚驶过的那辆大客车正停在那儿,逐个旅客接受盘查,并出示身份证,我们没带身份证,如果坐大客车,肯定被截住,检查人员没有盘查,就让我们过去了。

顺利到达X市后,又转火车到沈阳,在沈阳车站,准备再坐大客到天津,可是大客乘务员站在车门前不停的喊着:“没有身份证的不要上车”。坐火车去?没有马上走的车次不说,火车站查的更严。怎么办?我们一定要去北京。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车,乘务员没让我们出示身份证,只问我们去哪儿?我们说:“去天津”。乘务员说:“如果检查的来了,你们不能说是去天津的,就说:是去唐山的。”并给了三张唐山的车票,我们总算松了口气。

可是车行驶到半路,却无故又被交警拦截,交警到处检查,想找出车主违章罚款的理由,找了两个多小时也没找到,只好放行。我们这趟车到达检查站时,检查站空无一人。司机嘴里嘟囔着:“今天奇怪了,不该检查的检查,该麻烦的不麻烦”。有乘客问原因,司机解释才知道:每天这个检查口检查的特别严,发现一个不带身份证的扣留不说,还要罚车主款。由于半路耽误了时间,早已超过正常下班时间。所以也免去了逐个检查。所有的乘客都觉的很幸运,只有我们才明白,是师父慈悲,每一件小事都要为他的弟子着想,为世人着想。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师父法身的保护,我们真是寸步难行啊!我们一家互相会意地笑了,一路上感受着的洪大的师恩。

到达了天津,那时的天津火车站检查特别严,去北京需要持身份证才能买票,進站必须逐个检查、盘问,我们只好坐出租车,司机说:“只能把我们送到北京郊区”。我们想只要离北京近一些就行,剩余的路途我们走也行了。在离北京市区还有三十多里地时,司机说:“不能再往前走了,前面就是检查站。我们只好在高速公路一个岔路口下了车,翻过高速公路的护栏,顺着土路走了二个村子,已是晚上十点多钟。没有身份证,也住不上宿,怎么办呢?不行就在村边的大地里,坐到天亮,再坐公交车去北京市。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头顶蓝天,在大地上坐了一夜。

十月的深秋,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天上下着毛毛细雨,但是我们竟没感觉到冷,相反,却感到一股股热流流遍全身。妻子自修炼后一直什么感觉也没有,可是这一晚眼前几次出现了“真、善、忍”三个字,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他的弟子。我们更坚定了信念。

天一亮,我们扑了扑身上的泥土,离开了大地。找到一处小吃店,一问才知道这里是北京郊区---土城。我们一路打听,坐公交车到达北京市区。到北京市才有些傻眼,偌大个北京市,去哪儿证实法?如何证实法?我们真的不知道。只是想要把自己炼功后亲身受益的情况告诉有关的领导,给法轮大法和李洪志师父一个公正的评价。可是上哪儿找领导,我们一概不知。

妻子害怕大家走散,提出将钱分开,每人拿两千。这一念已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们三人真的走散了。我和女儿在一起,妻子自己不知去了哪里。我和女儿找了一天,没有找到,一想这样找下去,可不行!妻子一定不会有事,我们得去证实法。打听到法轮功学员都在体育馆,于是我和女儿来到工人体育馆。一看没有人,又去首都体育馆,也没人。我和女儿商量着,到北京反映问题应该去信访办,打车到信访办时,远远的就看见一些人,还以为他们也是来证实法的同修呢!到那儿才知道都是全国各地的公安便衣,我们一走到跟前,一帮人“唿”一下就把我们围了起来,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你们是哪个省、哪个市的?”我们说是××省的,其他人马上松了一口气似的散开了。两名公安便衣就将我们直接送到驻京办事处,通知当地公安来接人。就这样,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就被当地公安遣返回去。女儿被所在学校关了一周禁闭后回家,我被当地非法拘留。

在拘留所里,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梦到自己在一座山脚下,准备爬山,山又高又陡,我在山下跑了很长一段助跑后,奋力往山上爬,当爬到山中间时,眼看着爬不上去了,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串很深的脚印,直通山顶。我踩着一个个脚印,轻松、顺利的到达山顶。我悟到:我们做什么事情,只要我们有那份心,实际上都是师父在做,离开师父的呵护,我们什么都做不成。

十六天之后,他们问我:“为什么去北京”?我说:“去向政府反映情况,说句公道话”。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们说要炼就在家偷着炼吧!就把我放了。一个月后,妻子也被遣送回当地,非法拘留了七天后,什么也没有问,就放回家了。

原来妻子走散后,找了两天,没找到我们,却意外的遇到了许多也来证实法的大法弟子,虽然素不相识,可是大家却象亲人一样,互相鼓励,相互照顾。了解到上访办无人接待,大家都不知如何证实法,所以找个地方先住下来学法、交流,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去天安门广场炼功,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就是在证实法。结果,妻子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被抓、被打、被当地公安遣返回当地拘留。

她回家后,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们家的后院长了三棵果树,树不是很大,但是长得很茂盛,其中一棵尤其茁壮,但奇怪的是三棵果树却长出长长的黄瓜。虽然知道是师父慈悲点化鼓励,但不能真正理解其含义。

四、讲真相 去怕心

随着学法的深入和阅读同修的证实法的心得,我们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不是在家自己提高,而是要让世人知道真相,去除由于受谎言的毒害而对大法产生的仇视心里,从而救度众生。

怎么做?那时,大家都不知道如何做,没有资料。这时,妹妹从外地拿回二张粘贴资料,我们商量,应该贴在车站人多的地方。晚上我带上真相资料,可是到了火车站,发现车站附近总有行人走。本来我没修炼前,在常人中是属于胆子比较大的人,可现在却害怕起来。偏偏这时传来警车鸣叫声由远而近,我感觉就是奔我而来,我拔腿就往家赶。進家前,把资料塞進了邻居的栅栏缝里。

到家坐下后,心还在不停地跳,妻子看到我吓成这样,就开始询问我:“贴上了吗?”我说:“听到警车叫,没有贴就回来了。”妻子火气一下子上来了,高声对我说:“你看你吓的,脸都变色了,你又不是做坏事,你是做正事,怎么能怕成这样?”问我:“资料呢?”我说:“把他扔到栅栏缝里了。”妻子一听,更急了,冲我喊了起来:这资料来的多不容易!并将我这一段时间里的一系列怕的表现一一抖搂出来,我才发现自己的怕心这么大。

晚上,我睡不着,开始反思自己怕的根源。去北京证实法前,想到过放下生死,可是回来后,看到大法弟子遭受那么严重的酷刑迫害后,怕自己被抓后,承受不住酷刑的折磨,而被迫写“保证书”;怕自己掉下去。一个“怕”心后面隐藏着这么大的执著心。根源找到了,去掉它。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我找回了资料,并把他贴到车站旅客过往处。这之后真相资料也多了,我们到邻近的山沟撒传单。还自做横幅,晚上,我骑摩托车带着妻子沿着公路挂,有力的震慑了当地的邪恶。我的怕心也在做的过程中被一层一层消去了很多。

五、修炼是严肃的

我们单位书记受邪党毒害太深,我多次给其讲真相也不听,一心想通过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勾结公安局要送我到洗脑班,结果几次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没过多久,此书记因“经济问题”被查处判刑了。大伙都说:是遭报应了。

新上任的书记则一改上任领导的工作方法,一有“形势紧张”,就告诉我们注意点,上级公安部门过问时,也总是为我们说好话。二零零二年“三一五插播”事件后,邪恶疯狂抓捕大法弟子,书记找到我们说:“因为你们夫妻俩是‘挂号的省重点’,上级公安来人了,如果你们再不写‘保证书’,公安局马上就把你们夫妻俩带走。”我们那时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说:“不写,你现在抓,我们也不怕。”

邪恶的旧势力一看此招达不到目地,又变换另一种方式往下拖我们。书记马上态度温和的说:“我多次向上面保你们,你们不写‘保证书’,我也会受到牵连,被免职的。我帮了你们那么多次,在领导面前给你们说了那么多好话,要搜查你们家,都是我给挡住了,就这么点面子,你们都不给我?你们实在不想写,你俩就在白纸上用墨水点一下就行。”我们俩一想:“也是呀!不能让书记也跟着受牵连哪!况且也没有写任何违心的话,点就点吧!保持一个最低的底线--不写诽谤大法的话就行。”点完后,我们立刻清醒过来,虽然什么也没写,但不知他们拿回去以后会写什么?从而对法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自己的“私心”有多重呀!想要保持一个最底的底线,结果却掉得更低。

我们知道自己犯了大罪,用了人心去看待这件事,而没有从法上去衡量。致使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痛心、后悔使我们在深深的自责之中,消沉了很久,虽然过后我们写了《严正声明》,但是那段时间我们心情特郁闷,身体也不舒服。一种无法表达的没有归宿的痛苦。

直到《二零零三年师父的元宵节讲法》发表后,我们反复学习。师父的法好象就是对我们而讲。慈悲的师父知道他的弟子误在哪里?我们从此振作起来,不再消沉,决心勇猛精進,弥补自己的过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六、踏踏实实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我们居住的小山沟有个特点,无论谁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不出二天全都知道。对每户人家、甚至每个人都了解的一清二楚。我们知道要想救度周围的人,必须事事都要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做任何事首先都要为他人着想,只有踏踏实实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才能让他们心中佩服,才能接受大法。

我们夫妻本来在别人眼里就是很实在、很厚道的人,现在应该做的更好,平时与人处事,宁可自己吃亏,也不让别人吃亏。以前我身体不好,自家的农活都干不了,更别说帮别人干了。现在炼功身体好了,自己的农活干完了,谁家有活忙不过来,我们都主动帮忙,既方便讲真相,又不耽误他们干活。常常是他们的活也干完了,真相也听明白了。我们还挤时间、自己拉砂子,义务垫道。当地的百姓背后都说:你们说××党如何如何好;××教怎么好;说人家法轮功不好,可是村里的路谁修了?还是人家学法轮功的给修的。“六一零”、公安局来了解我们夫妻时,周围的邻居都一致称赞我们,更有力的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七、跟上正法進程 圆满随师还

随着正法形势的突飞猛進,促《九评》、劝三退、讲真相救众生是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我和妻子互相配合,挨家挨户讲,先去比较容易讲的人家,本着讲一个,就要讲透的原则,不求数量、不急不躁,完全站在救人的角度,不但本人三退,他们的家人也都帮着给退了。对于那些不容易接受的、顽固的人家,我们就多发正念,然后再去,一次不行、两次,本着善念、完全为他们的生命着想,他们大多数都明白了真相。现在我们那个山沟八、九十户人家,除了几户不同意退的,其余的都退出了邪党的相关组织。

由于我们那个山沟很偏僻,一般人家住两、三年后,就搬到镇里去了,我们就利用去父母家过年的机会,从新年初一,就带着《九评》、护身符等真相资料拜年。也没有常人过新年的形式和感受,只想利用一切机会去救人。这样就连他们在外地不常回家的子女也都三退了。

虽然如此,我们知道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们会踏踏实实的做师父的真修弟子,配得上师尊的慈悲苦度!配得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光荣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