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风雨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我走入大法修炼整整十一年了。回顾十多年来的修炼路,不论在平和的个人修炼时期,还是风风雨雨正法修炼中,总是既有发自内心的欣喜,也有锥心的痛悔,更有不如人意的遗憾。总结一下,写出来,找出不足,加速提高自己,同时也与同修交流、共勉。

有幸得法于九七年

九七年二月份的一天,老伴告诉我她学了一种气功,什么功,她说不清楚,说还有书,等看一看书就知道了。过了些日子,她拿了一本书回来,我一看书皮上写着三个大字《转法轮》,我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再随手翻开目录,一下看到《气功就是修炼》的小标题,这“修炼”二字,让我心里一动。啊!原来这是一本修炼的书!我如饥似渴的读了一遍,觉的太好了,这是我要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功夫。我决心要修炼了。

可是,当时工作很忙,常常清晨五点上班,晚十点才能回家,所以我决定退休再修炼。没过几天,老伴又拿回一本《精進要旨》让我看。我打开书,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就是《退休再炼》。师父说:“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往往你打算的挺好,可是你知道自己将来剩的时间还来的及吗?修炼可不是儿戏,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严肃,不是想当然的,一旦失去机会,六道中轮回何时再得人身!机缘只有一次,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看了之后,觉的师父好象早就知道我有这样的想法,所以告诉我不能等到退休再炼。于是我马上改变主意,现在就炼。再忙,也要挤时间炼。从此我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之门,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弟子。我看“炼功图解”学会了五套功法。于是每天四点起床,炼完一至四套功法再去上班;晚上十点回家再炼第五套功法。回忆起来,万分感激师尊,及时点悟我,使我能在那时得法,否则,说不定就失去了这万古机缘,因为我退休时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已经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我真是太幸运了!

我修炼不到一个月,一天突然发起了高烧。我坚持完成工作后回家躺下,高烧一夜未退,第二天我坚持上班。可全身感觉难受,就到单位卫生室量了一下体温,结果正常。我一下子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呢!两天后,我感到一身轻,走路轻飘飘的,非常舒服。从此我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全身十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特别是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冠心病和已经折磨了我三十多年的胃病,神奇般的消失了。我入门时并没想到通过修炼治病,可我达到了“无病一身轻”,这就“无求而自得”吧!老伴修炼不到两个月,用常人手段根本不可能治好的糖尿病和神经性皮炎也神奇般的消失了,真是不可思议,太神奇了。

我决心把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妙感受介绍给同学、同事、领导及亲朋好友,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世人。于是我利用节假日和同修们一起走上街头、集市、城乡,炼功洪法,印制了大量法轮大法的《简介》广为散发。我所在单位一正一副领导先后得法(可惜邪恶镇压后由于怕心而放弃)。

随着学员的增加,在我家附近一个小公园里成立了炼功点。每天早上四点半我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放炼功音乐。春夏秋冬风雨无阻,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学法与修炼

看到师父在讲法中一再告诉我们,要学法,学好法,我就捧着《转法轮》一遍又一遍的看。在单位,业余时间别人看小说、看报纸杂志、聊天扯皮,我就学法。我的身体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世界观也有了根本的转变。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师父说,法轮大法“是一部上天的梯子”,我决心沿着这部天梯一步一步的攀登上去。

我逐渐的看淡了名利。有次上级领导确定在本单位选拔一名副职干部,民意测验结果,我得票最多。组织部找我谈话让我干,我推荐了别人;单位年终考评,我连续三年得“优”,可上调一级工资,我把机会让给同事;单位评选一名省级优秀人才,领导研究给我,我放弃了……,有人说我傻,我却活的很自在。平时我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不贪不占,不受贿。大家公认我是好人,我要以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九九年十一月份,我内退,有了更充足的学法炼功时间。有时两天读一遍《转法轮》。每读三遍《转法轮》,学习一遍师父的各地讲法和其他经文。这期间我背了《论语》、《洪吟》、《精進要旨》中大部份文章,抄了两遍《转法轮》、《精進要旨》,三遍《洪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县公安、国安、“六一零”七、八个人闯入我家绑架了我,并非法抄了我的家。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又被转到了县洗脑班,在洗脑班五十多天后又绑架到臭名昭著的王村劳教所,遭受了十五个月的迫害,直到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号才回到家中。

这期间我走了很大的弯路,给大法和师尊抹了黑,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了深深的永远的痛悔。静思自省有如下原因:其一,没有真正静心学法,更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当时学法只注重数量,没有真正在法上提高,修去人心,从人中走出来。也就是说根本执著被掩盖着。根本执著是什么?我的根本执著是修炼圆满,脱离红尘,脱离人世间的纷争,成为大自在,不受轮回之苦。目地为我为私,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你想圆满,那就得考验考验你。

其二,自己求来的。当时和我经常联系的一位同修被绑架。我思想也浮动起来。心想:他会不会供出我来?我得准备。我把大法书和资料转移出去。我是做好了准备等着邪恶来抓我。而且受某预言“不免狱”的影响,认为自己也逃不过这一劫。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的路。

跌倒了,我听从师尊的教诲没有趴着,师尊也没有抛弃我。一农村同修给我送来了手抄的师尊在二零零一年及前后的所有讲法和经文。我认真的学习,進一步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進一步认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我郑重的写了声明,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因没法上网,就在师尊法像前宣读后烧掉(二零零三年又再次上网严正声明我所有被迫害下所写所说一概作废。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弟子从新修炼的机会,我决不能失去这机会。

二零零三年春天在师尊巧妙的安排下,我和老伴从县城搬到省城,并很快和省城同修取得联系,这样我们有了大法材料的来源,在新的环境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我和老伴俩人自然是个学法小组,固定时间学法、炼功,雷打不动。随着正法進程的需要,二零零五年我和老伴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这样,我俩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一起做资料,我家既是炼功点,又是学法小组,还是资料点。我俩比学比修共同提高。

在这个家庭小资料动作过程中,我和老伴也经常出现一些争论,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出现了矛盾,我们都是修炼人,都能按照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各自向内找自己,所以矛盾很快得到解决,并且不会留下后遗症。在做资料时,暴露出我很多执著心:怕心、嫉妒心、欢喜心、显示心、干事心等等。

在去怕心这个问题上,师尊给我们讲了很多的法。师尊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其实有怕心是我们没有学好法,没有理解好法,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说白了,是没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通过不断学法、背法,在一思一念上不断归正自己,正念越来越强,人心越来越少,怕心也越来越小。

至于说嫉妒心,我们都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是被师尊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了的,是大法的一粒子,虽做事不同,但作用一样,嫉妒什么?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做了点事情,有什么欢喜的?有什么显示的?其实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只不过在这个空间动了动手、动了动脚而已。没有师尊时刻在身边呵护,生命都难保证呢!?

发正念清理邪恶 讲真相救度众生

发正念是师尊要求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中的一件,我们必须重视它、做好它。刚开始发正念时,我做的很不够,错过了很多全球整体发正念的时间。特别是半夜十二点,多数起不来,发正念时思想也静不下来,效果很差,致使邪恶迫害得以继续。通过不断学法,不断提高对发正念的认识,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基本得到保证。另外早七点,下午二、三、四,晚上十点都是我固定发正念的时间。平时做资料前、上网前、讲真相前、发资料前、买耗材前都要发正念,在出租车、公交车上,在人群集中的地方发正念,也随时发正念全面解体操控世人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全面解体阻碍众生得救与了解真相的乱神。

我发正念时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坚信发正念对清除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众生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正因为重视发正念清除了邪恶,净化了自己的空间场,这几年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走得比较平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师尊的呵护。

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史前的洪誓大愿。讲清真相是反迫害、抑制邪恶、解体邪恶、停止迫害,救度众生的万能钥匙。在邪恶长达八年的迫害中,我采用多种方法向世人讲清真相。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疯狂的打压法轮大法,我抱着让政府了解法轮功真相的目地骑摩托车带着六十多岁的老伴顶烈日、冒风雨连续奔驰十几个小时,车轮滚动一千五百里到北京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在拘留所,某所长到监室和我谈话企图“转化”我时,我向他讲述了修大法后身心变化,当听到我骑摩托车带老伴上北京时,他惊的目瞪口呆,觉的不可思议,他说:既然大法这么好,就在家炼呗,上北京干什么?我告诉他:当父母亲遭到诽谤诬陷时,做儿女的不得出来为父母说句公道话吗?我们修炼的是真、善、忍,是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敢于上北京,敢于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这正说明了我们理直气壮。请问:哪个贪官敢上天安门广场喊我是贪官吗?哪个毛贼敢在天安门广场喊我是小偷吗?那所长哑口无言。最后说,“我快走吧,再不走,你把我给转化了。”

二零零零年在单位对我進行监控时,我把复印的资料装在信封里发放或邮寄,女儿(未修炼)利用上下班机会给我买邮票和信封,替我投寄,全县主要单位几乎寄遍。那时县城还没有资料点,外地同修送来一点资料,我们马上把它作底稿复印,我有时找同事的儿子(经营复印社)复印,有时我出钱让乡镇的同修在乡镇复印,再把资料分给各片同修。因资料缺乏,我发资料也是把资料装在信封里,这样能引起世人的重视和珍惜。二零零一年三月,县“六一零”以我家是材料转送站和出钱赞助法轮功为罪名对我劳教二年,政法委书记在会上扬言:他不是有钱吗?开除他的公职,停发他的工资。

随着正法洪势推進,根据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需要,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特别既安全又方便的家庭资料点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二零零五年春,我和老伴在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情况下,由于同修的大力帮助,冲破重重障碍,排除各种观念也成立了家庭小资料点。在技术同修的耐心指导和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不久资料点正式运作,成功的打印出《明慧周刊》、周报、各种真相小册子、《九评》等。我负责上网、下载、打印、买耗材,老伴装订,形成一条流水线。基本满足周围同修资料所需。这些资料发到社会上,发到世人手中,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救度了众生。两年多来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和点悟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和老伴配合默契,正念正行,顺利走到今天。

当师尊肯定了用纸币讲真相这种形式后,我和老伴便用这种形式讲真相。为了使纸币真相丰富多彩,我主要采用手写。内容包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命自保”;“法轮大法是正法,共产党是邪教”;“天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命”;“看《九评》,传《九评》退党团队保太平”,还有退党团队电话等等。我和老伴买生活日用品、坐公交车、打的几乎全是用真相纸币。很受货主欢迎。有的看了大声念:“法轮大法好”!有的看了说:“真好,真好!”有的还说:“谢谢!”我用的纸币几乎全是刚出库未开封的一元、五元、十元的,很新,货主很喜欢要。

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社论后,师尊发表了经文《向世间转轮》。我认识到正法又走向了新的阶段。也就是天象变化带来新状态。师尊说:“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大法弟子就应该按照天象变化而动。我和老伴发表了声明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同时劝家人都退出了邪党相关组织。在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加上了劝“三退”内容。开始时有一定的难度,总觉得讲真相和劝“三退”不好兼顾。通过不断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学习同修经验,自己也不断总结,讲真相与劝“三退”也就顺理成章,有机结合在一起。

讲真相和劝“三退”我是这样進行的:先发正念清除操控世人的邪恶,意念中我要救度这人,请师尊加持,然后送上一个护身符,说:“保佑你一生平安”。常人一般都说“谢谢”。然后请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之后再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情况,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共产党一贯制造谎言,历次政治运动杀害同胞八千万,现在又镇压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焚尸灭迹,天理不容。讲共产党腐败,讲贵州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最后劝对方“三退”远离邪党保命。这样一般都能退出。最后送上一本《九评》或真相小册子,请他们回去仔细看看,传给亲朋好友都看看,也动员家里人“三退”,动员亲朋好友“三退”。

当然也可以先讲“三退”,再讲法轮功真相。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这个问题上,我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很大,和师尊的要求差的更远,特别是往往一念之差失去很多救人的机缘,留下了终生遗憾。好在这场迫害还未结束,我要抓紧这最后稍纵即逝的时间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