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好真相、救世人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九评》传出,师父一篇一篇的经文、讲法发表,我反复学,反复看,在看《九评》及《九评》光盘时,身上发冷,一直在清理自己多年受邪党毒害的因素,更认清了这个邪党真面目,更明白了救度世人的紧迫。

有几年的讲真相基础,便开始向世人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由于邪党多年残酷斗争,血腥运动,人们怕心甚重,退的有些艰难。有搪塞的:“我们啥也没入。”有在邪灵操控下说出很不好的话来,但也有退出的。每退出一个,增强自己信心,回来后继续学法坚定正念。

记的刚开始时,急着出去讲,骑自行车转半天也碰不到合适人。一天正走着,前边一位七十岁左右的男子,我便下车搭话,两句话后,我说:“大哥,看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吗?”他马上兴奋起来,用手拍了我肩一下说:“国外给我来长途了,给我讲了很长时间《九评》。”然后他讲了他在文革中受迫害的情景,党内、单位内人与人勾心斗角整人情景。赞同《九评》。我又问:“国外长途没提到让你退党、团、队吗?”他说:“让我退,文革中他们整我时,我说不当那个党员了。”我告诉他那种“退党”不算数,我讲了抹兽印,在大纪元网站退才算数,才有救,才能躲过将来天灭中共时的大瘟疫。我想国外大法弟子真好,国内世人接到国外长途别提多高兴了。我说“大哥,你真幸运,那是国际长途啊,又给你打了那么长时间,他们都是好人啊!”他说“是呀,花那么多钱,为我好。”我说:“那你就退了吧,用个小名。”他还是怕,但没说不字,思想斗争一会儿,最终战胜了怕心,给了我一个小名。他解脱了,他得救了,我真为他的选择高兴。

一次,路上碰到孩子小学时的老师,已退休多年,我下车到她跟前,聊两句就与她讲《九评》,讲共产党历次运动整人史。她非常感兴趣,插言。当我说到让她退出党、团、队时(她是党员)一下子象触了电一样,连连摆手往后退说:“不行、不行,我有心脏病,这要让他们知道了斗一盘,吓也得吓死。”我说:“咱见面也不容易,我用化名‘某某’帮你退出,天知、你知,谁也不知,你同意就行,对你病有好处,还能躲过将发生的大瘟疫。”她紧张情结缓下来了,默默点了一下头。

就这样,在劝三退中随机行事,当他不害怕时可用姓名、小名,当他迟疑时,立即用化名缓解紧张情结,退出邪党。

由于大法弟子共同努力,真相资料、《九评》书及光盘,遍布千家万户,明白的人也越来越多。由于正法形势向表面推進,讲真相,促三退也越来越容易了。人们明白的一面也在渴望救度。农民多数都比较善良、纯朴。我一般这样做,到他跟前买菜,问:“多少钱一斤?”他回答后,我说:“买菜后跟你说两句话。”他说:说吧。我说,有人跟你讲过《九评共产党》吗?他会说:没听说过。我便讲:你也知道(年龄小的就说,学历史你也知道)共产党历次运动杀人八千万,写江泽民从国库拿出上百亿给儿子做买卖,上下都贪,现天要灭中共,让老百姓用笔名、小名、化名简称“三退”,退出党、团、队、自救。因市场来往人多,这样讲时间短,他基本听明白了《九评》,以后有机会看或主动找《九评》、找真相,有时他们会引起共鸣,这时就可以问他姓名或小名退出,有的很主动告诉你姓什么。他很善良,你也可问:“你能回家跟你对象、孩子说吗?(或丈夫、妻子、子女说吗?)”他问怎么说,你便一点一点的告诉他,把一家都退了。过几天遇到又可问他,跟家人说了吗?一般都说了。有的害怕或搪塞,你马上给他一个化名,让他退出。

有的人觉的与己无关或似信非信,我会说:“天灾是无情的,这几年非典、鸡瘟、猪瘟,广州又有鸭瘟,世界卫生组织也报有人灾,还有的人说:那上面怎么没通知呀?我说全世界都公开,很多出国旅游,出差的都知道这个信息,很多人都退出了,国内一党专制、封闭,不让百姓知道。”

有的会问是什么教,一般都这样回答:“南亚大海啸时,海滩上也有人告诉人们,海啸,快跑吧!当时风和日丽,信的可能跟着跑出去得救了。当时是几秒钟,三十几万人就没了。告诉人们海啸的是不是好人?也不是什么教,如果你知道这个信息也会告诉我的。”人们自然会领会,会想到这与政治无关,是为救人,心情无压力、无害怕感了。

有的已看过《九评》并说写的太好了,自己啥也不是早超龄了。我与他讲: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宣布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共产党在另外空间是个邪灵,它喜欢吃人,所以共产国家都杀人)。你曾经入过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份子,它在你另外空间身体的额头上打上个兽印,天要灭中共时,你不退出,脱离它,抹去兽印,能行吗,必须在大纪元网站声明才有效,才能保命。
  
讲多了,自然就掌握了每个人心态,面目表情,该怎么讲,解开心结,使他退出,得救。

讲的过程中,旧势力、乱神邪灵阻挡也很厉害,你看那位农民摊前没人买菜,当你要买时,马上就来人或来多人买货,使你讲不了,这时可离开等等,或先让别人称完,心里发正念,有一念一定要救他,师父和正神会帮助,给你机会讲。

当看此人是没讲过的,菜贵贱、好赖无所谓,救人要紧。想买,马上就买,张口就讲。你略一迟疑,就被旧势力乱神钻空子。来人买菜或磨蹭不走,因中国人被邪党搞的怕心都重,有人在,他不敢听,更不敢退。

通过学法我悟到,大法弟子是神,是有能力的,放心去讲,救世人,师父、正神都会帮我们,小小恶党算什么。正法進程已到表面。常人表面的这种思想转变过程,大法弟子要去做,救人要紧。悟到这就去讲,就去做,市场、马路、买货、走路都能有机会讲,别人问路,我也要讲,劝退后才走。菜市场自行车停放一排,开车锁时,也碰到有缘人,如有人开车锁时,也搭上话,讲、劝路上遇到拿菜多一点的,帮助放在车架上,边走边讲,理发,每剪一次,换一理发店,为救世人劝三退。洗澡堂老板,搓澡的,服务员,换一茬,劝退一茬并随时劝退有缘人。大公司经理、本单位经理、组织部长、科长、职员、同事、路边保洁工、走廊保洁员收废品的、卖货的、教师、学生、能接触到的都讲,劝退。新年访友都是讲真相的好机会。

有时我也单独跟有缘人讲真相,单独与他家儿媳、夫人、小舅子讲,都退出,同时他家屋内墙上贴的毛魔,厨房镜子还是六十年代“大海航行靠舵手”与毛魔头,他们还把它当作保佑他家的神而夸耀。我告诉他们其危害劝他们早拿掉。弟弟家粉刷房子,请来刷粉工,师父也安排机会,室内无他人,给我劝退的机会。

遇到个别不能一时接受的,根据情况下次再去讲。有的即使不退,态度还可以“我也不是了,不关心那些”,第二次再去买货用化名也就退了。有的态度不好,其实也是怕心起作用,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并不是对你怎么样,下次再去,态度缓和并退。一卖水果的,在市场人来人往,卖货人很多时,(后来分析他也有怕心,放作此举)大声说:你们师父在国外……,这种情况不再讲,买完嘱咐他:为你好,不要这样。过几天又去买進,他态度很好,并接受你讲的三退。一小伙卖水果,一讲,吓的跑一边:你别给我讲,不听!第二次他妻子也在,他妻子已听过并退出,我说:老百姓都为你好,讲后退出。他说:我念书时就是捣蛋鬼。

一次儿子说顺便带回盒烟,买烟也是换地方买,一次在卖烟店,刚讲一小伙子说:法轮功,停,再说打电话举报。即使这样也照常讲完,当讲完躲瘟疫时,他说什么祸疫瘟疫的,屋里门帘内探出两个人头,当时很怕,走后脑发胀、心也堵,回来后,马上打开师父讲法《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人说神什么,神是根本不理会的,你动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觉你做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理会,因为你动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这样吗?你不得放下那些执著吗?能够被人带动的心不都得放下吗?”

又一次,与市场的农民讲真相,背后来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她大声说:“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也许她什么也没听见,也许是奔我心性考验来的。我付了钱,回来后,也是怕,又背师父以上的讲法,背着背着,我大脑好象开了,透亮了,我明白了,我们什么念头都没有,谁能迫害得了啊。第二天又去市场时,那农民又来卖菜,我买了菜,讲了真相,他退出。这样的事,在大量讲真相中只几例,我都用师父这段法将怕心去掉,树立起神的正念,不去理会,不去感觉,不往迫害方面想,“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你没有被迫害的想法,迫害就不会存在。师父在《除恶》经文中讲“修炼与人类这些最下贱的流氓特务之间没有什么修炼上的必然关系。因此我不再承认这种东西”,我们是在救人,与这些“行将就木”的东西没有关系,不承认它。

旧势力隔三差五的就要弄出点事,放出点风,通过同修、世人、亲人口中传出吓唬你,如春天一同修说:“什么地方抓学员了,传《九评》判多少年。”与世人讲时也告诉你小心,哪哪抓人了,抓就判多少年。什么回访,敏感日,这些听而不闻,心中只装大法,救度世人。这样的事几年前常遇到。一次资料点被破坏,同修被抓,一时环境紧张,家人也吓你,有些资料要发出去,我照常做,居民区里一穿警服的人在区内路上走,我進楼口,你走你的路,我做我的事。这时如吓住了,越想越怕,当你突破自己,走出来什么事都没有。前些日子警察雇低保人溜市场,我大大方方买菜,讲真相,有时心里想,这些人多可怜,本来就困难,为了钱还在造业。

无论遇到什么麻烦,要找自己,是不是什么心出来了,欢喜心、干事心……方方面面都要向内找,提高上来,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否定旧的势力,救度世人,勇猛精進。谢谢师尊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