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王朝末年多天灾的启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历史总是在重复上演着,只不过换了主角和场景。拨开纷繁复杂的表面,在审视每个王朝毁灭的原因时,我不禁多了一份惊诧和好奇:自夏朝开始,华夏历史上的历代王朝,在走向灭亡之际,天灾都较其前期和中期为多,而且有的十分频繁,持续时间很长。上天就这样不经意间向人们暗示着什么。

且让我们先走入历史,看看王朝末年都发生了怎样的灾祸。

夏朝末年,发生过两次大地震。「帝癸十五年,夜,中星陨如雨;地震,伊、洛竭。」「帝癸三十年,瞿山崩。」(均见于《竹书纪年》) 商朝末年,发生了一次大地震。《竹书纪年》载:「帝辛四十三年春,峣山崩。」 另据《淮南子》载:「殷纣时,峣山崩,三川涸。」

西周末年,都城和附近泾水、渭水、洛水三条河的地区都发生了地震。而且还出现了一些异常气候和自然现象。《竹书纪年》载:「幽王三年冬,大震电。四年夏六月,陨霜。」这里所记述的,实际上是一种冬暖夏寒的异常气候。冬暖则害虫多,夏寒则伤庄稼。

秦朝末年,出现了罕见的水灾。当时山东、安徽等地方因久雨成灾,成了水乡泽国。

西汉后期,从元帝起,灾祸就连年不断,一直持续到西汉灭亡,灾祸包括水灾、旱灾、虫灾等。

东汉后期,更是多次暴发大疫。而东汉末年,即公元217年,全国发生了一次非常严重的疫情,当时「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疫病为害之惨烈难以想象。当时许多地方连棺材都卖空了,悲泣声弥漫四周,不管你是富人还是穷人都会传染疫病,贫苦百姓无钱来埋葬家人,所以处处都呈现出「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景象。

而处于变动历史时期的三国两晋时期,共发生旱灾六十次,水灾五十六次,风灾五十四次,地震五十三次,雨雹之灾三十五次,疫灾十七次,蝗灾十四次,歉饥十三次,霜雪、「地沸」各两次。据《晋书 •五行志》记载:晋朝末年先后发生了四川地震;「秦、雍二州大旱,疾疫,关中饥,米斛万钱。」「青、徐、幽、并四州旱。十二月,又郡国十二旱」以及暴风、霜降、大水等。

隋朝后期,山东、河南发大水,淹没四十余郡,而且不久出现疾疫。其中山东地区疫情尤为严重,「人多死」。隋朝末年,关中地区疾疫流行,「炎旱伤稼」。唐朝后期到灭亡,也出现了大疫。江淮地区疫病流行的情况是「近者江淮数道,因之以水旱,加之以疾疠,流亡转徙,十室九空。」唐末,淮南出现疫情,造成军队人员和百姓的大量死亡。

南宋末年,浙江永嘉地区大疫,死者众多。这一疫情持续时间很长。在南宋王朝被灭之际,瘟疫再次降临,杭州城内「疫气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数计」。元朝最后一个皇帝顺帝时,是元朝历史上疫病流行最多的时期,史书载有12次之多。平均每三年就有一次瘟疫发生,死人无数。一次京师大疫长达两年之久。

明朝末年,各地的瘟疫是一场连一场。崇祯十四年,京津地区、江苏吴江都遭到大疫袭击,《吴江志》称:「阖门相枕藉,死无遗类者。」十六、十七两年是山西流行瘟疫的高峰。浑源县崇祯十六年大疫,「甚有死灭门者」。崇祯十七年大同府「瘟疫又作」,而灵邱县「瘟疫盛作,死者过半」。南部的潞安大疫,「病者生一核,或吐痰血,不敢吊问,有合家死绝不敢葬者」。崇祯十七年春,吴江再次瘟疫大流行,并持续了一个多月,夺走了大量吴江人的性命。同年,京师鼠疫大作,造成「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者」的惨状。

清朝末年似乎也没能摆脱这种厄运,疫病流行十分频繁。光绪帝34年中19年有疫病,宣统帝3年中2年有疫病。当时主要疾病是霍乱、鼠疫和疟疾。1902年,京津地区霍乱流行,死人无数,「有以顷刻死者,有半日死者」。这年黑龙江瑷珲也出现严重的霍乱转筋,半个月后,「市断人稀,街面几无人迹」,每日死亡有七、八百人。1910年鼠疫在东北流行关内一些地区也被传染到,死亡的人数非常多。

为什么在王朝的后期和末年灾祸如此频繁和惨烈?上天究竟要告诉人们什么?中国古人早已有言:天灾与人祸是紧密相连的。既然天灾是由人祸而起,那造成人祸之源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君王的不修德政。

夏朝的最后一个君王桀是有名的暴君,他不修仁德,不关心百姓的生死,奢侈无度,而且性情暴躁、残忍,动辄杀人。当时的老百姓咒骂夏桀说,你几时灭亡,我情愿与你一起灭亡。而商纣王也同桀一样,残暴,荒淫无度。他建造酒池肉林玩乐,发明了炮烙的酷刑。西周幽王宠爱妃子而不关心国家和百姓,并且任用奸诈乖巧、善于阿谀奉承、贪图财利之人。秦二世也是个残暴之君,所用刑法极为严苛。西汉末年的灵帝等昏庸无能,只知享乐。待到东汉末年,宦官和外戚争权,军阀割据,导致民不聊生。而晋朝末年王公贵族们生活奢侈,挥金如土,统治腐败,人民苦不堪言。隋朝炀帝即位后,则滥用民力,大兴土木和战事,社会矛盾加剧。及至唐末,藩镇之间混战不断,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朝廷内部矛盾重重,皇帝平庸无能,大唐帝国终于走向了分裂。元末顺帝才智平庸昏聩,大臣骄奢欺压百姓,社会矛盾十分尖锐。明末的崇祯皇帝,虽有心整治朝纲,怎奈积重难返,当时的社会秩序十分混乱,农民起义不断。清末西太后专权,朝政日益腐败,加之外族侵略,战事频繁,终至灭亡。

可以说,正是这些末世之君的不行仁德之政,不顺天意,才招致上天的警示。天灾正是上天对人不遵循天理的警告与惩罚。当这些残暴、昏聩、平庸、不施仁德的君王无视上天的警示时,他们亡国的命也最终无可避免了。而历代贤明仁德之君往往能将天灾视为上天对自己的警示,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反省,进而修正自己的错误。

在慨叹上天的良苦之心之时,今天中国的当政者们是否真正吸取了教训呢?似乎并没有。自1999年以来,灾祸频繁,中国大地年年出现了多种自然灾害,干旱、水灾、地震、蝗灾,等等,连往年不多见的沙尘暴、高温、赤潮都以突显、骤增、罕见的方式出现在中国的大地和海洋。除了自然灾害,各种疫病也广泛流行。至今人们对2003年爆发的SARS仍心有余悸。上述灾害造成的损失和人员伤亡是相当巨大的。而且似乎灾害没有终止之势。以2004年7月为例,中国西藏发生了6.7级地震,甘肃出现沙尘暴,北京等多个城市出现少见暴雨,广东出现大风和暴雨,湖北、湖南、广西、安徽等省出现暴雨和涝灾,全国许多省市出现持续高温……短短一个月间,灾害就如此之多,令人惊诧不已。如今走入2008年的中国大地,旱灾、雪灾、流行病等更是遍及大江南北,丝毫不见减弱。

中国的当政者们必定是做了相当大的恶事才招致上天如此的愤怒的。上天以这种不停止的方式,在迫切的想告诉人们什么呢?在向人们警示着什么呢?

中国的当政者们究竟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其实,上天已然告诉了人们:他们所做的最大的恶事是将众多信仰真、善、忍的人关押、毒打、虐杀,只因为小人的嫉妒。

上天在恒定一切,迫害善良就是对邪恶的纵容。重复的历史一再告诫着行恶之人:如果再不停止行恶,那最终的命运历史早已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