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事见闻随笔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七十年代末期的时候,我正在一家规模较大的医院进修学习。一个周日,我与同宿舍的一位同事要到书店购买一些专业书籍,路经一个胡同口时,见许多人簇拥着围在一起,于是,我们也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了过去,想弄清事情的原委。

走到眼前一看,原来这里铺设了一个拔牙的摊位,摊桌上铺了一块洁净的白布,有几只“青霉素”小瓶装着一些药水,几包普通棉签,而更招眼的是桌布上密密麻麻的放着一堆拔下来的牙,龋齿、牙根、长的、短的、前牙、后牙等等,各式各样的都有。由于与自己的专业息息相关,加之年轻好奇,我们就站在那里仔细观察,以挑剔和质疑的眼光,想看个究竟,看看那一堆牙他到底是怎样“拔”下来的。

不一会,从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人说要拔牙,我赶紧挤到前面,以看明白整个操作过程及每一步具体的操作手法。只见他先行查看待要拔除的牙,然后,不打麻药针,只是用棉签蘸了一点瓶中的药水,熟练的在牙周涂擦了一下,只一会功夫,再用棉签轻轻的一拨拉,牙就干干净净的脱落了下来。患者没有疼痛,没有出血,表情淡然轻松,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许多人惊讶于眼前的现实,而连连称奇,啧啧称赏。

目睹这一现场操作,不少人疑虑顿消,纷纷靠前站出来,里层外层紧紧的围了一大圈,欣然接受这种他们看似神奇的“特殊”拔牙模式,不长时间,那桌布上就平添了一些刚刚拔下来的牙;我在现场惊异的观察到,无论谁来拔牙,无论什么牙,来者不拒,都一律轻松的给予拔除,无一意外,手法娴熟,疗效确实,令众人赞不绝口,佩服之至。

当时看到这些,我们都深为中国传统医学的东西所叹服,更进一步引申了对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的思考。直到几十年后,我有缘接触到法轮大法后,一切才豁然开朗。师父《转法轮》中讲道:“有人讲现在的药如何如何。我说不见得,中国古代那些草药真能药到病除。有很多东西失传了;有很多没有失传,在民间流传着。”至此,当年所见所闻的这一切,才得以诠释,并对此有了进一步深层的体会和理解。

记忆较深的是当时在拔牙者稍事休息时,我们在同他交谈过程中得知,以往也曾有人想以高价收买他传统的药物典剂,以图谋取高额利润,但一次次的都被他婉言谢绝了。他说,他们承传于世的祖训就是用以谋生糊口,济世为人,凡事要以德行为先,广行善举,断不能以此讹诈于人,暴利于世;所以在历代承传上,对一个人的德行操守方面都十分考究。

由此我们推想,在我们华夏古国悠悠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进程中,有许多传统精华的东西,之所以痛失承传,缈无痕迹,原因固然很多,但与传统道德的离弃和变异,是密切相关的,道德跟不上或叛天逆道,难寻有德之士继承传扬,许多精华瑰宝也就无从传承后世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因素。